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旷世佳人之倾世之恋

第十章 交心

旷世佳人之倾世之恋 千媚 2704 2017-01-09 13:52:45

  今晚的月色如水,一轮圆月挂在夜空,把整个大地包裹在一片银色之中。尹千寻坐在屋顶,仰望明月,思绪万千。突然耳边传来一阵细微的声响,她警觉地看向声音的来源,只见李致远缓缓向她走来。

  如水月光下的李致远白衣胜雪,长发如墨,五官如刀刻般俊美,目光明亮深邃,嘴角一直挂着一抹浅笑,让他本就俊美的五官更加耀眼,散发出一股摄人心魂的魅力。这样的李致远恐怕只要是女子都会脸红心跳,春心萌动吧。当然这不包括尹千寻。

  尹千寻连表情都没变一下,缓缓起身,正欲行礼。

  李致远略过心中小小的失望,朗声道:“军师,不必多礼,坐。”不待尹千寻回答,他便一屁股坐到尹千寻旁边的屋檐上。

  尹千寻见他如此,也跟着坐下。

  李致远抬头望着夜空的明月,似乎没有开口的打算。此时夜也深,四周一片静谧。两人就这样静坐着,月光洒在他们身上,在他们身后留下长长的影子。

  良久,李致远才缓缓开口:“我已经不记得上次看明月是哪一年了,或许是很小的时候吧。”他的语气中有淡淡的忧伤,仿若是个无助的孩童,“我出生将门世家,一出生就担负着光大家族的使命。从小父亲对我要求很严,在我的印象中我不是学文就是习武,我甚至没有和同龄人一起玩耍过,我没有一个朋友......”他的嘴角溢出一抹苦笑,他没有一个正常的童年,“14岁时我便和父亲南征北战,接触的人都是父亲和我的部下,他们信任我、尊敬我、崇拜我,对我唯命是从,认为我无所不能。他们不知道的是我也会孤独,也会受伤,也会难过,也想找人倾诉,但是我不能告诉他们,我是他们心目中的神,是他们的信仰......,”他的嘴角溢出一丝苦涩,他拥有别人穷极一生也追求不到的财富、地位、权势,但他却没有一个朋友,“我以为我会一直孤独下去......”

  他转过头看着她,深邃的眸中星光点点,“直到你的出现,你只看了我在地图上的标注,便知道我所想,更是用计灭了东楚20万大军。我们几次同生共死,一起创造了“破虏剑法”。这么多年,终于有一个人可以和我并肩站在一起了,我不再孤独。你知道吗?你在我心中早不是下属,你是一个可以和我生死与共的朋友。”他停顿了一下,有些小心翼翼,却又无比真诚,“千寻,我可以做你的朋友吗?”

  尹千寻没有马上回答。

  李致远的心里忐忑不安,他有些自嘲,对东楚20万大军他都不曾如此。可今天面对尹千寻他却怕了,怕她会拒绝。她可能是这世上唯一一个可以成为自己朋友的人。等待他的究竟会是什么是无尽的孤独还是希望的曙光,他的心备受煎熬。

  “将军舍生忘死、保家卫国、身居高位,却淡泊名利,这些都让千寻敬佩。千寻以能有将军这样的朋友为荣。”尹千寻本无意与天齐权贵交往过深,但李致远为人正直、品德高尚,淡泊名利,两人观念、理想相同,对武学的理解又有很多共通之处,正所谓英雄相惜。她犹豫片刻,最终还是答应了。

  平日思维敏捷的李致远竟愣了下才反映过来,继而朗声大笑:“哈哈哈哈,我终于有朋友了,”他整个人沉浸在喜悦之中,以前他从来没有想过世间能有一个人可以与他并肩站在一起,分享他的喜怒哀乐,今天他终于找到了这个人,从此他将不再孤独。他深邃的眸子对上她空灵的美眸,很认真地说道,“千寻,你既是我朋友,日后我必肝胆相照、荣辱与共。”

  “将军......”

  李致远打断尹千寻的话:“你是我朋友,怎么还叫我将军。我长了几岁,你叫我李大哥。”

  “将......李大哥,你我既是朋友,我本不该有事瞒你。但有些事我有不以的苦衷,不能向你言明。希望李大哥明白,你是我的朋友,千寻定不会做出伤害你的事。”尹千寻是重情义之人,既然认了李致远这个朋友,那么必以诚相待。但她的身世是不能告诉李致远的,倒不是不信任他,只是自己的身世牵涉过多,他不知道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件好事。

  “我信你。”李致远脱口而出,对他来说尹千寻像团迷雾,但那又如何,他信她。

  两人相视而笑,从此他们不再孤独。

  “皇上急召将军回京,不知所谓何事?”尹千寻想到一些可能性但不是很确定,毕竟帝王心思是最难揣摩的。景皇齐景灏19岁即位,如今登基10年。他称帝之后,整顿吏治,劝课农桑,发展商业,扩充军队,使天齐国日益强大。

  闻言,李致远的俊颜闪过一丝不自然:“皇上,想......想将姝公主赐婚于我。”

  尹千寻了然,李致远大败东赢军立下大功,皇帝赐婚公主,是做臣子最大的殊荣了,这也是景皇笼络大臣的手段,“听闻,姝公主容貌绝丽,是皇上的同胞妹妹,皇上对她很是疼爱。李大哥,能娶姝公主是对你对将军府来说都是件好事。”

  “千寻,我的志向并不在朝堂。待天下稳定后,我便归隐田园,过闲云野鹤的日子。如果娶了姝公主,我的一生都不可能与朝堂划清关系了。”何况我已心有所属,这句话李致远没有说出口。今天他能和千寻成为朋友已是人生幸事,其他的事来日方长。

  “李大哥,你真不愿娶姝公主?难道,你不怕皇上治你的抗旨之罪?”尹千寻问道,清冷的声音竟有揶揄之意。

  “即使皇上治罪,我也不改初心。”李致远回答得很坚定。

  尹千寻见李致远心意已决,便道:“那我助李大哥一臂之力,保证皇上日后不再提赐婚之事。”

  李致远难掩欣喜,千寻总是让人惊喜不断:“愿闻其详。”

  “天齐国想娶姝公主的男子多如过江之鱼,他们只是没有机会与姝公主接触。如果姝公主有机会遇到两情相悦之人,定不会对李大哥念念不忘。至于机会嘛.......”尹千寻没有说下去。

  话到此,李致远已完全明白,不过他还有些疑虑:“不过即使姝公主心有所属,皇上未必会同意将她嫁与其他人。”出身在帝王之家,公主、皇子的婚事都是政治联姻,即使皇上疼爱姝公主,也不会随姝公主的心意。

  “李大哥,你放心。我天齐国要一统天下,皇上有很多事情要忙,只要姝公主不提,他不会断然赐婚。”

  尹千寻短短的几句话,在李致远心中翻起惊涛骇浪,他有些失态,激动地握住尹千寻的双肩:“千寻,我天齐国真的可以一统天下吗?”天齐、东蜀、南楚三国鼎立,以目前的来说,东蜀实力最强,南楚第二,天齐的实力最末。

  “真的,我天齐必能一统天下。”尹千寻的语气坚定,整个人散发出睿智的光芒,如星辰般耀眼夺目。

  李致远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的被敲击了几下,千寻总是在不经意间美得让人心醉。

  “李大哥,接上来我们要......”尹千寻细细说起自己的计划。

  听罢,李致远不由赞叹:“千寻,你真是旷世奇才,照你的计划,快则三五年,慢则十年,我天齐必一统天下!”他难掩激动之情,“多年战乱终结,百姓将不再饥不果腹,衣不蔽体、不再饱受战火摧残,不再流离失所。他们终于可以过上太平、安稳的日子。千寻,你救万民于水火,我代全天下百姓感谢你。”他起身郑重地向尹千寻行礼。

  尹千寻立即起身回礼,真诚又意义深长地说:“此计要成,必离不开李大哥的鼎力相助。李大哥才是百姓的大恩人,千寻所做的,不值得一提。”

  李致远唇边浮起浅笑,深邃的眸中闪着异样的情愫。她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子,拥有旷世之才,却无半分名利之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