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煞是情殇

第二十四章 温景越生死谜云(中)

煞是情殇 拾一小语 3469 2017-01-13 22:19:36

    “我有个疑虑,为什么小越不坐飞机去杭州,却偏偏选择了这一动车呢?”如意皱眉发问。  

  或许是如意这么一问,两老这才意识到这个值得一究的地方。视线纷纷转向温景淳。  

  “据裴恩回忆,说当天小越确实是吩咐他购买飞往杭州的班机,然而不巧,时值旅游旺季又恰逢周末,去往杭州的班机早已全线售罄。”温景淳也不愿这些话从自己的口中说出。  

  “真是老天不公啊!”梅馨芝呆呆地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见状,如意忧心地抚着婆婆的头发,用自己的身子骨强撑着梅馨芝的上半身。  

  “先别过多揣测,我们分头行动,我和你妈在家盯着新闻播报,如意你呢,要不定时地给小越打电话,发信息,小淳,奔波的任务就辛苦你了,怕是要你亲自跑一趟温州南那边了……”温恒德理了理思绪,故作镇定地安排着。  

  “爸,不用您开口,我也会亲自跑一趟的,我都已经安排好了,您和妈就安心待在家里,哪儿都别去,尤其是心态,一定要摆正,切忌过于激动,医生的嘱咐,您一定得放在心上!”温景淳敬仰担忧的语气却是掷地有声。  

  温恒德望了望梅馨芝,若有所思地微微点了点头,并未言语。  

  正当几人情绪渐渐冷静下来之时,温景淳的手机却不争气地响了起来——“来忘掉错对,来怀念过去,曾共渡患难日子总有乐趣,不相信会绝望,不感觉到踌躇,在美梦里竞争,每日拼命进取……”  

  温景淳瞥了一下屏幕,下意识颔首望向父亲,在得到父亲的点头应允,他慎重地滑动手机接通键。  

  “嗯,情况如何?”温景淳无暇顾及下属的寒暄,直奔主题。  

  “直接告诉我结果!”他炯炯有神的眸子忽闪地转悠。时而点头时而眉心紧皱。  

  此刻的将梅馨芝颜面的变化比作三月日照丝毫不过分。只见她定睛凝神盯着温景淳,温景淳点头,她跟着面露喜色点头,温景淳皱眉,她便垂眉哭丧着脸。着实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一旁而立的如意见了似乎心有不忍,便转身给她搬来一张座椅,扶她上座。  

  “好,辛苦了小裴,继续跟进,务必确实尽快找到温总监!知道了,随时通报!”温景淳倒吸一口气,挂断了电话。  

  这时,正襟危坐的梅馨芝倏而起立,千疑万虑地正准备追问,却生生被温恒德抢先话头。  

  “怎么样?小越现在是什么状况?”温恒德老眸里掠过一丝忧虑,因为从儿子的神情似乎他已猜到半数。  

  “咳——”温景淳清嗓一顿,他的眼神从父亲再飘到母亲。  

  “电话是小越的助理裴恩打来的。动车票也是他给小越从网上订购的,他已经核实小越当天距离发车前两小时左右在自动取票口取了票,班次证实是——”说到这里,温景淳深深呼吸,闭目蹙眉,他深知此刻落在自己身上的是几双殷切而饱含挂忧的眼神。  

  “证实确实是D3115次列车——”他睁开愁眸,沉重喟叹,“而最最不幸的,是,车票恰恰是脱轨的第15节车厢!”  

  话音一出,梅馨芝和温恒德哭丧着脸,面面相觑。  

  话音未落,梅馨芝噗通一声跪倒,整个身子犹如无骨的娃娃般匍匐于地,嚎啕痛哭。“小越呀,我的儿,你这是存心想要了妈妈的命啊!嘤嘤嘤——”  

  见妻悲痛如斯,温恒德甚感欲绝。然而,他却不敢由着自己的情绪去发泄,他深知自己的身子再不可过于激动,好生留着自己,便是等候儿子归来最大的恩赐,此时的他唯有背过身去,无声落泪。  

  “如意,这几天我需要外出处理事务,你照顾着爸妈,一定不可大意!”温景淳吩咐着,特意将“一定”二字加重了语调。  

  泪眼婆娑的如意抬眼望着丈夫,重重地颔首答应。“你放心去办事吧,家里有我呢!”  

  轻轻抚了抚妻子的双肩,温景淳不舍却毅然地走出家门。  

  早已等候门口多时的司机老简远远看见总裁往这边走,他利索地下车,躬身微笑相迎,右手拉开后排车门,左手垫在车门顶上。待到总裁坐稳,他轻轻关阖车门,然后快步坐进驾驶座,检查一切安全后,他启动了轿车引擎。  

  “温总,接下来,我们是按计划去‘迪丹’总部吗?”老简望着倒视镜询问着。  

  “不,送我去白云机场!”温景淳闷声丢出一句话,便侧首远眺天际,似乎想从这片刻宁静偷得半日闲。  

  见总裁一副苦闷懒言的状态,老简识相地收口专心驾车。  

  正当温景淳专车抵达白云机场,林桐语早已等候在国内出发检票口,她宛如青莲的冰眸是不是远眺,梭巡着什么。  

  “温总,这儿呢?”突然,她蹦得老高,高举手中的机票扬了扬,对着远处定立四望的温景淳呐喊。  

  “等久了吧?不好意思,家里老人追问,所以耽搁了些时间。”他信步走来,报以歉意微哂。  

  “没事,我能理解的。刚刚播报了,说因故大约会延班三十分钟。”林桐语粉扉素颜,口吐芳馨。  

  “那你先在这里坐会,我去去就来。”温景淳弧唇微翘,深邃眸子凝视着眼前的林桐语。语毕,未等林桐语反应过来,他已款步走远。  

  “请飞往温州CZ3811次航班的旅客尽快检票登机,登机口临时由5号卡位更改为1号卡位,……”  

  看着登机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可依然未见温景淳回来的身影。看着陆陆续续开始排队安检候机的人头攒动,林桐语的心犹如热锅上的蚂蚁般焦急。正当她左顾右盼之时,右肩冷不丁的被人触点一下,吓得她心头一窒,一种被讹之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她锁眉闭目,反手握拳用力便是往后一怼,随即一声万箭穿心般痛楚应声而来,“oh,shit!”  

  “你谁呀?!”林桐语近乎咆哮,待她站定注目,只见她干瞪的大圆眸子瞬时蔫了,“温,温总?怎么是您呀!对,对不起,我,我还以为被坏人讹上了呢?”林桐语的脸色羞愧到极点。  

  “我没事啊,感觉上是你伤得不轻呢?”对方一阵谑笑。  

  “我,第一次出远门,所以——有点紧张!”她撇了撇唇,一脸害羞地样子,额头都快低到咯吱窝里了。  

  见林桐语少女般羞涩与清纯,久经沙场的温景淳自是一阵微妙却略显忧郁的抿嘴笑。  

  “该说不好意思的,应该是我啊,连着几天因为小越的事情,家里已经愁云笼罩了,现在马上又要赶去温州了解事故动态,所以方才是特意想给自己一个放松的机会。没曾想,却真的吓到了你,弄得我心生愧意呀!”温景淳郑重其事地解释道,此刻他轻轻倚靠在座椅上,两手十指交叉相握,反掌过头对天,昂首闭目,大大地伸了一个舒适解乏的懒腰。  

  正当他慵懒地微睁剑眉,恰好瞥见林桐语正跺着脚焦急地仰头巡望着什么,他这才回首顺着她的视线方向望去——恰好传来标准的语音播音:“前往温州的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CZ3811次航班很快就要起飞了,请您抓紧时间由1号登机口登机,谢谢。LadiesandGentlemen,MayIhaveyourattentionplease,FlightCZ3811willtakeoffsoon,pleasebequicktoboardtheaircraftthroughGateNo.1.Thankyou!”  

  “这是我们那个班次吗?”他随口一问。  

  “是,是的。我刚刚打算和您说来着——”林桐语怯生生地蹙眉回道。  

  “哦,没事,那行,我们走吧!”他依然波澜不惊,优雅起身,迈着轻盈的步子。  

  “哦?哦!”满以为会被一顿训斥的林桐语,被这突如其来的大赦,惊呆了。温总比想象中的好相处嘛!这么想着,她咧嘴微微一笑,快步跟上。  

  飞机上。  

  “温总,恕小林冒昧,这F13是什么意思啊?我看我哥出差的机票大多数是Y开头的。”林桐语幽声问。  

  “哦,简单地说,飞机机舱一般有FCY三个等级,Y代表的是经济舱,C代表的是公务舱,而F则代表的是头等舱……”温景淳气定神闲地娓娓道来,连他自己也诧异为何自己会有那么好的耐心跟一个新员工解释那么多为什么。  

  “哦……”林桐语一边听着一边点头,当她听到“头等舱”几个字眼的时候,她倏地拿出自己的机票左右审视。最后转悠的眼珠子煞有其事地安静下来。俨然在说,哇,第一次坐飞机就是头等舱,真是——,可是想到这里,她立刻想到此次温州之行的主要目的——搜寻温景越,她前一秒还神采飞扬的冰肌立马失色,消沉。  

  一旁凝视着林桐语的温景淳大概分析出了这小妮子的忧心,他那深邃的瞳孔闪过一丝的怜爱,他随手从公文包里抽出一包草莓巧克力,特意在那小脸蛋旁晃了晃,不语。  

  被眼前的巧克力惊喜了一下,林桐语诧异,“温总,给我的吗?”梨涡浅笑。  

  “刚刚出门走得急,没有吃饭,所以如意往我包里塞了点以备不时之需。”他蜻蜓点水般随意。  

  “哦!这样啊,那还是您吃吧,我已经吃过饭了,肚子一点也不饿。而且,我不爱吃甜食,尤其是巧克力。”她委婉地推却。  

  此时,温景淳微哂的眼角掠过一阵迷雾。“哦,对不起,我还以为所有女孩子都爱吃巧克力呢?”他依然优雅的嗓音。“我也不爱吃甜食,只是如意总爱往家里备着点,我妈她老人家爱吃!”他特意将末尾一句降低几个分贝。  

  这是,林桐语似乎想起点什么,她将背包揪到胸前,唰唰唰就拿出一包苏打饼干。“那您爱吃咸苏打不?”她悄声试问。  

  温景淳撅了撅唇,唇角一提,老实地微颔首,“咸苏打是所有速食当中唯一我愿意接受的。”  

  听闻,林桐语呵呵呵地一把将饼干撕开,推出透明饼格,“嗯,那您赶紧吃点吧,不然胃该难受了,这都——”她掩起荷叶边袖檐,快速瞥了一眼腕表,惊呼:“哇,这都傍晚五点了!?那您这是算晚餐呢,还是晚餐呢?”  

  语出惊人,她自知自己声尖扰民,她一个机灵赶紧缩身窝进座位里。这不打紧,倒是给温景淳愁云般的忧绪平添了几分诙谐,他正掩面忍俊不禁。  

  不经意间侧首窥见温景淳微翘的眉心,林桐语也甚感欢愉,她也附声哂笑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