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世女医的爱恨传奇

第八章 相逢

绝世女医的爱恨传奇 宋爱 1178 2015-05-07 20:43:24

    “肖哥哥!”兰锦伊看不到肖敛,有些慌了,赶忙扑了过去,就看那鹰的胳膊底下钻出一个满身是血的人来。

  兰锦伊小嘴一瘪,眼圈红了:“你伤到哪里了?”

  肖敛黑着一张脸:“我没事。”

  兰锦伊闻言这才吁出了一口气,心神稍微平复了些。“看来那鹰怎么样了?”

  肖敛道:“我断了它一条腿。又用你的银针扎到了它的伤口里。”

  兰锦伊吓得捂嘴,她万万没想到那银针会弹到肖敛身上。“你没事么?那针有毒!”

  “你看我像中毒的吗?”肖敛说着就抓着大鹰的爪子,沉气用力,愣是将它给拖动了。

  “你要干什么?”兰锦伊虽然不明白肖敛的用意,还是上前一起帮忙。

  肖敛将大鹰拖到洞口,用它巨大的身体将洞口挡住,洞里很快就温暖起来了。

  从一开始到现在,肖敛一直板着一张脸,兰锦伊也有些不乐意了:“你到底怎么了?”

  “我没怎么。”

  “你在生气!”

  肖敛沉默,显然不否认。

  兰锦伊顿时觉得委屈:“我不是故意用针刺你的,风雪那么大,加上那鹰将我甩了下来,我根本看不清楚。”

  肖敛解下腰间的酒壶,咕咚咕咚灌了两口:“我没有怪你,我是气你自己跳到鹰背上去。你知不知道有多危险?那鹰是没有离开峰顶,要是飞离了悬崖,你岂不是要掉下去摔死!”

  肖敛声音越说越大,兰锦伊不自然的理了理耳边的乱发:“我也是想要帮你。”

  “你待在洞里就好了,谁要你帮忙?”

  兰锦伊忽然鼻子就酸了,一滴泪水就滑落下来。

  肖敛看她不语,抬眼一瞧,怎么竟哭起来了。无奈叹口气:“好了,我没有怪你,只是以后不许再这样了。不管我多么危险,你都不许来插手。”

  “不知好歹。”

  肖敛忽然温柔的笑了:“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我怕你有危险。我宁愿自己就死了,也不想将你置于危险之中。”肖敛说着及其自然的将兰锦伊搂了过来,下巴蹭着她的柔软的头发,样子十分温柔多情。

  兰锦伊蓦然体温身高,心跳急速加快,说话都不清楚了:“还不是你要招惹这鹰,我都说不要惹它了。”

  肖敛忽然道:“我不想让你嫁人。”

  兰锦伊声音忽然没了底气,细软起来:“你什么意思。”

  “你不是说捉到鹰就不用嫁人了吗?我不想你嫁给别,所以必须抓住它。”

  兰锦伊用力的将肖敛推开,从他怀里脱离出来:“那是我的事情,你不用操心。”

  肖敛忽然十分严肃的喊了声伊伊。

  “唔?”

  “我喜欢你,我不会让你嫁给任何人。”肖敛目光灼灼的看着兰锦伊,郑重的宣告。

  兰锦伊不知所措,眼珠乱转,看到地上的巨鹰伤口还在淌血,忙说:“我先给它治伤,不然它该死了。”

  肖敛看她转移话题,虽然有些失落,但是并不着急,来日方长。看她窘迫的样子,倍觉可爱,不由好笑。

  兰锦伊动作利索的给巨鹰将脚筋接好,包扎好伤口,解了毒。整个过程中肖敛一直在看她,她都佯装不知,现在忙完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要做什么了,整个人手脚无措起来。

  肖敛道:“原来你会看病,我身上好多伤口,你要不要帮我看看。”

  兰锦伊这才想起来,他说的极是,不由骂自己大意。

  肖敛道:“忘了也没什么的,不用这么愧疚。”

  “我没有。”

  “你还嘴硬,脸都红了。”肖敛戏谑的说。

  “那还不是怪你,一直不停的看我。看得我脑子都乱了。”兰锦伊嘟着嘴争辩。

  肖敛道:“那还不是怪你,生的这么好看,像天上的仙女一样。”

  兰锦伊瞪他一眼:“你再胡说,身上的伤我就不管了。”

  肖敛笑嘻嘻的道:“我说的都是实话,你的脸,我觉得我看一辈子都看不够。”

  兰锦伊一个女孩子,这种调戏的话哪里说得过男人,只好不理他。低头专心给他治伤,手一碰到他后背的肌肤,肖敛就不干了:“你手这么这样凉?”说着就转身将她手给抓了过来。他捂着兰锦伊凉透的双手:“好些了么?”

  兰锦伊用力想要将手抽出,却不能,只好任由肖敛握住,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肖敛好容易脸上深沉了一回:“伊伊,我现在不能告诉你我的身份。你要相信我,我绝对不是坏人。”

  兰锦伊一听,也不好勉强,一时间沉默起来。

  肖敛看她手上划破的地方比较多,忙化了雪水,给她清理,上药,包扎。兰锦伊见他小心仔细,怜惜谨慎的样子,心中也生了火一般温暖起来,“你身上伤口深,先让我看看。”

  “这种小伤我早就习惯了。等会儿自己处理就行,别吓着你。”

  兰锦伊扑哧一声笑了:“我娘是神医,你刚也看到了,我会治病。我的医术虽然不敢说神,但是一般人都比不过我。血肉我看得多了,我从来不怕。”

  “你娘是谁?”

  兰锦伊本来不喜他不肯说自己身份,现在见他又来问自己,便犹豫要不要说。

  见到她迟疑,肖敛会意的笑了笑,“那就帮我上点药吧。”

  兰锦伊将他破了的衣衫小心解开,首次单独面对一个成年男人光着上身,看着结实匀称的肌肉,脸不由的有些烫,好在肖敛背对着她,不曾看见。两人在洞中升了火,火光闪烁跳跃,明灭不定,兰锦伊怕伤口留下渣滓,故而上药时靠得很近。“疼么?”

  “本来疼的要命,可是你一摸就不疼了。”

  “你这人怎么总也没有正经!”

  “我还不正经?!”肖敛边说边要转过来。兰锦伊用力在伤口上一摁,“不许乱动。”

  肖敛疼的嗷一声叫唤:“轻点,轻点啊。哎哟,我看你这样美都忍住没下手,还嫌弃我不正经。”

  “没下手?下什么手?”兰锦伊听的似懂非懂。

  肖敛嘿嘿一笑,不回答她的话。兰锦伊知道多半不是好话,包扎伤口时用力一勒,肖敛疼的直皱眉,“疼着呢。”

  兰锦伊扑哧一声笑了,“别动来动去的,脖子上的伤口延伸到头发里了,你低头我给你抹药。”

  肖敛依言乖乖不动。兰锦伊细细的理看他的头发,呼吸轻轻落在肖敛的后脊梁上。“伊伊。”

  “别说话。”

  肖敛呼吸沉重,不由叹了口气。

  处理好他背后的伤口,兰锦伊想起他胸前还有伤,自然而然的转到他面前给他上药。这样兰锦伊便整个人蹲在了他的怀里。等她发觉气氛有些微妙时,手没忍住抖了抖。

  肖敛道:“你弄疼我好几次了……”

  兰锦伊格一声笑:“跟个孩子似的。”

  肖敛听了大为不爽:“谁跟孩子一样。我已经是个男人了,你要不要见识一下!”说话就要动手。兰锦伊直直的看着他,懵懵然,一副呆样。肖敛舔了舔嘴唇,“快上药,不然后果自负!”

  兰锦伊赶忙埋头给他包扎起来。眼角余光瞥见山洞墙上,一双手臂抬起,将自己圈在里面,却没有碰到自己。兰锦伊抿嘴轻轻一笑,心忽然跳的快了。

  “好了,”兰锦伊弄完迅速离开,走了一边坐了下来。

  “你干嘛,怕我吃了你不成。”肖敛看她逃走,有些不爽。

  “不会,你是正经人!”兰锦伊笑着打趣他:“你身上怎么那么多伤疤?”

  肖敛随意的笑了笑:“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兰锦伊看他又不愿多说,便转移了话题:“你为什么带我上来?”

  “我带你上来看月亮弯弯啊。”

  “看你个头,看弯弯,你自己一个人看吧。”兰锦伊站起来打算出去。

  肖敛一把拉住兰锦伊的衣角:“你去哪里?”

  “我出来时间太长了,我必须回去了。”

  “天太黑,你手伤了,怎么回去?外面下大雪了,只有等雪停了。”

  “等雪停?”兰锦伊秀眉一拢,忧虑起来。

  肖敛赖皮的说:“你走了,我的伤口裂开怎么办?”

  “我家里有很好的伤药,我回头给你送来。还可以祛疤的。”

  “好,那你暂时先在这里委屈一下。等雪停了,我便送你下去。”

  兰锦伊想着爹娘要是找不见自己,不知道会不会着急。显得有些烦恼,抬眼一看肖敛愣愣的瞧着自己:“你干嘛,看我干什么?”

  肖敛咧嘴一笑:“怕你不见了。”

  “好好的,怎会不见。”

  “如果遇到你是只是个梦,梦一醒你就会消失了。”

  兰锦伊不知如何回答,转身不理他。

  肖敛贴上来:“没想到世上真有一个你,老天总算是待我不薄。”

  “你怎么怪怪的。?”

  “看到天上的仙女,不怪才不正常呢。”

  兰锦伊心跳加快:“你又开始胡说。”

  “我哪里胡说了,刚才那句可是千真万确的正经话。难道没有人说过你像仙女吗?”

  兰锦伊忽然想起鹰族王子波瓦,又想到他要求亲之事,心绪微乱。

  肖敛看她出神,不免语气发酸:“你在想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