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煞是情殇

第四十七章 说说

煞是情殇 拾一小语 2454 2017-02-08 23:55:35

    此时的张晓真可谓,丢人丢脸,连月以来自己发散朋友圈帮着找林桐语,却丝毫没有进展,凭着自己的直觉,知道林家人明摆着对自己封锁了林桐语的消息,可自己不管怎么解释,怎么劝说,都得不到林家人的坦露心迹,这下倒好,直接撞林伯父枪口上了,看来想从林家获取爱人的近况已成炮灰。  

  想起方才林伯父不分青红皂白对自己兜头就骂,张晓此刻依然是胆战心惊。那声声严厉的呵责反复回响在耳边,耳根子本就薄的张晓真是悔得脸红耳赤,这会儿估摸着肠子都要悔绿了。  

  “今日怎么这么运滞,头一个电话就吃了个枪子儿,伯母不是说,周末伯父会出去找牌友应战么?不是说,伯父从不争抢接话筒吗?怎么轮我这儿就这么倒霉了呢?”张晓轻叹一口闷气,盯着手机屏幕出了神。  

  小语啊,你到底在哪儿呢,你可知道,为了找你,我都好久没有回家了,下了班就找你,找到累了困了便跑回公司宿舍随便和衣而睡,可是,任我怎么努力怎么玩命,也找不到你的踪迹,你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肯回到我的身边?张晓呆呆地在心里嘀咕。  

  张晓漫无边际地滑动着手机屏幕。习惯性地,他也喜欢无聊时偶尔四处去逛逛博客喜欢匿名踩踩空间。一不小心便点进来了林桐语的Q—ZONE,习惯使然,张晓第一时间便是将来访记录给铲除干净。然后再慢悠悠地四下闲逛。才一进来主页面,一阵哀怨而悲凉的旋律随即响起,那是空间的背景音乐。  

  Oh susana的一首成名曲forever at your feet,歌声干净而带着忧郁,让人听之尤怜,一阵阵哗哗的雨声流水声,声声闷雷传来,将整个雨夜环境都烘托得如梦似幻,如影随形。  

  “a locket on a chain, a bow that's made from rain, a briar grows entwined with rose, I've come to be forever at your feet……”  

  指尖情不自禁地点开「说说」,显示更新时间是三个月以前,看来林桐语已是很久没有上来照看她曾经挚爱的花叶了,还是我来给花儿浇浇水吧!这么想着,张晓机械般点提着水壶,洒水,看着花叶随着自己的操作而一摇一曳,张晓忽然之间觉得多少得到了些安慰。  

  一如往常,退出之前,张晓总爱去「日志」看看,最新的一篇已然成了旧文——《难忘七夕》,文章里记录着两人七夕那天滑稽而难忘的纪念,俨然昨日,历历在目,可是身边却已没有了爱人的体香,徒留一人独自神伤牵怀……  

  突然一阵鼻酸,眼雾迷茫,张晓左手扶额叹息,右手快速点着返回键,意在赶快离开这伤心之地。然而,当屏幕退出至主页面,却缓缓在卡顿,又似在刷新着什么。  

  “连这破手机也要跟我作对吗?难道你也要嘲笑我吗?”张晓惺惺地怒骂,愤怒至极,只想连带手机也给摔了。  

  刷新完毕,页面自动重新打开,回到了「说说」,然而,闪入眼帘的画面却是如此让人激动:元旦了,看着同事们都在计划着出省,出国旅游,自己也觉得心里痒痒的,可是囊中羞涩啊,岂敢如此潇洒?哪怕是穷游也没有那魄力嗬!嗯,真想哪天有勇气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程,干巴爹,LTY……2012年12月29日12:01定位地址显示广州天河东圃韦伯氏外语培训中心,张晓抬手一瞥腕表,时间定格在12:03!没错!是刚刚更新的说说!  

  张晓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又眨了眨,他再次定睛一瞧,确实是最新日期没错。为确保排除网页乱窜,他下意识地再次点着刷新键,焦急地屏息凝视等待着页面再次刷新。  

  然而当页面再度打开,置顶的竟是8月23日七夕的说说内容。怎么回事?难道见鬼了吗?还是自己真的眼花了?是因为自己太过迫切想要看见林桐语的近况吗?才会莫名其妙地出现了海市蜃楼?!  

  该死的,为什么要手贱无端端去刷新?验证个什么鸟?张晓狠狠地扇了自己两个响亮耳光,那火辣辣的痛感袭脑而来,令方才惊喜几秒的脑神经重创难耐。  

  等等!张晓拼命让自己镇定。只见他闭眸凝神,试图营造一幅和谐安静的画面,好让自己脑补记忆重新倒带,回到几分钟之前瞥见的说说页面详情。那因久未补水而干瘪脱皮的嘴唇,却遮掩不住他原有的性感灵动。即使紧闭不语,也颇有几番独有的韵味。  

  好在自己一直以来记忆尤佳,加之常年累月地跟字符打着交道,自是练就了非人的过目不忘之神功啊!张晓的身子因配合着脑力活动而在徐徐来回轻摇,似乎此刻脑部正进行一场极高强度的扫描检索。  

  “……说走就走的旅程,干巴爹,LTY,天河东圃,韦伯氏外语培训中心……”张晓俊眸依然紧闭,唇齿只见却是振振有词。“bingo!正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呀!今日可谓真实写照哇!哈哈哈!”张晓猛地一个跃起,帅气的一记记重拳敲击在铁质的床架上,发出哐当哐当的响声。  

  “张总监,什么事儿那么高兴啊?很少见你这么嗨皮哦!”宿舍走廊传来一句善意的谑笑。  

  张晓忘神转身,英俊的脸庞漫上浓浓笑意,“噢,是裴恩啊!?怎么,大家都出去找乐子了,你这是要当淡定君吗?该行乐时当行乐,何必死忍不随大流啊?”  

  “恐怕不随大流的,不止我一个吧?”裴恩斜睨张晓,一副等着倾听招供的架势。  

  “我么?”张晓一个蹙眉勾唇,随即回来一个挑眉溜眼:“得嘞,改天我请客。今天啊,还真是不巧,我得出去猎艳啦!”张晓从衣柜架子上取下一件棒球外套,拿了自行车钥匙,一个帅气的回转,扬手准备跟裴恩示意回见。  

  “猎艳?你也不看看你现在长啥样,都越长越回头了,差不多赶上犀利哥咯!”裴恩毫不客气地打趣。  

  “对啊,你有压力,我有压力。你做乜挑衅我呀!?”张晓两手一摊,精准拿捏着香港阿叔的神态举止。  

  “别介呀,这也算是挑衅吗?我只是轻轻多加了颜色而已。”裴恩一脸的囧样。  

  “等等,人林桐语才消失几月,你就胆敢放飞了?我告诉你啊,我可是公正得很,当初我可是跟人家小语先结的盟,你属于后来居上,可别奢望我会站在你边上!对了,你刚说什么‘说走就走的旅程’?难不成,你现在真的去旅行啊?才两天假期耶,不显得仓促了点吗?”裴恩猛地在张晓肩头记下一拳,一脸不置可否。  

  “不劳你提醒,我呀,早就跟温总请了31号的年假咯,所以,呵呵呵,哥们现在足足有五天小长假哟!好啦,先走咯,元旦快乐!”张晓拍拍裴恩的肩膀,后退几步回身狂奔。  

  “喔,对了,麻烦帮我把门锁上,钥匙你帮我拿着,还有,不介意你帮我打扫一下寝室卫生!新年快乐!”张晓边跑边吆喝,欢乐的声调从楼道里回旋。  

  裴恩望了望空无一人的宿舍大楼,背倚窗台,头耸耸地懒眉轻抬。轻叹自嘲一声:“哎哟喂,想不到啊,真的是拉得清闲,孤家寡人,清汤寡欲呀!”  

拾一小语

不好意思哦,写新文竟然忘记了时间,这个时候才来更文,希望亲们见谅哦。总算赶在零点之前更新了。宝宝们晚安,好梦香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