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回到原始社会生活

第二十六章 被威胁的医痴 筹建秘密部队

回到原始社会生活 毛根 4306 2017-02-16 09:34:46

    话说李根分明把毒药吃了,为何他有在口袋拿了出来,原来他给大家变了个戏法。在去广场的道上,李哥把这个简单的戏法教牛智。  

  来到广场,牛智看了看于郎,他指着于郎的鼻子说道:“于郎,就你们想的做的能瞒过老大吗?老大是神,没有他不知道的,就你的药丸,还想要老大的命,你们太小看老大了,你不是说老大马上就没命了吗?现在都过去多长时间了,老大也没有事,你们这些不知好歹的东西,现在你老实交代你的罪恶,不然我叫李元霸拔你脑袋。”于郎听了,他见牛智这样说,他就说道:“五首领,我错了,但我也是被逼的,我死后不要动我老婆和儿子,我求你了。我就告诉你,你们今天抓的人没有一个被冤枉的,也没有漏网的。老大就是神呀,我求你给我留个全尸,不要让李元霸拔脑袋。还有,在我死之前,我给咋们中华部落做最后一件事,我在屋内藏了二百多药丸,还有许多解药。你们不知道,这个药丸很厉害的,一丸就能让多人中毒,要是一个时辰没有解药,那么都要死,要是把这个药丸融到水里,人要是喝点就拉肚子,能拉一天。这些药都是我研究成的,没有人知道配方的,配方在解药里面放着,等有人来欺负我们部落,部落可以用上。”说完他就哭了。  

  这时一个女人拉着孩子,她来到于郎身边哭着打他骂他:“当家的,我们现在生活多好,没有老大,我们不是受冻就是挨饿,你为什么要这样。”于郎哭着说:“媳妇,我开始不愿意的,他们拿你和孩子威胁我,我不能没有你们,所以我就答应他们了。”  

  李根走到他们身边,他扶起于郎的媳妇说道:“大姐,人都有错的,你不用担心,我不会让他死的。”李根说完,于郎的媳妇拉着孩子给李根跪下说道:“老大,谢谢你,谢谢你饶了他的命,我们给你磕头。”李根拉起她们,他对于郎说道:“于郎,你犯得错我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现在就给你处理结果,我罚你每天上午打扫部落屋前屋后,下午和巫师们研究药,晚上你就一个人去禁闭室,等你完全认识了自己犯得错,你就不用打扫卫生,晚上就可以回家了,但必须要一个月。”于郎听了说道:“老大,我可以说一点要求吗?”  

  李根听于郎还有要求,他就心里不舒服说道:“你说。”于郎说道:“老大,我想半夜起来打扫卫生,天不亮我去山上采药,因为有的药阳光刚出来药效才最好,你说可以吗?”李根听了心里舒畅多了,他说道:“打扫卫生你就不用了,好好表现就行。”这时于北走了过来跪下说道:“老大,我有错,我没有教育好他们,我要求和于郎一起去禁闭室,上午我打扫卫生。于郎采药特别在行,要比咋们的巫师们强多了,我想让羊小和于明陪同采药治病,羊小和于明对治病很有悟性的。”李根拉起于北说道:“你不用打扫卫生,你要做的事多了,晚上也不用去禁闭室。关于羊小和于明的事,要看于郎同意不同意,要是他不同意也不行。”于郎听了哭着说道:“我愿意,我愿意。”  

  李根看着于郎说道:“于郎,这样吧,既然你愿意,你就收羊小和于明做徒弟好吗?”于郎赶紧说道:“老大,我不配,我不配,我是犯过大错的。”李根听了哈哈大笑,他喊道:“羊小、于明,你们还不快过来拜见师父吗?”  

  羊小、于明跑来跪倒在地,他们说道:“拜见师父,我们一定好好学习,我们为部落争光。”于郎赶紧用没有受伤的手把他们拉起说道:“好好,我们共同为部落争光。”他有对李根说:“老大,都是于二和刚才死的于六威胁我的,还有,于二他媳妇也不是什么好人,都是她出的主意,她过去是狼部落的。”于二说完后,牛智看了一眼,裴元见了就去抓于二的媳妇。李根见裴元去抓人了,他在牛智耳边说了几句。  

  很快裴元就抓着一个人来了,牛智看了看,见裴元把于二的媳妇押来了,他说道:“我现在宣布,把于二和他媳妇打入水牢,永远都做我们部落的奴隶,其他叛徒现在打入监狱,等三年后表现好了给他们半自由,再等两年就可以自由,来人,把于二和他媳妇打入水牢。”  

  李根把于郎手腕上的飞刀拔下来,就要给他上药,于郎说道:“老大,我有药,我的药摸上,用不了二十天就是狼咬的都能好。”李根听了说道:“好,你的药是不是里面加了玉米压榨的料?”于郎吃惊看着李根说:“老大,我是实验好久才做好的,你真的什么都知道,老大,你给我讲讲好吗?”李根说道:“好的,我先告诉你一点,你也可以给你研究的药里面加人参,那样效果更好,有时可以喝点蛇血。”于郎看着李根说:“老大,什么是人参,还有蛇不是有毒吗?”李根说道:“这样吧,晚上你来巫师们的房间,我和你们一起研究,现在天亮了,我要回去睡觉了。”于郎说道:“好好,老大,我知道了。”(关于药材,都是作者认为,不是科学论证。)  

  于郎真是药痴呀,李根他边走边想。  

  于北赶上李根说道:“老大,我有错呀。”李根看了他一眼说道:“你真的犯得错,有这样的人才,你为何不说?”于北低着头说:“我是怕你不相信,我怕你麻烦。”李根对他说:“什么麻烦,这样吧,吃完中午饭你和于郎来找我,现在你睡觉去吧。”于北说:“不,我的错大了,我现在就去扫地。”李根生气说道:“于北,我不会说了吗,你要做的事多了,你要动脑,扫地的事有监狱的人,你去睡觉,还有,你告诉于郎,让他今天早上不用出去了,让他去禁闭室休息去,你好好给他做做思想工作。”于北听了只好走了,李根看了看笑道:“真是一根筋呀,哎,早就困了,早就知道他们有二心,可是为了部落以后,我没有空呀?牛智,我现在有个想法,我们要单独训练一百名绝对可靠的族人,让他们对部落内部做事。”牛智看着老大,他点了点头,他说道:“大哥,我也有这个想法,我们可以、、、、、、”牛智想说说自己的想法,被李根打断了:“老五,睡觉,我要睡觉,等起来后,叫上你三个哥哥和巫师们,我们商量。”  

  李根打着哈欠洗过脸,来到餐厅,他拿起馒头就吃。他边吃边想,等他吃完饭来到会议室,见兄弟们和巫师道到了,他们见李根来了,就站起来想说话,李根压了压手说:“我们都坐下。”他看了看大家,就见一个人在会议桌什么趴着,他的哈喇子都流出了,他说道:“兄弟们,来,我们喝酒吃涮羊肉,干杯。”  

  牛熊猛的抬起头说道:“干杯。”他刚说完就引起哄堂大笑,牛熊揉揉眼,他看了看,红着脸说:“你们在逗我,大哥,没有你这样的,常拿我开玩笑。”李根说道:“都不开玩笑了,我们谈正事。”  

  李根说道:“都是由于我的疏忽造成现在这样的事发生,都是我惯得,现在我安排,部落从今天成立监督队,他们可以监督任何人,由牛智负责。我们再成立法律队,就是惩罚犯错的族人,法律队根据犯罪的轻重制定相应的惩罚,由牛巫师负责,高巫师、桑巫师、于巫师协助,你们商量好了就拿到会议室,大家决定,然后开全部落会议宣布。我们再成立保密部,由羊强负责,裴文、徐基协助,你们的任务是让部落新武器等不能流传出去。还有就是成立备战部,我负责,除巫师们,在会议室的全部都协助。以前的安全、开发、等部门都不变。你们谁有什么不同的看法就说出来。”李根看着会议室全部人员。  

  徐基站了起来说道:“老大,我们可以成立一个专门秘密队伍,让他们暗中观察部落的一切,那样可以发现许多问题,发现后他们可以及时汇报给你。”李根看着徐基,这个徐基太聪明了,自己早上和牛智说的他都能想到。牛智站了起来说:“徐基,你想的很周到,早上大哥就和我说了,现在你提出来,说明你有主意了。”李根说道:“你们俩坐下,我们是要成立这样的队伍,现在我想让大家好好想想,你们谁有对部落忠诚的人员就晚上告诉牛智。徐基,你一会和我还有牛智商量一下。等一会散了,牛智、徐基你们去好好做个框架。大家还有什么就说,要是没有就散了,巫师们留下。对了,关于秘密队伍的人员,我们要保密,就是自己的老婆孩子都不能告诉。牛智,叫于郎进来。”  

  于郎进到会议室,他说道:“老大,我来了。”李根见于郎来了,他站起来说道:“于郎,来来来,坐到我这里,让我看看你的伤。”于郎听李根这样关心他,感动的他哭道:“老大,我没有什么事,我是犯过错的人,我我、、、、、、。”李根见这样就说:“不要说了,只要你以后好好为部落工作就行,来坐到我身边。”  

  李根看了看于郎的伤口,他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没有发炎。”他有多巫师们说道:“叔叔,你们到坐我近点我们好好说一下药材。”李根等大家都坐到一块了,他说道:“于郎,你不会问我什么是人参吗?你看看我画的,这就是人参,它可是大补,对受伤和体质不好等有非常好的疗效,人参主治大病、久病、失血、脱液所致元气欲脱,神疲脉微;脾气不足之食少倦怠,呕吐泄泻;肺气虚弱之气短喘促,咳嗽无力;心气虚衰之失眠多梦,惊悸健忘,体虚多汗;津亏之口渴,消渴;血虚之萎黄,眩晕;肾虚阳萎,尿频,气虚外感。人参喜阴凉、湿润的气候,多生长于昼夜温差小的海拔500~1100米山地缓坡或斜坡地的针阔混交林或杂木林中。由于根部肥大,形若纺锤,常有分叉,全貌颇似人的头、手、足和四肢,你们知道了吗?我想部落北边的山上可能有。”于郎听了说道:“我见过,北面山上有,我现在就去挖。”李根说:“于郎,你不要着急,坐下我告诉你别的药材。还有,人参很少的,你挖的时候不能有金属工具,要把的根下的须整体挖下来,你们在看我画的这个植物,它叫鱼腥草:主治肺炎、肺脓肿、泌尿系感染、痢疾、乳腺炎、肾炎、蜂窝组织炎、中耳炎、外用毒蛇咬伤和疖、痈等。它对流感病毒有抑制作用,此外还有镇痛、止血、止咳、利尿等作用,它也是好药。你们在看看这些,这是灵芝,这是金银花、、、、、、。”李根喝了口水,他说道:“你们记住了吗?”说完他看了看于郎和巫师们,但见他们吃惊的闭不上嘴,于郎说道:“老大,你一下说了五十一种药材,我都没有用过,我没有完全记住,我就见过几种的,你可以再给我们讲讲吗?”  

  李根笑了,他说道:“于郎,你很聪明,等一下你和巫师们好好看着我画的图,你们交流一下,还有,叔叔,你们用过这些药吗?”牛巫师说道:“老大,我就用过几种,也是你以前告诉我的,别的我都不知道,老大,你太神了,你知道的太多了。”于巫师说道:“老大就是神。”李根听了,他说道:“什么呀?你们不要拍马屁了,我就是爱学习,所以我才知道的多,草药我知道的就有很多,有时间我就给你们画下来,等你们采回来,你们好好研究,可以用动物实验,好了,我现在还有事,你们交流吧。”说完他就走出会议室。  

  李根刚走出会议室,就听里面争论起来了。他来到牛熊的房间,见他更在睡觉,他大喊一声:“牛熊,快起来,有事。”牛熊猛的坐了起来,他见是李根,他说道:“大哥,什么事。”李根看着他笑了笑,他说:“二弟,你没有事的时候去练功,去看看部落谁有困难,你也可以去看看动物饿了没有。”牛熊听了说道:“大哥,你有什么事就说,你现在把我说糊涂了。”李根说:“二弟,你现在去牢房,用威逼的方式吓唬他们,看还有没有叛徒,记得带上元霸他们。”牛熊说:“好的,大哥,我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