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师祖,师傅跑了

凤妩来访

师祖,师傅跑了 挽歌一笑 3494 2014-08-26 20:16:35

    自上邪闭关起,青绾便日日捧着上邪给她的一大叠书看的孑然不倦。

  这天她又捧着师傅给她的易水决去找雪念参悟去了。

  “雪念雪念!这书上都写了些什么啊?我怎么什么都看不懂啊?”青绾抓着雪念拿着易水决在它面前晃悠着,满脸忧愁的看着它。

  “哎呀!你别晃了我都看不清楚了。”某兽大吼,两只前爪兀然抓住青绾在它面前乱动的易水决,紫眸瞪了老半天,愣是没看懂。

  “怎么了?别告诉我你也看不懂。。。”青绾见雪念这幅神色便知道它不靠普了,于是便颇为失望的低下了小脑袋。

  “这这这!这是上古文字。。。我暂时还没有能力阅读啊、、、嘿嘿嘿。”某兽看着垂头丧气的青绾,又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傻笑道。

  “嗯。。。那可如何是好,无妄殿上一个人都没有我问谁去啊?”青绾皱起好看的秀眉,小脸一跨握着手中的易水决俨然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

  “诶!我们去找兀月掌门师叔啊!他一定知道!”雪念看着满脸哀愁的青绾,思量许久之后窜到青绾怀里满脸欠打的笑容。

  “我才不去!一会又要遇到碧落那个讨厌精了!”青绾在雪念头上用易水决狠狠的敲打了一下,随后轻声嘀咕着

  “那那那!那怎么办啊!”雪念一手捂着自己方才被青绾敲打过的头一手拽着她的小手,以防她在请它吃糖炒栗子。正当雪念和青绾两人不知请教谁的时候,一声划破苍穹的清脆凤鸣打破了两人的吵闹。

  “绾丫头,何事如此啊?皱着眉头可就不好看了。”温柔文雅的声音从不远处的白樱林里传来,随后一袭淡雅的黄就这样缓缓的伴随卷带着粉白花瓣的清风迎面而来,手上拿着一支通体淡蓝的箫,腰间别着一枚白玉镶金的玉佩,雅致又尊贵,淡白色的缨络同他那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随风轻扬着,如画的人终走到自己面前,一双节骨分明的手轻轻抚上她光滑细洁的脸颊,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的来回摩擦着。

  “绾丫头许久不见,又变漂亮许多。”凤妩温柔的声音将青绾从方才的那一幕美人出白樱中活生生的拉了出来

  “诶!师师师叔!你怎么来了?”青绾意识到此刻自己和凤妩两人如此暧❀昧的举动后,小脸通红,立刻不动声色的后退了几步,诧异的问着凤妩

  “哎~好一个没良心的绾丫头,师叔我不远万里来看你,你到好还问我为何而来。”凤妩装出一副受尽苦楚的样子满眼悲痛的看着青绾。

  “咳咳咳。。。那个师叔啊。。。你那鸟窝哦不是!凤巢好像离我们蓬莱不远吧,也就一两千里的路。。。怎么到你这就变成万里了。。。”青绾看着满脸委屈样的凤妩,不禁笑了出来。

  凤妩一脸无奈,上邪收的徒儿真的是跟他一模一样啊,不把他气死还真的不行啊

  “诶!怎么不见夙澜师兄?”许久未见人烟的青绾此刻便变得话多起来了,问起夙澜了

  “哼,那臭小子说是给你找见面礼去了。”凤妩一提到夙澜整张脸就阴了起来

  “师傅!我回来了!”正当青绾抬头时,便看见干净如洗的蓝天中闯入一抹碧青。

  “嘿嘿嘿~小师妹~可有想念为兄啊?”夙澜一见着青绾便立刻从凤妩身边擦身而过,到青绾身旁又搂又抱的,把凤妩气的额角上青筋浮现。

  “臭小子。。。”凤妩似乎是咬着牙一字一字的说出了这三个字的,青绾看着凤妩那副欲杀人的样子不禁后背一凉,怎么比师傅发火时还可怕,诶,不对师傅好像没发过火,在她侧头思量时,耳畔传来惨不忍睹的惨叫声和求饶声。

  一旁久久不出声的雪念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兀然垂下头,唉声叹气道“日后怕是没清静日子过了。。。哎!”

  青绾看了一眼满脸不快的雪念俯身轻轻的摸了摸它毛茸茸的头,随后轻声说道“这样才有趣嘛!”

  终在一番打闹后,殿前的两人消停下来了,齐刷刷的看向坐在白玉台上看好戏的青绾。

  当青绾看到被凤妩打得鼻青脸肿的夙澜时,憋了满肚子的笑意终于尽数喷洒而出,回荡在蓬莱仙山久久一阵子不退散的笑声终于消停了

  青绾笑的上气不接下气,随后带着满脸郁闷的凤妩淡淡开口“绾丫头,不让我们进去么?难道叫我们在无妄殿外过夜不成?”

  “诶,怎么没看见我师叔啊?”夙澜顶着猪头脸口齿略微不清的问道

  “师傅他去后山禁地闭关了。”青绾便为他们领路便回答道

  挽西殿

  “师叔你们这是要常住在这里么?”青绾一脸不知为何的问道,谁知凤妩脸色一暗,瞬间就难看了起来

  “哼,你问问你的好师兄吧。”凤妩阴阳怪气的扔下这么一句话便往内厅走去,只留下青绾和夙澜还有雪念两人一兽在外厅。

  “诶?师兄。。怎么了?”青绾睁着紫的欲滴的眸子满眼好奇的看着满脸不好意思的夙澜问道

  “嘿嘿嘿。。那个。。。我一个不下心把师傅的住处给淹了。。。”夙澜扯嘴笑着,青绾却是一脸受惊的摸样,夙澜淹了凤舞九霄殿,这种罪过真是。。。。凤妩没打残他已经很不错了。凤舞九霄殿是和神邸一起开辟的神域,这座古堡临水而立,四周环绕着四水海畔,和弱水一样不浮鸿毛。

  “你居然毁了神域!!!”蹲在青绾肩上的雪念终于如梦初醒的大吼起来

  “难怪师叔这么生气,要来蓬莱避难了。。。”青绾恍然觉悟的看着满脸悲悯的夙澜,不禁感到自己是多么乖巧了!

  “那四水海畔的水要退下去起码要三年!完蛋了。。。我的清静美好舒坦的日子啊!“某兽掩面从青绾肩上跳下,扭着肥嘟嘟的身躯朝殿外奔去。

  青绾嘴角抽搐的看着那团远去的白,随后看向满脸青肿的夙澜,一脸无奈道“师兄随我来,脸上的伤我替你上点药。。。”

  “呜呜呜~!还是小师妹通情达理!小师妹最好了!”夙澜扑向青绾,流下两行清泪,双臂像八爪鱼一般那样缠着青绾的身子,蹭啊蹭的

  “喂!松手!!!鼻涕眼泪都擦我身上啦!”青绾各种嫌弃的推着他,随后一声惨叫后,夙澜捂着头上新多的大包,委屈的跟在青绾身后,慢慢往洛水阁走去

  洛水阁

  青绾走进药房,翻箱倒柜的找了许久,最后在夙澜对面坐下,手里捣鼓着一个白色小瓷瓶,随后轻轻倒在手上抹在夙澜受伤的地方,痛的夙澜呲牙咧嘴的

  “疼不疼啊?”青绾看着夙澜隐忍的样子不禁感叹凤妩下手太重了,不过细细想来,若是换做自己的府邸被人毁了她说不定灭他全家呢

  “嘿嘿嘿,不疼不疼,小师妹的手这么巧,怎么会疼啊。”夙澜傻笑了几声,随后又痛的龇牙。

  “疼也忍忍吧,没办法,你师傅下手太重了。”青绾轻声嘀咕着,手上功夫却没有停下

  到了傍晚时分,百般无聊的青绾和夙澜突然被一股香味吸引了,两人寻着香味来到了后殿,繁缕殿内,一抹耀眼的黄正忙上忙下,十指匆匆沾染阳春水却有不失仙颜

  “师傅。。。”夙澜看惊了,他从未见到过他家师傅下厨做饭过,不!他一直以为师傅是不会做这种东西的。

  忙里忙外的凤妩见到门外目瞪口呆两人不禁深深的白了一眼,“愣着做什么,还不把做好的饭菜端到前殿去。”

  “是是是!”两人早已垂涎已久,立刻答应了下来。

  无妄殿内的碧玉玲珑桌上摆着各式各样精美的菜式,看的两人一兽口水流一地

  “哇!师叔你还会做饭啊!”青绾星星眼的崇拜的看着凤妩,他微微侧头勾唇一笑,看着满脸崇拜的青绾笑道“师叔我做饭的本事都是从你师傅身上学来的。”

  “哦~原来如此,诶,师叔你会不会做糯米糍啊?”青绾无心这么一问却让凤妩脸上笑容一僵。

  见凤妩久久没有回答她,她便依依不舍的收回盯着那些美味菜肴的眼神看向凤妩,“师叔?你怎么了啊?”

  “没事,你怎么知道糯米糍的?”凤妩好奇着问道,这小丫头莫名其妙的问糯米糍作甚。

  “因为师傅以前常给我做着吃啊!可好吃了!”说着说着,青绾满脸崇拜的看着窗外,眯着星星眼,咂巴着小嘴,笑道

  “上邪他。。。”凤妩听到一惊,上邪怎么会给绾丫头做糯米糍吃?自从夕颜失踪后这可是他的禁忌啊,连他都不敢轻易打破、、、

  “嗯?怎么了?”青绾看出了凤妩的不对劲便开口问道

  “哎哟!有完没完!再不开饭菜都凉了!”一旁的夙澜早就等不及的坐在八仙椅上一副开动的样子

  “开饭。”凤妩笑着揉了揉青绾那头柔软的让人触及难忘的紫发。

  “好耶!”青绾雪念两人欢呼道,随后青绾不顾形象的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饭后酒饱,青绾突然想起来了上邪给她的易水决,于是伸手开启灵虚,拿出了易水决谱递给凤妩

  “师叔可认识这上面的字?”青绾眨着紫眸大眼,满眼期待的看着凤妩,凤妩看了一眼她手中的书后便面容一动,接过易水决

  “这可是上古洛神所创的易水决,最强大的杀招。”凤妩看了一眼青绾随后说道

  “好厉害的样子啊。”青绾小脸谱满惊讶,想不到师傅传给她这么强大的决

  “这是自然,此决可唤弱水,天下的河流百川便更不在话下了,只要有水的地方就没人能近的了身。”凤妩耐心解说道,青绾听得似懂非懂。

  “明日起,辰时起chuang,来清水涯,师叔教你参悟易水决。”凤妩揉着她的紫发温柔的对她笑着

  “是。。。是!”青绾听着辰时二字时便已经惨绝了,此时是被凤妩揉着醒的。

  “罢了,时候不早了早些去睡吧,明日还要早起。”说罢,凤妩起身离开,无妄殿前得白玉台上只剩下一袭淡紫和一团雪白

  “呜呜呜,雪念啊,平日里辰时我还在做梦呢。。。”青绾一脸哀恸的看着肚子朝天的雪念

  “早睡早起!我去睡觉啦!”雪念贼贼的看着青绾笑道。随即便咕噜的翻身,携着十尾漫步在白樱中,最后消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