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煞是情殇

第一百三十五章 藏在QQ相册里的匆匆那年

煞是情殇 拾一小语 2150 2017-05-10 13:43:30

    一间优雅小资的甜品店。  

  “哎呀,说好了一起喝一杯的。竟然跑来了甜品店,你呀,还是跟从前一样,滴酒不沾啊?”潘琳斜睨着林桐语,嘴角不停啧啧。  

  “这天气燥热,来一杯冷饮不是很带劲嘛,女孩子还是少喝点酒精,对身体不好。”浏览着Menu,林桐语苦口婆心地劝着潘琳。  

  “怎么,又要点优乐美奶茶啊?”望着林桐语总在甜品栏徘徊,潘琳打趣道。  

  “你怎么知道我要点优乐美啊?”林桐语惊讶地望着潘琳,宛如将眼前这女子当成怪物般审视。  

  潘琳不惊波澜,“这已经不是新鲜事儿了好吗,当年就是因为你爱喝这牌子的奶茶,张晓还得意跑了几条街给你买呢,背后还被几个哥们笑话呢,怎么,你不知道啊?”潘琳反诘。  

  “不,不知道啊。”林桐语有些迟疑,同时脑子在拼命地回想。  

  “我说,你是不是去了一趟外太空啊,时间虽然可以远逝,可总还留存一些记忆吧。怎么你这也不记得那也不晓得啊,别闹了啊,没劲啊。”以为林桐语是在玩弄,潘琳一脸不屑地嘟嘴。  

  “我——”林桐语心感委屈,想要解释,可是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嘚嘚,我有证据来着。”望着林桐语也不太像做作的模样,潘琳一拍脑门来了好点子,“怎就忘记了这茬,当年咱们班里不是给每人申请了一个QQ吗?我将照片上传到空间相册了,正好可以给你解解惑呢。你等着啊!”潘琳一脸的兴奋,犹如一个发现了新大陆的探者。  

  “不用了,太麻烦了。”林桐语还是没变,总是不喜欢麻烦别人,还不爱欠别人情面。  

  “麻烦什么啊,总得找点共同点聊聊吧,正好是一个话题呢。”潘琳说着,扭头招呼了店里小妹,“嗨,美女,你店里的WIFI可否分享一下啊?”潘琳依然是原来的潘琳,依然那么嘴甜。  

  就这样,在QQ空间相册里,林桐语看见了属于他们高中时期匆匆那年的独家记忆。  

  “你看,当时体育课,张晓单手投篮,帅吧?还有这个,你看,别的男生都是双手俯卧撑,他是单手呢,还是二指支撑呢。”潘琳指着一个穿红衣服的男生背影不停解说着。  

  “他,就是张晓?”林桐语忐忑地问,心跳莫名地开始渐渐加速。  

  “是啊,他就是张晓,是咱们班里女生暗地里认定的俊俏。”潘琳依然一脸的倾慕。“也不知道他喜欢的女生长啥样。但愿别想汪晨蕊那般鸡肋就好。”  

  “汪晨蕊?好像有点印象呢。”林桐语貌似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她不就是当年倒追过张晓的那个不良少女嘛,别说了,名声不好听。”潘琳一脸的嫌弃。  

  “噢。”林桐语只是礼貌性地答着,心中总还有些不解。  

  “对了,听邓永松说前几日看见张晓了,变帅了,眼镜也摘了,可就是少了从前的爽朗了,带了点忧郁。”  

  “是吗?”听见忧郁二字,林桐语也跟着莫名地忧伤起来。  

  “你看,这就是我俩。”潘琳激动地拍打着林桐语的手背,痛感瞬间袭上心头。  

  顺着潘琳水蓝色的指尖,林桐语终于看见了青涩的自己,那是一张毕业照,林桐语就蹲在最前排,旁边便是一脸傻笑的潘琳。  

  “我俩感情好像不错也。”林桐语感慨。  

  “那可不,我们偶尔也会一同去逛街呢。”潘琳又开始新一轮自夸。  

  “可是——”林桐语心想终于可以看见张晓的正脸了,她开始整张毕业照人肉搜索。“F4他们在哪里?我倒是想看看他们的庐山真面目呢。”想着单独点名张晓不太矜持,林桐语来个幌子。  

  说起这个,潘琳的脸上立马挂起了哀愁,“甭说了,高二的时候不是分专业了吗?他们除了毛毛以为,都选了生物班呢,气屎我了。当时明明说好了跟我们一同选政治班的嘛。”潘琳开始愤愤不平。  

  “喔!”林桐语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毛毛是那个?”  

  “毛毛啊?就是这个啊!”潘琳指了指最后排一个模糊的男生。“听说他结婚了,娶了个上海妹子,现在啊都已经定居上海咯。又一枚小鲜肉入了坟墓啊!”潘琳一脸的悲悯。  

  “这不挺好的吗?人总该需要伴侣的不是吗?漂泊的心累了总要有所倚靠的啊!”林桐语倒是充满着艳羡的目光。  

  “哼,我可不那么想。人生短暂,行乐是头等大事,我才不愿意那么快被婆家拴死呢,尤其不喜欢跟着老婆屁股后面转的小白脸。”潘琳依然一副玩乐的不泯。  

  “欢迎光临。”门铃欢迎声传来,一下将门边卡座的两人吸引了过去。  

  “先生,今天还是老四样吗?”  

  “是的,卡布奇洛,蛋挞,榴莲博饼,还有——优乐美奶茶。”  

  “咦,啧啧啧,这是谁呀,可不就是怎么鼎鼎有名的‘孝天’邓永松吗?”潘琳机灵地窜了上前,一下就揪着了来人。  

  “哎,你谁呀?”男子一个踉跄,脸色慌乱。  

  “我啊,潘琳啊。”潘琳将头发捋了捋,正了正装。  

  “噢,是你啊,头盔。”邓永松紧张的神情这才舒展了,一记重拳便砸在了潘琳弱弱的肩头。  

  “哎哟!疼!我的哥哥。”潘琳皱着眉头摩挲着肩膀。  

  “有那么弱吗?我的头盔,在我们哥几个的眼里全班里就数你最硬朗了。”邓永松忙着打趣。继而他看见了一旁静坐的林桐语,“呃,这是你朋友?——怎么感觉甚是眼熟啊!”  

  “什么跟什么啊?我的朋友?她是林桐语啊,当年你们F4绰号的开发者啊。”潘琳瞥了一眼邓永松,“怎么了这是,刚刚才搞定一个失忆同胞,又整一件过来?”  

  “哦,我说怎么那么眼熟呢,原来是张——是小语啊?那你们慢慢聊,我,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啊。”邓永松突然异常紧张,随手往柜台抓起东西便要跑。  

  “哎,先生,您拿错了,这份才是您的,您拿的那份是外卖单。”店里小妹连忙喊住邓永松。  

  “噢,是吗?不好意思啊,我,我一下没看清。抱歉抱歉。”连忙递上错拿的物品,又接上小妹手里的礼品袋,邓永松神色慌乱地夺门而出。  

  “什么嘛?才刚一见面就跑了?我今天的妆有问题吗?”潘琳错愕地望着林桐语,一脸的囧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