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我的温柔暴君

第十四章:宴会(二)

穿越之我的温柔暴君 流星雨的浪漫 2981 2015-06-28 00:44:43

     突然晓晓意识到自己想多了,那个混蛋关她什么事,她干嘛一定要弄懂你那个昏君,正所谓帝王的心是最深不可测的,哎,她不会是受到了这个身体的主人真正的慕容惠的影响了吧?想到此处轻泯了一口茶,结束了胡思乱想,幽怨的看了这个始作俑者柳玉墨一眼,不过怕被发现,又很快的收回目光了。

  晓晓本以为这个小动作不会被发现,可这一切都没有逃过柳玉墨的眼睛,不过没有点破。他感觉这种感觉很微妙,从来没有人对他用过这种眼神,就像一对平凡夫妻吵架了,他很喜欢,所有柳玉墨笑了。而这一切丽妃都看在眼里,她的手紧紧的握着酒杯,才避免杯中的酒洒出来。

  在丽妃的印象中柳玉墨从没有这么开心的笑过,即使笑,大多数都是冷笑。她好恨,为什么这么美的笑容不是因为自己,而是由于慕容惠,好像一切都脱离了原本的轨迹,这让丽妃很不安,甚至让她感到一丝恐惧。就在丽妃微微发愣之际,她终于决定要做这件事了。

  爹爹我同意与您里应外合谋朝篡位,助你坐上龙椅,但你千万要实现您的诺言,留下他一条性命,使他从此只属于我一个人。而晓晓根本不知道不远的将来会掀起一场血雨腥风,会改变所有的一切,只是安静的喝着茶。不知道过了多久,歌舞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就是嫔妃展示才艺的时候了,所有大家很兴奋,都拭目以待。

  可奇怪的是没人上去主动请缨,晓晓问了站在她旁边的青儿一声,原来大家都知道丽妃才艺出众,年年宴会上夺魁,这次也不例外,所有那些嫔妃也不会自找无趣,毕竟最后丢脸的还是自己。看着嫔妃们无人敢应战,再看着丽妃得意的眼神,晓晓心里冷哼一声,心里默默地已经向丽妃下好了战书。

  正所谓千呼万唤始出来,丽妃带着所有人的期盼已经换好了衣服站在站在舞台上,随着丝竹管乐之声偏偏起舞,扭动着小蛮腰,身体柔若无骨,做着高难度的动作,与音乐溶为一体,时不时的对着大家娇笑几声,看的几位大臣热血沸腾,连晓晓都觉得跳着不错。

  就这样过了十几分钟,舞跳完了,台下爆发出热烈的掌声,而丽妃也自然会抓住这个机会不会放过晓晓,对大家说道“奴家只不过是小巧而已,那里比得过皇后姐姐。”语毕,丽妃已经坐回位子上去了,大家都在都在猜测丽妃这句话是真是假。

  到底是丽妃故意使皇后下不了台,还是皇后真的有绝技,不过大家都觉得前者更可信,如果皇后真有绝技那以前为什么没有听过,所以明白了的大家都开始幸灾乐祸,看晓晓怎么收场。而晓晓也知道要展示这几天苦练的成果的时候到了,没有一点慌张,自信的对柳玉墨说“臣妾愿和丽妃妹妹一较高下。”

  晓晓本以为这是一句再平常不过的一句话了,可是她的自信让柳玉墨有一秒钟的失态,他被晓晓的自信给怔住了,从来没有一个人在他面前如此自信过,他觉得如此自信的晓晓很美,美的不沾一声烟尘味。意识到自己失态了的柳玉墨,很快就把多余的情绪掩盖住了,无有一人发现他眼中的惊,轻轻点了点头,算是准许了,而晓晓根本不会想到柳玉墨为她而惊艳。

  晓晓走入舞台中心,规规矩矩的站好,取出随身携带的笛子,悠扬的吹了起来。众人忽然觉得自己被优美的笛声带入了优美的意境中,突然有几只蝴蝶从远处寻着笛声而来,在晓晓身边飞来飞去,不愿意离开,许多人不由的入了迷,忘记了自己在那里,又在干什么!

  他们仿佛听到了一首歌的歌词:情人别去后人消瘦,相思别离惹人愁,难忘往日情深厚,忍心抛弃负情未说缘由,相思孽债情难受,恨他负恩负义痛心疾首,朝思夜念暗泪流,只盼苍天许可成佳偶,难忘情深厚,心苦透,因乜解救书信都未曾有,痛恨痛恨情惨透,心伤透,相思苦我断肠消瘦。

  一曲演奏完毕,大家都意犹未尽,一片静寂,不久爆发出一阵阵的叫好声,很显然是晓晓赢了。本来晓晓这样就结束了,刚想回到座位上,就听到了一阵拍手声,晓晓本以为只是哪个不相干的人,但看清是谁了,她吓的差点吓的摔一跤,晓晓从来没想到会得到柳玉墨的肯定。

  她又惊又不知所措,只好干站着,等着柳玉墨接下来的话,心里早就把他骂了无数遍,他妈的,你不回去哄你家的小丽丽,跟我搞什么啊,神经病。此时,柳玉墨一副神态自若的样子,根本不知道晓晓在心里骂他。

  于是,在他喝了一口酒后,终于发话了。“皇后好似幽莲仙子下凡,甚美,来人,取紫玉笛来,赐予皇后。”柳玉墨一番公式话说完后,所有人无不惊讶,紫玉笛乃是无价之宝,听说只送有缘人。此时晓晓不知道什么紫玉笛啊,无价宝啊,她脸上因为柳玉墨赞美的话有些发烫,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在心里感叹:那混蛋果然是情场老手。

  如果他不是一个负心人多好啊,也许她会喜欢上这一刻把她比作幽莲仙子的柳玉墨,可是没有如果,没有假如,她总要面对现实,自己不能把心交给柳玉墨,如果交给了他,那必定是一场悲剧。想到这里,晓晓心里充满惆怅,迫使自己回神,不要再发春了,搞的死去的慕容惠一样花痴。

  回到现实世界中晓晓看到了由宫人慢慢呈上来的紫玉笛,只是一眼,便不知道为什么的很喜欢,她本以为人们所说紫玉笛只是一件凡物,没想到如此的漂亮,玉质晶莹剔透,一看就价值连城,使晓晓很满意,让她没想到这混蛋会这么大方,便心满意足,很高兴的谢恩了。

  谢完恩,回到座位上,晓晓发现已是傍晚了,夕阳斜下,很美,看来宴会得持续到晚上了。来之前听青儿说接下来便是作诗,对对联的时间,反正她对这个没兴趣,如果叫她参加,她情愿等到晚上数星星。果然,一到了这时候,最高兴的便是那些朝臣了,他们都希望自己的才情可以得到皇上的赏识,可以升到更高的官职。

  正如晓晓所想的一样,一首首的诗,一句句的对联一个个新鲜出炉,搞的她一句都听不懂,有些无奈,好想仰天长啸:我他妈的穿越过来不是来补语文中的古诗的。相较于晓晓的抓狂,朝臣们都像打鸡血一样,不停的创作,更是不停的互相比较,都想拔得头筹,在柳玉墨面前长脸。

  终于晓晓等到天黑了,抬起一点点头,欣赏着这完全没有污染的星空,好像一点都不累,她在想有没有一颗星星的尽头是二十一世纪,这样她也能仰望到故乡的亲人了。怀着这样的心思,盯着星星看了好久,脸上一脸宁静,恍若无人的发着呆。

  这一边晓晓是发着呆,丽妃是一肚子的气,没想到弄巧成拙,本想让晓晓难堪,结果让晓晓夺魁,可是她有怒不敢言,因为是丽妃自己说她不过是小巧,比不过慕容惠,所有她只有借酒消愁,一杯接一杯,很快就宁酊大醉,被送回宫了。

  由于丽妃被送回宫了,别的嫔妃也不敢冒然和柳玉墨说话,便注意到了看着星空,笑的很甜美的晓晓。他很疑惑为什么晓晓会一直盯着夜空,星星有这么好看吗?便主动搭了一句“你在想什么?”

  短暂的惊讶后,晓晓对第一个发现她在看着星空的柳玉墨敞开了心扉“你看,我觉得你很像月亮,而在你身边的人就像星星一样,虽然有很多,但你永远是孤独的,再多的星星也不懂月亮的心,以前的慕容惠想走进你的心,可是她失败了,也许真的没人能走进你的心吧。”

  柳玉墨本以为晓晓会说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没想到晓晓一针见血的谈到了自己,便有了兴趣,又继续追问道“难道你觉得我不爱的杨雨惜?”晓晓轻笑了一声,“我感觉你对她只有chong爱,可是chong爱、chong爱,这chong又能持续多久呢。”

  晓晓把话说开那里,两人之后就陷入了一阵沉默,两人互不搭话,直到宴会结束,柳玉墨和晓晓分开走了,好像这才是两人的相处方式,刚才的一幕只是插曲。在回去的路上,柳玉墨在路上,看了一眼天上月亮,脑中想起了晓晓对他说的一句“我觉得你很像月亮,,而在你身边的人就像星星一样,虽然有很多,但你永远是孤独的。”,自语道“没有想到了解我的竟然是你。”自语完就消失在夜色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