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旷世佳人之倾世之恋

第八章刺杀(下)

旷世佳人之倾世之恋 千媚 2887 2015-05-07 10:15:03

  李致远、尹千寻两人运起轻功急行了一个时辰,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夜晚山路崎岖已不适合赶路,两人找了一个隐蔽的山洞决定休整一晚明日再赶路。

  山洞洞口虽小,洞内却很宽敞。尹千寻升了一堆火,李致远抓回来了一只野兔,他麻利地将野兔剥皮串成了两串,递了了一串给尹千寻。两人这才有时间聊起了今天的事。

  李致远问道:“军师可知道今天的杀手是什么人?”黑衣人训练有素、武功高强,非同寻常。

  尹千寻略一沉思,不答反问:“将军,可知道什么人最想杀你?”

  经她一提醒,李致远瞬间明了:“现在最想杀我的人是东蜀国皇上夏侯懿,那么黑衣人是东蜀国的‘七煞’。”看来尹千寻早算到夏侯懿会在路上对自己下杀手,才执意跟随。

  “‘七煞’?”尹千寻对江湖上的事并不是很了解。

  “‘七煞’江湖上让人闻风丧胆的杀手组织,他们分别由风、雨、雷、电、雾、魅七个人组成。这七个人武功高强,心狠手辣、杀人如麻。他们效忠于夏侯懿,是夏侯懿一手培养起来的死士,这些年为夏侯懿铲除了不少异己,”说到这儿,他话锋一转,“军师,你是怎么做到那么短的时间内杀了‘七煞’两个人?”这的确令人匪夷所思,‘七煞’个个都是江湖上身经百战的顶尖高手,就算尹千寻的武功再高,也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连击毙两人。

  “我假意落败,诱杀了他们。”尹千寻说得轻描淡写。

  李致远的目光深邃了许多,尹千寻总是这样让人出乎意料,却又让人觉得理所当然,“原来如此,今日多亏有军师相助,不然我性命堪忧。谢军师救命之恩,他日我一定报答。”他拱手相谢。

  “将军言重了,保护将军是我的职责。”尹千寻的声音平静的没有一丝变化。

  “军师,‘七煞’虽然死了两人,但还余下五人。那五人武功高强,剑阵更是精妙,以你我二人的武功未必能胜。明日我们分开行走,我全力拖住他们,军师趁机逃走去搬救兵。”

  尹千寻是何等聪慧之人,她知道李致远这是在保她周全。没想到这个年轻的将军倒是个重情重义的男子,“将军,‘七煞’剑阵虽然精妙,但并不是不能破,千寻为何要逃?”不待李致远答话,她已飞身出了山洞。

  李致远立即跟上,直到很多年后,他依然记得在皎洁的月光下,尹千寻眉目如画,墨色的长发倾泻而下,一袭紫衣随风而飘,少了白天的清冷多了艳丽妩媚,出尘如仙又似魅惑人间的妖姬。她身姿轻盈优美,长剑在她手中似有生命般,如白蛇吐信,又如游龙穿梭,时而轻盈如燕,时而骤如闪电,招招精妙,细看之下,心中更是惊骇,她竟然用的是七煞’的剑法。

  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子,绝色容颜已是世间罕有,偏偏又武功出众、谋略过人,这样的旷世佳人世间不会有第二个!他想起她闯入将军府时,他扯落她面纱时的惊艳;书房内,她献计的胸有成竹;他在竹苑看到她落寞的身影;她在战场上奋不顾身地杀敌;她斩杀袁施的狠绝;她那双充满灵气却似没有生命的美眸……原来这个谜样的女子不知何时已在他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他的心跳加速了,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妙感觉,仿佛只要拥有她便拥有全世界。他笑了,不是平日的浅笑,而是开怀大笑。他终于明白当日在郦城城墙上,他为何会奋不顾身地救她,原来情不所起,一往而深……他拔出剑飞身到尹千寻身旁,使出几招剑法竟也是‘七煞’所用的剑法。

  尹千寻有些诧异,没想到李致远竟也是过目不忘之人。就这样两人凭着记忆竟将‘七煞’剑法还原了七七八八。

  李致远收了剑,眸中含笑:“我知道军师为何这么有底气了。”

  尹千寻知道李致远已知道她的用意,便道:“那将军打算怎样破了‘七煞’剑阵?”

  李致远不答话,使出几招剑法。‘七煞’剑法至阴至寒,他这几招剑法至阳至刚,处处压制‘七煞’剑法。

  “极好。”尹千寻也使出几招剑法,刚柔并济同样精妙。

  两人均是世间难得的武学奇才,他们对武学的理解有很多共通之处,同时又能很好的互补,在不断的磨合、改进中,一套精妙绝伦的剑法逐渐形成。两人也在不断的磨合中,配合越来越默契,到后来只需要对方的一个眼神、一个细微的动作,就会明白含义。在天蒙蒙亮时,两人双剑合并,剑锋锋所指处的一棵参天大树大树竟一分为二,轰然倒地,惊得林中百鸟齐飞,野兽狂奔。一套精妙绝伦、威力无比的剑法,就此大成。两人对视一眼,眼中是对对方毫无保留的欣赏。

  尹千寻收了剑,道:“将军,我们所创这套剑法刚柔并济,融合天地五行,日后必会扬名天下。将军何不给这套剑法取个名字。”

  李致远略一思索:“叫‘破孥剑法’如何?”这套剑法精妙无比,他日定能扫平贼寇。

  尹千寻正欲点头,听到林间有异响,说道:“‘七煞’来了。”果然,她的话音刚落,他们两人已被五名黑衣人围在中间,“将军,看来他们是迫不及待地要来试试我们‘破孥剑法’了。”

  “今天我们就灭了‘七煞’让他们不能再危害世人。”李致远说得轻描淡写,仿佛他们面对的不是让人闻风丧胆的‘七煞’。

  ‘七煞’昨天吃了尹千寻的亏,对尹千寻恨之入骨。现在这两人竟丝毫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只自顾自聊着,心里更是愤怒,恨不得将两人抽筋剥皮。他们出手便是杀招,招招欲制二人死地。

  尹、李二人双剑合并,剑法精妙,处处压制‘七煞’的剑阵,‘七煞’渐渐处于下风。数十个回合后,‘七煞’已被斩杀三人,仅剩下风刹和魅刹。两人心惊,尹、李二人居然在一夜间练成一套剑法处处压制他们,他们已不是尹、李的对手,再打下去只有死路一条,两人萌生了退意。他们对视一眼假意进攻,待长剑靠近尹、李两人,他们飞速转身,洒下毒粉仓皇而逃。

  尹、李两人避开毒粉后,风刹和魅刹已不见踪影。李致远有皇命在身,也不便再追,两人便向长平赶去。

  东蜀国皇宫

  风刹和魅刹跪于御书房内,风刹开口说道:“主上,我等未能刺杀李致远,罪该万死,请主上治罪。”

  夏侯懿居高临下地看着风刹,唇角微微上扬:“既然知道是死罪,你们还敢活着回来。“’

  两人听出他话语中的杀意,均感到身上一阵寒意。风刹压住内心的不安,接着说:“属下本不应该活着,只是这个情况非常重要。我一定要向主上禀明。“

  夏侯懿来了兴趣:“说,我倒想听听什么样的消息能留下你们的性命。”

  深知夏侯懿让人死不如死的手段,风刹微微颤抖的手泄露了他的惧:“回主上,本来以属下几人的武功,杀了李致远不是问题。谁知李致远身边的女子狡诈无比,用计杀了云刹和雾刹,他们二人还自创了一套剑法压制我们的剑阵,又杀了雨刹、雷刹、电刹,属下自知不敌,才……”他的声音低了下去,惶恐地望向夏侯懿。对于夏侯懿来说,杀死他就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什么样的女子?”夏侯懿的声音阴冷。

  风刹回想起尹千寻的面容,那是一张可以让天下男人疯狂的绝色容颜,“一个年轻的绝色子。”他说完后,书房陷入死一样的寂静。

  风煞和魅刹匍匐着身子不敢抬头,即使这样他们仍感觉到夏侯懿阴冷的视线,那视线如同毒蛇猛兽,随时会将他们撕裂,两人身体忍不住颤抖,额头上渗出颗颗冷汗。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夏侯懿的声音终于响起:“你们退下,如有下次我必取你们性命!”

  两人紧绷的身体一下放松,他们知道刚才他们在鬼门关走了一回。不敢再做逗留,两人谢恩后,立即离开。

  “枫,你怎么看?”夏侯懿问道。

  “‘七煞’是我们精心培养起来的杀手,个个武功高强,下手狠绝。那个女子能用计诱杀了云刹和雾刹,很不简单,”左枫顿了一下,“她很有可能是用计灭了我大军的人。”

  “李致远和那个女子绝不能留!”夏侯懿阴冷的眸中,充满杀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