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煞是情殇

第九十六章 他爱她入心入骨,她伤他痛彻心扉

煞是情殇 拾一小语 2028 2017-03-26 13:34:46

    从楼上徐徐步下,林桐语这下一眼便和吧台边上推杯换盏的张晓对上了。一边充满着期待和思念,一边却夹杂着怨恨与决绝。  

  林桐语并没有加入到酒会当中,简单和梅馨芝和温恒德打了声招呼,便匆匆闪身离去了。  

  张晓见状,来不及和温景淳寒暄,便追着林桐语出了门。  

  “小语——”  

  张晓快声喊住就要打车的林桐语。微风熏染之下,张晓似乎有些力不从心。  

  林桐语迟疑了许久,深深倒吸一口气之后还是重重合上了出租车门,车已远去,而她却没有回过头来,只是立于原地,背对着微微醉意的昔日恋人。  

  “好久不见!你——一切都还好吧?”张晓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打破彼此间似恋人似陌路人的寂静,尽管重逢的画面早已经无数次出现在他的睡梦里,然而真的出现在眼前,如此的猝不及防,着实让他无法适从。  

  林桐语冷笑几声,鼻尖涌来一阵酸辣的刺痛。“我很好,多谢关心。”林桐语拼命仰着头,不停眨着眼睛。  

  张晓一阵心痛,他想不到两人之间的关系竟冷冻到了此等地步,都怪自己当初的不辞而别。他强忍内心的痛楚,跌跌撞撞地向她走去。  

  “我对不起你,是,我承认当时我懦弱了,可是我也是为了能让你爸爸重新认识我,信任我,放心将你交给我,我没有办法才远走他乡寻求转机啊!”张晓咽了咽口水,此时他急需要一杯甜甜的解酒茶。  

  “不劳张副总费心,如今您飞黄腾达了,我一个小小的翻译如何高攀得起啊!”林桐语咬了咬嘴唇,逼着自己狠心说着违心的话语。  

  张晓甚感林桐语话里意思是要放弃彼此的爱情,深受刺激加上酒精上头的缘故,他开始有些不太理智了,只见他紧闭着疲惫的双眼,他开始揪着衬衫领口,单手解着纽扣,同时头颈不停摩擦扭动。  

  “你就是要这样说着狠话吗?我知道是我先伤害了你,可是我是有苦衷的啊,你就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好好跟你解释吗?”张晓突然冲上去,使劲抓着林桐语的手臂摇晃着她的身子,同时他哀怨又气急败坏的眸子简直就要喷出火来了。他狠狠对着她的唇瓣吻了上去,那吻霸道,迫切,激烈,深沉……  

  林桐语拼命想要甩开张晓的纠缠,可是她奈何抵不过身强力壮的他,加之醋意酒劲齐发的张晓呢。  

  林桐语哭泣地摇着头,“你放开我,你弄痛我了。”  

  “我不放,除非你答应别再这么对我,不要把我往外推好吗?”张晓满身酒气逼得林桐语饥饿的胃更是难受,她在反胃干呕。  

  张晓虽然不太清醒,可是他分明瞧见林桐语在呕吐,他又想想方才林桐语和温景越的非同寻常的关系,顿时之间他紧绷的神经彻底失控——他对天长啸!  

  “就这么一年时间你都等不起吗?这么快就和他旧情复炽啊?亏我每天夜深人静之时对你思念难耐,想要抛下那边的公事跑回来找你,为了阻止自己越发疯狂的思念,我用酒精麻醉自己,用烟头烧烫自己叫自己坚定意志,闯出一片天地之后回来给你美好的生活。真是可笑,原来这一年我的退出恰好给了你们复合的绝佳机会是吗?我真是傻,当初你跟这家的老人走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应该警觉,还傻傻地安慰自己你是爱我一个人的,谁也夺不走你。可是,事实呢?”张晓泪涕连连,哭得声嘶力竭,他开始猛扇自己的耳光。  

  林桐语对张晓的疯言疯语归结为酒醉,所以她也懒得和他解释,“随便你怎么想,从你离开的那时候起,你就应该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对是错。这么久以来,你有打过一个电话给我吗?你有回来看过我一次吗?没有!你眼里只有你的事业。我算什么?我不过是你满足你初恋情怀的道具而已是吗?没有一段恋情可以不惧时间空间的考验,你当初就这么干净而决绝地离开,有考虑我的感受吗?要知道当时你还口口声声和我求婚啊?没几日你就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如今你大言不惭和我说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你让我如何信任你!”林桐语使尽全力趁着张晓跌跌撞撞呕吐之际,挣脱了他的束缚。  

  “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好不好,我感觉我们之间存在太多的误解,我们从来都只是在猜对方的心思,却没有想过坐下好好坦诚不公地倾诉过,过去我们都太矜持了,是吗?”张晓心痛,曾经自己对她百般呵护,即使自己很爱很爱她,也无数次想要将她据为己有,想要两人肌肤之亲,可是每每她因为害怕而抗拒,因为保守的思想而坚持,他也一一遵从,因为他爱她,爱得入心入骨,他不忍伤害她,强迫她,所以交往多年,她依然保有处子之身。而如今,再次重逢,她却狠狠地重创了他,让他深深跌入谷底,痛彻心扉。  

  而如今她呕吐了!呕吐了!就在他的眼前!就在十分钟以前,她和旧爱双双出现在他的眼前,无所忌惮。这种种意味着什么?再傻再没有感情经历的人应该也明白发生了什么!自己真是傻,还在苦苦祈求什么?她不愿意将处子之身献给自己,转眼便和旧爱铸**情结晶吗?是他们太速度,还是自己太傻太天真太可笑?  

  倾盆大雨顷刻袭来,张晓却痴痴傻傻跌坐地在胡乱想着,他丝毫不觉得冷,因为没有比心冷更觉得冷了。  

  “下雨了,你快进去吧!我要走了。”林桐语见远远来了一辆出租车,匆匆上了车,因为她知道自己再不走,肯定就要崩溃了,她见不得心爱的人在她面前哭泣,她见不得他如此狼狈不堪,她会心软,她会自责,她会扑上去抱着他。  

  所以,她狠着心闭着眼,随车扬长而去。而温家大宅二楼书房偌大的落地窗边上,温景越全程在凝视着大门处发生的这一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