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煞是情殇

第三十一章 生日不快乐

煞是情殇 拾一小语 2473 2017-01-20 15:51:48

    旁边的胖男人举起一瓶哈啤跟对坐的小小孩说,没人陪我喝,咱俩喝。我倒满了,剩下的是你的啊!  

  望了望那剩下的大半瓶冒着冷气的冰啤,夜灯下正氤氲升腾,温景越不禁冷笑。还有谁记得今天是我的生日呢?真是可笑。  

  记得上一年生日,是妈妈给做的蛋糕,还有红鸡蛋。再上一年,汪晨蕊给织了一条白色围巾,大二的那一年,林桐语送了一条银手链,晶亮如画。再看看现在,孑然一人,落得寂寞。  

  “放手吧,别象断了还丝连的藕,不回忆不问候也不作普通朋友,太多压抑在我胸口忍了很久,太多刺痛在我心中开不了口,这一次来去随你自由,看不到听不见,你的一切与我无关……”铃音传来,朦胧中,他看也没看就接通了。  

  “喂!过来喝酒,我请——客!”吐出最后一个字,温景越只觉眼前一阵眩晕,倒在了酒泊里。  

  (半个小时之后)  

  “喂,温景越,你给我起来!一大老爷们,为了爱情如此卑微自己,值得吗?”骆子云摇着不省人事的温景越,一脸看不起的表情。  

  “姑娘,幸好你打来电话,不然啊,今晚我又得白干了!他在我这,都喝了好几个小时了,你瞧,啤酒都差不多被他怼完了——”指着空箩筐,小摊老板无奈地摆摆手。  

  “谢谢你呀老板,他的账我来结吧,多少钱?”骆子云打开手提包,翻找着钱包。  

  “额,那敢情好哇,这小子真有福气啊,找了你这么个大气的女朋友!”老板哈腰附笑。  

  从钱包掏了三张大钞,骆子云瞥了瞥地上,桌上散落的酒瓶子,垒高的餐碟子,她又添多一张,递给老板。“够吗?”  

  “够了够了,都是老熟客,多多少少的没大碍的。”老板老实巴交地将钱拽在手里。  

  “老板,能不能麻烦你帮我一起将他抬到我车里,就那儿,不远。”骆子云扬手指了指街角的朱鹭白奥迪。  

  “这还叫帮忙呀?没事儿!”老板爽快答应。  

  “哇,姑娘,你这车子真有气派,得要个几十万吧?”老板刚想去触摸车身子,停顿一下,似乎想起来什么,赶紧将手往身上的围裙擦了擦,才小心翼翼地轻抚,一副爱不释手的满眼放光。  

  安置好烂醉如泥的温景越,骆子云喘着粗气笑着说,“谢谢你呀老板,以后若是再看见我朋友,还得麻烦您帮我看着他。”  

  “哪儿的话,您放心您放心。”老板的腰毫不夸张折了个90°。  

  直到车子呼啸离去,老板依然定在原处,嗅着鼻子,俨然在吸收着铜臭气息,一脸的羡慕。  

  “我不走,我还要喝,我没醉,我还没喝过瘾呢,送我回去!”温景越昏沉地挣扎着。  

  “诶,我说温景越,你给本小姐睁大眼睛,这是我家,我的地盘,你给我乖乖的,少在这儿撒野,本小姐这是好生收留你,你别不知好歹啊!”骆子云叉着腰,怒视着眼前毫无形象的醉鬼。  

  “我,我又没让你管我,谁让你多管闲事,你别跟我瞎吵吵,我是寿星公,我最大!今天是我的生日,可是我一点都不快乐!”温景越一阵反胃,差点吐了出来,他使劲将汹涌死压回去。  

  听见他说自己生日,骆子云似乎起了恻隐之心,“看在你生日的份上,本小姐不跟你一般见识!”  

  她撇了撇嘴,拿纸巾给他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还流口水?跟个小孩儿似的。”  

  她转身走进卧室,翻动着衣柜,淘出一套宽大的素色睡衣。“算你走运,本小姐平时爱穿中性睡衣,不然,有你好看!”  

  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帮温景越换好干净衣服,骆子云深吸一口气,拍拍双手,“看你也没什么赘肉嘛,怎么死沉死沉的,累死本宝宝了。”  

  看着温景越如婴儿般酣睡,骆子云一阵谑笑。“该轮到本小姐伺候自己洗澡了吧?”说完,拿起身边的睡衣转身进了浴室。也许以为温景越已睡死,亦或许习惯了独身居住的随意,骆子云仅仅虚掩着铝合门。  

  “我的爱对你说,一个故事,我的爱对你说,一个现在……”骆子云似乎心情不错,忘情地边饮歌边搓着沐浴香波。  

  温景越一个转身,嘴角带笑继续他的美梦。  

  温景越满心欢喜地来到林桐语楼下,手里捧着玫瑰,他准备给她一个惊喜。阳光下,手腕的银手链正闪着亮光,却一点都不扎眼。  

  “亲爱的,你怎么坐公交车过来呢?为什么不坐地铁或者打的?炎炎夏日的,中暑了可怎么办?”林桐语心疼地抚摸着张晓的脸庞。  

  张晓幸福一笑,紧紧将林桐语拥入怀里,“因为,我宁愿自己坐2元公交,也要让你坐在的士里面吹空调啊!”  

  满眼深情炽热凝视彼此,两人的嘴唇越靠越近……  

  躲在不远处树荫下,温景越操起一支接一支的冰啤咕噜咕噜灌下……  

  突然,又一阵反胃汹涌袭来,温景越慌忙地四下寻找着方便的地方。啊!那里冒着灯光!哦,是公众洗手间!终于找到了,再忍忍,马上将所有难受倾泻出来就舒服了。  

  哦,幸好门是虚掩的,快!洗手盆!洗手盆在哪里?咦,怎么有人在公共洗手间就这么隔个帘子冲澡呀?这么没有廉耻之心啊?好奇心使然,他已将帘子拉开……  

  “啊!温——景——越!你娘的狗眼往哪儿看呢?”雾气里一声女子尖叫。骆子云上下失守,虽是空空如也的两手,却不知道该遮掩哪里,那手忙脚乱的落魄模样煞是可怜。  

  “哦?不好意思,我发誓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我以为是男厕所!抱歉,应该是隔壁才对——”温景越眯着醉眼惺忪。  

  此时的骆子云欲哭无泪地呆立着,任凭花洒喷水冲刷着身子。  

  温景越扶着墙根走出来,抬头一看,“怎么没有标明男厕女厕啊?看我不投诉你们!还是旁边找找吧!”他左找找,右探探,咦,还真是有另一个入口呢,赶紧的,顿感不祥的反胃又要袭来。  

  洗手盆呢?没有啊!哦,那儿有个小栅格,不管了,先兜着!“呃——呕——唔!吐出来真舒服!算了,先躺一会儿养精蓄锐再找那姓张的算账。”温景越倒头就睡!  

  无故被温景越偷袭,骆子云深感洗浴雅兴顿失。她随意冲洗干净身上的泡泡,裹了浴巾便赤脚急忙出来,敞着胳膊预备着狠狠教训温景越。  

  “姓温的,你不识好歹,你这个忘恩负义,过河拆桥的混蛋,我——”从浴室闷头冲了出来,看着空荡寂静的客厅,骆子云疑惑了,“温景越,你出来,本小姐不打你。哼,温景越——你不会吧,这么没出息?堂堂六尺男儿竟然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震慑住啊?”骆子云往沙发底下探看,尽量缓着性子,心里却无尽腹诽:你这个王八蛋,被我揪出来给你点CorlorLookLook……  

  等等,这噪耳的呼噜声从哪里发出?骆子云侧耳倾听,一路跟随,目标竟然是——自己的闺房!  

  一想到这里,骆子云火冒三丈,只见她嘴角上翘,牙齿被撕咬地咯咯作响,鼻头用力而憋白,眉心褶皱得大可将蚊子窒死,还有前额那几行又深又密的皱纹……  

  “嘭!”她一脚将房门踹开。快步疾驰进去。“啊!我的衣柜!啊!我新铺的床单!”房子被骆子云的怒吼威震得抖了几抖。  

  “温景越,你这个臭小子,你给老娘滚起来!”骆子云至今仍然难解当时自己的威力从何而来,竟可以将百八十斤死睡的温景越拽到自己眼皮底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