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倾世之缘

第十三章 受伤

倾世之缘 独孤依人 7899 2017-01-03 11:27:31

    丞相府,在众人都吃过饭后没多久。就有一批人缓缓向相府而来,而文丞相也早早下朝等待那群人的到来。在他们进入丞相府的时候,本朝太子带着大批的侍卫向丞相府而来,提前一步进入相府。他们刚进去,这批江湖人才到丞相府门口,随后跟着他们进去。  

  丞相府的人叩见太子,太子让他们起来之后,他们就到了他们的跟前,而云墨轩对文丞相道:文丞相,你找个宽广的地方把这事解决一下吧!  

  文丞相拱手向太子弯腰回答道:是,太子殿下。又转头对那群江湖人道:你们跟我来!  

  等他们到了地方,那是丞相府的一个空旷之地,方便侍卫们的集训,算是操练他们的地方。而文幽梦则是闻讯而来,身边带着四大护卫。文幽梦到了他们的跟前,就发现蓝麒和几位武功不错的人才到,文幽梦看他们飞跃过来也不过笑笑。而府里的女眷们只有文幽梦一个人前来,其余人被丞相勒令不得参加此事。即便会武功的丫鬟也不行,让她们去保护夫人和小姐,同样丞相也派了不少侍卫和家丁,保护她们的安全。  

  一切就绪,只待拼搏,两方人都不出声,而双方的主人都坐在那里等着对方先开口,其实是他们都在寻个机会,一个不失礼又不得罪人的机会罢了,毕竟双方任何一方惹怒另一方,都不好交待,暗地里打斗不算什么,明着挑衅才是不敬。惹怒对方只会碰上大麻烦,而甩不掉,还没什么好处。暗杀界里的人之所以来到这里,谁让天弑的继承人是丞相的女儿呢!丞相也能够理解他们的心思,毕竟是他们是那里的行规,没有才能的人是做不得暗杀界的长老的。  

  而丞相府的人,同样和他们差不多,也不想惹上这么一个门派。所以,坐在座位上的文幽梦站起来,只有她挑起话题,才能不失礼又不至于掉面子,又能打破沉默,虽然他们可以直接略过丞相直接找她说话,但不成想他们居然还知道礼数,还以为杀手都是不顾一切呢!不会公然挑衅,上来就会是大动干戈,没想到他们也会有耐心等下去。不过文幽梦可没耐心陪他们大眼瞪小眼的,站起来对他们道:你们找我就是来这里和我们瞪眼  

  一个人要说话,看样子是要凶她,又一个人对他道:不得无礼,退下,这里还轮不到你来说话。说完看向文幽梦也不答话。就在文幽梦没有耐心时,一个人走出来道:天弑在世的时候,曾跟我们说过,说着看向文幽梦道:你就是他的继承人,说你的武功好,人品也不错,有胆识,更知进退。说完又走了回去,不再说话。  

  文幽梦皱眉道:如果你们没什么其它的事,我们就先回去了,也请你们出府。  

  一个人哈哈大笑道:这小丫头有点意思。  

  文幽梦看他们还是不理会自己,一气之下坐了回去,不再看他们,总不能真把他们赶出去吧!不过,文夜奇看她这样微笑了一下道:各位如果有什么事的话,还是赶紧说的好,我这小女耐心可不好。他说完就得了他女儿的白眼,文夜奇笑笑不理会她。  

  刚刚大笑的人道:是吗!耐性不好,说着做思考状过一会道:好,既然这样,那就开始吧!话音刚落,就见几个人走出来,看他们走出来,他也没说话。  

  倒是文幽梦看那三个人不明白什么意思,见他们都不说话,不由心中郁闷。你们这是让我打吗!只是文幽梦站起来正在思考他们是干吗的,还没走两步就见他们迅速出手。文幽梦怒而想道:竟然也不给她点时间准备,害她差点被击中。两个人出招过后,后一人才迅速出击。而文幽梦勉强躲过他们的出击,根本还在虚惊之中,没回过神来。  

  而看他们行动起来,文夜奇,文郑浩,文宇哲等都站起来,就怕文幽梦有个三长两短,唯有云墨轩最淡定,依然端着茶喝,丝毫不被惊动。李林也不惊讶也不动,只是感叹:他们的武功厉害,他都不一定是他们的对手,他们配合很好。  

  而文幽梦在最后一个人到了她跟前,她才反应过来,不过,他也丝毫伤不得她,她反应过来后,迅速施展轻功向后退,而这时,刚才那两个人又再次向前,此时的文幽梦则是已经进入战斗状态,和他们打了起来。  

  此刻,文夜奇他们才放下心,他们之所以紧张只是因为他们出其不意才紧张的,如今她已经进入战斗状态,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文夜奇见过她的武功,所以不担心,文郑浩和文宇哲没见过,所以,还是有些担心,不过也只是一些,文郑浩看他们几人的武功如何,若是让他去打,跟他们比倒是略胜一筹,听他爹说幽梦的武功比他要好得多,他虽然不信,但也相信,毕竟太子的功夫他还是承认的,就怕太子是让她的。  

  云墨轩则是完全不担心,还一副看好戏的脸色看向他们,最无奈的是幽梦打的时间太长了,让他挺烦的,以文幽梦的武功怎么会用那么长时间,而蓝麒亦是用玩味的笑容看向她,也无奈般的笑笑。  

  指使的那个人看到他的笑容就拍了拍手,看他们停下,对他们道:使用终极招式,说完在一旁笑笑,不理会别人的目光。  

  文幽梦听到此话,微微一紧张,又瞬间放松,打架其间不得有丝毫的误差,紧张只会碍于发挥,定了定神就接他们的终极挑战。  

  然而,云墨轩听到后由最初的紧张,又变得很放松,只是嘴角掀起一丝笑意看着文幽梦,想道:若是她再这么打下去,只有死路一条,他们配合的天衣无缝,若瞅不准时机,一举拿下,再武功高强的人也会死于非命,只要打破一个缺口就可以轻而易举拿下他们,当然首先你能打的过他们。蓝麒与他亦有同感,只希望她能改变她的方式,一味的退让只会让她败下阵来,死于他们剑下。  

  文幽梦只是皱了皱眉,她不想伤人,却不得不认真对待,从退让到进攻,文幽梦速度极快,让人无法看清,而只是一招便于他们打了起来,而云墨轩和蓝麒同时摇头,这种打法,只会损耗自己的体力。而不胜出,若是这样她只会败下阵来。其他人则是认真看。  

  文幽梦不想出手伤人,不想不得不如此,否则纠缠下去只会很累,那样她就会败下阵来。所以文幽梦烦躁的再次改变方式,只是犹豫了下,看他们进攻她只是躲,随即才不得不出击,而这次出击,她则是一招就让他们无法动弹。只是文幽梦并没有赢得喜悦,反而很烦躁,皱着眉头站在一边,看着他们。  

  而云墨轩则是松了口气,总算打完了,看她打架真是累人,明明知道她会赢她却硬生生拖的惊心动魄的,真让人为她捏了把汗,蓝麒则是无语的笑笑,想道:她就那么的不想赢吗?  

  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她会赢的,从变换招式时,就看出来了,只是没想到她会拖到现在,指使者石锐走向前把他们的穴道解开,让他们退后,而另一拨人出现在中间,石锐看看文幽梦不说话,走向他们那群人中,对那拨人道:直接使用终极招式。暗道:让你玩我们的人。蓝麒听到有一丝认真,有些严肃的看向文幽梦,而文丞相那里人人都浮现一丝担心,云墨轩更是看她一眼后陷入沉思。  

  文幽梦暗道:难道他们的武功都很高不成,文幽梦走向中间,整个人都已经进入了战斗状态,云墨轩看到笑笑,而李林看他家太子笑笑问道:太子,你不担心吗?云墨轩瞄了他一眼,又看向打斗的地方道:担心什么?  

  丞相府所有人都看向太子,心里同样有个疑问想问他,你不是对她很好吗?不过没人敢问。  

  文幽梦认真跟他们打起来,才知道他们的武功都不差。若要打败他们谈何容易,五个人,武功都不弱,她在怎么强,能打败他们除了出死招之外,根本不可能毫发无伤的打败他们。出死招和伤他们都是文幽梦不想做的,否则只会给她惹出麻烦。若不出死招伤他们必败无疑,难啊!  

  石锐看她如此说道:暗杀界里不需要仁慈。蓝麒听他说完,还没来的及阻止,便见他们出手极快要致文幽梦于死地。而石锐则是愣在那里,他说的是她不是你们,你们快什么。不过没有说些什么,在那里观看此战。蓝麒有一丝担心,知道他是无意的,不好说什么。打断此战只会增添麻烦,她应该不至于让他们伤到她吧!  

  云墨轩看他们出了死招,招招致命,不由得站了起来,有丝担忧。文夜奇他们更担心,好好的比试怎么开始要人命了,无奈只能等此战结束再说了。云墨轩对李林道:如果她生命有危险,立刻去救她。说完再次观看战况,李林没说什么也看向战况。  

  而文幽梦丝毫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突然要人命,只想着应该是那边他们的命令。别无它法,她不想伤害人,见躲不过去了,才真正的反击。  

  李林看她受到攻击,就在她受伤时飞了出去,刚离开地方就见她反应过来应付了过去。只好缓缓停下,继续观看。自然觉得没必要救她,但是爷的命令必须要听,听到他爷叫他他才回去。  

  文幽梦出击归出击,但不是那么好挡住他们的,文幽梦真想放弃比试算了,又不好放下她师父留给她的位子。主要还是要行走江湖的,要有个后台才行,所以,只好尽心比试。看她得生命受到威胁她也只好认真对待,只是不用心对待那群人,哪有那么容易逃脱的,所以文幽梦连续受了三个人的伤害,好在伤口不是很深,只是划伤而已。蓝麒看到后则是很平静,因为他知道,她可以躲过去,更知道她会打败他们,否则他也不会同意她做长老的。  

  云墨轩则是很烦躁,他知道她不想动武伤人,可是她既然选择了这条路,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对待。文夜奇他们即怒又无奈,明明可以打败他们,即便打不败他们,可是他们都看到的是她一直退让而不曾主动出击啊!除了一个烦字,更多是怪她啊!  

  文幽梦看自己受了伤,虽不想伤他们给自己添麻烦,但也不能丢掉性命和随他们任意的伤害。既然你们已经伤了我,那么也不要怪我出手狠厉,文幽梦反应过来迅速出击,无奈自己根本没想出用什么招式对他们。正要思索一番感到身上的痛楚瞬间就想到了如何反击,身随心动,想了想还是认真对待他们吧!否则爹爹那边就要杀过来了,她想完后身子就自动的把他们一个个都解决了。当然没有伤他们,而是重击他们一些穴位,让他们暂时无法动弹和毫无反击之力。  

  而这个时候,云墨轩特别的想敲开她的脑壳看看里面她到底在想什么?一个人可以轻易的解决他们却硬生生磨蹭到他心力憔悴的地步,他那个恨啊!文夜奇他更想走,看她打架简直比自己上战场还揪心。蓝麒更是想摔杯子走人,看都不想看她一眼,照她这么个打法,所有要杀的人都死光了。也轮不到她上,还不一个个的老死。  

  石锐他们也超级想走,他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磨蹭的打斗,打个架还要浪费他那么多的时间,更何况还是明知道她会打败他们。心里的那个煎熬啊!她表现的也不是玩弄他们的样子,让他们无法阻止,更是无法说她戏弄于人啊!那个气谁能懂。  

  文幽梦结束后,就走向爹爹他们,看他们不想理会她,自己也觉得很委屈,她又不是故意的,回去自己的位子看向太子,见他也不理会她,看他坐下对太子道:太子殿下,我是不是让你等得心烦了。  

  云墨轩想道:不是我烦,是所有人都烦了,嘴上不答她的话,也不言语。他是烦了,更气的是她无缘无故受了伤,明明不该受的。文幽梦看他不答话,心里也是有一丝委屈,更多的是苦涩,呆在这里看他们等待下一轮。  

  文幽梦不再说话坐在哪里不动声色,让云墨轩气的冷道:你不处理伤口?文幽梦看着他不说话站起来接过李林准备好的药和纱布,擦了擦伤口,坐在那里上药,只是腰上的伤有些不好上药,但也只是随意的处理一下,文幽梦两眼时不时的看太子一眼,最后包扎的时候也没见太子瞄她一眼,撇了撇嘴,自行包扎好,不再看他。  

  云墨轩看她时不时的瞄他一眼,他就知道她希望他能看看她,不过,本太子能随便如你的意吗!看她不再看他的时候,他才看她处理伤口,而她抬头时他再次不看她坐在那里无动于衷,等她上好了药,包扎好伤口,见她不再看他,他才看向她,见她撇了撇嘴,他也只是笑笑。心里道:你这是自讨苦吃,怪不得别人。不再看她,等着那边的举动。  

  石锐他们已经不想派高手陪她磨蹭了,总之也知道了她的武功,可是不派人服不了众啊!只好问他们的首领。对蓝麒道:首领,我们还派不派人?  

  蓝麒听他说完,思考了一番道:你主战,派人的权利交给你,我不过问。自己与她有关系,他们那些人自然不会让他主持此次比试,所以他是一副观战的姿态出现在这里的。  

  石锐愁啊!派人吧!折磨的是他们的心,不派人是于理不合,不得人心。无奈石锐只好找那几位长老的徒弟也是现任代理长老的人商量此事。  

  一人听他说完道:石锐你身为首领身边的总管事,也有拿不定主意的那一天啊!  

  另一人道:我看还是战的好,免得她不服与人心啊!  

  又一人道:你是想让我们和她切磋吗?这人精明的眼神看穿了石锐的想法。  

  石锐笑道:各位都是几位长老的得意弟子,又都通过比试正式成为长老的接班人,有你们其中一个和她对打,不论输赢胜负,一百招以外谁敢不服。还请长老们通融通融。  

  张鹤道:不敢,师父他们要是知道了,可不放过我们。南宫愉和东风连附和着点点头。  

  南宫愉道:既然总管都说到这了,南宫愉岂敢不从,只是不知道我们几个谁更能担任。  

  石锐笑道:长老几个都可以,只是对付她须狠辣毒厉的招式,否则岂不让她有可乘之机,那时她再周旋一段时间不显效果,反而让人觉的长老们放水啊!  

  张鹤道:既然如此,那就我来吧!在暗杀界没有人比我的功夫狠厉毒辣的。除了我师父之外。  

  石锐笑笑道:那就有劳张长老出手了。说完就退了回去,而蓝麒也没说什么。  

  文幽梦看那边走出一个人来,就要站起来,不过被太子按住了手,就见四大护卫中的一人走到她面前单膝下跪说道:主人,来人是张长老,其人狠辣毒厉,望主人一切小心。  

  文幽梦听到后一愣,看向太子,见他担心的样子,只是微微一笑。把手放在他的手上拍了拍安慰他,然后站起来本想直接走过去的,突然转头看向太子道:我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还要我吗?  

  太子云墨轩怒瞪她一眼道:想得美,本太子正好看看别的女人如何。不在看她一眼,冷冷的望向那个人,文幽梦也只是微微一笑走向战场,看向那个人也不过二三十岁的样子,心狠手辣看来她得小心了。  

  张鹤拱手道:在下张鹤,请你报上名来。  

  文幽梦微微一笑,报上名?笑道:我何时拿下你再来报名也不迟。一句话激的人心沸腾,一个个的都看向她。这个人挺狂的啊!文幽梦笑笑并不说话,她生气了。  

  张鹤听到后怒火中烧本想立刻出击,想到可能是她的激将法又待在原地不动,笑笑等着她的出击。而文幽梦又岂会那么容易出击,良久,有人不耐烦了,嚷嚷道:打啊!都站在那干什么?那人话音刚落,张鹤迅速出击,直逼文幽梦,文幽梦淡定的移开,与他打斗起来。两人的功力相差无异,自然是快如幻影,动如虚拟。瞬间已过百招,文幽梦与他隔空对掌散开,站在一边的文幽梦外衣有些划破,而划破的地方基本上都是要害,只有身前因文幽梦护的好而没有被划破。  

  张鹤停下一脸严肃的看着她,文幽梦等待着他的出击,过了一会,张鹤再次出击,而她也不再以玩的心态正式和他打了起来。只是真的很无聊,她还是正式打了没多久就放松下来,不出击改为防守,不过他步步紧逼,退无可退,无奈她想抽身而出,却没能逃掉不得不和他正式打起来。所以不尽心的文幽梦再次受了伤,无奈为了活命她只好认命的使尽武功,却不想自己心里还是想着退。躲不掉的文幽梦再次感觉到身上的痛楚。让她拉回了心神也去了退意,认真和他打了起来,不再有任何的心思。而此刻众人也都松了口气,同时也让所有人心里浮出一句话“让她打认真一架可真难”。此刻云墨轩才松开紧皱的眉头,从她上战场他的眉头都没松开过,同时心也气得更狠,恨不得立刻就走,不再理她。  

  文幽梦与他打的不分上下,他出的每一个招式,文幽梦都能破解,他每每加快速度或出其不意,她总能在第一时间拦住即便她受了点伤,也丝毫不影响她和他的比试。张鹤很郁闷,她不出击,只是见招拆招。总能逼得他靠近不了她的身,张鹤不得不加快力度和行动。文幽梦本是对付他来去自如,看他加快速度她也没什么好怕的,只是不想她的伤口痛感清晰的让她一晃神差点失去性命。好在瞬间就反应过来,不得不停下来,见肩旁上血已经湿了一大片。而此时张鹤并没有乘人之危,反而有些担心,这毕竟不是要人命而是在比试。  

  文幽梦定了定神道:再来,说完就备好姿势等他,张鹤点点头道:好!文幽梦只是苦苦一笑,不得不和他继续切磋,几百招过后,文幽梦失血过多而无力,从半空中落下无法继续战斗,就此停手。  

  石锐只是觉得有些可惜,毕竟难得一见高手对决,而此女如此镇定自如无惧无色,打斗起来毫不逊色于男人。难见啊!否则也不会不让他们停手,其实让她证明她的实力,在刚刚第一次停手的时候就可以了。那个时候停下,杀手界的人也不会说什么?只是想看看她的武功才没说停,其实他们更想看他们继续战斗下去。不知道他们还会看到这个女人什么样的表情,却没成想没什么收获。倒是让她失血过多落了下来,石锐走到中间说道:比赛到此结束,至于坚定的结果,我们回去再议。说完走向文幽梦。  

  而文幽梦是自行落下来的,只因为她知道如果她一晃神反应不过来,她就会死或重伤,所以她只能放弃打斗。反正她已经尽力了,不管结局是什么都不会有遗憾,至少她还有命去和她的情人相处。文幽梦从落下就单膝跪地手扶短剑,在那里休息缓缓回神,见有人走过来,才放松自己坐在跪在地上的那条腿上歇着。  

  文宇哲道:幽梦,怎么样?众人看着她也不期待她的回答,等她回神歇息好了再说。而云墨轩则是让人为她包扎伤口,并不理会她,文幽梦不理会别人的话,看向太子有气无力的道:太子殿下。  

  云墨轩走到她的身边蹲下看着她不说话。文幽梦手抓住他的手,对太子道:我们回去吧!她说完就站起来往回走。  

  石锐走出来道:等等,你不跟我们回去?  

  文幽梦不看他拉着太子的手跟他们一起回去道:不了,我能不能当那里的长老,我不在乎,我是要呆在这里的,而且我已经尽力了。  

  蓝麒对他们道:走吧!率先回去,来无影去无踪,其他人也陆续跟着他回去了。在这里守着的侍卫和家丁也都回归各自的岗位。  

  而文幽梦的那个院子里,在被通知的丫鬟前来时,几位夫人小姐也闻讯前来了。大夫人和二夫人看看文幽梦,大夫人道:怎么伤的那么重?文夜奇道:小荷,你赶紧给重新她上药,我们在外面等你。说着领着他们出去。而女眷想留在那里的便留在了屋里。  

  小荷是府上会武功又处理过伤口的人,像她这样的人,一般是少数的,不过也很少用到她。上次雪莲练武拿剑伤着自己就是她处理的伤口。  

  文幽梦闭上眼睛,坐在那里运功调息,看她准备好了,便把自己的衣服退下,让她处理伤口。期间她只是皱了皱眉,并没有出声。等她清洗好伤口,文幽梦已经出了一头汗,等她上好药包扎好后,换上新的衣服。她的伤口虽然不深,但在肩膀上的那个伤口也是有手掌那么大,那是硬生生抓伤的,其它的倒是没多大问题。  

  穿上衣服又让丫鬟给她梳了头发,重新插上簪子,这才要出去,在屋里的大夫人和二夫人见她要出去,就走到门前把门打开让人进来。不必让她出去,文夜奇进来后,看她又起来道:你怎么不好好休息?  

  文幽梦看太子也是一脸皱眉的样子,又看看她大哥,三哥不在这想是处理这件事的后续吧!文幽梦有些虚弱的笑笑道:爹,我没事。只是想和你们说说话。说着两眼看向太子在他那停留了一会,才看她爹爹。  

  文夜奇让人搬椅子坐下道:想说什么就说吧!都坐下后,文幽梦道:爹,我,我没给你们添麻烦吧!  

  文夜奇看她一眼不说话,云墨轩看她一副虚弱无力的样子,声音越来越小。云墨轩敢保证,只要说怪她的任何一句话,她都能昏过去,临睡前定是说一句“不要怪她”的话。云墨轩不看她看向前方说道:你没有给我们带来麻烦。  

  文幽梦眼里闪过一丝笑意,看向身边的太子说道:是吗!  

  云墨轩皱眉她有那么虚弱吗?说话都没力气,听着真是有点让人烦躁。文郑浩在对面看文幽梦道:妹妹的武功真是让大哥佩服。  

  文幽梦笑道:那里!那里!那是…  

  文夜奇冷道:行了,你和天弑学武功,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不要得意。  

  文幽梦也只是气得撇了撇嘴,不再说什么。看向太子殿下缓缓站起来道:太子殿下能来,幽梦在此给你道谢了。  

  云墨轩看向她这女儿之态般的谢礼,有些好笑,怎么不豪爽了,这又是做什么?以至于太子迟迟没回她的话,只是在想她要做什么,没有理会她却造成了她的昏倒。云墨轩眼疾手快的迅速接住了她。文幽梦虚弱的笑笑看向太子道:太子殿下还没回复我呢?  

  云墨轩什么也没说,抱起她把她放到床上道:好好休息,然后就离开了。走时云墨轩脸上有着忍不住的笑意。文夜奇看太子走了,他也说了一句“好好休息”就走了。文郑浩他们也陆续离开了,小念帮她小姐盖好被子也离开了。文幽梦闭上眼睛嘴里绽现出一丝笑意,动了动身子,一脸笑意的睡着了,她很累啊!觉得要休息好几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