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师祖,师傅跑了

浮生绘

师祖,师傅跑了 挽歌一笑 3034 2015-04-21 14:50:23

    青丘之国,万灵汇聚,草木青青。一袭深紫凌空而至,原本暖风处处,此刻却充斥着死亡的气息。

  青绾紫眸扫过清清玉翠的草地,几只尚未成形的四尾灵狐在草地上嬉闹着,浑然不知死亡正在悄无声息的逼近。

  青绾水袖一舞,飞身掠过草地,所过之处生灵涂炭。原本青翠的草地上沾满了斑驳血迹。

  终,青绾在一处月牙湖畔停了足。

  “这是。。。神农鼎的气息。”青绾垂眸看着月牙湖,淡淡开口。

  “放肆!何方妖孽!胆敢闯我青丘圣地!”一个清丽的女声响起。

  青绾抬眸一看,勾唇浅笑。

  都说狐族出美人,果然不错,眼前的美人,虽年纪不大,却也是难得的美人明眸皓齿,一头雪白的长发轻舞,九条雪尾扬在身后。

  “九尾狐?你就是青丘的新王?”青绾紫眸流盼,细细端倪着自己的纤纤玉手。

  眼前的美人一愣,雪银眼眸中汇入了一丝差异,“你是谁?”

  青绾看着眼前的美人,玩心大起,“青丘没人了么?怎么让个小丫头坐镇?”

  果然,眼前的美人按耐不住了,九尾爪扬,眉目间传入丝丝杀意。

  “小丫头,我是来取神农鼎的。”青绾紫眸流盼,朱唇轻启,玉指轻绕胸前的紫发。

  不等美人回话,天际传来了声声蛇嘶,青绾蹙着黛眉,她很清楚谁来了。

  “什么人!别躲躲藏藏!”青丘美人警惕的看着四周。

  正当她警惕着蛇嘶鸣声,背后一阵冰凉。

  “啪。”地上段成几段的白蛇在地上扭动着,美人回眸,错愕的看着玉手轻点着自己的青绾。

  “谁要你救我了!”狐狸美人蹙着眉。

  “小丫头你不是他的对手。”青绾话毕,紫衣轻袂,浮声飞上了天空。

  空灵的声音从云雾中响起,“一个月才取回一件神器,染尘可是很生气呢。”

  “我的事不用你管。”青绾紫眸一厉,雪白的云雾中从里到外晕开了血雾。

  “魔神果然六界至尊,万妖只想帮助魔尊取回最后一件神器。”云雾中依旧是空灵的声音。

  “你们休想取神器!神农鼎的意识和我相通,我若不愿!你们谁都别想取到手!”狐狸美人紧紧蹙着眉,身后的九尾怒然。

  一条花白大蟒从云雾中探出了蛇头,琥珀色的菱眸冷眼望着狐狸美人。

  “你若敢伤她,我就顺带灭了你的妖族,别忘了,妖族屠杀我仙灵岛之仇我可还没报呢。”青绾斜眸冷笑着看着万妖。

  万妖被那么冷漠的眼神看的心中一颤,自觉的伏回了云雾,消失了。

  “我不要你救我!”狐狸美人瞪着杏眸,看着青绾。

  青绾不怒而笑,“可是我想救你。”她垂眸看着草地上的狐狸美人,“因为你和开我当初挺像的。”

  狐狸美人杏眸轻眨,不解的看着青绾。

  “当初的我,也和你一样,倔强,天真。”青绾紫眸看着一蓝如洗的天空,绝美的容颜上满是回忆。

  “可是你杀了我的族人!”狐狸美人瞪着青绾,怒吼道。

  “你以为我愿意每天都活在杀戮中么?”青绾回眸,紫眸中满是怒火,却又在一瞬熄灭,“我很爱我师父,为了他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只要他肯爱我啊!可是他却因为我是神魔之后,会给天下带来威胁而杀我。。。”青绾蹙着黛眉,紫眸满是哀恸。

  眼前的美人愣愣的看着青绾,杏眸中染上了同情。

  “你说,我是不是很傻?”青绾转眸,看着狐狸美人。

  “虽然我未经情劫,但我觉得你不傻,为了最爱的人死亦无惧。”

  青绾紫眸汇入水雾,逐渐氤氲开,最后决堤。

  “青绾!”耳畔传来熟悉的声音,随后白衣凛冽。

  “哼,这么快就养好伤了?”青绾伸手拭去挂在眼角的泪珠,对着兀月冷笑道。

  “孽障。上邪不忍伤你,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杀生!简直罪无可恕!”兀月难得一改昔日冰山脸,换上了怒然。

  “他怎么会舍不得杀我?弑神台上不是做的很好么?”青绾紫眸一横,天际席卷残云。

  “妖孽果然妖孽!将凤妩引入歧途杀害天下苍生!天地难容!”兀月蹙着眉,紧了紧手中的吟龙。

  “我师父不在,你休想杀我。”青绾垂眸看着手中的紫发,笑的万分妖娆。

  “小绾。”暖玉般的声音响起。

  青绾紫眸中满是诧异,回眸一看,一袭红衣站在她身后,薄唇轻勾,笑的很好看。

  “你。。。再叫一次小绾?”青绾紫眸水雾渐长,朱唇轻颤。

  “小绾,回头吧,跟为师回家。”上邪暗红眼眸中满是柔情,他伸出节骨分明的手,伸向青绾。

  青绾颤抖着身子,珠泪早就挂不住了,不断往绝美的容颜上掉落。

  “师父。。。”青绾伸手拉住了上邪的手,扑进了他怀中。

  上邪没有说话,这就样紧紧摸抱着她。

  “上邪!还不动手?”兀月蹙眉,一声怒吼。

  青绾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觉得心口被尖锐的冰刃刺进,断入肌骨,涓涓血迹从伤口涌出,一滴滴落在淡紫宫袍上,沾染在暗红仙袍上。

  上邪松开手,青绾脚下一软,凌空坠下青翠草地上,淡紫宫袍四散而开,胸口的伤不断涌出鲜血来,在草地上染成一片血红的曼珠沙华。

  “为什么。。。要骗我?”青绾紫眸暗淡无光,朱唇轻启呢喃着。

  “你罪孽深重,不杀你,天理难容。”上邪蹙着眉,负手立在半空,面无表情的看着躺在地上身受重伤的青绾。

  “哈哈哈!我就爱上了自己的师父,为何这般惹天嫌?”青绾紫眸汇入猩红,原本褪去的猩红残云又席卷而来,四周魔气瞬涨。

  “不好!”兀月蹙眉看着青绾。

  “哈哈,天下苍生与我何干?我只想要你啊?”青绾紫眸柔情,伸手指着上邪。

  “上邪!杀了她!”兀月指着青绾,怒然吼道。

  “杀我?那就用天下来为我陪葬吧!”青绾紫眸一厉,原本半红半紫的眼眸,瞬间被猩红染满。

  她怒了,真的怒了。最爱之人,最信之人居然想亲手杀了自己。何等可笑?

  “掌门!四方仙地天村被屠!除了凤族之外,其余各族惨遭灭门之劫。”一个白衣蓬莱弟子急匆匆的跑到兀月面前。

  “青绾!你还嫌罪孽不够深重么!”兀月扬起吟龙,便往青绾刺去。

  青绾垂眸浅笑,玉手一点,兀月剑锋一颤,随即难挡肆虐的魔气,被弹回了。

  青绾转眸,看向被眼前场景惊的说不出话来的狐狸美人,柔柔的笑道,“你放心,我不会屠你青丘。”

  “你。。。”狐狸美人杏眸中汇入了水雾,其实眼前这个杀人如麻,满手血孽的人一点也不可憎,反而让人觉得她可悲。

  “上邪,现在只有女娲石能救天下苍生了。”兀月看着天际的残红,淡淡开口。

  上邪紧紧的蹙着眉,看着跪坐在地上一手紧紧捂着伤口的青绾。

  “动手啊,你不是最想我死了么?”青绾红眸轻颤,紫发散开披在身后,对着上邪浅浅一笑,笑的倾城。

  上邪一步步走进青绾,手中瑟瑟起鸣的寂灭察觉到了四周魔气,已经蠢蠢欲动了。

  “你住手!她那么爱你!你为什么这么残忍!”狐狸美人杏眸瞪着上邪,吼道。

  青绾紫眸一动,她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居然会是着唯一帮她的人。

  曾经她以为她拥有了所有,可她错了,当她化身魔神的时候,所有人都背弃了她,对她望而却步,退避三舍。

  “无知的东西,快滚开!在不取女娲石整个天下就没救了!”兀月看着天际隐隐约约的裂痕,怒吼道。

  “你若帮我他们会把你当成妖孽一起杀了的,快走吧。”青绾轻颤着苍白的唇,开口说道。

  没等狐狸美人开口,便被上邪拂袖一挥,摔身而出。

  “师父,再叫一次小绾吧。”青绾紫眸汇入了悲痛,苍白无力的绝容透着死寂。

  没有等到回声,心口又是又痛,随后似有什么东西从心口抽离。

  上邪原本指尖如玉此刻暗红色的鲜血从指尖滑落,手掌中半伏着的七彩琉石散出了强大的灵力。

  “你当真就这么狠心么?”青绾半闭眼帘,眼角的泪水还来不及落下,那镊人心魄的紫眸就闭上了。

  “小绾。。。”上邪暗红眼眸一暗,愣愣的看着草地上满身死是血的青绾。

  “走吧。”兀月走上前,伸手拍了拍上邪。

  “你先走吧。”上邪将女娲石交给了兀月,转身坐在青绾身旁。

  兀月没有说什么,拿着女娲石便急忙往回赶去。

  上邪蹙着眉看着青绾很久,直至一声凤鸣。

  “后悔么?”凤妩一袭黑袍,缓缓走到青绾身边,俯身抱起青绾。

  “别碰她。”上邪蹙着眉冷眼看着凤妩。

  “你已经没有资格再让她爱你了,你也没有资格爱她。”凤妩眼眸回转,冷冷的看了上邪一眼,随后便抱着青绾走了。

  上邪坐在方才青绾睡的地方,伸出颤抖的手,“小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