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回到原始社会生活

第十二章 弓箭问世 救人

回到原始社会生活 毛根 5862 2017-01-16 09:08:55

    魔鬼训练了十天,大家都表现不错。现在野鸡有六百多了,羊有一百多只,兔子有五百多只,猪都小,也有200多头了,就是不打猎,冬天也不好饿着。大家高兴的对部落以后充满希望,特别是巫,他找到李根说:“老大,我看动物冬天吃的草存的可能还不够,我们老人小孩会割的。但是冬天来了现在要存人吃的食物呀。”李根道:“叔叔,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有安排的。”  

  这天晚上李根对牛智说:“牛智,你把我让你保存的动物筋拿来,今天上弓弦,牛灵过来学习。”牛智把动物筋拿来后,李根做了十一张弓,先给自己的弓上唯一的一根虎筋,给牛灵的弓上上豹筋,其余九张上了不同的动物筋。牛熊、牛智、牛力做了三十张弓都上了弦,他们都试了试还可以。  

  李根检查了一遍说;“牛熊,我做的那九张弓你分给你们使用金属武器的,你们做的发下去,箭就这么点,也好做,你按派让族人都做,明天训练完后,大家开始练习射箭。现在晚了,我们睡觉吧”。牛熊说道:“这有用吗?还是我的屠龙刀好。”李根喊道:“牛熊,你少说这些没用的,到时我让你见见什么叫厉害,好了,你们去睡觉。”  

  上炕后李根问完今天牛灵学的,和他对弓箭的知识,牛灵说了自己的见解后,李根听后就进入梦乡。  

  第二天训练完后,李根把大家叫过来说:“大家看见了吗,从我这到那边的靶子有60米,你们看我射箭,看好,射箭好学,但是要能做到箭无虚发要长久练习。箭现在少,一会让牛智教你们。”大家看了看,牛熊说:“什么呀,那么远你能做到吗?吹牛。”李根没有理他,他就把箭射了出去,箭牢牢插进靶子上面,那边有人报靶“六环”,大家见了都伸了伸舌头,这么远都能扎到木板上面,要是扎到人身上那还了得。  

  用了不到一分钟,李根就射了十支,一个六环,两支八环,两支九环四只靶心,一支脱靶。大家看的都目瞪口呆,这么远,这样短的时间射了这么多,相比自己以前投杀动物用木头做的标枪强万倍,弓箭简直是神器。牛灵也射了十箭,有两支脱靶,八支都在靶上,很不错的。李根见牛灵第一射箭都这样水平很高兴,心里想,这孩子以后比自己强。  

  李根看着发呆的族人说:“大家看见了弓箭的厉害了吗?你们好好练习,明天带上武器,背上弓箭骑马打猎,为冬天存食物。”  

  下午,李根看了看大家射箭如何,他很是惊讶,在60米距离几乎没有脱靶的,就是连续射箭速度还不快。表现好的是牛智、牛飞还有牛灵,他们都在八环以内,李根看了高兴地说:“大家练习的不错,明天去动物多的地方打猎,给冬天储存食物,不管死活,但是活的食草动物也可以抓回养起来,大家利用狩猎的机会好好表现一下,比比谁打猎多,要是谁没有打上猎物,那就关禁闭三天。我想没有人空手而归吧?大家还要练习骑射,好了,明天天亮在广场集合。”  

  天亮了,大家都来到广场,都是训练下来的人员,男三十二人,除了牛分还没有伤好都通过了训练,女的共八人通过训练。李根看了看,他按派老年人和女人在家等候,他和四十人下了吊桥,翻身上马奔向草原猎场。就这样用了五天时间,牛部落在大家的努力下就打了有八万斤动物,除去骨头净肉就有六万斤,可以让部落使劲吃饱四个月还有剩余。  

  李根叫大家停止打猎,全部投入到烤制腌肉上面。但见几里地都有烤肉的香味。李根叫牛熊带人把仓库用木板分开,一边铺上木板存放腌肉,一边存大量的木炭。巫高兴地说:“老大,你真厉害,就用了五天时间存了这么多肉,往年部落就是打上一个月猎物,下雪也打猎,冬天还要饿肚子,每个冬天都有饿死的人。现在我们住的房子,有了炕还有木炭,今年冬天我们就暖暖过冬,每天都可以吃饱了,我们部落不会有人饿死、有人冻死的了,你真是神人。”李根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李根和大家在腌制肉,这时牛笑跑来说:“报告老大,有大概150人在东南边向部落里面张望。”李根吓了一跳说:“什么,还有什么不长眼的要打我们部落的注意,牛笑,你继续观察随时汇报,牛智吹号集合队伍。”  

  牛智吹响了紧急集合号,不到五分钟,队伍就集合完毕。队员都拿着武器,拉着自己的马威风凛凛的站在广场,李根说:“部落外有一百多人可能要打我们的注意,大家说我们怎么办。”大家异口同声说道:“敢犯我部落的虽远必诛。”李根说:“好好,大家小心,在不危险的情况下可以抓活的,我们现在缺人。”  

  牛笑跑来说道:“报,老大,那一百多人向东跑去,后面有四五百人在追杀,前面的是羊部落的,后面追赶的是狼部落的。”李根想了想说:“牛智,你对羊部落和狼部落熟悉吗?”  

  牛智说:“老大,羊部落有三百多人,狼部落有一千六百多人,去年狼部落因为我们部落不给他们交食物,他们就追杀我们五十五人,杀死我们四十一人,剩余的十四个人被羊部落偷偷藏起来才保住性命,里面就有我、二首领及现在使用金属武器的人,羊部落的人很善良,我们和狼部落有仇。”  

  牛智没有说完,突然一人大喊一声:“老大,我马上要去救羊部落,你说过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李根见是牛熊,他就说:“好呀,行,你厉害你一个人去。”牛熊听李根叫他一个人去救人,没有好气说:“好的,我去,就是死我也要去救他们。”说完他就要走。  

  李根喊道:“我命令牛熊你给我回来。”他又对大家大声说:“羊部落对我们有恩,我们要去救他们,大家说我们敢不敢去攻打狼部落四五百人?”大家大声喊道:“敢。”李根说:“好,我们去救羊部落。牛智你说说我们如何攻打四五百人的狼部落?”牛智说道:“我看叫牛灵和女队员看好部落,我们男队员带你有三十一人,我们先骑马赶上去,到六十米处,我们骑射,不要管射死没有,只要能射住人就行,等冲到十米处每人能射十支箭左右,估计他们能死一百多人。狼部落受伤的人肯定喊叫,那样他们就会大乱,然后我们收起弓箭,就直接使用武器杀过去,不要停留厮杀,等到了羊部落后面,我们停住,不要下马在马上精准射击,让射击好的专射他们带头的。再叫我们一个人带羊部从安全地方往我们吊桥处撤离,要是他们不怕死冲过来我们就边杀边撤,近了用武器,远了用弓箭。我想我们不会有大的伤亡就能回到部落。”李根点点头说:“牛智说的还可以,我再加三点,第一厮杀时还是三个人一组,使用金属武器武艺好的一人带两个人,三个人相互配合,每组之间距离不要太远。第二,牛熊和牛力你们专往敌人首领处杀,还有牛冲你的伤没有完全好,你在我们精准射击时你负责带羊部落撤,你跟着牛智和我,大家要保护好自己和队友。第三,要是敌人不堪一击,就叫他们放下武器抱着脑袋爬下,顽抗的杀。投降的我们不要杀他们,我有用,好了,出发。”这时就听牛灵说:“师傅,我也去可以吗?”李根想了想说:“好的,但是你不能离开我,要跟紧我,你拿上我的倚天剑。”说完把倚天剑给了牛灵。  

  在过洞时李根轻声给牛熊说:“牛熊,我又没有说不救,我说过,遇见什么事都要冷静,而你见风就是雨,打完仗我关你一天禁闭。”牛熊听了哈哈大声说道:“只要能救下羊部落,我还活着,你就是关我十天禁闭我都愿意。”过了吊桥,三十多人翻身上马赶了过去。  

  狼部落老远就听见了马蹄声,纷纷停下往身后看。见群马奔向他们,就吓的开始乱跑,等马到了六十米处牛智喊道:“射箭。”无数箭射向狼部落,转眼就见倒了二十多个人,还有的带着箭伤乱喊乱跑,把自己的人撞倒了不少,撞到的人有的被踩死,没有死的站起来也乱跑乱撞。等射箭停了,牛熊一马当先冲了过去,他的青龙偃月刀左右乱砍,离他近的都去见上帝了。牛力也一样,开山大斧见人就砍。他俩就往人多的地方砍杀杀,很快牛熊就杀到几十个人围着两个人处,牛熊、牛力也不管什么就冲,他们知道对方保护的是首领,牛熊大刀一挥就倒几个人,牛力大斧一斧横砍过去就有三四个倒下,他们很快杀到那两个人面前,牛熊一刀横砍过去,就见那个首领的脑袋飞了出去,牛力一招力劈华山,就见另一个首领从头顶被劈下,被砍成两半,他们没有停留一路杀了过去。  

  牛智端枪在前,牛冲紧随在后,牛智见人就刺,枪枪要命。李根和牛灵也杀入战场,李根见人就刺狼部落人腿和胳膊让他们受伤,更在冲杀时,牛灵突然往旁边冲了过去。李根见了赶紧掉转马头追了过去,他怕牛灵有危险。就见牛灵冲向有几个人保护的一个人而去,快到离那个首领不远处,有一个人见一个小孩在马上过来了,就用武器刺向牛灵,牛灵宝剑一挥,对方的武器应声而断,牛灵反手一剑劈了过去,对方的脑袋就被劈成两半,保护首领的人见一个小孩这么厉害就纷纷让开,牛灵冲了过去一剑把那个首领脑袋从脖子上摘下。  

  很快杀到狼部落和羊部落的中间,大家翻转马头停下就拉弓射箭,就见一支支箭射到对方的身上,被箭射中的大多数都没有爬起来,都去见上帝了。就有个别带着箭乱跑。李根没有射箭看了看,狼部落最多有200多人还能站着乱跑,有300多人躺在地上,估计不是受伤严重就是死了。这时牛冲骑马过来说:“老大,羊部落说什么也不撤退,他们也杀向狼部落了。”李根说道:“我看见了,叫大家停止射箭,保护羊部落,叫对方扔武器投降,顽固的杀。”大家就散开喊,叫狼部落的扔武器,有个别的还在顽抗,就见顽抗的被刺死或被箭射死。羊部落的冲了上去,见躺在地上的就砍死,受伤追上的也送去见阎王了。  

  战斗半个时辰就结束了,跑了十几个,抓了50多个没有受伤的,受伤都被羊部落杀了。  

  牛熊牵着马走了过来,他拉了个人对李根说:“老大,这是羊部落的羊强首领,羊强这是我们首领。”李根听说来人是羊部的首领,他就跳下马说:“羊首领您好,谢谢你救过我们部落的人。”羊强听了赶紧说:“李首领,我们应该感谢你们,要是没有你们,我们就让狼部落赶尽杀绝了。”李根说道:“现在什么都不说了,我们先回去给受伤的看病,你们在我们部落休息一下。牛山你去看看俘虏,要是不听话的不行。牛智我们的人伤亡如何:”李根见羊强在,没有好意思说把不听话俘虏杀了。牛智说:“老大,我们没有死亡的,就是牛火在打扫战场时被狼部落一个受伤的咬了一口。”李根给牛智挤了挤眼说:“知道了,你安排人照顾一下羊部落的兄弟们回我们部落,按派一名队员快马回去,让韩娜做饭招待羊部落的兄弟。”  

  半个小时李根他们就回到部落广场,见饭还没有做好,他就对牛智说;“队伍集合。”牛智吹起号角,就见大家用了五分钟就赶到广场,牛智喊道:“立正。”大家就整整齐齐站了两排,就见所有人右手牵马,左手拿武器,武器尖冲天。李根看了看说:“兄弟们,今天大家表现很不好,在冲锋时有的队员就知道自己冲,他们不观察自己的队员有没有危险,有的队员和自己组还跑散了,有的兄弟还让敌人咬伤,牛火,牛门出列。”就听见两声大喊“是”,牛火和牛门拉马站到了队伍前面。李根又说到:“还有谁跑散了自己站出来。”又见两名队员拉马站在队伍前面,他们自报名“牛飞”、“牛山”。  

  李根没有好气说:“牛火跑十圈,俯卧撑500下,牛门、牛飞、牛山禁闭一天,马上执行。”他们四个听了回答道:“是。”李根有总结了今天的战斗说道:“解散。”大家就从第一排第一个开始很整齐走了下去,第二排在第一排走完后和第一排一样走了下去。  

  羊强一直张着大嘴惊讶看着。这是牛部落吗?难道他们变成神人了:他们骑着草原上人不敢近身的野马,拿着用木棍做的弯弯的东西在远地就可以杀入,三十来人就把狼部落500多人杀得哭爹叫妈而自己没有伤亡,他想着,突然,他被人拍了一下,抬头就见牛熊站在面前,牛熊脸上和身上的血迹洗干净了,穿着没有毛到脚面的兽皮,脚被兽皮裹着,上身胳膊也被兽皮抱着,头发短短的,下巴上和脸一样没有毛发,显得很干净利索,而自己部落,人人光着脚丫,打着卷的头发、、、、、、,去年他们和自己一样呀,现在都变了?牛熊看着发呆的羊强说:“羊老弟,发什么呆,我们去吃饭。”说完就拉着羊强走了。  

  牛熊拉着羊强来到吃饭的广场,李根正等着他们。李根见羊强来了,就近走两步说:“羊首领,让你见笑了,来来来,你坐这里,我让人给你做了几个小菜你先尝尝,你的族人在那边吃饭。韩娜上菜。”说完就拉着发呆的羊强坐在了自己身边,这面桌子有牛熊、牛智和巫。羊强坐下后,他摸着自己第一次见到的凳子,看着面前也是第一次见到用木头做的桌子,有见自己部落管事的坐在旁边两个桌子边,以前都是大家坐在地上自己烤肉,难道要在桌子上烤肉吗?以前也没有两个部落的首领紧挨坐在一起的。羊强心中塞满了问号。  

  几个女的给所以人面前放了一个陶碗、一个小陶盘、一个陶杯子、一个陶勺和两支细短树枝。又有几个女的给每个桌子上放了七八个陶盘、陶碟、陶盆,里面有肉有鱼还有不知名的植物,没有吃就闻见了香味,装食物的都是陶器,他们更是吃惊,自己部落有几个陶器就不错了,而牛部落有这么多的瓷器,他们看了都不知牛部落多好呀,而牛部落的女人们都穿着和男人一样的衣服和鞋,他们更是惊奇。  

  李根站起来用陶壶给羊强和自己倒了杯水,端起杯子说:“羊首领,牛熊叫你老弟,那我以后见了你也叫老弟,你也不要叫我首领,就按你叫牛熊的叫法叫我老哥或叫我李根就行,来来来老弟,我敬你一杯水。”羊强见李根没有架子,自己也放开,他站了起来端起杯子说:“李首领,不不不,我还是和牛熊他们一样叫你老大可以吗?”李根没有说什么点点头,等喝完水坐下李根指着盘子盆子的食物说:“老弟,这盘是小鸡炖蘑菇,这盘是清炖鱼,这盘是炒鸡块、、、、。”说着他就用筷子夹起食物放到羊强面前的陶盘里说:“老弟,今天粗忙,你就顺便吃一点。”羊强拿起筷子就夹起李根给他夹的食物,虽然羊强没有用过筷子,但用筷子没有什么难的,他们用用也就习惯了。羊强吃了食物惊叹道:“这是如何做的,这么好吃,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说完就不管李根他们如何吃,自己就狼吞虎咽吃了起来,差点把盘子都吃了。等羊强实在吃不下去打着饱嗝说:“老大,你们做的太好吃了,我实在吃不下去了。”李根说:“老弟,喝点鲤鱼汤,下午叫巫陪你们转转,我和牛熊他们要开会。”  

  “牛智,你告诉巫了吗?”李根问道。牛智说:“老大你放心,你一个眼神我就明白了,我告诉巫,让他好好讲讲我们这半年的变化,让巫带他看看我们的房子、仓库等。”李根说道:“好的,你办事我放心,要是牛熊那就不一样了。牛熊同志,你还记得打仗前你我说的话吗?”牛熊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说:“记得。我就是说要救羊部落,别的没有说什么?”李根问道:“你说救了羊部落,救了羊部落只要你活着就完了吗?再没有说什么吗?我说什么你也忘了?”牛熊低着头说:“啊,我想起来了,你说关我禁闭一天,你说的我不会忘得,我一定执行。别的肯定没有了,不信你问牛智。”李根笑了笑说:“牛熊,你就耍赖吧,牛智当时在队伍前面,他不知道,你不是说救了羊部落关自己十天禁闭吗?算了,连我说的都免了。你以后要记住,不要说大话,不要在大家面前耍赖就行。我们现在去四合院会议室开会。”牛熊听了乐呵呵说:“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