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师祖,师傅跑了

梦罔梦亡

师祖,师傅跑了 挽歌一笑 2555 2014-09-14 14:17:58

    上邪看着安然躺在玉榻上的青绾,紧锁的眉又紧了几分。方才还一脸难受,这下便这般安然于睡了?

  他伸手,将青绾从玉榻上抱起,又传给她些许灵力,这样一直睡着也不是办法。

  当纯正的仙灵之力传入青绾体内时,上邪明显察觉到了她体内还有另外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一点点馋食青绾体内的神魄,暗红色的眸子狠狠的收缩了下,直觉告诉他,这股力量就是远古魔祖的纯正魔魂。

  “怎么会。。。”上邪收回传灵的手,愣愣的看着榻上的少女。

  两股力量在体内抗斗,仙灵之力明显站于下风,方才上邪为她传输的那些灵力正好催动了饥渴的魔魂。

  现下魔魂外泄,原本在末染殿内打坐的兀月兀的张开冰凉的眸子,匆匆拿起吟龙起身往无妄殿飞去。

  刚进殿门,强大的魔魂便扑面而来,兀月急了,皱着眉便往洛水阁走去。

  未到阁内,原本那股强大的魔魂之息就消失了,兀月推开洛水阁门,走到了上邪身旁,声音冰凉刺骨“怎么回事。我早说过她体内有魔气,应该早日打下炼渊才是。”

  “本尊也早就说过,我的徒弟不劳烦任何人操劳。”上邪看着躺在玉榻上,长的清秀可人的紫衣少女,眼中读不出任何色彩

  “你现下封印住了她的魔魂,万一。。。”兀月话未毕,上邪便斜眼看来,暗红色的眸子中谱满寒意。

  “青绾很想她所以你才如此包庇没错吧,但是你要知道,她已经不在了,青绾是青绾,她是她,她们根本不是同一个人。”兀月手中握着的吟龙紧了几分,略带杀意的看着榻上那个珠汗淋漓的少女。

  “她没死,你知道的。”上邪抚着腰间的紫玉箫满眼哀恸。

  兀月静静的望着他,随后缓缓开口说道“若她真的未死,为何不来寻你?”

  上邪身形一颤,暗红色的眸子中闪过一抹晶莹,“你且先回吧。有事我会传鹤唤你。”

  兀月没有多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榻上的青绾一眼,随后便转身离开了。

  兀月离开没多久后,上邪静静的看着榻上的人儿,那般安稳的睡着。她体内的魔魂不比普通的魔魂,这股魔魂力量强大纯正,若非上古魔祖嫡脉是绝不可能有的。此魂一旦苏醒六界覆灭只在她反手之间。只是自己徒儿身上怎么会有这般强大的魔魂。。。先前收她时只是隐约察觉一丝魔气入侵,原以为是仙灵岛那夜被屠时留下的魔障,不料却是老早根深蒂固的存在她体内的。

  榻上的人似乎有苏醒之际,长卷的长睫轻颤,在刘海下的娥眉微皱,随后,一双淡紫色的眼眸慌张的睁开。

  青绾抬眼愣愣的望着chuang顶,光滑透光的玉顶上她瞧见了一抹暗红。她转头,看见上邪负手立于她榻前,一张美得山河失色的脸正阴晴不定的望着自己。

  “师傅!”青绾起身光着脚下了玉榻便紧紧的抱住了上邪,哽咽的声音和那双慌张无助的紫眸愣是让上邪心下一痛。

  “为师在。”上邪伸出修长如玉的指尖,轻轻抚上她的那头紫发。

  “师傅!小绾方才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变成了魔!我。。。”青绾抽噎着,哭得伤心,连话都说不清了。

  “一个梦而已。”上邪皱起了眉,这是魔魂苏醒的警预么。

  “可是。。可是。。。”青绾还想说什么,但却被上邪打住了,“你只要记着你是神,不是魔便可。梦都是虚幻的,忘了吧。”

  青绾在他怀里重重的点着头,扑在上邪怀中许久后,她缓缓抬头,带着满脸泪珠可怜兮兮的看着上邪,上邪被青绾盯着不自在的很

  “这般看着为师做什么?可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

  “师傅。。。我好饿。。。”青绾撇着嘴,满眼委屈辛酸的望着上邪

  上邪额间青筋暴跳,嘴角不断抽搐着,“你除了吃还会别的么?”

  “我还会给师傅洗衣服!”某人扎着泪眼,可怜巴巴的望着满脸黑线的上邪不知死活的说道

  “那一会就去把为师的衣服洗了!”某师傅怒吼道,随后摔门而去

  “师傅!别忘记给我做好吃的!!!我要吃糯米糍!”某人冲着门吼道。随后沾沾自喜的回到床榻上,随手这么一趟,无意间又摸到了那柄冰凉的泣仙,青绾身形一僵,随后急忙抽手定定的望着安静的躺在榻上的泣仙剑,突然头中一痛,方才的梦。。。明明记得梦到了很多可是为什么只记得那句尖锐的“你是魔”呢。。。还有那个女人。。。

  正在她想的入神时,那柄泣仙不知不觉下来到了她怀中,在她怀里嘶嘶响着,满是敌意。

  “怎怎怎么了。。。”青绾略显不知所措的看着怀里的泣仙,那银紫的泣仙蓦然的飞离了青绾,冲门外飞去,青绾急忙跟了上去。

  青绾跟着泣仙一路从无妄殿跑到了无妄山脚,正在青绾弯着腰大口喘着气时,一抹令人厌恶的碧绿出现在她脚前,一声令人作呕的师姐叫的青绾浑身起鸡皮疙瘩。

  “你来做什么?”青绾调整好呼吸后,便毫不客气的开口问道

  “师妹这番前来是奉师傅之命给师姐送些补药的。”碧落扬了扬手中的白瓷瓶,笑的一脸虚伪。

  “不必了,我又没受伤,何来需要补药?你还是留着自己吃吧。”青绾瞥了一眼碧落手中的白瓷瓶,现下她只想快些将她打发走了,省的看的心烦。

  “你。。。”吃过一次亏的碧落学聪明了,方才欲发作的怒火被她生生忍下了,“师姐说什么呢?师姐不收便也作罢,只是师傅那我不好交代啊。”碧落堆满笑容脸看的青绾嘴角抽搐。。。

  正当青绾不知怎么推脱时,一声不屑的嗤鼻声从她身后传来,青绾回头一望,一只巨大的雪白神兽慢悠悠的走来,紧盯着碧落的那双紫金色的眸子闪着淡淡的敌意。

  “这。。这难道是。。。”碧落看着青绾身后那只毛色纯正十尾傲然的神兽惊讶的说不出话。

  “怎么?你不认识我啦?我就是当初那只在清水涯后将你打的落花流水的小可爱呀~”雪念冲着看的呆住的碧落眨了眨紫金眸子。

  “雪念别闹了。”青绾伸手揉了揉雪念的脸,接着似想起什么了一样,随后笑眯眯的看向碧落,碧落被青绾这么一看弄得她后背一凉。

  “师妹啊,这药我收下了,你差不多可以回去。”青绾笑道,接过碧落手中的白瓷瓶拉掉红绸布盖,将里面两粒通体晶莹的丹药倒在手中,碧落恶狠狠的看了青绾一眼,随后转身下山了。

  “这是凌龙珠!”雪念看着青绾手中的两颗泛着白光晶莹剔透的丹珠,流着口水。

  “有什么用啊?”青绾拿起其中一颗,举高放在阳光下看着,隐约可以看到那丹珠的纹络,甚是像一条盘龙。

  “这丹珠可只有兀月掌门能炼出!此丹若人吃了可聚灵三千,低阶的灵物吃了可以幻型变成高阶圣灵,就是和我一样的神兽!”雪念紫金色的眸子紧紧盯着青绾手中那两颗凌龙珠。

  “别这样看着我的凌龙珠!你已经是高阶神兽了!没门!”青绾推开慢慢凑近的雪念,随后收起了那两颗凌龙珠,唤回泣仙,缓缓向山上走去。

  “小绾绾!你就让我吃一颗吧!就一颗!”某兽跟着青绾,蹦跶在她身后咋咋呼呼的叫道

  “不行!”

  “呜呜呜!就一颗!”

  “说了不行!”

  白玉琉璃石阶上一人一兽就这样打闹着渐渐缩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