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倾世之缘

第七十五章 成婚前夕

倾世之缘 独孤依人 3325 2017-10-12 01:55:59

  文幽梦看着丫鬟小念手里的婚服看了很久,久的小念和旁边丫鬟都有些手酸了。

  文幽梦看着这婚服正要说什么!就见落轻彦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她就道:“幽梦!你不想嫁给王爷可以嫁给我。”说着两眼真诚的看着她。

  文幽梦听到后还没说什么!就听人接道:“还有我!”说着蓝麒就从落轻彦的身后走了出来。

  落轻彦听后回头看他,眼里很是平静。这时在文幽梦答话之前又有人道:“她是本王的,看谁敢抢。”说着走进来,到文幽梦的身前看着他们,一副谁敢上前就和谁拼命的样子。身后跟着的李林他们也一副武装的样子,为王爷保驾护航。

  文幽梦听后揉了揉眉头,一个还不够,又来一个,还来三个。她无奈的微笑道:“落大哥,你别取笑幽梦,幽梦知道自己在你心中的份量。”说着看向蓝麒道:“蓝大哥,谢谢你能来参加幽梦的婚礼。”说着站起来走到他的身边,行了一下礼仪。

  蓝麒最喜欢看她乖巧的样子,见她如此有些激动的要上前扶起她,被云墨轩摔先搂在怀里。他愤怒的盯着云墨轩,一副要出手打架的样子。云墨轩正好也想跟他切磋一下,所以就受邀飞身出去,等待一拼,蓝麒也毫不犹豫应邀出站。

  落轻彦见他们都纷纷出去观战,他笑了笑看向文幽梦,好计策,竟然让两个领头人就这么打起来了,他高兴的摇着扇子走了出去,有热闹睡不看。

  文幽梦也一副乐呵呵的跟着走了出去,不出一出她的心头之气,难以平安嫁入王府,何不找点乐子瞧瞧!看看你们的未来王妃还是有能耐的。

  文幽梦乐呵呵跟着落轻彦走到凉亭,让丫鬟小念拿出点水果瓜子茶水,和落轻彦在那里边吃边喝变观看。俞甚卫站在远处看他们笑得如此开心,有些无奈的笑笑,看着前方正要打斗的两人,无可奈何的为他们做评审。

  蓝麒看着对面的人面无表情,直到看到文幽梦他们之后,才有一丝无奈闪过,这人真是!

  云墨轩自然也看到他们了见文幽梦笑得开心,就更认真打这一场了不为自己,也要为她争口气。

  文幽梦看着他们动起手来,才停下笑容,落轻彦见到道:“怎么了,你不高兴?”

  文幽梦摇了摇道:“不是,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以后的生活,不过,没什么!我相信我能熬过去的。”说着留下了眼泪。但是她还是笑着。

  落轻彦道:“如果你真的不想和他在一起,我可以带你走,”给你想要的生活。

  文幽梦笑笑擦掉眼泪道:“你做梦吧!我可能吗!我那么爱他,为了他我可以失去一切,可是生活真的很可怕,我怕,但我又信心十足,我觉得我很矛盾。”说着她笑了起来,真的很矛盾。

  落轻彦知道她的心意坚定就没在说什么了,过了一会他想想觉得不够就道:“你别想那么多,生活没那么可怕!更何况他是真的爱你。”

  文幽梦听后笑笑道:“嗯!我知道。”说着看着园中飞舞身影,但是他越美好她越怕失去他,可是自己却又不能做什么!相信他,她真的相信他,她怕的是自己,怕自己会扰乱他的生活。想她笑了笑站直了身体。

  忽然文幽梦飞身而起,飞向战斗之中,游刃有余的行走他们的其中。忽然她发起了狠,出招伶俐又狠辣。打的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文幽梦见他们都停下来了,也停下手中的武器,她看向他们嘴角露着一丝笑意看着他们。

  蓝麒云墨轩二人看着,蓝麒冷冷的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文幽梦听后瞬间笑道:“蓝大哥,别生气嘛!人家是闹着玩呢!别,别,我退出还不从吗!”说着往后退了出去。被云墨轩叫住。

  他冷冷的道:“幽梦!不给我一个解释?”

  文幽梦满脸笑容的看着他道:“爷~我……”

  云墨轩冷声打断她道:“好好说话。”

  文幽梦听后瞬间恢复了正经,平静的脸只维持了一会,就满脸哭意的看着云墨轩,奔向他道:“爷!我有婚前恐惧症还不行吗!就不能让一让我啊!”说着满脸委屈的底下头。

  云墨轩听后浑身抖了抖拉开她拉着自己的手,护住自己的胳膊道:“别跟本王这么说话。”说着看向像是被雷劈了一样的蓝麒。

  蓝麒看着文幽梦,感觉自己的心碎了一地,她怎么会是这样的人,这不会是他想要的人。

  文幽梦见他们都一脸嫌弃的看着自己,反而乐呵呵的一碰一跳跑到凉亭找落轻彦了。

  把一切看的清清楚楚的落轻彦见她坐下来道:“你这么捉弄他们,有什么好处!”

  文幽梦笑笑道:“我乐意啊!”说着看着园中不知所措的两人。

  过了一会云墨轩才无奈的走向凉亭对她道:“气消了,我们是不是该谈谈我们婚事了”说着进去坐下看着文幽梦。

  文幽梦听后没有看他,而是看向远处盯着蓝麒走过来的身影,缓缓道:“成了婚了,就不能在外面跑了,就连捉弄人都不能了。”说着看向云墨轩重重的道:“最重要的是不能体现和你在一起的快乐了。”说着就有些惆怅的看向天空。

  云墨轩听后气得青筋暴起,这人不是和他成婚,是和谁!怒道:“你以为你是和谁成婚,怎会不能和我在一起了?”说着气冲冲的看向文幽梦。

  文幽梦听后才恍然道:“对哦!我是和你成婚的,怎么会不和你在一起了呢!说着盯着前方陷入了沉思。”

  云墨轩听后差点吐出了血,这人纯属在气他。落轻彦见他气得快喘不过来气了,瞬间拉他起来,把他往外推道:“她心情不好,不是有意气你的,你躲躲就好了,不然受罪的还是你自己。”云墨轩听后想想也是,有这人看着她想必不会出现什么乱子。最后他狠狠的看了一眼文幽梦,气她什么罪都忘他身上推,心情不好也怪他。想着不知不觉露出了笑意,这人要是再依赖他一点就好。他可管不了自己会不会被气死。只知心属她的那一刻,就是一辈子为她做事。不再改变!无论有多么违背自己的意愿,他的都不悔,何况只是区区受委屈。

  文幽梦盯着他离开的背影,有些伤心又有些无奈,叹了口气就把自己的事放下来,船到桥头自然直,接下来会怎么做,也不是她所觉的,她向来违背不了自己的心意。

  文幽梦看着他道:“轻彦大哥,你的事处理的怎么样了?”说着喝了口茶。

  落轻彦听后眼睛微眯了一下,看着她笑道:“怎么!制服不了他,就来打我的主意。”

  文幽梦听后脸红的笑笑,拱手道:“岂敢岂敢!落大哥一向严明纪守,从不越域,那是幽梦所比的。”

  落轻彦听后,看着她的脸色阴沉不定,这人非要把人气死不成,明知道他和俞甚卫甚为密切,还说他守纪,这不是讽刺他吗!

  云墨轩走后,来到他们面前的俞甚卫听后想对她动手,但是想到她的武功一点也不亚于他,他就有点犯怵,不是害怕她武功,也是怕她诡异的招数弄的自己狼狈不堪,还要跟她说对不起。想想他就放下了扬起的手,看向落轻彦一句话也不说,就要拉他走,免得在这受委屈。

  刚站起身的落轻彦,看到文幽梦眼中的泪光,不忍心的停在哪里,看着她道:“你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如何跟他以后相处。”说着就走了。

  文幽梦的泪水再他说完的时候就流了下来,见蓝麒还站在这里,就飞身而起,越上了屋顶,看着天空她的泪不断的流。无可奈何的她,只好擦擦眼泪,蹲在哪里歇了一会,无声的哭啼,面无表情的流泪,让在远处看着她云墨轩他们,泛出丝丝的心疼。但是,他们不能表现出担心,否则只会被她讽刺的更彻底。

  休息好了的文幽梦越下屋顶,从屋里拿出一把琴,和酒壶,她缓慢的走着,悠闲的看着周围的情景,重新越上屋顶,摆弄桌椅,放好琴,再斟上酒。她看着远方道:“师父!你说如果有一个能走进我的心里,你就放心!如今我找到了,也要成婚了,可我成婚的规矩好像和别人不同,别人出嫁都是在娘家,可我出嫁却在自己夫君家里。师父!我是不是很失败!为什么我就不能好好生活呢!”说着举手饮下了一杯酒,她看着琴有些醉意的弹了起来,并不好听,随心所欲,心中的情绪随着琴音流落出来,并不好听,云墨轩他们几人看着都有些皱眉,更想去抚平她心里的伤痛,然而他们都没有动,

  很快文幽梦就换了曲调,平淡的音调,已经换成了优美的曲子,再无心声流露。她就是这样的人。

  文幽梦看着天空,弹着曲子。嘴里满是笑意,话说她应该高兴的,但她却只有担忧,她怕自己给不了他想要的生活,所以才如此痛苦,想她猛的把酒全部灌了下去,醉了就好。

  云墨轩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这要是醉了延误了婚礼,可是不吉利的。不过他看着文幽梦的笑意,他也很开心,这人虽然有时候挺会杞人忧天,但不得不说!她真的很会惩罚自己。

  看她越下屋顶,就飞身前去接住她,见她似是昏迷又是清醒的样子,知道她该睡觉了,就把她抱回了屋里。

  有着醉意的文幽梦看着云墨轩,有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无可奈何的她,只能看向一边,留着眼泪睡了过去。

  无可奈何的云墨轩只好把她的衣服脱了,换上婚服看看合适不合适?本王可是第一次伺候人换衣服,想起之前文幽梦给他换衣服的时候,脸上就露出了温柔的笑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