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旷世佳人之倾世之恋

第五章 郦城之危(中)

旷世佳人之倾世之恋 千媚 5714 2014-09-09 16:48:36

  郦城将军书房

  张铭阳来到李致远面前,行礼后说道:“禀将军,清典完毕,我军共获箭10万支。”

  周浩楷笑道:“太好了,明日定要东麟军好好试试他们的箭锋利不锋利!”

  张铭阳走到尹千寻面前抱拳施礼,语气诚恳,“尹姑娘,铭阳先前失礼,请尹姑娘海涵。”张铭阳为人直爽,尹千寻能不费一兵一卒就得到10万支箭,他实在佩服,说话的语气中多了几分敬重。

  尹千寻立即回礼,“张大哥,言重了。擅闯将军府是千寻唐突,怎会怪罪张大哥。”她对张铭阳是有几分敬意的,她早就听说过张铭阳勇战场上勇猛过人,是一员不可多得的猛将。

  李致远笑道:“各位,我们坐下慢慢谈。”

  尹千寻、周浩楷、张铭阳三人闻言人坐下,刚坐定便有侍女上茶。

  周浩楷将茶盖刚掀开一条缝,一股特有的茶香溢出,瞬间整个书房充满了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他将茶盖拿开,只见茶杯中茶叶形状似孔雀羽毛颜色鲜嫩碧绿,茶水碧绿明亮,竟是茶中极品‘孔雀’。他的手轻颤了一下,心中狂喜。

  ‘孔雀’天下只有在天齐国最南端的雀山上才有1株,此茶树10年才发一次新芽,采到的新芽制成茶叶也就不过半斤。据说喝了‘孔雀’能治百病、够延年益寿。皇上曾派人嫁接‘孔雀’,可嫁接的‘孔雀’无法成活便只好作罢。‘孔雀’稀有,就算是皇室想喝到都是不易的,更何况是民间。民间流传一句话,‘家有黄金万两,不及‘孔雀’半钱,人生有幸喝‘孔雀’,一死也甘愿’。

  周浩楷抑制住内心的激动抿了一口茶,‘孔雀’入口甘甜醇和,咽下后五脏六腑竟说不出的舒坦,同时唇齿间留有独特的清香久久不散,不愧是极品。看来将军对尹姑娘极其重视,连御赐的‘孔雀’都拿来招待尹姑娘,他和张铭阳真是沾光了。

  他看了眼张铭阳,张铭阳的眼睛都在发光,端着茶杯的手都在颤抖。他在心里轻叹,自己和张铭阳也算是见过不少大场面的人都激动成这样,那么尹千寻一个小姑娘又会怎么样呢?他把目光转向尹千寻,只见尹千寻掀开茶盖,轻啜了一口便放下了茶杯,仿似喝的只是普通茶叶一样。

  他眉头轻皱,普天下没有人不知‘孔雀’的珍贵,‘孔雀’味道独特,尹千寻不可能不知道她喝的是‘孔雀’,也不可能不知道‘孔雀’的珍贵,她却什么也没表现出来,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她心机深沉,深不可测。

  周浩楷心惊,尹千寻不过17、8岁年纪,怎么会有如此心性?他把目光转向李致远,看到了李致远若有所思的眼神,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其中深意尽在不言中。于是,他似不经意开口,“尹姑娘,是哪里人氏?”

  尹千寻答:“我是蓟县人氏。”她知道周浩楷必然还有话要问。

  周浩楷点头,“蓟县好啊,山清水秀、人杰地灵,养育出了尹姑娘这样有才学之辈。不知尹姑娘受哪位名师指点?”

  尹千寻知道周浩楷是想打探她的身世,不动声色地答道:“周大哥过奖了,千寻不过是自幼和父亲一起习武强身健体,闲时爱读兵法罢了。”

  “那尹姑娘的父亲高姓大名?”周浩楷继续追问。

  “我父亲不过是名商人,说了周大哥也不认识。”尹千寻对答如流。

  “也是。尹姑娘,你怎么会只身一人来到郦城?”周浩楷知道尹千寻不会再答,便换了一个话题。

  “此次东蜀、南楚大举来犯,意在灭我天齐。国家有难,我虽为女子也当尽绵薄之力。我擅闯将军府,还望将军恕罪。”尹千寻不打算在身世的问题上与周浩楷纠缠,便转移了话题。

  李致远闻言道:“尹姑娘言重了,何来怪罪。本将军还要替郦城所有将士及百姓谢谢尹姑娘赐箭。”他起身抱拳向尹千寻施礼,他知道尹千寻这是在转移话题,但是他还不得不配合。

  周、张二人见状,也立即起身向尹千寻施礼。

  尹千寻立即回礼:“将军快起,千寻受不起。”

  “尹姑娘过谦了。”李致远行完礼后,众人才重新回到座位。坐定后,李致远开口道:“明日东楚军必然大举进攻,不知各位有何破敌之策?”虽是问的众人,但是目光却是看向尹千寻。

  周、张二人怎么会不明白将军的用意,齐齐望向尹千寻。

  尹千寻心里明白,李致远还真是只狐狸,对我行如大礼,表面是礼贤下士,实则是为了退敌之计,本姑娘想摆谱都不行了,罢了。“将军已有策略,何必再问我们?”

  李致远疑惑,他心中是有一个策略,只是尹千寻又如何得知?他正在疑惑,突然看到桌面郦城布局图上标注的红点随即明白了。他真是没想到尹千寻只看了布局图一眼便明白了他的用意,“东楚军的人数是我军数倍,明日之战他们必然倾巢而出,火攻可以给东楚军造成伤亡,但未必能阻挡他们的进攻。”这也是他一直愁眉不展的原因。

  “李将军无需多虑,我听闻郦城后山上有一口石泉,流出的不是清澈的泉水而是黑色粘稠的水不可食用,当地村民取其照明生火煮饭,称为‘石脂水’。若将军明日在东楚军进攻时,将‘石脂水’倾盆而下,再以蒿草点燃,东楚军必大败,我军则以逸待劳。”尹千寻话音刚落,李、周、张三人皆喜形于色。

  李致远更是立即命令人去取‘石脂水’,一切安排妥当后,他对尹千寻道:“尹姑娘今日辛苦了,离大战还有几个时辰,我已安排好客房,请尹姑娘先行休息。玉蝶,进来。”他的话音刚落,便有一个约18、9岁的女子,进入书房。

  女子面容较好,气质不俗,她行礼后道:“尹姑娘,奴婢玉蝶,以后就是姑娘的贴身丫鬟。小姐有什么事尽管吩咐,玉蝶一定好好服侍小姐。”

  尹千寻说道:“那么有劳玉蝶带我回房休息。”她心里明白,李致远终究对她不放心,这玉蝶的气度岂是普通丫鬟可比,恐怕是他的心腹之人,说是伺候实则监视。她心里透亮,表面却不露声色,向李致远行礼后便随玉蝶离开了书房。

  待尹千寻走远后,周浩楷开口:“将军,尹姑娘在这样的年纪,便有如此武功、计谋、心性,绝非寻常人家的女子。刚才她又对身世遮掩,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李致远望着尹千寻身影消失的走廊,说道:“等战事一平息,我便派人到蓟县打探她的身世。这样的人要是是对手就太可怕了。”

  周、张两人心里又是一惊,他们和将军征战多年,还没见过将军如此忌惮谁,这个尹姑娘还真是不简单啊。

  东方的天际微微露出一丝光亮,尹千寻望着天空享受着这暴风雨来之前的最后宁静。云轩,我来到了战场和5年前的你一样,今日一战必是血流成河、尸横遍野,如果是你会有怎样的心情?

  大战在即李致远没有丝毫睡意,他慢慢地踱着步子,细细想着是不是还有疏漏的地方,竟不知不觉地来到了尹千寻居住的竹苑。许是冥冥中的注定,他不自觉地朝院中望了一眼。

  院中尹千寻负手而立,抬头望着微亮的天空若有所思。她换下了先前的黑衣,一袭淡绿长裙,身材袅袅婷婷,凹凸有致,纤腰不盈一握,眉目如画,明眸皓齿,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皮肤细润如温玉,墨色长发随意披散,几缕发丝凌乱散落腮边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

  这一眼让李致远忘了大战,忘了身份,忘了礼仪,忘了时间,忘了自己。

  这是一幅绝美的画面,女的风华绝代,男的身材伟岸,器宇轩昂。他的脸瘦削棱角分明有如雕刻般俊美,眉毛浓密有形,眼眸乌黑深邃,鼻梁高挺,唇厚薄适中,五官每一处都恰到好处,真是增之一分则长,减之一分则太短。多年的沙场征战让他的皮肤呈小麦色,更是阳刚味十足。此时他身穿着一件冰蓝色丝绸长衫,少了穿盔甲时的冷硬,多了几分温文尔雅,整个人散发着摄人心魂的魅力。……

  当天际最后一丝黑暗褪去,太阳照亮大地的时候,天齐、东楚两军已呈对垒之势,一触即发。

  东楚军点将台上,大将军袁施扫了一眼台下的将士,众将士的精神有些萎靡。昨夜天齐军用计得箭,多少影响了一些士气。他略一沉思,开口道:“各位将士,昨夜天齐军用计骗箭,你们知道为什么吗?”台下众将士一愣,随后陷入思考。看着众人的反映,他接着说:“因为他们缺少武器,没有武器能打胜仗吗?”说到这儿,他顿了一下,语气陡然提高,“不能!不单如此,他们还缺人,天齐守军人数不到3万人。我军人数20万,武器精良,平均下来你们7个人打1个人,占尽优势,此战必胜!”他简短有力的讲话成功鼓舞将士的士气。

  众将士齐声高呼:“东楚军必胜!东楚军必胜!”

  待呼声停止后,袁施继续说道:“你们追随本将军征战多年,都是一敌敌十的勇士,今日你们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现在机会就在各位眼前,只要你们功下郦城,我定犒劳众将士,同时奏禀皇上论功行赏,凡有功者加官进爵,赐良田美眷。”他的声音铿锵有力,极具说服力。

  整个东楚大军沸腾起来,众将士士气空前高涨,大有攻下郦城之势。

  李致远站在城墙上,城墙外四、五百米处东楚军排成一块块方队,整齐有序,一眼望过去竟看不到尽头。东楚军将士精气神十足,士气极高。看到这,他心里倒是些许佩服袁施,袁施能在短短的时间内消除骗箭对士兵的影响,并提升士兵士气,确实是一位不错的将领,但不幸的是他遇到了尹千寻,一个让他揣摩不透的人。

  他的目光转而看向不远处的尹千寻,尹千寻如墨长发简单地盘了一个髻,发间插了一只翡翠玉钗,一袭淡绿色长裙,整个人清雅别致又美艳动人。此时她正看着城外数以万计的东楚军,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

  李致远收敛心神,看向城墙上下将士,高声道:“各位将士,东楚军近年来进犯我国土,辱我同胞。今日又来进犯郦城,难道我们天齐人就该受侮辱吗?”

  几句话将众将士愤怒的情绪被挑了起来,这几年东楚军攻城略地,占领城池后**掳掠,无恶不做,天齐人深受其害。有士兵高呼:“士可杀,不可辱!”所有人立即附和,一时之间呐喊声震天。

  李致远一挥手,众将士立即停止呐喊,整个城内静得连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他接着说:“我已有破敌之计,只要尔等奋勇杀敌,今日我军必大获全胜!我们用东楚军的鲜血来祭奠我们死去的同胞!”

  众将士对李致远极其信服,李致远在他们心中是神一样的人物。这个年轻的将军曾带领他们打了很多胜仗,每次在危难时总能出奇制胜。他们齐声答道:“我等定当奋勇杀敌,万死不辞!”一时间天齐将士士气如虹。

  随着东楚军战鼓响起,这场大战拉开了序幕。袁施的战术简单、直接,集全军之力攻城。他的人数装备占绝对优势,强攻确实最有效的方法。

  东楚军如潮水般铺天盖地涌向丽城,郦城守军万箭齐发,阻挡了他们的前进。

  尹千寻手持弓箭,每箭必瞄准东楚军战车上的指挥官,箭无虚发。

  “好箭法!”李致远由衷地赞道。他也拿起弓箭,同样箭无虚发。就这样两人你一箭我一箭,将东楚军前锋部队指挥官悉数射死。指挥官的阵亡给东楚军的进攻增加了难度,东楚军的进攻陷入僵局。

  东楚军副将钱进向大将军袁施汇报:“将军,前锋部队所有将领全部阵亡,进攻受阻。请将军指示。”

  大将军袁施目不转睛地看着郦城城墙,终于他发现了郦城守军右侧两处的弓箭手,箭法精准,百发百中。他命令:“加大进攻,军中弓箭手集中火力,全部给我射郦城右侧两处的弓箭手。”

  袁施命令一下,数千支弓箭直射尹千寻、李致远。两人身手敏捷,同时躲开毫发无损。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毫不保留的欣赏。两人明白他们暴露了,如果还固定在一个地方会有危险。他们交换了一个眼神,快速变化位置,然后拉弓发射,东楚军的弓箭手便有两人中箭倒下。两人战得兴起,连续拉弓射箭,东楚军的一排弓箭手便中箭连续倒下。

  袁施眯起眼仔细地观察两人,无奈距离太远看不清楚,只模糊见到其中一名好似名女子。没想到天齐军中还有这等杰出之辈!他在心里赞道,同时也惋惜,这种人要是在我军中,我军必如虎添翼。可惜是在敌军中,那么他也只有痛下杀手。他再次命弓箭手集中射杀天齐军两名神射手,只要射中奖便赏良田美眷。

  就这样尹千寻、李致远吸引了东楚军所有的弓箭手。他们不单要左躲右散,还要楸准时间射箭,忙的不亦乐呼。许是尹千寻的衣裙显眼,东楚军的大部分弓箭手攻击的都是她一个人。她刚躲过十支箭,又有六支袭来。她躲闪过五支,有一支却避无可避。她只好侧身让左臂中箭,把伤害降到最低。箭没有如预期射入她的左臂,她的身子被揽入一个壮硕的怀抱中。李致远揽着她在地上滚了几圈,躲过了利箭。

  尹千寻还是第一次和云轩以外的男子这么近距离接触。她的眼前是李致远放大了的俊脸,鼻尖充满了属于他独有的阳刚味道。李致远魁梧的身子压在她的身上却没有重量,他是个细心的男子,即使是在危难时刻也没忘记用手撑起自己的体重。

  李致远看着身下的尹千寻,她很美近看更美,肌肤吹弹可破,眼若秋水,唇不点而朱,娇艳欲滴。他有一瞬间的失神,仿佛时间在这一刻停止了。他不是在战场,耳边没有漫天的喊杀声,天地间仿佛只有他们两人。

  直到尹千寻唤:“李将军!”

  李致远猛然回过神,发现两人的姿势很暧昧。他尴尬地起身,扶起尹千寻,“尹姑娘,当心。”

  尹千寻简单地整理了一下衣裙,说道:“谢李将军出手相救。我会保护好自己的,请将军放心。”她停顿了一下,正色道,“李将军,如果千寻下次还有什么危险,将军切不可再不顾自身安危来救我。你是将军,你的安危关系到这场战争的胜败,更关系到天齐国的存亡。”

  李致远何尝不知道这些,只是在看到她有难的瞬间,他甚至连想都没想就已经飞身上前了。他收敛心神,说了句:“尹姑娘,保护好自己。”便离开了。

  战场上的局势对天齐军来说不容乐观。天齐军的箭阵虽然威力十足,但是东楚军人数众多,天齐军射杀了一批,后面一批马上补上,源源不绝。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东楚军便会兵临城下。

  李致远沉着地看着战场,丝毫没受东楚军即将兵临城下的影响,冷静地命令:“继续放箭!”

  天齐军受李致远影响,各司其职,没有一个人慌乱。

  在东楚军连续不断地进攻下,他们的前锋部队终于来到郦城城墙下。训练有素的他们分为两组队人马,一队人马攻击城门,另一对人马开始搭梯攀爬城墙。

  东楚士兵搭起梯子,攀爬城墙。天齐守军推倒梯子,杀了攻上来的东楚兵,但东楚兵仍不断涌上城墙。

  李致远砍杀了一个东楚士兵后,高声命令:“众将士,奋力杀敌。”说完,又斩下一个东楚士兵的头。

  “是,将军!”天齐军受到鼓舞,以一敌十异常凶猛,硬是让东楚军无法攻上城墙。

  郦城的城门是用千斤巨铁铸成,负责攻城门的士兵用巨柱冲撞数次城门,但城门没有丝毫松动。

  袁施见战局已经明朗,虽然前锋部队没攻下郦城,但照目前局势只要加大进攻力度必胜。他先前出于谨慎,让主力部队延后进攻,现在看来多虑了,天齐军已是强弩之末,不足为俱。他命令:“大军全速攻城!”

  东楚军前锋部队的成功,极大鼓舞了军队的士气,片刻后东楚军主力军便兵临城下。东楚军开始全面大规模攻城。

  真正的大战就此拉开了序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