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紫藤花的魔咒

第227章 无题

紫藤花的魔咒 遛老鼠的猫儿 6668 2016-08-09 14:44:49

  “慕容先生,我们在湛西江码头附近找到了绑匪逃逸时开的无牌照面包车,初步怀疑绑匪可能带着人质出海了,码头管理站报告事发当天有一只游轮与夜里被盗。对此我们深表歉意!”一大早警署的当日值班领导带着手下来七号楼向慕容云朗说明了情况,事关本市商业巨头的当家夫人警署出动了全力才在事发几天后找到这么点儿线索他们也是要深刻反省和检讨的。

“不排除声东击西!”慕容云朗坐在沙发上没有动作,小鱼儿一醒来就开始摆弄他的电脑,三台笔记本同时操作看的警局的计算机高手们一愣一愣的更加惊讶的于小鱼儿时不时接到来自不同国家的邮件和越洋电话,标准的国际口音连连令人赞叹敬佩,对慕容家的底蕴更加不敢小觑。

“爹地,再给我两个亿,我要直捣黄龙!”钱在有些人眼里不过是一些数字游戏,可是总有些有钱人经不住数目庞大的诱惑。

“好!”慕容云朗在不断的等待和不断的失望中越发沉寂,周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寒气,对小鱼儿提的要求没有做任何思考就直接执行了。

留守在七号楼的几个警员已经对这父子二人这两天挥金如土把金钱当数字游戏的行为免疫了,更加对慕容家那位能让这父子二人‘倾家荡产在所不惜’的慕容家女主人羡慕敬佩到极致。

许是看出来爹地不准备搭理面前的几人,而他也认为他们与他找到的国际范儿们之间有着无法跨越的差距,而妈咪的失踪也牵涉了一些国际‘友人和帮派’已经不是他们这些普通警察可以窥探的。小鱼儿下定决心后就站起身态度认真的向面前的几位鞠了一躬说道“谢谢各位这几天的帮助,我已经联系了你们的领导你们可以会警局复命了!”

“什么?怎么会?慕容少夫人找到了吗?”

“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怎么可能就这么撤退,你们不打算继续查下去了吗?这可不是一般的民事案件,我们警局必须要查明白,决不能放过一个犯罪分子!”

“就是!你们该不会是要用什么不正当的手段吧?你们可不能犯傻!已经找到了一些线索不是吗?你们再耐心等待几天肯定能查出来的!”

“闭嘴!”在慕容云朗眉头刚皱起的时候领导抢先发话让手底下几个人赶紧闭嘴“我们这就归队,有需要配合的时候我们义不容辞!”

“谢谢!”小鱼儿这句道谢真诚了许多,都是聪明人,处事深浅都把握着一个互不侵害的度,慕容云朗的眉头也松开了一些,每天这就家里坐着这些陌生人让他更加烦躁。

“爹地,放心吧很快就有消息了!我已经让人组团去调查三木的老窝了,雷氏那边媚姨和狐狸也带着夜殿的人去了,瑞特叔叔也知道了这边的事情他承诺必要时候给我们当靠山。”

“替我谢谢瑞特!”慕容云朗听到前面的消息不为所动,只是听到瑞特的一句承诺时才开口说话,虽然当年在外闯荡的时候他和瑞特齐名,他们自身的本事差距不大,但各自回归家族后他才知道他无法与瑞特相比,就像现在仅仅是一句承诺也能让他意外和感激!

“瑞特叔叔说他不是看你的面子……”小鱼儿比较委婉地表达了瑞特的意思。

“……我知道!”

“爹地你不好奇我花了你那么多钱都找的是什么人?”

“有些事情你自己知道就行了!你不说我也大概知道是哪里的人,我儿子很了不起!”

“谢谢爹地!”

慕容老宅里,王洋坐在老爷子旁边盯着面前茶杯里漂浮的一片茶叶久久不敢抬头。

“上一次你也是坐在这个地方!”

“是的!按理说我该叫您一声老爷子了!”

“免了!”

王洋听了慕容老爷子陡然不满的声音止不住的面红耳赤,难道他的‘回避’真的错了吗?他没有对不起他们任何人,他只是愧对了自己的心!这样的他还是当初毅然自我洒脱放肆的王洋吗?

“站在一个爷爷的位置上我感谢你的仁义,但是你真的确定看清了自己的位置了吗?”

“老爷——”老庞惊讶地呼喊出声,或许别人听不明白老爷子话里的意思但是屋里的三人都心知肚明啊!这事儿真的要挑开了说吗?老爷子一句话就要否定王洋五年来的付出,会不会太伤人心了?木星少爷也不会同意吧!

“是我错了!对不起!任凭处置!”王洋自然听出了老爷子话里的意思,但是走到现在他不后悔,知道了太多他只会更加敬佩那个人,如果,如果当初没有认木星为主他会愿意为他赴汤蹈火奉他为主!

“你——”老庞看到王洋站起身一副任凭宰割的样子十分惊讶,而后又不免感叹世上还有这么有血性的好男儿,就此舍弃了委实可惜啊!

“你走吧!”

“老爷!”

“我累了!”慕容老爷子挥挥手闭上了眼睛,说上这么几句话已经很费神了,他实在没有心力再去思考更多了!现在,他只想快些卸下这一生的枷锁就这么走了吧!倾城你再等我几天吧!

“老爷,我出去送送他!”老庞低声说道,看到老爷子没有阻止就轻轻地掩上门出去了!

一路无话,老庞拄着拐杖一步步走的很慢,王洋一副愧疚的样子同样的步履千斤,坚毅的肩膀也松垮了下去。

“别怪老爷子!”

“庞叔多虑了,我没有怪老爷子,我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你让他放心吧!我王洋既然真心认主了就绝对不会背叛自己主子!更不会伤害他!”

“这个是慕容家在京城的一个影子,你去找他吧,等这里的事情尘埃落定了愿不愿意回来或者木星还会不会让你回到他身边就看你们主仆的缘分了!”

“庞叔?”王洋红了眼睛!

这辈子从来没有流过泪的他忍不住的为了老庞这句话红了眼睛,他不是被慕容家抛弃了,他还有机会回来……

“谢谢庞叔!谢谢!”

“庞叔也活不了多久了,好好守着木星吧!就像庞叔守着老爷子一般,但愿庞叔没有信错人!”老庞拍拍王洋的肩膀迈着更加沉重的背影往山上走去,他是他举荐给老爷子的,作为自己的接班人举荐给老爷子的,即便他不知道,即便他没有教导过他,他也真心欣赏他把他当做一个可以代替他的晚辈,这是只有他和老爷子才知道的秘密!

“你还是觉得他合适?”慕容老爷子闭着眼睛也知道老庞站在了他的身后。

“您不也没有反对?五年的陪伴恐怕已经难以舍弃了吧!”

“你太小看我的继承人了!”

“您也小看了我选的继承人!”

“哈哈!可惜了我看不到了,你老小子记得活的长久点儿,帮我看看,到底下了再跟我说这句话吧!”

“好,我一定活的长久一点儿!”可是我这辈子就只是你的仆人,你走了我活着伺候谁呢?

“叫他们都来吧!该来的都来吧!是时候了!”

“是!”

老庞退出书房,几个电话通知了主要人物三天后全部来慕容家集会……

慕府小区里慕容云朗放下电话脸色暗沉如海。

“爹地,太爷爷怎么了?”小鱼儿仰着头问道,天真无邪的小脸也沉寂下来,满心担忧!

“你太爷爷似乎知道了你妈咪失踪的事情或者是其他什么,他通知了所有人三天后慕容老宅集会做最后交接。”

“太爷爷——他——要走了吗?”小鱼儿满脸不可置信,小小心脏像是被人一把抓住一般疼疼的。

慕容云朗揉了揉小鱼儿蓬松的发顶“联系你外公外婆他们吧!你太爷爷可能有事情要交待!”

“哦~”小鱼儿低着头思考着是什么事情,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一组数字夹杂着怪异符号的密码发出去,静静地等待着对方的回复。一个太极头像闪烁出来,小鱼儿说了太爷爷有请的时间地点,收到了肯定的答复后对方就下线了,连问候的话都没有来得及说。

“爹地,外公外婆他们在忙什么呢?妈咪失踪他们知道吗?感觉比我还神秘!”

“乖,过几天就见面了!”慕容云朗心里也好奇,但是现在任何事情都没有寻找秦晴重要,知不知道过两天见面再说吧!恐怕赔礼道歉是免不了的,晴晴你到底在哪啊?你知不道有多少人在找你,有多少人在担心你?我还没有对你说一句我爱你,江秦晴,慕容云朗爱上你这笨蛋了怎么办!

慕容老宅的山脚下一大早就陆陆续续驰来数十辆百万豪车,从山脚蜿蜒而上的全是隶属于慕容老宅的高端商务,各个要道上从不露面的暗哨都露出身影,彰显着今天是一个重要的日子,肃穆庄严的场面让这一群见惯了大世面的大佬们以及慕容家极少的几个直系血亲都不敢掉以轻心。

坐在车里慕容想容还在数落着谢文杰,话里话外的意思不外乎老爷子要分配遗产而他们作为合法继承人享有的权力,数落着慕容云朗的奸诈,慕容星的伪善。

“行了!妈咪,外公是你亲爸吗?他病重的这些日子你来过几次?遗产遗产你脑子里除了遗产还有什么?外公还没死呢!你怎么就这么肯定一定时说遗产的事儿?”亲自设计的游戏终于一炮打响,在慕容集团实现了自己的价值,收获了属于自己的成功让谢文杰找回了自信,这段时间更是恨不得二十四小时拆成四十八小时的用跟一批又一批的玩家交流更新每天忙得不可开交要不是外公急招他根本就不可能出关,只是没想到一出关听到的不是妈咪的赞扬肯定还是一如既往的争遗产争家产,身份地位之类的。

“妈咪,我设计的游戏成功了你知道吗?”

“成功了又怎么样?还不是要给慕容云朗打工!哦~不!以前是给慕容云朗打工,现在是给慕容星你那个来历不明的侄子打工,你可真是越来越出息了!你要是早听我的不离家出走指不定现在慕容集团已经是你的了!”慕容想容每次想到当初差一点儿就逼迫的慕容云朗走投无路差一点儿就让文杰成为唯一的继承人的事情就万分遗憾更加懊恼谢文杰的不争气!

“在妈咪眼里一个出息的儿子还比上一个当上继承人的傻子吧!”谢文杰自嘲地讽刺着,他跟他妈之间相处的距离就不能太近,一近一点儿他妈就会把他当做争夺财产的工具而不是一个儿子!

“两者矛盾吗?你本来就很优秀了,获得继承权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就是你自己痰迷心窍被慕容云朗几句挑拨就背叛了妈咪,让妈咪多年苦心付之流水了,你还说自己没有错吗?想想我这心里就揪着疼!我做的一切还不都是为了你,为了保住咱们在慕容家的地位,你说我把你拉扯这么大容易么我!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你在心里就是这么想我的吗?”说着说着慕容想容掉起了眼泪,谢文杰只好闭嘴不言,只是一遍又一遍的清除慕容想容控诉的那些话,现在的他找到了自己的定位,他认为这样的生活就是他想要的,不在乎被谁领导,只要能让他实现自己的价值就好!

会客大厅里一张会议桌旁已经依次坐下了八九位慕容集团的三大股东和各方明暗势力的代表们,比之六年前的集会更加严肃重要,其中的几人即便是慕容老爷子的亲生女儿慕容想容也是从来没有见过的,想当然那几位一定就是让她垂涎畏惧的慕容家最深层的底蕴了!因为老爷子闭着眼睛没有发出声音,他们这些人彼此之间份属不同领域相交不多也都沉默以对,只在心里揣测着老爷子有些什么‘临终遗言’……

临阵以待的众人都在等待着老爷子的开场白,然而从头至尾老爷子只说的三句话

第一句:“开始吧!”

第二句:“闭嘴!”

第三句:“听明白就回吧!我还有几句话交待你们几个,晚上留下来吃个饭!”后面一句是看着几个慕容直系亲属说的,大家都自觉的施了一礼静静地离开了,慕容家慕容集团新一轮的上层建筑就在一份遗嘱中确立了,不容任何异议!真是一贯的慕容氏作风!

从头到尾没有给任何人说话的机会,而慕容家百年延续下来家主一言堂传统和稀少的直系子孙都让这场遗嘱宣读仪式进行的十分‘平和’和安静,只有律师一个人起立徐徐地念着早已定下来的遗嘱,条条框框详细极了,一份遗嘱整整念了两个小时,念完后老爷子也疲惫地合上眼睛,不想再看眼前的几人,特别是女儿、外孙、孙子还有两个可爱的让人舍不得放下的小曾孙……

人走尽,茶水也都撤下慕容想容再也忍不住拍案而起“爹地凭什么?他一个几岁的毛孩子会看几个账本,会看个合同就能继承一间上市公司了?爹地你老糊涂了吗?”

“大小姐!”老庞犀利的眼神一扫,慕容想容仿佛看到了爹地的眼睛,就算心里不服也不敢再放肆。

“所有问题今天都会给你们一个解释,现在我老头子累了!累了!走!”

“是,老爷!”

客厅里无需午休也没有心情午休的几人都默默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慕容云朗紧皱着眉头谢文杰几次想上前说几句话而踌躇不前,小鱼儿抱着自己的电脑窝在沙发里噼里啪啦地敲击着实时接收着各方传来的消息,慕容星一个人在慕容老爷子的书房里谁也不敢过去打扰。而慕容想容一脸气鼓鼓十分憋气的盯着自己‘不争气’的儿子,同时用仇恨的眼神盯着慕容云朗和小鱼儿,可惜二人现在都没空理会这份不善。

“那秦家是什么出生凭什么让我等他们来?嫁了个女儿就真把自己当慕容家的客人了?不过是慕容家的下人的后代还能摆的起谱来了?我说慕容云朗你也真是丢得起脸,娶自家下人的女儿真给慕容家祖宗脸上‘争光’!”慕容想容从下人口中知道了晚上还有几位客人而其中包括少夫人秦晴的父母后就再也忍不住爆发了。

“妈咪!”谢文杰正歪着头闭目养神突然听到慕容想容尖锐的话一下子跳起来抓住她的胳膊就往屋外扯。

“慕容想容!”“你才是下人!你根本不是我太奶奶的亲生女儿!”同一时慕容云朗和小鱼儿也发出了声音,不过一个是严厉的威胁,另一个就是直截了当的捅刀子了。

客厅里一瞬间的寂静,大家都被小鱼儿一句不是亲生的给震撼了!

“你个小杂种!”慕容想容气急败坏地扑过去扬手要掌掴小鱼儿,慕容云朗立刻反应过来一把抓住慕容想容的手腕狠狠地甩开……

当慕容老爷子和慕容星得知消息赶到客厅时就看到一幅家族内斗的大戏,谢文杰死命地抱着自己老妈,慕容云朗护着小鱼儿站在慕容想容攻击不到的地方冷漠地看着慕容想容像个泼妇一般将爪牙挥向拦着自己的亲生儿子。

“给老子住手!你在做甚?”慕容老爷子气得直拍坐下轮椅,慕容星和老庞同时惊慌地安抚,给老庞使了个眼神儿,正准备下去主持‘大局’的慕容星又被小鱼儿神来一跪给定在原地。

“太爷爷,太爷爷我错了!您别生气了!您罚小鱼儿吧!”小鱼儿快速跑到老爷子身边扑通一下跪在老爷子腿边,顿时让怒火中烧的老爷子流泪满面。老庞和慕容星陡然醒悟,有什么处理方式比得过小鱼儿的一个撒娇卖乖?

果不其然,老爷看不得心上人儿吃一点儿苦头再次刷新了众人对小鱼儿在慕容家地位的认识!“我的乖乖啊快起来!告诉太爷爷谁欺负你了,你这傻小子这地板这么硬可是磕着没有,老庞快给看看要不要上个药?”小鱼儿顺着老爷子的势站起来扑在老爷子的怀里连连说自己错了,就是不说错在哪,弄的老爷子一头雾水地看向慕容云朗和恨不得吃了小鱼儿的慕容想容,而慕容想容却不知道她此刻的眼神彻底断送了自己未来的路,断送了在老爷子心底最后的情意!最后老爷子把目光锁定在缩在一边不敢冒头的谢文杰身上,谢文杰畏畏缩缩地直起脑袋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只是少了小鱼儿那惊炸天的一句,也是最重要的一句……

“太爷爷,小鱼儿错了,是小鱼儿说了不该说的话姑奶奶才生气的!姑奶奶,对不起!”

“小杂种你再敢胡说八道信不信我割了你的舌头!”慕容想容已经被连番刺激地失了理智,犯了老爷子的大忌!

“慕容想容!你给老子滚出去!老庞把她赶出去!赶出去!”

“太爷爷~”小鱼儿含着满眼的泪花委屈地看着慕容老爷子,让慕容老爷子更加坚定了心中打算,临死前总要做些什么来保护这个孩子!

慕容想容被慕容老爷子赶了出去,作为儿子的谢文杰也没脸再呆下去了却在出门前被老爷子留下做个见证人。

又过了一两个小时,慕容云朗收到岳丈和岳母到达的消息就带着两个孩子亲自下山迎接。一见三人背后没有日思夜想的宝贝女儿出现江丽和秦曜天心里同时一咯噔,真是多事之秋啊!

“阿朗,晴晴呢?怎么没有一起过来?”江丽出言问道,这段时间跟着秦爸辗转各地真的累坏了。

“外公外婆,妈咪失踪了!”小鱼儿哭着抱住外公的腿,伤心极了!

“阿朗,晴晴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会失踪?什么时候的事?怎么会这样?她一个小姑娘可是要吓坏了啊!我可怜的孩子从小就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这才结婚怎么又出事了啊?”江丽见到慕容云朗就急急的追问,虽然她知道女儿失踪了女婿肯定也很难过但是作为一个母亲,还是忍不住责备起慕容云朗。

“妈妈,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晴晴!”慕毫不否认容云朗听到江丽的责问更下愧疚难当,晴晴还是一个小姑娘还怀着他的孩子,而他却没有保护好她,让她遇到绑架,这么多天过去还不知道吃了多少苦,糟了多少罪,他真的是罪该万死!

“好了,别说那么多了,先上山吧!老爷子身体可好?”秦曜天也心疼唯一的女儿,可是他比江丽接触的东西多,所以他知道有些时候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么想办法解决才是最要紧的,埋怨又能有什么帮助呢?

“是,谢谢爸爸!”

“外公,外婆辛苦了!”慕容星等他们说完才凑到秦曜天和江丽身边去,看到可爱懂事的两个外孙江丽心里安慰了许多,她这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为丈夫添上一个儿子继承血脉,以前是要全心全意照顾痴傻的闺女,现在是有心无力了!好在有两个聪明懂事的外孙,她和丈夫在他们身上寄托的情感绝对不比慕容家的人少上半分!

“乖,都是好孩子!”江丽抱着两个孩子的肩膀,一起坐车上山,一路无话,每个人心里都压着一座大山,同时惦记着一个叫秦晴的女孩儿。

带着哭红了眼的江丽来到慕容家老宅的时候山道旁的路灯像一道蜿蜒而上的银河,点点星光在树影斑驳中孤寂地散发着光和热守护着山中更加孤寂的老宅,山林的弯道上凉风习习,吹不散心头的愁绪……

夜幕时分慕容老宅又迎来了两位须发皆白的人,无一不是沉淀了岁月痕迹的智慧大能,穿着僧袍神情悲悯的老者,一身白衣长裤瘦削却精神奕奕的严粟。

一场更加严肃甚至剑拔弩张的过继正在进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