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师祖,师傅跑了

远赴仙会

师祖,师傅跑了 挽歌一笑 3595 2014-10-18 21:04:55

    第二日,窗透初晓,青绾在睡梦中似乎感觉脸颊上痒痒的似有什么东西划过一般,她啧了啧嘴,挥着纤白素手梦语呢喃着,“师傅还早呢,让我在睡会。。。”说着说着,伸手将榻边的人一拉,自己整个人都趴在某人伸身上。

  “小绾儿~”被压着的银发妖孽压着嗓音,声线沙哑的在青绾耳边轻声叫着她的名字。

  原本睡得迷迷糊糊的某女立刻一个激灵,顿时睡意全无,瞪着紫眸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银发美男正不怀好意的冲她勾魂摄魄的笑着。

  “雪念!!!怎怎怎么是你啊!”某女失声尖叫,随后捂脸低吼道,“说!你有没有听见什么!”

  “什么听见什么?”雪念满脸黑线的揉着自己的耳朵,看着跨坐在自己腰上捂着脸抓狂的青绾。

  “就是。。。就是。。。比如我有没有说什么梦话什么。。。”青绾放下捂着脸的手,将双手撑在雪念头两侧。

  “你。。你你别靠这么进!”雪念脸上晕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淡红,将青绾轻轻推开后,起身下了榻,“也没说什么,只说了句‘师傅还早,再让我睡。。。’等等!!!你你你!昨晚和神尊一起睡了?”某兽一脸极度受惊的看着榻上衣衫不整发丝凌乱的青绾。

  “昨晚我在师傅房里过得夜啊,有什么不对么?”某女揉着水眸,懒散的打了个哈欠说道。

  青绾环视了房间一圈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回到了自己房间。心想师傅是何时把我送回来的。。。

  “你你。。。你昨晚也是这样和神尊一起入定的?”雪念伸出一根玉指颤抖着指着榻上香肩半露的青绾,满目惊恐。

  青绾从神游中回神,低头瞧了瞧自己,随后淡然的抬眼,伸手将衣领拉正,过了几秒后。。。“雪念!!!!”

  某兽在错愕和惊吓中回神,随后迎面飞来一个玉枕。

  “啊!”某兽捂着头,蹲坐在地上满脸无辜的看着榻上如火山喷发的青绾,“我怎么了我!”

  正当青绾打算下榻暴打一顿雪念时,吱呀一声推门,随后一袭暗红水袍缓缓走近来。

  上邪刚进门便瞧见蹲坐在地上满脸委屈的雪念,随后目光一转,榻上的青绾黑着脸。。。

  “怎么了。”碎玉般的声音响起,上邪走近青绾,坐在榻边,替她理了理凌乱的发丝问道。

  “神尊。。昨晚。。小绾儿当真是和你一同入定的吗?”某兽不敢相信的再问了一遍,结果听到回答的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当真。”上邪理着青绾的那头柔软紫发,懒散的回道。

  雪念瞪着紫金色的眸子不可原谅的看着上邪,“这这这!这怎么可以啊!”

  “怎么不可以。”

  “怎么不可以!”

  两个截然不同的声音从榻玉上传来,一个声音低沉魅惑,带着无可抗拒的威慑力,另一个声音想泼妇骂街般毫无威慑可言。

  “没事没事。。。没事!”雪念爬起身,恹恹的看了坐在榻边的上邪和青绾,满脸黑线的走了。

  “赶紧洗漱,一个时辰后去天界。”上邪轻眨暗红眼眸,柔声对着青绾说道。

  “去天界做什么啊?”青绾盘腿坐在玉榻上,打着哈欠问着上邪。

  “赴宴。”上邪抬手取过妆台上的淡银水链和一把碎玉莲梳,示意青绾转身,随后开始帮她束发。

  “赴什么宴?“青绾侧头看着上邪,眨着紫眸问道。

  上邪将她的头掰正后,淡淡的说道,“祭奠远古月神的盛大仙会。”

  “是祭月仙会么?”青绾乖巧的盘腿坐在上邪前面,问道。

  上邪轻轻的束着她那瀑布般的柔顺的紫发,眼神中依稀绘出了一张图,白衣少女坐在一棵桃花下那头紫色华发也是这样似水垂下,每次见到他都会缠着他为她束发。。。他束发的本领也是从那时候渐渐学会的。

  “师傅?”没有回答,连手上的动作也慢了些许,青绾微微侧脸看着他。

  上邪垂眸看着她那头淡紫华发越发出神,长睫半垂,折射大片阴影,薄唇轻勾,划出了一道绝美的弧线。

  “师傅。。。”她伸出手,轻轻抚上了上邪的脸,黛眉轻蹙,紫眸中汇上了一丝担忧。

  上邪身形一滞,随后回神后拉下青绾的手,三两下为她束好发便起身,走至门口时,他转过侧脸对榻上一脸迷惘的青绾说道,“快洗漱去,为师在山脚等你。”说罢,暗红长袍一挥,便失了踪迹。

  青绾下了玉榻,走到妆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淡紫长发被一根暗银水链轻束,吹弹可破的肌肤白皙的没有一丝瑕疵,黛眉下一双灵动的淡紫水眸透着清澈纯真,幽幽檀口轻启,朱唇红润,镜子里的这个浑身充斥着充沛灵力的少女倾城一笑,山河失色。

  梳洗完毕的青绾急匆匆的拉着雪念去找白城。

  “雪念,白城去哪了?马上出发了!”青绾拉着某兽的衣袖在偌大的无妄殿四处寻着那抹淡之若雪的白。

  “哎呀!那只死蛟龙闭关去了。。。”雪念忍受不了青绾的神神叨叨,索性直接告诉了她,本来白城是不许雪念告诉青绾的,因为这次闭关非同小可,她的修炼已经到了瓶颈,如果半月之内不能突破的话别说现在的神籍难保,连性命说不定都丢了。

  “闭关?怎么没听她说过啊?”青绾蹙起柳眉,不解问道。

  “她昨日闭关的,闭关的地方就在清水潭底,也就是我们发现她时的那个神址中。你放心吧,她没事的我们快走吧,不然你师傅该等急了。”雪念拉着青绾往无妄殿门走去。

  “雪念!等等啊!反正清水涯就在前面,我去看她一眼,你先去找师傅。”说罢,青绾挣脱开雪念的手,走到白樱尽头,冲着白樱前的那片气势非凡的瀑布喊道,“白城!我和师傅去赴祭月仙会!马上回来!你好好修炼啊!我走了。”青绾用力对着直泄而下的瀑布喊着,那起身瀑布直泄的声音足够把她甜糯细柔的声音淹没,但是在瀑布潭底的白城却听得一清二楚。

  没有回声,青绾垂下头,恹恹的从白玉石阶上缓缓走下,一袭淡紫映在纯白的白玉上,美得叫人失了神智。

  “小绾。”上邪看着没劲打彩的青绾神游的朝自己走来,眼看就要撞上自己。

  “啊?师傅。。。”青绾低下头,挎着朱唇。

  “怎么了。”上邪弯下腰理了理她被风吹乱的发丝,问道。

  “我有些担心白城。。。”青绾如实说了出来,虽然她能察觉出师傅不怎么喜欢白城。

  “她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此次闭关不管是蛟族还是神龙族都是必须要经历的。”上邪安慰道。

  “那她能成功么?”青绾终于抬起了头,清澈的紫眸轻眨望着上邪。不等上邪开口,身后便传来了一个仿佛令人置身三冬腊月的声音。

  “她吃了我练的凌龙丹,想不成功都难。”一袭素金白袍长极曳地,乌发用金玉冠高高束起,修长的凤眼始终波澜不惊,脸上始终挂着万年不变的寒冰。

  “师叔。。。”青绾转身看着走近的那袭素白,一晃眼间,那抹碧绿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跟前,对着自己谄媚的笑着。

  “碧落见过神尊师叔。”碧落那张惊艳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对着上邪作揖行礼,上邪却只是淡淡扫了她一眼。原本自尊心极强的她一下子受不了了,咬着牙冠强忍着。方才一路走来,所有弟子都对她惊艳绝色容貌而赞叹,可是偏偏只有上邪。。。她今日天还没亮便早早起身了,将自己打扮的这么漂亮就是因为听兀月说今日要同上邪一同参加祭月仙会。。。

  “落儿我们走吧。”兀月大致瞧出自己徒儿的那点小心思了,便走了上去牵着她的手走了。

  “师傅。。。我们也走吧。”青绾拽上上邪的衣袍,轻轻的拉了下。

  “走吧。”上邪低头看了她一眼,随后反拉着她的手,也走了。

  祭月仙会开宴的地方远在西瑶池,也就是昆仑山,上邪一行人从极东之地赶到极西之地却是要花费些时间。

  一路上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安静的只听见风声呼啸耳际的响声。

  “雪念。。。我好累啊。”青绾轻轻拉了下在自己一侧的银发妖孽,压着声音说道。

  某兽低下头时,青绾整个人都不好了,“你你你。。你怎么了啊?”

  雪念满脸黑线,一脸的不爽,紫金色的眼眸中满是怒火,压着怒火和声音说道,“你看见碧落那讨厌精了么?”雪念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指了指跟着兀月身旁的碧落,随后说道,“那个臭女人总是回头看我和神尊!简直是讨厌死了!”雪念咬牙切齿的低吼道。一旁的上邪撇来若有若无的眼神轻轻扫过窃窃私语的两人。

  “这女人是不是看上你了?还是。。。看上我师傅!”某人撅着朱唇,满脸厌恶的瞥了眼那抹碧绿。

  “可千万别看上我!”雪念浑身打了个冷颤,嫌弃的说道。

  “也可千万别看上我师傅。。。”某人使劲的抓了雪念一把,咬牙说道。

  “哎呀!我的小祖宗!”某兽吃痛叫了一声,引来走在稍前的兀月和碧落转头来看。

  “怎么了。”上邪低头看了吵闹的两人,问道。

  “没没事!小绾儿说她累了!”雪念当机立断立刻捂上了青绾的嘴,另一只手不轻不重的捏了下她的腰。讪讪一笑。

  “嗯嗯嗯!”某人立刻点头同意。

  “既然累了,那就让雪念化成神兽驮着你吧。”上邪淡然的给两人抛下了这句话,随后示意兀月继续走。

  “愣着干嘛啊!我师傅都吩咐了!还不赶紧变!”青绾在云端上盘腿坐了下来。

  “我上辈子欠你的。。。”某兽沉着脸,满脸抑郁的看着坐在云端上的青绾。

  说罢,一团紫金光芒闪现,四方灵气汇聚,随后一头浑身毛色如雪的神兽身姿飒爽威风的站在青绾面前。

  “上来吧!。。。”雪念斜眼看着青绾,不情愿的说道。

  青绾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了上去,悠哉悠哉的躺在雪念背上哼起了歌。

  然而不远处,一双闪着寒光的淡紫眼眸正看着云端上一人一兽的一举一动,在纯白的云端之上,那袭黑色锦袍显然有些刺眼,那头紫发随风扬着,掖在宽大的袖口下的食指上戴着一枚泛着幽幽紫光的深紫水晶被惨白的骷髅头包裹着的骨戒。

  “寻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了。”邪魅蛊惑的声音幽幽荡开,那人紫发轻魅,黑袍轻袂的站在一台深紫睡莲台座上,勾唇看着远处逐渐见小的人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