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煞是情殇

第一百一十一章 张晓眉头紧锁,额头豆粒大汗珠频冒

煞是情殇 拾一小语 1831 2017-04-11 17:27:34

    手术室的工作指示灯在历经15小时之后,终于安静熄灭了。此时依然沉溺在悲伤与忐忑之间的林张两家蜂蛹而上。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林真全憔悴的脸上强打着希望。  

  医生沉静几秒,一脸疲惫。“由于送来的时候患者出血过多已经成深度昏迷,所以大脑神经创伤极大。”  

  听着医生的话语,在场人全体肃静,医生长吁一口气,“好在,这位小伙子献血给力,手术尚算成功,接下来只能看患者的求生意识听天命了。”  

  听天命?潘娟的心咯噔一下,“医生,那我女儿什么时候可以醒来?”  

  “这个……还不能确切回复你,全看患者自己的造化了,当然你们家属的照料和唤醒工作将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医生说完,表示需要离开进行歇息。  

  “谢谢医生,我们会好好照顾病人的。”张晓感激地握了握医生的手掌,眼眶里布满血丝与泪水。  

  “没事,这是我们的天职,倒是你,小伙子,很不错,输送了那么多血,回去好好补补。待会病人需要转到ICU病房,只能允许一个人进入,其他家属你就让他们先回去吧!”  

  张晓会意点点头,再转身之际抹敢了泪水。  

  “伯父伯母,你们年纪大了,不宜太过操劳,这里留给我吧!妈,您也回去吧?”  

  张晓故作无事淡笑。  

  原本还有半月便是婚期,突然横祸,张林两家老人无不痛心。  

  “晓啊,还是你跟你妈回去吧,亏得你还给小语献血呢,最需要躺下休息的是你呀!”潘娟过来,轻轻搭了搭张晓的后背。不料,张晓眉头紧锁,额头豆粒大汗珠频冒。  

  “怎么了?晓!哪里不舒服吗?”潘娟焦急追问。  

  温陵凤闻言赶紧上前,“怎么啦?儿子你可不能有事儿啊,妈再受不了打击了啊!”  

  张晓望着几位老人,顿时不敢言语,他咬牙挺腰,露出微笑,“没事,可能就是累着了。”  

  “张晓啊,赶紧回去睡一觉,这里我和小语她妈照看着,你的心意咱们知道,是我们老林家亏欠了你们啊!”林真全这么说着,哀伤抱歉地低下了头。  

  张晓连忙上前释怀,“伯父,您言重见外了,虽然我和小语还没有正式行婚礼,但是在我心里,你们早已经是我的家人,既是一家人,何来亏欠呢,该是我要请罪啊,如果当时我……”说到这里,张晓哽咽了,再也说不出话来。  

  “好了,医生也说了,小语的手术尚算成功,那么咱们就得怀着感恩的心好好把她唤醒,这样她才能感到求生动力啊!”潘娟安慰着张晓,同时和温陵凤抱在了一起。  

  “娟姐,那婚礼……”温陵凤欲开口宽慰,被潘娟眼神善意圆了。  

  “陵凤啊,晓是个好孩子,我们很欣慰小语的选择。”  

  听着潘娟如是说,温陵凤无言落泪。  

  ————  

  温景越躲在角落里听着几人的谈话,悬在半空的心终于有了些许的安放。  

  裤袋间有序冗长的震动传来,想是有电话进入。温景越回神掏出手机,是大嫂。  

  “喂,大……大嫂。”温景越支吾了一下。  

  “小越啊,你哥在吗?不好意思啊,我打他电话关机了。所以……”如意的声音柔弱而优雅,许是怕温景越感到唐突,如意继续说明来电意图,“哦,是这样的,我和你哥原本昨天约好了去办理离婚手续,可是我临时有事所以耽搁了,麻烦你转告他明日相同时间地点咱们一起把手续办一下。”  

  如意才刚说完,温景越无力低泣,“原来我哥心里藏着那么多重担……呜呜呜呜,大嫂……”温景越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许是由于不能和母亲过多倾诉,内心挤压了太多抑郁情绪无法发泄,如今听见如意的声音,一股家人的久违感促发情感的宣泄。  

  “小越,你怎么了?怎么哭了?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儿了?”如意声音急促,明显感觉语调发抖。  

  “嗯,呜呜呜呜呜……”温景越完全顾不得男子有泪不轻弹的矫情,他情难自抑地哭泣。  

  “是不是景淳他……”如意哭了出来,但是她不敢再说下去,她不敢确定自己是否能承受那个打击。  

  “嗯,哥和爸……他们都走了……啊!呜呜呜呜呜呜……”温景越断断续续将一句话说完,已是泣不成声。  

  “什么,走,走了……怎么可能?我不相信,前几天我还跟你哥见过,他很健康,爸也是,我见到他老人家的时候已经是可以自己走路了啊!怎么会……”如意不敢相信,她在不停回想着他们见面时候的场景……  

  “是……车祸!”温景越艰难挤出几个字,又陷入泪水中。  

  “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跟你哥提出离婚的,我,我只是觉得自己不能生育,所以……我真是自作孽啊,老天呀你要收就收我吧!为何要伤害他们……呜呜呜呜!”如意自责不已,哭泣声早已覆盖了她的声音。  

  “那……妈呢?”如意突然想起婆婆一下失去丈夫的儿子,其打击可见一斑。  

  “妈现在在医院留院观察,我不敢跟她透露太多,但是她已经猜到了,所以,她现在的心智非常混乱,我很担心她啊!大嫂,我,我突然感到特别特别无助,从来没有过的缺乏安全感……我……”温景越顿时像抓住救命稻草般跟如意倾诉。  

  “小越,你别急。是离家最近的那家医院吗?我马上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