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旷世佳人之倾世之恋

第六章 郦城之危(下)

旷世佳人之倾世之恋 千媚 5737 2014-10-18 17:57:57

  郦城城墙下喊杀声震天,十多万东楚士兵涌向城门和城墙。攻城门的士兵增加了数倍,他们喊着口号抬着巨柱,有节奏地撞击着城门。在他们强烈地撞击下,千斤巨门开始有了微微的松动。城墙这边攻城的士兵也比先前多了数百倍。照这个进度,不出一个时辰郦城必破。

  李致远看着郦城岌岌可危的局势,唇边反而露出一丝微笑,好戏开场了。他沉声命令道:“放!”上千天齐士兵立即将身边大缸中的液体一起倾盆而下。

  瞬间,郦城城下好似下起了瓢泼大雨,东楚军士兵的脸上、铠甲上、脚下,地上低洼处全部渗入了一种黑色的粘稠液体。在他们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成千上万点着的蒿草从城墙上抛下。瞬间,整个大地、他们的身上燃起熊熊大火,天地间变成了一片火海。火很快燃遍他们全身,火焰吞噬着他们的每一寸皮肤,烈火焚身的痛犹如万蚁噬心。他们在火中拼命挣扎,不断地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和绝望的哀嚎声。火势越来越大,火焰如一只猛兽般肆无忌惮地吞噬着一切。火焰的红色成了天地间唯一的颜色。火苗窜得很高,即使是站在城墙上的天齐军也感到热气逼人,皮肉开裂。渐渐的惨叫声、哀嚎声都停止了,空中弥漫着尸体烧焦的味道,令人作呕。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东楚军遭受巨创,袁施只好命令大军撤退。他远远望着火光冲天的郦城城下,这场火足足烧死了十多万东楚军的主力军,而天齐军以逸待劳伤亡极小。袁施心中懊恼,原来东楚军极其顺利的进攻是天齐军为了消灭他的主力军故意为之,他小看了李致远,此人谋略过人,看来要攻下郦城不能光靠强攻,他必须好好谋划。

  这场大火一直烧到傍晚才慢慢熄灭。整个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尸体焦臭味,城墙下散落无数烧得漆黑又没有完全烧尽的尸体残肢,惨不忍睹。短短几个时辰,数十万鲜活的生命消失殆尽。尹千寻站在城墙上,一动不动地望着城墙下的尸骸。李致远在远处望着她,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子?敢只身闯入将军府,对自己的身世遮遮掩掩,一个计谋变便灭了10多万东楚军,他想看清她却发现看到的是一团迷雾。

  郦城将军书房

  李致远、周浩楷、张铭阳、尹千寻已分主次而坐。此战天齐军大获全胜,书房内的气氛轻松愉悦。

  张铭阳向李致远施礼后汇报:“禀将军,此战东楚军死者约10万,伤者不计其数。我军战死800人,伤100人。”

  周浩楷抑制不住喜悦:“哈哈,此战我军重创东楚军,大获全胜!”

  李致远接过话:“虽然我军首战大捷,但各位切不可大意,袁施是绝不会罢休的。此战能重创东楚军是打了袁施个出其不意,他日再攻城袁施必有所防备,而且他必定会在援军到之前发起进攻。”

  张铭阳道:“将军过虑了,我们‘石脂水’要多少有多少,他们敢来多少人我就敢烧多少。”

  周浩楷笑骂:“铭阳,你的脑袋倒是不小,但是遇到问题怎么就不会动脑子?你以为袁施吃了亏,还会再上当。他肯定会想其他的办法。”

  张铭阳小声嘟囔:“难不成他还能飞进来?”他的声音虽小,但在座的都是习武之人,听力极好所有人都听得很清楚。

  尹千寻说道:“他飞进来不行,爬进来倒是可以。”

  尹千寻的话让李致远的眼中露出赞赏,她总能和他想到一起。周浩楷愣了一下后也明白了尹千寻所指的意思。只有张铭阳不明其意,他的大嗓门又响起:“尹姑娘你说爬进来是什么意思,你话不能只说一半,你要急死我。”

  尹千寻也不卖关子接着说:“袁施这次大败,主要是输在不防,他现在知道我们用火攻,那么接下来的战争中,他就不会大规模分散进攻造成无谓的伤亡。如果我是他,我会集中士兵攻城门,攻城门的士兵以盾牌阻挡‘石脂水’渗入,以泥沙灭火,这样‘石脂水’就不会对其造成致命影响。同时我军城门受到攻击必会增加兵力守住城门,城内的守军就会减少,这就给了袁施机会……”

  张铭阳听得入了神,忍不住接嘴:“给袁施什么机会?”

  “袁施在大战前会挖地道直通城内各处,待大战开始东楚士兵便通过地道进入城内,与攻城的士兵来个里应外合,击溃我军防线。”李致远的话解除了张铭阳的疑惑。

  张铭阳一拍脑门,终于明白了:“袁施这招高啊,他的兵力本就有优势,如此一来我军防守堪忧。将军,我现在就加派人手到城内检查,防止东楚军挖通地道。”

  李致远摆手,说道:“铭阳,没用的。袁施挖通地道只要两天的时间,郦城城内民房纵横交错、结构复杂,以我们的人手是搜不过来的,而且地道的出口他必定会选在隐蔽处,让我们防不胜防。”

  张铭阳急了:“将军,难道我们只能坐以待毙,就没有什么办法吗?”

  李致远说道:“我们最好的办法就是先下手为强,但是以我军目前兵力胜算不大。”

  众人陷入沉默,这场战争想要取胜谈何容易?郦城如今被东楚军围得水泄不通,虽然今日东楚军打了败仗但是他们目前还有10万左右兵力,而郦城守军不足3万,援军至少要再过9日才到,而袁施挖通地道最多只要2日,到时他来个内外夹击郦城恐怕不保。

  屋内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重,众人有股窒息感。直到尹千寻的声音打破安静:“我有一计可以全歼东楚军,但需要将军、周大哥、张大哥的配合。”

  众人眼睛一亮,尹千寻的能耐他们是知道,虽然他们并不相信她能全歼东楚军,但也不觉得尹千寻信口开河。

  李致远道:“尹姑娘请说,我定当必全力配合。”

  周浩楷、张铭阳也齐声说:“我等必全力配合尹姑娘。”

  ……

  东楚军将军大帐

  袁施坐在主座看着桌上的地图,他下手是副将钱进。钱进内心忐忑不安,今日首战大败,东楚军死伤10多万人。将军回到营帐就一直看着地图,一言不发,愁眉不展。

  良久,袁施想到了什么,眉头一下展开,心情大好,唤道:“钱进,听命。”

  钱进立即上前施礼:“钱进,请将军吩咐。”

  袁施命令钱进立即安排士兵挖通往郦城地道,钱进听后也不禁大喜:“将军好计策,我马上安排士兵动手。”

  今夜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夜……

  寅时刚过,郦城的墙头上陆续放下数千个黑衣人。因有前车之鉴,东楚士兵没有立即射箭。东楚军守夜的将领吴志鑫立即跑到将军帐向袁施汇报:“将军,郦城墙头又放下数千黑衣人,我等不知该如何处置?”

  袁施闻言走出营帐,望向郦城墙头。只见郦城墙头上空空一片,哪有什么黑衣人?

  随后跟出来的吴志鑫诧异:“将军,小的来汇报的时候他们还在……”

  袁施略一思索明白了怎么回事,大怒:“蠢才,天齐人放下的不是稻草人,是士兵!”他的话音刚落,东楚军的帐篷瞬间四处起火,火势借着风力越烧越大。一时间,惨叫声、呐喊声、泼水声、器物碰撞声四处响起,整个大军乱成一片。

  袁施料到郦城守军必趁乱出击,命副将钱进集合将士。他刚下命令,郦城的守军已经从城门处冲出杀入东楚军营地,使整个场面更加混乱。天齐军的里应外合、出其不意打得东楚军没有还手之力。

  袁施有心集合大军,奈何东楚军有意破坏,制造混乱将东楚军全部分散,逐个击破。他正焦虑间,一个女子飞身来到他的面前。女子容貌绝美,长发披散而下,手持带血的长剑,整个人犹如地狱修罗。

  袁施的十个护卫一拥而上,将女子围在中间。女子神色漠然,一出剑十个护卫全部倒下,一剑毙命。

  袁施不愧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即使遇到了高手也镇定无比:“你就是今日城墙上射杀我将领的女子?”他的话虽是问句,但语气是肯定的。

  尹千寻语气冰冷:“是我,今日我是来取你性命的。袁将军,请出剑!”

  袁施亮出剑,霸气十足:“死在我剑下的没有无名氏,你能死在我手,也是你的荣幸,报上名来。”他驰骋沙场多年,杀死无数高手。世间能与他一战的也都是有名气的人,如今和一个名不经传的女子交手也算是开了先例。

  “尹千寻,袁将军这将是你今生最后一个对手的名字。”

  尹千寻的话语极其狂傲,但不知为何袁施相信她有这狂傲的本钱。他多年的经验告诉自己,这个女子将是个棘手的对手。今日他必将她除去,以免造成日后大患。他说道:“我记住你的名字了--尹千寻,我会让你后悔出现在这里。”

  两人不再言语,刀剑相向。一时间,刀光剑影,令人眼花缭乱。交手后,袁施暗暗心惊,没想到尹千寻这个17、8岁的小姑娘竟有这样的武功修为,她的每招剑法如行云流水,没有丝毫破绽。这等高手在天下间也找不出几个。

  袁施无心恋战,他必须尽快解决尹千寻,整合大军。于是他使出多年练就的独门绝招,曾经无数的高手都是死在他这一招上。在他看来,尹千寻虽然武功卓绝,但是年轻江湖经验浅,他有必胜的把握。于是,他假意露出右侧破绽,诱尹千寻攻击,只要尹千寻攻击,他便可以绕其身后取其性命。怎料尹千寻并不上当,反而一剑刺入他疏于防范的左胸。她的剑快、狠、准,没有丝毫停顿,一剑刺穿他的心脏。

  袁施难以置信地看着刺穿自己心脏的剑,没想到他竟然会败一个小丫头手上,他拼着最后一丝力气问道:“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看破我的招式?”

  尹千寻冷冷地道:“你没输过,并不代表你的招式厉害,只是你没遇到更厉害的对手罢了。”她没有丝毫犹豫,快速抽出了插入袁施胸口的剑。

  随着剑的抽出,袁施的胸口大量鲜血喷出,他的生命即将走到终点,他的耳边似乎响起尹千寻的话‘尹千寻,袁将军这将是你今生最后一个对手的名字’,原来她说的是真的。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感到不甘和自责,不甘的是他居然死在一个名不经传的小丫头手上,自责的是20万军队居然没攻下郦城,他愧对皇上,愧对东蜀国,他睁着眼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李致远赶到的时候,看到就是尹千寻杀死袁施这一幕。尹千寻出手的快、狠、准,远远胜于很多久经沙场的老将,但她只是个17、8岁的女子,她总是给他太多的意料之外。不过他知道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看来我来晚了,错过了精彩的一幕。”

  “将军,还不晚。你来的正是时候,正好斩杀袁施取下他的人头。”尹千寻说完,便自顾走开了。

  李致远听到尹千寻说的是‘斩杀’而不是‘斩下’,他明白尹千寻的用意,她是想把斩杀袁施的功劳给他。斩杀东蜀国名将袁施这可是天大的功劳,是扬名天下的大好机会,尹千寻却不要。他心里越来越迷惑……在他思索的时候,张铭阳率兵跟了上来。

  张铭阳看到袁施的尸体,大喜:“恭喜将军斩杀了袁施。”

  李致远不置可否,命令道:“斩下袁施的头,挂于城墙。”

  “是。”张铭阳领命。

  当东楚军看到袁施的人头后,彻底崩溃。天齐军则大受鼓舞,如猛虎下山,杀得东楚军四处溃逃。这一仗让原本还有10万人的东楚军,被杀得只剩下4万人,副将钱进组织剩余的将士撤逃。当他们逃至官道时,只见官道两边的山上漫山遍野都是提着灯笼的士兵,耳边战鼓齐鸣,喊杀声震天,原来天齐军早重兵埋伏在此。前有埋伏,后有追兵,钱进只好带兵走另外一条路--峭山峡谷。该峡谷绵延数十里,横向宽30米,一次容20、30人并通行,两侧全是陡峭的大山,峡谷也因此得名。

  钱进看着一眼望不到头得峡谷,有些犹豫,峭山峡谷易守难攻,如果在峭山上设伏,进入峡谷的军队必全军覆没。但他知道天齐军兵力有限,官道设伏的兵力已是他们的全部兵力,他们没有足够的兵力再埋伏在此,而且他们事先应该不会想到他会走峭山峡谷。

  不一会,钱进派去探路的士兵回来报:“副将军,前面没有发现异状。”

  钱进大喜,命令大军进入峭山大峡谷。当东楚军全部进入峡谷,峡谷两边的山顶上突然响起震耳欲聋的战鼓声,随后两块巨石从山顶滚落封住峭山大峡谷前后出路。东楚军明白中计的时候,已无处可逃。随后无数的巨石滚落,东楚士兵被压得血肉模糊、面目全非,全军覆没。钱进到死的时候也没想明白,天齐军怎么会有这么多兵力。

  郦城之战以东楚军全军覆没告终。天齐军以3万兵力全歼东楚军20万人,这场战役大大鼓舞了天齐将士的士气,为天齐国以后战役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郦城将军书房

  “尹姑娘真乃神人,你怎么知道东楚军一定会走峭山峡谷?”张铭阳问道。

  “我不知道他们一定会走峭山峡谷。”尹千寻的话让众人一愣,于是她接着说,“是我让他们只能走峭山峡谷。昨天东楚军连续受到重创,士兵士气低落,特别是袁施已死,他们更如惊弓之鸟。当他们看到官道有埋伏,必然不敢应战,那么要逃只有走峭山峡谷。而且他们认为我军既已派重兵埋伏官道,自然没有兵力埋伏在峭山峡谷。”

  “哈哈哈,”周浩楷笑道:“东楚军看到官道埋伏的重兵不过是角上挂着灯笼的牛羊。我按照尹姑娘的吩咐将郦城中所有的牛羊集中起来,每只牛羊的两只角上绑上灯笼,并挑选出嗓门大的士兵。当大战开始的时候,我让士兵把牛羊头上的灯笼点燃。等东楚军一到,就让士兵擂响战鼓,命令大嗓门士兵用尽全力喊冲、喊杀,士兵的喊声回荡在山谷中便犹如千军万马,挂着灯笼的牛羊听到声音受惊后满山遍野乱跑。当东楚军惊慌逃窜到官道,看到漫山遍野的灯笼,听到战鼓齐鸣,喊杀声震天,以为是我军在此重兵埋伏不敢通过。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我们的重兵是埋伏在峭山峡谷。”

  李致远看着尹千寻笑道:“尹姑娘,你立了头功。我一定如实禀明皇上,皇上必重赏尹姑娘。”

  尹千寻正色道:“将军万万不可,我不想得到什么赏赐,名利、权利对我来说只是浮云,我只想为天齐国做些事情。战事结束后我便返回家乡孝顺父母度完余生。将军,如果我因此事受到皇上赏赐,以后反而可能会身不由己违背了初衷。”她的一番话让房内几人陷入深思,他们没想到尹千寻居然能将名利、权势看得如此透彻,而且还能看到名利、权势后面他们的身不由己。

  李致远不由暗自佩服,他没想到尹千寻竟能有如此见识,真是世间罕见。

  尹千寻接着说:“此战全仗将军指挥有方、斩杀袁施,周大哥出谋划策、张大哥奋勇杀敌才能胜利,千寻望将军成全。”她的一句话,已将众人的功劳划分。

  李致远不由自主地望向尹千寻,尹千寻也正望着他。双目对视,他看到了让他终生难忘的眼神,尹千寻眼神的清澈明亮充满灵气却又好似没有生命,什么样的心境会有这样的眼神?他发现自己越想了解尹千寻,越像看到了一团迷雾。经过思考后,他做出了决定:“好,我答应你。浩楷、铭阳你们也一样。”

  周、张两人明白将军的意思,齐声答道:“是。”

  李致远接着说:“在下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尹姑娘答应。”

  尹千寻知道这是李致远要提条件了,“将军,但说不妨,只要我能做到,一定答应。”

  “请尹姑娘当我的军师。”李致远虽然不知道尹千寻究竟是什么人,但他知道他们不是敌人。

  尹千寻是何等聪慧的人,立即明白李致远这是让她能名正言顺的留在军营,心里倒是些许感动,“承蒙将军不嫌弃,千寻一定会当好军师一职。”

  周浩楷、张铭阳皆是大喜,张铭阳开心地道:“我们有了尹姑娘帮助就如虎添翼,他日必然踏平东蜀、南楚。”

  周浩楷说道:”铭阳,你错了。”

  张铭阳不解其意,不住地挠头。

  周浩楷知道以张铭阳的智商不知多久才能想到,便解释道:“不是尹姑娘,是尹军师。”

  张铭阳摸了下后脑勺,终于后知后觉反应过来。

  书房内的气氛一下轻松起来,笑声一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