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倾世之缘

第六十四章 追逐

倾世之缘 独孤依人 4079 2017-07-30 01:29:59

  文幽梦追寻黑影而去,看到那黑影落入小巷中,自己也小心的追去。尾随而来的两人互相看了看,就飞快紧随而去。

  程朔看着前面的路,眼光冷冷的。他的家被人尽毁。如今只是孤身一人,他又何去何从呢!他转头看向远方,想起那人说道:“如今你心事已了,想必你还不知道你接下来要干什么!所以我要放你归去,等到你明白你要做什么的时候!再来和我说一声,如果你愿意留下,我也不会怠慢你!但是你真的甘愿呆在这方圆之地?”他不甘心,所以就选择出来了。可是,他的追求是什么呢!

  今天他在武林大会现身一试,才发现高手如云,就连一个女人都比他强百倍。他又能做什么出头呢!

  文幽梦看着他站在小巷中停住不动,不耐烦的她主动现出了身。程朔警觉的转身看去,却看到一个女子。眼神冷冷的泛出杀气,他竟然没有察觉到。太可怕了!

  文幽梦看着他有些无语道:“大过年的你不回家过年,来着做什么?”

  程朔听后心里闪过一痛苦,但是没表现出来,他冷冷的道:“关你什么事!”

  文幽梦听后笑笑道:“本小姐心情不好,想出来和你会一会!”

  程朔冷冷一笑,正好他也想找点事做。文幽梦见他真的想打,就有些胆怯。她可不想在大过年的时候动刀子。开个玩笑而已,没必要这么认真吧!她笑笑道:“你还真想打啊!不如我请你喝酒吧!酒钱我来付。”程朔听后想了想,他还没有吃饭,所以就犹豫了一会。文幽梦见他如此又笑笑道:“酒钱我付,你不用在意!”看来他是没钱啦!

  程朔听后嘴角有些抽搐,他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家人,他的钱可以养活他一辈子也花不完。但是他没说什么!就点了点头跟着她走了,反正他也没地方去。

  文幽梦看向右侧说道:“辛苦了两位,赶紧回去吧!天冷,别冻着了。”说着就带着程朔回了客栈。后面跟着没什么精神的两人,居然又被人发现了,他们已经很小心了。那个黑衣人都没发现,他的武功比我们的都高。

  文幽梦带人回到客栈后,就让人做了几个简单的小菜。上了一壶酒。而后面跟着两人看了一坐在大堂中蓝麒一眼,见他没什么表情,就在心里打鼓,他有没有生气!他们可不想进人间狱。

  文幽梦看了看他道:“今日没什么好的酒菜,先将就着,改天我在请你!”说着给彼此到了一杯酒。

  蓝麒冷冷的看了一眼无视他的文幽梦,知道她是为今天的事而生气,就敢招惹她,万一她一气之下找到他的老巢,把他的人都弄头晕脑胀的,他还做不做生意。站起来就离开了,现在她没时间怪罪他,正好够他调整一番的。

  程朔从来都没想过请他喝酒的人,竟然是武林会上现身的女人,她的武功很高,他很敬佩他。所以心里不知为何温暖了许多,放开了心和她喝酒。

  文幽梦见有一个人陪她喝酒,心里自然很高兴,脸上的笑意不断,一杯接着一杯,喝的很尽兴。他们的酒量都不错,整整喝了十坛酒才醉倒。期间文幽梦笑道:“真有人陪我喝酒了,真好!”说着她真的放宽了心,程朔看着她的眼神也变得很温柔,放心的陪她一起喝酒。

  两人出了喝酒对视,和一些简单的对话,没再有别的。但是他们的心情都变得好了起来。当他们醉倒的时候,蓝麒下来看了一眼,就对看着他们的人道:“你们看着,不用管他们!”说完就看了他们一眼上楼了。剩下那些看着他们的人相互看看,他们不是应该把醉倒的两人扶回房间睡吗!怎么把他们扔在这不管呢!不过他们不会知道的,因为他们的主子是不会给他们解释的。

  早上,当落轻彦回来的时候,就看到睡在大堂中的她,还有一个人。当他看到满地的酒坛时,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他担心的快步走近文幽梦,这样会得风寒的,他怎么都不管啊!

  俞甚卫冷冷的看了趴在桌子上的两人,不能喝酒就别喝那么多,还要人伺候!

  文幽梦被叫醒的时候,头昏昏的,看了一眼落轻彦笑道:“落大哥回来了,你怎么不在这过年啊!”说着有些昏昏沉沉的看了眼四周,怎么看不清人呢!难道她生病了。

  落轻彦听到她的话,又气又伤心,气的是她不顾自己的身体,伤心的是自己怎么就没有陪她过年呢!若是他在,事情就不会这个样子,他恨恨的看了一眼,站在一边旁观的人。俞甚卫无奈,为了不让他生自己的气,只好帮他把另一个人扶起来。程朔比文幽梦要好一些,只是醉意还没消,但他还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看了一眼文幽梦,就虽俞甚卫上楼了,同时他在心里念叨道:“再放纵一次吧!想着就放松的睡着了。”俞甚卫无奈的笑笑,这人和文幽梦呆一个晚上,就那么放心她的朋友了。

  文幽梦又睡着的时候,是落轻彦扶她起来的时候。落轻彦见她这样后,就怒瞪一眼看着他们的人道:“还不搭把手!”那几人看了看他,就动了起来,不过他们没敢碰文幽梦,而清理凳子的清理凳子,打扫桌子的打扫桌子。落轻彦看了他们一眼,就彻底放弃了和他们交流。自己抱着文幽梦上了楼,把她放回房间后,就碰了碰她的体温。知道她受了风寒。他有些气又有些恼怒!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走出去的落轻彦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蓝麒,蓝麒问道:“她怎么样啊!”落轻彦听后也不回答就走了。蓝麒明白他在生自己的气,就没在追问他。挥了挥手让人请了大夫来,他大概猜到她会受风寒,所以早早就吩咐了人,把大夫请了过来。

  落轻彦知道气的差点和他打起来,不过终究还是没有动手,因为他明白这是她自己放任的,否则那么好的身体,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生病,明知道自己没穿厚衣服,还在哪里受冻!

  文幽梦醒来的时候,大夫已经给她诊治完了,并开了方子。文幽梦看向站在一边看着她的几人,又看了看坐在床边的落轻彦,她想说什么!只是看了落轻彦的脸色后,就没话可说了。她揉了揉头昏的脑袋,对落轻彦道:“我生病了?”落轻彦听后冷哼了一声,别过头去不在看她。

  文幽梦见他这样,心里的苦更加重了一分。不过她没必要解释什么!现在的她也没那个精力去讨人开心。见他们都不理会自己,她也懒得开口了。

  已经醒过来的程朔,见他们都不说话,就问道:“不如先让她吃饭吧?”见他们嘴上不说,面上有些缓和,就让人弄点饭菜过来。

  文幽梦看着眼前的饭菜,眼睛有些湿润,但是没说什么!她吃了一点后就上床睡觉了,没再理会他们。落轻彦看了她一眼,就有些失望的离开了。蓝麒忙于自己的事,也懒得管她。只是让让人好好照顾她,陪着她。

  文幽梦听见他们都走后,就缓缓睁开了眼睛。她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们。知道他们对自己的关心,可是她实在撑不下去了,她好爱他,想陪着他,可是自己真的能给他幸福吗!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还不清楚吗!正因为清楚,所以她才多翻犹豫。就怕有一天自己厌恶了那样平淡的生活,回到自己的世界里。

  她起身走到窗边,看着窗外飞翔的鸟儿,鸟儿虽然自由,但它总有一天会归巢的。可自己呢!真的会一辈子不走吗!她真的能给他一辈子的安心吗!

  飞翔的鸟儿,外面有很多美好的事物,还有开阔的天空,可以看到不同的风景。可是落脚的地方在哪里!

  文幽梦想着笑了出来,看来自己还是想给他一个家的,只是不敢相信自己罢了。想通了这一点,她的心好受了很多,至少不是要抛弃他,也不是自己一个人伤心到死。想着她笑出来眼泪,那就让她在这些分开的日子,好好想想吧!

  文幽梦收留一个人的事,很快就传开了,因为他们一起喝酒的事,也因为在武林会看到文幽梦出现后,想挑战她的人比较多,却被一个人挡住,那人就是程朔。他的武功可以说是排名第二,第一名的是武林盟的俞甚政,暗杀界的蓝麒,风流逆行的文幽梦。后面还有几人没总结出来,因为这几人根本没比过,所以谁也不知道。

  文幽梦排名在第一,有很多人不服,但是大多数领头人都没有意见,统一认为文幽梦能担当第一。所以很多年轻人都不服气前来挑战。而程朔在武林会上出现过,如今又拜倒在文幽梦的名下。很多人都想到文幽梦风流的性子,因此她的名声更加的不好起来。

  程朔面对这些风言风语依旧是面无表情,他虽然有些生气,但是还没达到要和他们计较的地步。不过他倒是担心文幽梦的想法。文幽梦见他看着自己。有些无奈的道:“虽他们去,他们爱怎么宣扬就怎么宣扬!”她才不在乎呢!看守着她几人站在一边,听见她的都想翻白眼,这人还是个女人吗!那么随意的单独和一个男人呆在一起也就算了,竟然连名声都不要了。

  程朔听后笑笑,说道:“难道你想跟我在一起不是?我不会介意的。”几名护卫听的瞪大眼睛,这种事不要让他们听见好不好!还有,我们还在呢!

  文幽梦听后笑着看他道:“你试试!”说着饶有兴趣的看着他,敢动她一根汗毛,我就叫你哭爹喊娘。

  程朔看着她眼里的笑意,心里有些颤,知道她很强,没想到还有这种震撼力。于是干笑道:“我是说着玩呢!”说着笑了两下,想道:“谁敢碰你啊!除非那人不想活了。”想着就赶紧找个理由跑了,他可没那个胆子在她那低气压的周围活着。

  护卫们看着她把比他们武功高很多的人,都吓跑了。心里对她起了种种的敬佩,恨不得跪在地上给她擦鞋,见她喝茶时的冷漠,和悠闲的样子,同时让他们起了浓浓的羡慕。他要是有这种姿态该到多少人啊!

  云墨轩冷冷的眼神看向他,问道:“你说什么?”说着语气添上一层冰,心里更是冷了一分。

  赵进听后心里一颤抖,低下头小心道:“听那边传来的消息,说文幽梦近日又收留了一人,那人和她很亲近,随时守候在身旁。”

  云墨轩听后心里升起了一丝愤怒,面上平静的道:“知道了,你先下去吧!”赵进下去后。云墨轩就起身回到了后院,练了一会功,就开始在院中随意的走走,当初是自己要离开的,现在又何必生气呢!真是有点可笑。想着他笑了笑,就去做自己的事了。

  文幽梦的事情已经传遍朝廷上下,所有人都同情贤王爷,找了一个这样的女人。不过云墨轩才不在乎别人的眼光。无论是同情的,还是看笑话的,都一样没看见。

  文夜奇召集自己的儿子在自己的书房,文郑浩道:“爹,我不明白,幽梦怎么会做这样的事!”

  文夜奇揉了揉眉心道:“爹也不明白!不过,我相信幽梦有她自己的理由。”

  文宇哲听后道:“爹!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你怎么还维护她啊!”

  文郑浩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又转回头对文夜奇道:“爹!宇哲说的一点都没错,如今我们家的势力一点一点的被削弱,再这样下去,我们早晚会退出朝堂。”

  文夜奇听后,眼前一亮,他好像找到了理由。坐在哪里想了一会,对他的儿子道:“或许,这是最好的结局。”文郑浩和文宇哲听后,不明白的互相看看,又看向他们爹爹,陷入了沉思。

  文夜奇见他们这样,也没有为他们解答。他想通了心情就好了很多。在看到别人的眼光时,再也不是愧疚加窝心的感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