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倾世之缘

第八章 攀上太子

倾世之缘 独孤依人 8442 2016-12-28 09:53:10

    不过,文幽梦没再想那么多,不管怎样试了再说,实在不行她也有法子脱身。给她爹爹告别,去找她的事主去。  

  文幽梦走出了相府,走到宫门口,看看门口的侍卫,又看看自己身后的尾巴。想道:她爹居然还派人跟着她,她都要去为别人做事了。也不嫌麻烦。  

  不管他们是进得去还是进不去,自己走向门口的侍卫,亮出牌子。进宫后文幽梦才想起来,她不知道太子住在那里啊!不过回去还是算了。问问别的人好了。  

  文幽梦拦着一个太监问道:请问太子住在那里,能告诉我吗?那太监一脸疑问的看着她摇摇头不说话,就飞快的走了。  

  文幽梦只好往前走再问,一连拦着了几个宫女太监都没人回答她。她站在小路上无语的想道:我又不是刺客,有必要这么保守秘密吗?想罢只好继续往前走,暗道:都不知道走到那里了。  

  御书房外,有位太监匆匆跑来对侯在御书房外的于仲道:于总管,有个小太监说,宫里来了个女人,一直追问太子住在哪里!  

  于仲惊道:什么,有人敢如此藐视宫规,太子殿里有人来接她吗?  

  那太监道:问了,说没听说有人要找太子。也没听说要接谁!  

  于仲道:那是谁?怎么进来的?  

  那太监道:是拿着牌子进来了。不知道是谁!  

  于仲道:你去让人问问看是谁的牌子,再来告诉我。  

  那太监道:是!匆匆退下,等了一会又跑来道:于总管,宫门口的侍卫说,是文丞相的牌子。  

  于仲愣在那里过了一会挥了挥手,让他退下。自己进去向皇上禀报。进了御书房走到皇上身边道:皇上。  

  云墨龙坐在那里没有停下手里的笔道:什么事?  

  于仲走进他道:有一名女子手持文丞相的牌子在宫中四处寻问太子的住处,您看怎么处置她?  

  云墨龙停下笔,笑看他道:处置?看来你对文丞相的不满不是一点啊。  

  于仲忙道:没有没有,奴才只是觉得文丞相恃宠而骄了点,居然让人拿着他的牌子到宫里扰乱秩序。  

  云墨龙并没有说什么。站起来想了一会儿道:能让文丞相如此放任的,只有他那个刚回府的女儿了。  

  于仲道:那也不能任由她在宫中四处乱走啊!  

  云墨龙又走回座位坐下道:不用管她,去让人通知太子殿的人,把她领到太子殿去。继续批他的奏折。  

  于仲道:您不问问她找太子什么事吗?  

  云墨龙道:如此的四处寻找太子,想也知道没什么要事!再说朕想知道不会去问太子吗?难道他还不说不成。  

  于仲听皇上如此说只得领命去让人通知太子殿的人。  

  同时,太子殿的管事孙义涵也听到,手下的人报告说有人找太子,云义涵问道:那个女人长什么样,多大年纪啊!说是我们太子什么人没有。  

  小引子道:孙管事,小的就听他们一说,我也不知道是谁,长什么样。  

  孙义涵对他道:那这样你先去忙,我让人去看看。小引子道:好的云管事,那小引子先去忙了。  

  孙义涵道:嗯!自己去交待人去看看。交待两名侍卫去看看过后,走向太子的书房,敲门进去,对太子说道:太子殿下,有名女子在宫中四处找你。你看是否带来见你?  

  云墨轩听到后疑惑道:女子?  

  孙义涵笑道:是啊!而且是在宫中四处问您住在哪里。  

  云墨轩听到他又重复了一遍,不知为何脑海中想到了一个人,感觉他认识的人中似乎只有她会这么做,不过她不是不知道他是谁吗?还是她骗人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她,但也不会去管那么多。不管她是谁总要见一见的,否则真会辜负了她费那么大的力气找他。开口说道:把她领到正殿,本太子去见一见她。  

  孙义涵道:是太子殿下,属下这就让人领他到正殿。去的路上正好碰上皇上派人来说此事的人,他回应道:这就去把人带到太子殿,请让皇上放心。  

  文幽梦找了一圈都没人回答她,反而像看笑话般得看着她甚至还指指点点的。真让人烦的,想道:再找不到,我就回去,甚至还想把爹爹训一顿,谁让他不叫人给她带路的。文幽梦已经放弃寻找了,她已经感觉到他们那些人都在看太子的笑话,真不明白这皇宫里是管的太严还是太松,若说严吧!一个人随意走了这么久都没人阻止,还任她走下去。若说松吧!这里的人发生什么事都好像和他们无关事的,就怕沾上什么是非似的。还是说太子这人已经到了没人理会的地步了。呵!要真是那样,那这还真是个奇葩,就这样都能当太子。还没等她感叹完就已经有人在说话了。  

  张志道:喂!是你在找太子吗?  

  刘坤对张志道:这不明显的吗?这么大的地方就她这么一个外人,而且看他们围观就知道,是她在找太子。又转向她道:你找太子有什么事?  

  文幽梦看着他们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人非得到绝望的时候才能出现转机吗?看他们给她说话,文幽梦道:嗯!正是我在找太子。不过,你们出现的太晚了吧!  

  张志道:不晚不晚,你还没进牢房就不算晚。  

  文幽梦“呵”一声笑道:听你这意思,我还会进牢房不成。  

  张志道:那倒不是,只是你若再多走一会,那可就不一定了。  

  文幽梦生气想道:我还没说什么呢!你却在这说我。刚张嘴还没说什么,就听到有人小跑过来,那人道:你们两个带着她跟我走。  

  张志和刘坤齐道:是,孙管事。  

  文幽梦看他们如此,也不再说什么,跟着他们走。不再看他们,跟着他们走边走边四处观赏路上的景色。他们看她如此也不再说什么。  

  走至正殿门口,孙义涵对张志和刘坤道:你们去值班吧!自己领着她进去。  

  看他们走后,文幽梦才放松下来,还以为他们要绑着她呢!走至正殿中看到一人坐在上方,不过,看他怎么那么熟悉啊!走进一步看他,果然是他。不过文幽梦问道:太子殿下,我想我们应该见过吧!虽是问句但是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低着头喝茶的云墨轩抬头看她,暗道:果然是她还真没有错。不想她认出但还是免不了。不过她找他什么事,文丞相又怎么会没拦着她呢!不想那么多了问问她就知道了,听他如此说说道:所以呢!  

  文幽梦笑道:所以你是不是该觉得因为我们有一面之缘而为我找个简单的事情做啊!  

  云墨轩想把喝下去的茶给喷出来,这么一个理由也能用,真够能的。看向孙管事一副想笑又不笑的样子,嘴角有些抽搐,冷道:我若不给你找个事情做呢?  

  文幽梦眼神一暗说道:那就算了,不过,我来此处找您,就是希望你能给我找一个事情做,我爹说只有你能给我我想做的。  

  云墨轩看她眼神暗了下来,不再逗她,说道:我也不一定能给你想要的,但你可以说说看,是什么样的事,你爹爹帮不了你还要我帮你。  

  文幽梦脸色有些抽搐,难道还要她再说一遍不成,她可不敢在太子面前提那么多的要求。云墨轩看她的脸色如此,想道:看来,还真是不一般的事。说道:你不说出来,本太子怎么帮你。  

  文幽梦笑道:说不定就算说出来,您也不一定帮到我。  

  云墨轩冷道:你小瞧我!  

  文幽梦忙道:不敢,只是没有人有那个耐心罢了。  

  云墨轩冷冷的道:说。  

  文幽梦看他生气了,内心笑笑说道:太子殿下,在下只不过是找一个自由而不受约束的事做罢了。殿下你能给的吗?  

  云墨轩内心嗤笑一下道:怎么给不得,不过本太子确实没那个耐心,所以你还是去做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至于做不做在你,本太子不会管你,当然要做就要做好,否则也别怪本太子不客气。  

  文幽梦高兴笑道:那正好,我也不想让人管那么多,您做您的事,我做我的事,不关你的事,那正好。文幽梦高兴的重复了两遍。  

  云墨轩倾斜着拿起酒杯玩轻声的笑道:好。你不要怪我就好。眼里闪过一丝算计。  

  文幽梦轻笑道:不会不会。  

  云墨轩收敛脸上的笑容,坐直身对孙管事说道:义涵你带她下去,领一套宫女的服饰。想了想又对他道:她要留在我身边的。两套吧!可能她还要换洗呢?说罢嘴角的笑意不断。  

  文幽梦和孙管事都一副惊讶的模样,文幽梦首先反应过来,要说什么又想起自己刚刚说的话,只好把嘴闭上。叹了口气暗道:自己这就是劳动的命。此刻不好说什么,以后一定要要求些福利不可。嗨!  

  云墨轩看着她笑而不语,示意回过神的孙管事带她去。自己在那乐会就走了。  

  孙管事从来没见过太子这么开心过,更没见过太子这么欺负一个女人过。所以走出正殿好远都没从刚才的事情走出来。  

  文幽梦看着这个叫义涵的人,对他说道:我们这是去哪里?看着这面墙。不知道上哪!原来在刚刚文幽梦看着他正想如何唤醒这个云游神天的人,都没看路,所以,走到墙的面前了。  

  孙管事复杂的看了她一眼,这女人,自己没看路,她也没看吗?两个人能直直的往墙上撞。对她说道:跟着我走。文幽梦没说什么,她的心情不怎么好,她好歹是丞相之女啊!怎么就这么个待遇,不过算了。他说的没错,是个人都没耐心等这样一个人做事,他能给她这么一个随时自由的事情已经很不错了。  

  文幽梦领到宫女服装的时候,已经午时快过了,她抱着衣服不理会别人的眼光,自经走到正殿,看那没人,也不问别人,自己去找人,不是她嚣张,而是她已经没那个心去问别人太子在哪里。她饿了希望他能给她点吃的。  

  文幽梦看着他,内心笑道:看吧!她猜的不错,不出意外的话,他正在吃饭那!呵呵走进房屋,看他正在看自己。笑道:太子殿下您不请我吃顿饭吗?我好歹也寻了您一上午呢?  

  云墨轩笑看她想到:还以为她已经走了呢!冷道:是吗?本太子以为你已经走了呢?看她苦苦一笑,又道:既然没走,就一起用膳吧!  

  文幽梦没再说话,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自己大张旗鼓的寻找他,不知道会不会给他带来麻烦,也许会让他反感自己也说不定。可是她又怎么找到他呢!四处转转直到找到他为止,那结局还不是差不多吗?想让她回去,那是不可能的,既然来了不得到答案她是不会走的。  

  李林站在不远处看着她想道:这不是在媚秀楼的那个女人吗?怎么会在这。没人解答他的疑问,然而没过多久他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文幽梦坐下不再说话,也不客气拿上桌子上的饭菜就开始吃,云墨轩看她坐下本想再说些什么,看她用手抓怒道:你不会用筷子吗?  

  文幽梦嘿嘿一笑道:没有,只好用手抓了。  

  云墨轩气道:来人,给她拿双筷子。  

  文幽梦眼里的笑意很深,嘴角的笑容也灿烂笑道:谢谢太子殿下。  

  云墨轩气得不再出声,只是桌上的饭菜。文幽梦看他道:要不让人撤掉,在给您换一桌行吗?  

  云墨轩没出声,点了点头,文幽梦松了口气,想道:这一劫终于躲过去了。云墨轩看她松了一口气,眼里的笑意一闪而过。不再说话。  

  换了一桌新菜,文幽梦也洗了洗手,就陪太子用餐,吃了差不多时,文幽梦道:太子殿下,我什么时侯开始做事,要不就今天下午吧!  

  云墨轩道:你真的愿意做个宫女?  

  文幽梦道:那倒不是,我只是找不到事情做了而已,如果你愿意我到是想随意想做就做,不想做的时候就出宫玩几天,做的时候也不一定住在宫里。怎么样?您同意吗!  

  云墨轩等了一会了道:我不是说了吗!给你个宫女的身份就是依你的意愿才给你的。不会管住你的。  

  文幽梦道:这样啊!那不就是我这可有可无喽!  

  云墨轩看她一眼道:如果可以,我也有事要你做的。  

  文幽梦明显不相信道:是吗!  

  云墨轩答道:嗯!  

  吃过午饭后,文幽梦没有回去,而是留在这里做事,虽然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宫女身份,但要做到要做就做好的地步,但是,她要做什么呢?太子走时又没说什么。她总不能去抢别人的事去做吧!她不会去做那让人反感的事,毕竟抢人的饭碗是会遭报应的。虽然说是给自己找个理由,但也不能做让人心烦的事,毕竟在别人眼里自己已经是个无所事事攀上太子的人,太让人反感总归不好。所以,文幽梦整整一下午,都没做什么!只是在哪里一片转来转去。当太子走到房间门口时看到前面不远出自由的溜达的文幽梦时,他的眉头微微一皱想道:还真不做事,心里起了一丝反感,不过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这么看着她。也不说话。  

  文幽梦游玩着转头看见了他,笑着走向了太子,对他说道:太子回来了。  

  云墨轩看她走向自己,快至自己身边时不再看她,转身走向自己要去的地方。听她的问话,也只是随口“嗯”了一声。  

  文幽梦看他好像并不喜欢自己,只是淡淡一笑,随即笑道:我想我要说说今天下午的事!  

  云墨轩回头看她冷冷的问道:什么事?  

  文幽梦笑道:太子殿下,我今天一下都没做事,都不知道该干什么!你也没安排我做什么。我抢别人的活干未免有些不好吧!  

  云墨轩嘴角又些抽搐,想道:她什么时候那么好心了。嘴上掀起一丝笑容,看看她并没有说话,只是转身就走,看她没跟上自己,只是站在那里停了一下,就走了。  

  文幽梦看他如此,无奈只好跟上,只是觉得这太子太好玩了,希望他能一直陪我玩下去。云墨轩走到自己住的地方,看着这几间房子对文幽梦说道:这里以后就是你做事的地方,你来了以后就会有人让出这里,我会让人安排下去的。  

  文幽梦看着这里,思索了一会道:好!谢谢太子殿下啊!  

  云墨轩看她笑着道谢的样子,不知为何想笑。看她一眼就走,刚走停下道:一起用膳吧!说完头也不会的走了。文幽梦看着他走远的人影,笑笑踏步前行。  

  文幽梦他们吃完饭后,文幽梦就回了相府,刚走到门口,看门口的家丁看向她的眼神怪异而且还一直盯着她看,直到自己进去了之后他们才把眼神收回去。文幽梦就有预感他们好像知道了她做丫鬟的事。一路上,下人们看她的眼神和宫里的太监宫女看她的眼神没什么区别,文幽梦暗道:不会吧!事情怎么传的这么快,她是相府的小姐,怎么有人敢随议论她呢!  

  文宇哲看见她回来,忙叫她道:幽梦,爹爹找你,赶快和我去见爹爹。  

  文幽梦看见他的招手就跟着他去了,就算爹爹不找她,她也会去找爹爹的。她怎么会那么出名呢!看他们的眼神,就算他们不说话,文幽梦也知道她快要名扬四海了。  

  文夜奇是又生气又无奈啊!想他想起她不知道太子殿下的住处的时候,自己就立刻跟着进宫了,谁知让人通报于公公自己要进去时,被皇上知道,传唤了过去,皇上如此说道:文爱卿啊!你教的好女儿啊!竟然在皇宫四处询问太子的住处扰乱宫规。听到皇上如此说,虽不知道皇上是否真的生气,但也要磕头谢罪。唯恐幽梦惊扰了圣驾,皇上要治她的罪啊!不过皇上并没有生气,抬手让他起来道:你让文幽梦进宫找太子什么事?他答道:回皇上,让文幽梦进宫找太子是因为她要找事情做。云墨龙疑惑道:哦?他把事情的详细的说了一遍。云墨龙笑道:你女儿还真是个会偷懒的人物。又道:既然如此就跟我一起看看太子的答复吧!没有问为什么非得选上太子,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儿子在有些时候是有那个耐心和魄力的。  

  只是,他们都没想到,太子居然会这么做,云墨龙听到后对他说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云墨轩丝毫不惊讶他的父皇不信,因为要是他,他也不会信的,毕竟那是丞相的女儿还是近期最受宠爱的女儿。他面不改色的回答道:回父皇,儿臣说,儿臣让她做了儿臣的丫鬟。  

  云墨龙和文夜奇都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太子,但是都很快的恢复了脸色,云墨龙目光深沉道:你可知她是丞相最疼爱的女儿啊!你怎么会让她做丫鬟呢?文夜奇不生气只是也一脸疑问的看着太子,因为据他了解,太子不管做什么都有他的理由,所以,他相信太子。  

  云墨轩想想他与她的谈话过程,嘴角就掀起一丝笑容,使得云墨龙和文夜奇两人都有一丝惊讶一闪而过等着他的回答。云墨轩看向他们二人道:父皇,文丞相,我之所以会让她做丫鬟是因为她自己同意的。  

  云墨龙和文夜奇互相看一眼,云墨龙道:就算如此,你也不该让她做一个丫鬟啊!  

  云墨轩看向皇上道:让她做丫鬟是因为正好成全她的所求。看他们的疑问又道:这样就可以不妨碍我自己的事情又可以让她自由的选择去做不做事,当然,如果有必要让她做的事,我也可以告诉她。做不做权利也在她。  

  云墨龙道:即便是这样,这丫鬟的名声也对她不好,甚至会对丞相造成一些影响。  

  文夜奇忙道:皇上,臣的事就不必说了,叹了口气又说道:只要梦儿她愿意就好了。  

  云墨龙看他道:文爱卿爱女亲切,不追究她的责任真是让朕汗颜啊!  

  文夜奇苦笑道:皇上您别这么说,臣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云墨龙呵呵一笑,文夜奇只有跟着苦笑一声。  

  文幽梦跟着她三哥进去后,就看见她爹的目光,冷冽惊人。不过,文幽梦丝毫不怕正要说话,被她爹打断道:你混的好名声!让你爹也无颜见人。文夜奇怒道;  

  文幽梦一脸委屈的聆听她爹的教诲,文夜奇看她如此道:你怎么不说话了?  

  文幽梦诚恳道:幽梦知错,不敢打扰爹爹训斥。  

  文夜奇气的厉声道:还有你不敢的事!  

  文幽梦只好安静的站在一边等待她爹爹的训斥。文夜奇看她真的不出声,也拿她没办法。总不能真的把她打一顿吧!只好道:若你不想做,我去求求太子,让他放你回来,我给你找个事做。  

  文幽梦看着他爹爹的脸色随着他说出的话而越来越黑时候,就知道若真如爹爹说的这般,就会让爹爹一辈子因为这一件事而抬不起头了,更何况她压根就没打算撤出来。否则她早回来了,至于等到现在才回来吗?文幽梦看着他爹道:爹爹,孩儿不回来,在哪里挺好。  

  文夜奇气道:挺好,你的意思是喜欢当丫鬟了。  

  文幽梦看他爹气得声音都失了调,笑道:那倒不是,是因为女儿有想做的事。否则以你女儿的为人,又怎么会甘愿听别人的调遣呢!  

  文夜奇气消了看她道:那你要做什么?文幽梦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她爹爹。文夜奇看她不说话也不追问只是盯住道:你别做越轨的事!  

  文幽梦笑道:请爹爹放心,孩儿绝不会做让爹爹为难的事,文夜奇只是用怀疑的目光看她一眼,不再理会她,一会问文幽梦道:你有事吗?  

  文幽梦思索了一会对她爹道:那个,爹,孩儿想问一下,我的事情是不是人人都知道了。  

  文夜奇本来已经气消了听到此话又气的厉声道:你觉得呢!  

  文幽梦看她爹又生气说道:爹,孩儿觉得不应该啊!  

  文夜奇气极反笑道:立刻给我滚出去。文幽梦吓得赶紧跑了出去。不再理会她爹爹,不过,她倒是没被自己的爹爹给吓到,反而她还很乐呵呵的。  

  所以,文宇哲风中凌乱了。只是因为,他怕文幽梦被爹爹训斥而生气和心里难过,所以出来安慰她,却不想他看到他的妹妹笑的不亦乐乎。一时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干嘛!  

  而文幽梦丝毫不觉得自己已经雷到了一个人,而且那个人还是他的哥哥。自经走回自己的小院,一路上还笑呵呵的,让人觉得她的心情超级不错。蓝麒从她从书房出来就一直跟着她,看到她心情一直不错,有些不明白。据他所知她应该是因为今天的事才被叫到书房的,难道她不是挨训去了,不可能啊!这事情闹的大,文丞相不应该无动于衷啊!算了,问问她看。  

  文幽梦走进自己的小院,嘴角的笑容依然的合不拢。开心的笑意都让这个小院的丫鬟仆人都闹不明白这是怎么了,怎么小姐这么开心。不过没人敢问。但有人替他们问出来了。  

  蓝麒走在她的身后道:什么事能让你这么开心?  

  文幽梦听到有人说话一惊转身看他道:是你啊!都没发现他,看来她的功夫又退步了。蓝麒看着她不语,等着她的回答。文幽梦无语得转了回去,继续往前走边走边道:没什么事,就是把我爹气着了,我很开心。一语惊得所有人一愣,丫鬟仆人都张大嘴巴。文幽梦看他们如此惊得一时忘了向前走,暗道:有这么大的反应吗?回头看看蓝衣人,连他都惊得愣在那里,看见她回头才往前走。  

  文幽梦无语暗道:这么大的反应。想了想,拿手在嘴边咳咳两声道:我开玩笑呢!停顿了一下,看他们的反应,还是这么不相信的样子,转身走着又道:我只是想到要去太子身边做事了,感觉很快乐,说罢怕人不信又点了点头肯定道:嗯!很快乐。说完忍着笑就走进了屋里。  

  蓝麒一直跟着她到屋里,虽然他不怎么相信她的说辞,但也没追问。文幽梦忍笑着看向他道:蓝大哥怎么来了?  

  蓝麒道:来看看你,听说你在太子身边做事了。  

  文幽梦答道:嗯!这事情传的够快啊!估计明天满大街都会传文丞相的女儿做了别人的丫鬟了。  

  蓝麒看向她试问道:你不想让人传出去。  

  文幽梦看他道:怎么会不想传出去,这可是扬名立万的好机会啊。蓝麒愣愣的看着她不说话。文幽梦笑道:好了,我只是不在乎吧!不想管那么多的事而已。说罢文幽梦问道:你到底是谁?能告诉我吗?  

  蓝麒道:你不是知道吗?  

  文幽梦问道:知道什么!  

  蓝麒道:我叫蓝麒。  

  文幽梦惊讶道:你真的姓蓝啊!  

  蓝麒有些惊道:你真的不知道?  

  文幽梦道:废话,我要知道还问你啊,不过你是蓝麒,是?文幽梦想到暗杀界的首领就叫蓝麒,而且还是二十三四岁的年纪。不会就是他吧!武功卓越,神出鬼没的。  

  蓝麒笑道:不错,就是你想的那样,为了不让她再问又道:天弑那里的首领。  

  文幽梦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感叹道:我还真幸运遇见的人物,一个比一个强。  

  蓝麒笑笑不语,文幽梦也不知道要说什么。过了一会,蓝麒道:今天你怎么会问起我的事,你不是一向不过问这些的吗?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姓蓝的?虽然觉的不一定是什么好理由,但还是要问问的。  

  文幽梦看着他说道:我是因为太子今天提了下,才想问你的,不然总觉得事情不完美,至于怎么知道你的姓,那还多亏你经常穿蓝衣服,刚开始是不想喂和那个那个的叫你,看你穿蓝色的衣服随便说的,之后看你经常穿蓝色的衣服,就没再改了。  

  蓝麒听后无语道:你还真会起姓。  

  文幽梦笑道:可不是吗?我都觉的我特别的幸运。  

  蓝麒看她道:太子给你说了什么,你又怎么会觉的不完美的。文幽梦看着他笑而不语,想道:我就是突然想知道你的名字和来历又是干什么的,又不是为别人探消息的,就算不知道其它的知道一点就行总比什么都不知道的好吧!现在毕竟跟以前不一样了。不是一个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时候了,做点事总会牵连到别人的,弄明白总归是好的。  

  良久,文幽梦回答道:没什么,至于我怎么会觉的不完美的,你以后会知道的。当然,如果你可以告诉我,是谁曾经接过刺杀太子的事,那就再好不过了。  

  蓝麒道:你果然想为他做事,不过没人会妨碍你的,你想知道的事我也可以告诉你,你知道了只要不报复我的暗杀界就行。不是怕她报复,是不想与她为敌。  

  文幽梦笑道:好啊!反正我也没心思斗,何况我没想为他出头。后半句话并没有说出来。之后,文幽梦与他并没有聊别的,只是谈谈一些无聊的话题。当然,蓝麒也如他所说告诉了文幽梦谁接了刺杀太子的事,再见到太子之时文幽梦并没有把这事告诉太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