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煞是情殇

第十二章 职场新人林桐语

煞是情殇 拾一小语 3924 2017-01-01 14:50:24

    夜深人静的时候,林桐语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她依然在纠结着到底要不要去温家企业。  

  去吧?自己该怎么摆放温景越对自己的旧情复燃,又该如何面对张晓真诚的双眼?不去吧?自己已经耗了大半个月了,还将如何去振奋精神投入茫茫求职潮流?  

  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左右为难的林桐语使劲地用两手抓挠着自己的头发,知道弄出个鸡窝头,才肯罢休。  

  望着梳妆镜里狼狈的自己,林桐语唉声叹气地往后一倒,四脚朝天地摊在床铺上。  

  接下来的两天,林桐语哪里都没有去,只是窝在房间里,手里捧着本【飞鸟集】,她时而看看书时而望望床头柜放着的,一直安静的手机。  

  “哔哔!”短信提示音响起,林桐语飞奔着过去。  

  您好,林桐语小姐,请您携带本人最高学历证书及其他相关证件于明日(8-30)上午10:00到我司进行复试,因复试人员较多,请按时出席以免乱了批次。  

  地址:天河CBD**商贸大厦16层1618室。【淳臻国际展贸】  

  林桐语反复看着这条短信,脸上露出微微笑意:“原来,公司名字叫【淳臻国际展贸】。加油,林桐语,要相信自己能很好地处理好感情问题!决不能那前途开玩笑!”  

  林桐语看看时间已是深夜十一点,她匆匆敷了块面膜,调了闹钟,便赶紧躺下抓紧时间睡个好觉以最好的状态应战明日更加激烈的角逐。  

  “怎么闹钟还没响呢?”赖床的林桐语不禁发出慵懒的声音。她眯着睡眼惺忪的双眼望向梳妆台上的Kitty闹钟。  

  “啊!十点啦?!怎么回事?明明调了闹钟,怎么没有听见?”她抓起手机查看闹钟。“啊!我昨晚肯定兴奋傻了,竟然调的是周六日的闹钟档!!!”  

  无语ING!!!  

  林桐语赶紧梳洗,简单化了个自然妆便匆匆出了家门。  

  幸好因为温景越邀请事件使得自己提前踩点了温氏企业的方位。她决定采取走小道的捷径争取不让自己迟太久。  

  然而,满打满算的林桐语踏入大厦16层,已是11:10!这就是广州的交通。  

  “哎哟,对不起!”林桐语撞上了迎面而来的人。  

  “是你?真是冤家路窄。怎么,穿成这样,你也来这里应聘?”说话者语气高傲。  

  “对不起,小蕊,改天和你说,我,我要迟到了。”  

  林桐语已顾不得寒暄,连走带跑地向1618室飞去。  

  “对不起,我叫林桐语,我接到通知今天来复试的!”她感激地对前台美眉说到。  

  “林,桐,语?”前台翻动着手里的文件夹。“通知上明明让你10点准时到场,现在才来啊?你排到替补席咯。”  

  “什么叫替补席?”  

  “就是,所有复试人员面试结束后,如果还有职位空缺,才能轮到你,understand?”前台不屑地说。  

  “哦,好的,谢谢啊!”林桐语毕恭毕敬。初出茅庐还迟到,哪敢不低头?  

  林桐语焦急而又忐忑地在会客厅等候着。  

  “Candy,人事部曹总监呢?马上让他把最新的新员工录取报告整理给我!”一个沉着冷静而又富有磁性的男声传进了林桐语的耳朵里。  

  “呃,曹总监还在会议室面试,里面是最后一批了,不过——”前台停顿了一下。  

  “不过什么?”男人说。  

  “不过,那边还有一个,迟到的。”说着她将林桐语的简历递了过来。  

  “迟到的一律当作自动放弃处理。”男人依然雷厉风行。  

  “可是,曹总监说这个女孩是温总监特别交代的offer!”前台补充到。  

  男人拿过简历,翻了一下“你让她到我办公室,我亲自面试。等下记得通知曹总监将报告送过来!”  

  “温总,林桐语小姐到了。”  

  “好,Candy,你先出去忙吧!”声音从背对着两人的大班椅上飘出。  

  这是一间充满恢弘中国韵味的办公室,只见屋的左侧摆放着古色古香的紫檀红木沙发,纯手工深浮雕雕刻的精美大气一下便吸引住了林桐语的眼睛。  

  林桐语战战兢兢地走到办公室中央,站定,清嗓:“咳,您好,温总,我是林桐语,今天很荣幸来到贵司复试。”林桐语极力让自己那早已紧张得生硬的舌头不打结。  

  良久,大班椅转动过来,男人正聚精会神地盯着手机的文件。  

  林桐语慌忙将目光移开,佯装微笑地看了看窗外。  

  “请坐!”  

  这同样是一张俊俏的脸,比张晓还要棱角分明,比温景越还要绅士优雅。如果光听声音,肯定以为此人是四五十岁的老鲜肉。可是实实在在的人声结合出现在眼前,三十左右的模样,如此年轻沉稳。  

  “你,面试的是什么职位?”温景淳随性地说到,眼神却从未离开过手里的文件。  

  “翻译!”林桐语满怀信心地说到。  

  温景淳这才停下手中的工作,缓缓抬起头来,望着眼前正装笔挺却满脸稚气的林桐语。  

  “林小姐的简历告诉我,你刚刚大学毕业。可是我们翻译的岗位要求可是很严格。”温景淳顿了顿“你和温景越是什么关系?”  

  “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大学校友!”林桐语惊讶。  

  “好,既然是大学校友,那么我就给你个机会,但是翻译这个岗位是不可能的。你先从秘书助理做起吧。”  

  “谢谢温总的提拔,那,冒昧问一句,温总监是什么部门呢,我,我一个新人,不想同事们以为我……”林桐语支支吾吾。  

  “我明白你的意思,放心,景越是业务与策划部总监,你呢,先在我这边跟Amy学习。”温景淳微微一笑,仅两秒“Amy,进来一下!”他按着桌上的对讲机说到。  

  “笃,笃笃”敲门声传来。  

  “进来!”  

  “温总,您找我?!”女孩声音非常悦耳。  

  “Amy,这位是林桐语小姐,新报到助理,以后你带带她,辛苦了。”温景淳对下属竟是如此礼貌。  

  “温总您严重了,这是我的职责谈不上辛苦。”女孩恭敬地说完,转身对林桐语说:“林小姐,请随我来!”  

  “好,谢谢前辈。”林桐语跟着女孩准备往门口走,她似乎想起了什么,转身,对着温景淳弓腰:“谢谢温总提携!温总再见!”说完,羞涩赶紧掩门离去。  

  “你先看看资料吧!都忙死了,还推一个新仔过来,帮倒忙!”啪一声,Amy将一沓读物丢在林桐语面前,“以后你就坐这里吧!”她无所谓地指了指对面的座位,然后便埋头做事。  

  “谢谢前辈。”林桐语看着眼前妆容精致的女孩,可是为什么她的转变竟如此之快,明明刚刚在里面那么平易近人。  

  就这样,一连几天,林桐语都是在看资料里度过,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工作交接给她,更没有人指导她的学习。  

  然而,初来乍到,她又能和谁诉说呢?这里除了温景越,她还认识谁呢,可是与温景越的关系是林桐语最不想被别人当成话柄的,又怎么可能傻到自找麻烦呢,唯有努力学习,煎熬着,等待着。  

  “你好,请问是Amy吗?我是人事部的汪晨蕊,这是曹总监交代我让你转交给温总的人事报告!”  

  “放这里吧!”Amy上下打量着眼前打扮入时的汪晨蕊。  

  林桐语一听,蹦的老高,煞有兴致地说:“小蕊?你也在这里上班啊?太好了,以后我们可以作伴了。”  

  汪晨蕊没有作答,只是瞥了一眼,便走开了。  

  “你们认识?”Amy撸了撸嘴,问林桐语。  

  “大学校友。”林桐语以为Amy要对自己改观,一脸友善的样子。  

  “那就是新仔嘛!以为穿得成熟点就能直呼装前辈直呼我的名讳!岂有此理。一个比一个嚣张!”Amy在莫名地窝火,完全不理会一旁的林桐语。  

  见林桐语定定看着自己发火,自知失态却好面子的Amy朝林桐语吼道:“看什么看,没事做啊,资料看完啦?!”  

  林桐语不敢吱声,埋头佯装看资料。远处总裁办公室,温景淳右手拨开百叶窗,眯眼看着刚才的一幕。他若有所思地皱了皱眉头。  

  “好,温总,我知道,我马上去安排。”Amy对着电话毕恭毕敬。林桐语看着眼前犹如演戏的Amy,心里不禁暗笑。  

  不久,汪晨蕊在Amy的指引下进入总裁办公室。  

  “这下我看她还能不能神气得起来。”Amy一脸的幸灾乐祸。林桐语不明就里地为汪晨蕊揪着一把心。  

  “我刚刚看到人事报告,难道你不知道只是温家的企业吗?竟敢如此狂妄,自投罗网进来人事部,你居心何在?”温景淳一脸的泰然。  

  “也许温总会认为我就是这种狂妄之人,但是很抱歉,令您失望了,我的确不知道您是这里的总裁。如果知道,任我如何渴望就业也不会不知廉耻地来看您脸色。”汪晨蕊气愤的嘴唇在微微颤抖。  

  “你还是当年的死鸭子嘴硬。几年过去了,一点都没有长进。”温景淳往前走了一步。居高临下地看着汪晨蕊。  

  “是啊,我还是老样子,哪比得上温总您飞黄腾达啊?!”汪晨蕊冷笑道。她骄傲地仰起头怒视着温景淳。  

  “我叫你过来,只是告诉你,这里是温氏,不是当年我们嘻嘻哈哈的地方,你在这里工作,就给我安安分分地上班,什么该做该说,什么不该做不该说,你要好自为之。”温景淳转身坐在大班椅上,手里拨弄着打火机。  

  “温总,您多虑了,你我顶多算是一夜风流,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没有那么多该不该的。何必那么认真。我一个小小的助理,岂敢和温总您扯上干系。”汪晨蕊竟变得没那么怕了。  

  “你!注意你的言辞,什么一夜风流?那是我遭竞争对手陷害,被人在酒里下药,否则,我会和你——”温景淳恼羞成怒。  

  “行了,到此为止。过去的我不想重提,你出去吧!”他沉重地扶着办公桌,转身背对汪晨蕊。  

  汪晨蕊似乎出了一口恶气般不屑地瞥了一眼温景淳,扭身走了出去。  

  包括Amy在内正等着看好戏的众人正耸拉着耳朵细细侦听着里面的动静,看到汪晨蕊意气风发地走了出来,大伙开始议论纷纷。只有林桐语一人依然在担心着汪晨蕊的处境。  

  “诶,你说,这个汪晨蕊什么来历,来没来几天,就被高层召见?”A君。  

  “看她那样子,肯定不是什么好惹的。”B君。  

  “该不会和温总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C君。  

  “看来,以后我们要识相点了。”D君说。  

  审时度势的Amy不像其他只会暗地里瞎猜的同事如此被动,此时她已跟在汪晨蕊的屁股尾附和道:“汪助理,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吩咐。以后你就叫我小何吧。”  

  自小见惯大场面,深谙虚伪人情世故的汪晨蕊,哪能不懂这些伎俩。她也客气道:“何秘书,您太客气了,我一个小小的人事部助理,哪敢劳烦总裁秘书。您的好意,小汪心领了。先这样,我手头还有些报表要处理,我先下去了。”  

  “好好好,您先忙,改天有空我请您喝咖啡啊!”Amy招手对着离去的汪晨蕊喊道。  

  回来看到林桐语在摆弄着桌面的花草。Amy又恢复她的颐指气使:“小林,你把这些资料准备好,一式16分,明天早上十点董事会开会要用的!”  

  “明天?十点?”林桐语望了望墙壁上大大的挂钟指向18:00。见Amy大大的双眼正瞪着自己,林桐语委屈地答应:“哦,我知道了。”  

  其他人,已经陆陆续续在收拾东西,关电脑,脱外套,躁动不安地准备下班挤电梯。只有林桐语一人在紧锣密鼓地忙乎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