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师祖,师傅跑了

085红颜一怒为君倾

师祖,师傅跑了 挽歌一笑 2479 2015-09-08 19:44:31

    光阴如梭,岁月悄然趟过没有留下任何耐人琢磨的痕迹,一切还是和当初一样未曾变过。  

  离上邪落入轮回,转眼已过了整整一千一百年,而青绾也在人间苦苦寻了他一千一百年。  

  那日送他入轮回,不久后冥帝来报,说神尊这一世的命似乎并不好,天生银发红眸额间朱砂惹来许多人的悱恻,人们当他是妖物,予他不祥。  

  青绾得知后,这一千一百年中她几乎是踏遍了人间了,然而依旧没有他的丝丝毫毫音讯。  

  这日,青绾敛了周身神力和容貌,于往常一样漫无目的的游走在京城烟云的繁荣间,手间紧握着一柄同体流光绯红的银剑一看就不是凡间之物。  

  师父,你在哪啊?千年了,纵然我当初强行送你入轮回你恨我也该消气了吧。  

  青绾垂眸看着身边形形色色的路人,耳畔嚣不绝耳的吆喝声此起彼伏,她就这般无助的看着前方的车水龙马,心中所爱之人不知所踪。  

  “诶你快点!听说集市前又要行刑了!”一个中年妇女拉扯着一旁挑着担子的小贩急匆匆的样前面走着。  

  “哎哟!你急个啥子!不就处死个人么!瞎吵吵啥呀!”那挑着担子的小贩不耐烦的被中年妇女拉着走着。  

  “你懂个屁!听说被处死的不是个人!是妖怪!还是我们皇帝陛下亲自监斩!”那中年妇女说到后面压低了声音,小声的对着那小贩故作神秘的说道。  

  “什么?妖怪!”那小贩大惊失色。  

  “哎哟!你给我轻着点!”中年妇女对着小贩一个耳刮子抽了过去,一脸嫌弃的怒道。  

  小贩捂着脸,一脸委屈的问,“我咋就不信呢!妖怪!妖怪能给人抓着啊!”  

  青绾抬眸看着眼前争吵的两人,已然被他们口中的妖怪吸引了兴趣。  

  “嘿!咋就不是了!小小年纪一头白发!这还不算!听说啊他的眼睛都是血红血红的!他们说啊这是只喝人血吃人心的妖怪……”那妇人似乎还想说什么,却被青绾一个快步上前狠狠的抓住手腕。  

  “银发红眸?额间是否还有朱砂神印?”青绾紧紧的抓着那妇人的手,由于太激动,手下力道大的让那妇人疼的五官都揪在了一起。  

  “是是是!哎哟!疼死老娘了!”  

  “原来一直在皇宫,难怪我寻了这么久还未找到!”青绾紫眸一厉,神力不受控制的顷刻间爆发出来。  

  一袭浅银仙袍轻袂,银紫长发一半松散的绾着,另一半似柔顺的瀑布般倾泻而下,长及脚踝,银色的月链泠泠浮涌在身后,紫眸中闪着亘古不变的神韵。  

  那妇人和小贩看呆了,还未曾来得及反应眼前早就没了青绾的踪影。  

  集市  

  整个集市喧闹无比,所有人在官兵的引领下围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圈,都对着跪在圈中央的银发男孩指指点点。  

  那孩子年纪不大最多十岁,脸上虽满是污浊血迹,却仍能看得出是个难得的美人胚子,身上裹着一件单薄的囚衣,那发黄的囚衣上布满了斑驳干涸的血痕,好些地方都破了,露出了深可见骨的鞭伤和烙伤。  

  然而虽是小小年纪,但这满身伤疤,纵然是个强壮的汉子也是挺不住的,他却丝毫没有流露出一丝疼痛的表情,那双深不见底隐晦难测的红眸中透着一股生人勿近的阴冷气息,这种眼神实在不该出现在一个十岁的孩子眼中。  

  留在众人悱恻间,原本碧蓝的天突然暗了下来,狂风大作,似一只困兽嘶声揭底的怒吼冲击着那些人的耳膜。  

  狂风逐渐小了,众人还未曾反应过来时,一声空灵带着隐怒的声音顺着风声缥缈不真的传了过来。  

  “放了他,本座或许还能放过你们。”  

  那人间皇帝吓得躲在重重守卫军中央,慌乱的四处张望着,想寻找那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是从哪来的。  

  估摸着是仗着这么多官兵护着他,那皇帝似乎察觉到自己方才的窘态,便清了清嗓子,对着天空喊道。  

  “大胆!朕乃天之骄子!何方妖孽!出来受死!朕一同斩了!”  

  “哈哈哈!本座就是你的天!月神。”话音方落,一袭浅银浮在半空,一根银紫月链从光裸的脚踝一直延伸到大腿,穿过腰身浮在身后,额间一枚祭月仙草的图腾散发着淡淡的柔紫银光。  

  那皇帝突然感觉一阵窒息,双脚离地离青绾越来越近,眼底早就没了方才那股子嚣张气焰了,取而代之的是失魂般的怖怕。  

  “你怎么能让本座的师父收了这么重的伤?”青绾垂眸看着跪在地上正一脸寓意难测的看着她的孩子,对着皇帝冷笑道。  

  那人间帝王面色发白,已然已经严重缺氧了,那双充血的眼睛怕极了的看着青绾求饶。  

  青绾一声冷笑,什么天之骄子,在她眼中不过是一介匹夫,脆弱连蝼蚁都不如。  

  她素手一翻,那皇帝的身子便像枯叶般的飞了出去,重重的打翻了一旁木架上烧的正旺的火盆,顷刻间烫的发红的木炭全部滚落在他身上,原本高高在上的帝王此刻如同正在受刑的阶下囚一般叫的凄惨不堪。  

  “我师父受过的痛,你也给本座尝尝!”青绾紫眸一厉,眸色冷艳的看着在地上痛的打滚的皇帝,勾唇冷笑。  

  她不在看那皇帝,转身飘到了银发男孩身边,广袖一翻,原本喧闹的集市已然没有了那位人美却脾气暴戾的神女和银发男孩了。  

  神界,月神殿  

  青绾一路抱着他回到了自己的神殿。  

  “你……还记得我么?”青绾紫眸载满了柔情,温柔的看着怀里面色冷峻的孩子。  

  转世的上邪不曾回答她,依旧冷冷的看着她。  

  “我叫青绾。这次不许在忘记了。”青绾伸手拂过他满是血污的脸,霎时那污浊全不见了,露出了白皙的面容。  

  他还是和以前一样,银发,红眸,神印,甚至连神情都未曾变过。  

  这眉这眼,这容这态,简直就是个缩小版的师父啊!  

  青绾忍不住紧紧的抱住了他,却弄疼了他。  

  他轻声的“嘶”了一声,青绾吓得急忙松手,一脸心疼的看着满身是伤的他。  

  “我记住了,但……我没名字。”他低着头,轻声说道。  

  “从今往后,你就叫上邪。”青绾垂眸看着他,笑的暖心至极,哪还有方才集市上的那股戾气。  

  上邪抬眸楞楞的看着眼前这个笑的如孩童般的女人,虽是第一次见面但却觉得已经认识了很久了一般。  

  他天性冷漠,出生时正逢天狼星错位,父母双双西去,落地不哭不闹,一头雪发天生的红眸叫人见了就怕,人们都当他是妖怪,不肯亲近他,从小就受尽世间苦难,受尽世人冷眼的他从未见到过一个人像眼前这个倾国倾城的女人这般对他笑过。  

  他点头表示答应。  

  “你可愿拜我为师?从此只要我未湮,定护你万世周全,六界至尊。”青绾跪坐在他面前,伸手轻轻抚着他的侧脸,柔声问道。  

  上邪一愣,看着青绾那双琥珀般的银子眼眸心慌意乱,失魂般的答应了。只是他觉得她说的这些话,他好像很耳熟,好像自己很久之前也说过一样。  

  青绾笑着笑着便流泪了,喜极而泣。  

  师父,你曾也许过我万世周全千岁无忧六界至尊,可奈何天意弄人。不过没关系,你没有实现的诺言徒儿替你实现。

挽歌一笑

高三啦!以后没有那么多时间更文了请见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