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紫藤花的魔咒

第214章 逃命

紫藤花的魔咒 遛老鼠的猫儿 5266 2016-01-31 23:49:42

  一场继承人的闹剧在慕容老爷子的‘屈服’下落幕,最终由秦木星,哦,不!最终由慕容星接过继承权成为慕容家下一任接班人。刚高兴没几个小时正准备当老翁的慕容老爷子接到一个消息直接晕倒进了医院的急救室,而婚礼终究是没有如期举行……

慕容星背着小鱼儿在下水道里小心地向着一个方向不停地走,小鱼儿抱着哥哥的脖子把微烫的脸蛋儿贴在哥哥的脖子上,要是别的时候慕容星会觉得温暖和舒服可是现在他们在这暗无天光的下水道里,阴冷潮湿渴望着温暖,但是小鱼儿身上的温度让他害怕,他宁愿自己发烧给小鱼儿一些温暖也不要小鱼儿发烧,还不知道前方有多远,也不知道前面究竟有没有路,有没有出口,慕容星只能尽量快一些再快一些,脚下钻心的疼,面上丝毫不显,声音里还透着轻松。

“小鱼儿,回去以后好好练功,以后咱们兄弟联手一定可以打死那些坏蛋!总有一天今日受的罪吃的苦会报复回来的!”慕容星咬紧牙关说道。

“嗯,我会好好练功的!哥哥以后我都听你的话!”小鱼儿在慕容星的脖子上蹭蹭,从小到大他们兄弟都是最亲密的,秦晴不在身边的时候慕容星都在不断地强迫自己长大,强迫自己做好一个好哥哥,不论发生任何事情都要保护好弟弟,挡在弟弟的前面。

“好!”小鱼儿对慕容星说这话已经数不清有多少次了,慕容星也没想过要小鱼儿什么都听自己的,只要小鱼儿在要紧关头能听他的就好了!

“哥哥,我要减肥!我重不重?”慕容星使劲把小鱼儿往上甩了一下,说道“不重!哥哥背的动!”才怪,他们俩同年同月同日生,小鱼儿看着比他矮半个头但是浑身上下肥嘟嘟的,比他还重,要不是他这两年总是加重训练,体力超过同龄人许多跟本不可能背着小鱼儿走半个多小时,只是还不知道前面有多远,额头上的汗水顺着脸颊流下,咸咸的!

“哥哥你累不累,放我下来走吧,我走的动!”

“不用了,你还在发烧,放你下来肯定会更慢,我们要快一点找到出口!”腿上猛然一疼,慕容星一怵皱紧了眉头。

“哥哥?”小鱼儿即便是发热有些迷糊也感觉到了。

“没事!”

再往上提一下小鱼儿的身体继续往前走“小鱼儿,你还记得我们刚才逃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地牢吗?能不能画下来?”

“嗯,记得,我说哥哥画!”

“好,你出去以后把那个地方画出来。”

“哥哥,你要救里边的那个人吗?”

“嗯,他帮了我们,我们也要想办法救他出来。”

“好!我听哥哥的!”

“嗯,一会儿出去了不要害怕,找人来救我们知道吗?”慕容星感觉到自己的体温越来越低,小鱼儿的体温也越来越不正常,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顺利地送小鱼儿出去,只能努力地一深一浅地向前挪动,坚持坚持下去就一定能找到出口,他们哥俩费了瑞特叔叔那么多人力财力去训练,他们两个绝对不会就这么死在这臭哄哄的下水道里的,绝不会!抬起脚往前迈一步,后边浑浊的泥水里冒出丝丝血雾,一步一步留下一道晕开的血路。

又坚持了半个多小时,这时的慕容星已经失去意识,只能像一架骷髅一样不受控制地直直地往前走,手臂紧紧地扎住小鱼儿的双腿,此时的他已经遗忘了一切,包括背上背着的小鱼儿,只是机械的扛着一个大包袱,像是身体的一部分已经感觉不到重,感觉不到累,完全靠意志靠心底的一丝执着支撑着。

“哥哥,好困啊!想睡觉了!”

“小鱼儿乖,不要睡,马上就到了,马上就到了~”

“哦!”

“哥哥,哥哥看到了,那里有光,有光,你看!”小鱼儿抬起头挥动着手臂,拍着慕容星的肩膀,让慕容星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走。

慕容星艰难突如醍醐灌顶扭动僵硬的脖子,张开萎靡微眯的眼皮什么都看不到“哪里,左边还是右边?”

“左前方十点钟方向有光,有光,有出口了,哥哥!”

“好好~”慕容星流下眼泪背着小鱼儿朝那个方向跑去,还没跑几步就一脑门撞到壁角向后仰去倒在小鱼儿身上,两个人一起砸进污泥里。

“哥哥,哥哥?哥哥你怎么了?哥哥?哇哇哇~”小鱼儿抱着慕容星的脑袋大哭,胡乱吧啦干净慕容星脏乱的脸,光线太暗什么也看不到又哭起来,没办法哭了半天哥哥都不醒一动不动只是还有呼吸,小鱼儿摸干净自己满脸的眼泪和泥水,从后边抱起慕容星往有光的地方拖,拖到头儿了看到一个成人脑袋大的洞子,有污水往外渗,也不嫌弃恶心也不在乎洁癖了用手推开污泥,把周围堵住的腐烂物推出去终于恢复原型,原来是一个通往河流的下水道,河水干涸了以后改道别地才会给他们流下这一线生机。费力把慕容星拖出去后看到脸色苍白如吸血鬼的哥哥小鱼儿吓呆了,推了推哥哥,没有一丝反应探了一下颈动脉感觉到微弱的跳动才安心地一屁股坐在地上继续嚎啕大哭。

“小鱼儿,找人!”慕容星张了张嘴,眼睛都睁不开。

“哦,好好!”小鱼儿这才想起四周看看,在南郊的时候瑞特给他们做过野外训练,他刚才是吓到了,才不知所措地哭泣。

“没有啊!什么都没有!”小鱼儿四周看看,根本就没有房子。静下心贴在地面上仔细听了一会儿,小鱼儿朝着一个方向跑去,看到清澈的水,找到水里有活着的生物,小鱼儿放下心来脱掉身上的脏衣服,放在水里使劲地揉揉,然后抱着湿淋淋的衣服跑到哥哥旁边,挤一些水给他把脸洗干净,看到哥哥嘴角干裂汲取着水分,小鱼儿又朝着慕容星的嘴里挤一些,直到慕容星闭上嘴不再吞咽,然后叫叫哥哥,看着哥哥嗯嗯了几下,干紧把慕容星身上的衣服也脱下来,让他趴在石盘上,拿衣服把慕容星身上的污泥洗干净,猛然看到慕容星满是伤口的双腿,有利器划伤,还覆着几个恶心的虫子鼓动着,还有什么东西扎在白嫩的双腿上血已经凝固了。慕容宇顿时坐在地上,这次是默默地流泪,满脸都是泪水,傻了一般。胡乱地摸一把眼泪,抬起慕容星的脚放在自己肚子上小心地一点点检查,把脏泥冲洗干净,把虫子捏下来用石头砸死还一边念叨着“恶心的东西,砸死你砸死你!”双眼狠毒地看着那条下水道说道“你们也给小爷等着,小爷回去就弄一大推毒药毒死你们,毒死那些坏人还要弄炸药把这里炸平了!全部都毁灭掉!毁灭!”小鱼儿狠狠地说。把慕容星腿上的木刺,脚底的伤口清洗干净,看到慕容星在睡梦中一蹙一蹙地退缩小鱼儿眼泪流的更狠了,仿佛是自己在疼一般。

“哥哥,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小鱼儿抱着慕容星的脚大声说道。

洗干净慕容星的衣服,摊在石板上晾晒,小鱼儿开始往远一点儿的地方走,爬到堤坝上边看到好多好多的鸭子,小鱼儿慢慢借着遮挡物跑到房子旁边,看到有人在那里清理房舍,小鱼儿四周观察了一会儿确定不是坏人的势力范围后装作附近的孩子走丢了,抄着一口啃啃巴巴的英语问人家哪里能打电话,能不能帮他找家人。还没问完就哭起来了,眼巴巴满脸泪水地看着大叔,让人心疼不已。于是很快就找到了通讯工具,大叔好心地问了他几句知不知道号码,小鱼儿连连道谢!

慕容云朗一看到电话亮了,想也不想一下子就按了接听“喂?”慕容云朗小心地问,他们的人已经探查到木星他们可能已经逃出来了,现在下落不明,各方都在全力找他们。

“爹地啊!”小鱼儿大声嚎了出来。

“宝贝不哭!你们在哪里?问问身边的人你们在什么地方,哥哥呢?”

“宝贝,宝贝我是妈咪,宝贝你们在哪里?还好吗?有没有受伤?不要哭不要哭!不哭啊!”秦晴捂着嘴对着电话也是语无伦次。

“妈咪,哥哥,哥哥不好了,你们快来啊!我也不好了!哇哇哇~”小鱼儿使劲哭着,委屈极了,他只知道说自己和慕容星都不好了,具体怎么不好却不说清楚让电话另一边的几个人更加担心了。慕容云朗赶紧联系了医疗队和直升机,又给在医院的慕容老爷子报了平安,安排了重症病房和手术室待命就怕出现意外。“乖,宝贝,你们在哪里?爹地马上去接你们,在哪里?”

“在哪里啊?我不知道!哇哇哇!”小鱼儿看看四周他不知道这是哪里啊!

一只粗糙的大手接过电话“喂?”

“您好,您是哪位?你们在哪里?我们马上过去,我儿子怎么样了?”慕容云朗听出是一个大人的声音,急切地问道。

“这里是黄河滩苏氏农场。”

“好好好我们很快就到,麻烦您先帮忙照顾一下我儿子,还有一个孩子不知道怎么样了,可能受伤了,您能不能带人先去找找?必有重谢!请求您!”

“先生客气了,我一会儿就去找。”被陌生男人抱起小鱼儿已经哭的快要晕过去了,这是现实版的绑架,逃跑不像瑞特给他们训练的那样,真的吓到了,没有哥哥的小鱼儿就是个单纯的五岁的小孩子,再聪明再有本事没有了精神支柱也只是会害怕会哭的小孩子。

“男子汉了流血不流泪,娃娃叫什么名字啊?”

“小鱼儿!叫小鱼儿!”

“哦,好小鱼儿不哭了,你哥哥在哪里呢?你怎么到农场的?”

“那!在那边,哥哥不好了,我怎么叫都叫不醒!”壮汉一惊,叫不醒,死了?加快脚步抱着小鱼儿往他指的地方跑,突然听到几声狗吠急促的很,像是在跟什么东西干架一般。小鱼儿一眼看到与狗一起打架的一条凶猛的大蛇一下子晕了过去,血淋淋的场面让本就虚弱的小鱼儿更加受刺激。

壮汉放下晕过去的小鱼儿抓起旁边的大木棍加入搏斗,几下就把被狗咬的受伤严重的蛇制服了,检查了一下晕倒在石板上的慕容星发现还有呼吸,并没有中毒迹象才一手抱起一个召唤了大狗回去。

等慕容云朗和秦晴带着一票人呼啦啦地架着直升机赶到苏氏农场又过了接近一个小时,飞机一落地慕容云朗就先招呼医疗队下来赶紧往有房子的地方跑看到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如纸的慕容星顿感如坠冰窖,秦晴当场就吓得晕过去了,这下又多一个麻烦了!慕容云朗把秦晴扶着坐在椅子上,现在最重要的是两个孩子,要是他们出什么事不仅老爷子会活劈了了他,秦晴也会怨恨死他。

医护人员紧急给慕容星检查,另有两人给慕容宇检查,慕容星的状况十分紧急,失血过多加上疲劳过度营养不良还有严重的病菌感染需要紧急输血,消毒挂消炎药,可是看到小鱼儿发烧昏迷的样子医护人员也不敢说让小鱼儿给慕容星输血而秦晴的血型和慕容星不匹配,慕容云朗也不知道自己的血适不适合,其他人更是不敢冒头。关系到儿子的生命安危慕容云朗不得不求助于南逸风,只希望他能看在秦晴的份上救救慕容星,至少告诉他的血能不能救慕容星。

“逸风,木星出事了!”

“你找到他们了?在哪里?我现在不方便过去,你让医生接电话。”南逸风小声说道。

“哦,好好好!唐医生!”慕容云朗把手机塞给唐医生让他跟南逸风说。“喂,南少?”

“唐医生,什么症状?”南逸风已经知道他们两个成功逃出去了,雷鸣已经收到消息派人去追了。

“其他的好办就是现在有严重的感染迹象,双腿浮肿严重,有很多伤口有几处比较严重的造成失血过多,伤口里边还有一些污渍正在清洗。”

“你们在哪里?找得到艾蒿和无根水吗?用无根水煮艾蒿然后用艾蒿水清洗,用沾了艾蒿水的温毛巾温敷消毒。在情况不明的情况下先物理降温,然后马上送医院做血液检查,他们该是从下水道逃出去的,一定要仔细消毒,检查有没有感染鼠疫和其他水中生物的病毒!”

“啊!这么严重!好好,我马上去办,我们在苏氏农场男少不能过来吗?”唐医生一听这么严重有些不敢下手了,他是骨科大夫,对外科不怎么精通啊,要是南少在几针下去就能控制住了。

“我现在不方便,不说了你赶紧送他们去医院吧!等等,让慕容云朗小心,送军区医院!”南逸风交待完就挂了。

慕容云朗接过电话再打过去就没人接了“他在哪呢?过不过来?”

“没说,只说现在走不开,不过他已经知道两个小公子是从下水道逃出来的,我想可能与他有关。还有南少交待让您小心,然后一定要送两个小少爷去军区医院,我先去给星少消炎!你们先不要挂退烧药瓶儿!先用白酒擦拭降温。奇怪为什么不是中心医院呢?”摇摇头表示不解,南少不是中心医院的副院长吗?唐医生交待准备给慕容宇打针的两个医生,听到南逸风说两个孩子是从下水道逃出来的,在下水道里泡了几个小时,那是多么可怕的事啊!连他一个大人都无比恐惧的情况下慕容星尽然把自己的同胞弟弟安然地带出来了,而他自己却伤重力竭了才晕倒,唐医生把自己的知道的消息说出来,作为一个局外人都感动不已,慕容云朗这个亲生父亲更是窝心又心痛,轻轻握住慕容星的小手,摸着他苍白的小脸流下一个男人的泪水,一个父亲的泪水,这一刻他不得不承认爷爷的选择是公平的,慕容星有能力有资格当好慕容家的继承人,相比他更加合适这个位子。在动物的世界他顶多是一只一呼百应的狼王,遇到危险的时候他想的是舍弃和复仇而不会搭上自己的命做无畏的牺牲,而慕容星却不一样,小小年纪已经初具万兽之主的博爱和坚韧,在这一方面他确实不如慕容星,那是秦家血脉里的忠诚和温和,是他学不来的。

“麒麟子,你配得上这个名字了!儿子不要放弃,努力撑着活下来!你太爷爷还等着你回归把家族信物传给你呢!从今以后爹地心甘情愿给你打工等你长大带领慕容家,慕容集团走向辉煌!”慕容云朗在慕容星耳边轻轻地承诺着,秦晴缓过神醒来就看到两个宝贝光着身子任人摆弄却没有知觉还没有醒来,眼泪止不住地就往下掉,摸摸小鱼儿的头亲吻了他发烧变得红彤彤的小脸蛋,叫了几声宝贝,妈咪来了快醒过来吧!慕容云朗看到秦晴醒了眼神示意两个给慕容星清洗伤口的快一点儿,然后把几处看着很恐怖的伤口用温毛巾盖住。秦晴过来看到慕容星脸色还是那么苍白,嘴唇已经干裂起皮了,而目光转移到慕容星浮肿如同透明的双腿上心如刀绞,看到一个个被泡胀泡烂的已经翻边的伤口恨不得拿把刀杀了自己,她这个母亲当的是有多么是失败,竟然让自己儿子小小年纪遭了这么大的罪,受了这么严重的伤,真恨不得现在躺在那里的是她,恨不得杀了自己让儿子好好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