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紫藤花的魔咒

第191章 宴会

紫藤花的魔咒 遛老鼠的猫儿 5494 2015-10-16 21:13:08

    

  “你觉得过了明天你还有什么可以依杖的?你还不知道我们家老爷子的脾气吗?抓不住慕容云朗你就什么都得不到!看着你现在在娱乐圈混的风生水起的觉得自己挺有本事的是吧?你上网去搜搜今天下午慕容集团刚签约了新的代言人,可惜呀!这个人不是你!看似你只是损失了慕容集团的一个产品代言的机会,你看看网上的言论,看看你的人气有没有下跌,再回去问问你的经纪人你签约过的没来得及签约的公司有没有变化!我这人说话可能不中听,你要是不爱听就算了!我这也算是看在他的面子上善意提醒你罢了!想好了给我打电话!”  

  “谢谢!”  

  “哼!”  

  古妍儿看着慕容想容离去的傲慢背影心底有些动摇,她该相信这个女人吗?她见识过这个女人的疯狂,心理极度扭曲,喜怒无常,蛇蝎心肠对自己狠对别人更狠!她不是不知道她和二木头的那些烂事,纵然心里极度鄙视恶心他们却还要听他们的话,只因为她手里没有信得过的人!要不然有些事情她何须朗哥哥出面帮她解决,有些人她也可以自己除去根本无需受制于人!  

  “还不是别人手上的棋子有什么可得意的!”看着手机上十几个慕容云朗打来的未接来电,古妍儿翘着嘴角自得的一笑“谁能笑到最后还未可知呢!”最起码她与朗哥哥有着青梅竹马的情分,在他最需要的时候也只有她从一而终地陪伴在他身边,还有无数粉丝的支持,舆论也是站在她这一方,就算慕容老爷子想要撇开她也要考虑一下对慕容云朗和慕容集团的影响!最重要的是她是朗哥哥的初恋,是朗哥哥心上的朱砂痣,是朗哥哥最爱的人!她才是最有资格成为朗哥哥妻子的人,最有资格成为慕容集团总裁夫人的人!  

  “喂,朗哥哥!我好累好累!心好累好痛!”古妍儿装作喝醉的声音,哭诉着!  

  “妍儿,是我不好,你在哪儿我派人去接你!晚上一个人不安全!”  

  “我不要!我要你亲自来接我!我在熙水湾酒吧啊!你忘了吗,我被人欺负,你从天而降那天就是在这里把我救回去的,然后,呵呵,那天是我最开心的一天啊!朗哥哥,我好希望时间永远定格在那一瞬间,你对我许下一生的幸福!”  

  “妍儿,对不起!让你伤心了是我不对!但是我可以肯定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自从有了你我从来没有碰过其他女人,至于这个孩子我只能说他是个意外,要是你能得到他的喜欢也许老爷子也会对你有些改观!只是我早就告诉过你慕容家的女人必须身份清白,爷爷最不喜欢的就是你演员的身份!”  

  “朗哥哥__”古妍儿尖叫出来“你在怀疑我吗?自从踏入娱乐圈我何曾有过任何绯闻,为了你我不惜得罪大导演手替,嘴替,更是连稍微出位一点儿的裸戏都不接,一直安安分分地接戏被一个角色锁的死死的,有多少人骂我演技差我都不介意我以为我做的这些你会看到,慕容老先生会看到可是朗哥哥,你太伤我心了!”  

  “这么说是我阻碍了你的发展?我伤了你的心?妍儿你喝醉了!”  

  “是啊!我是喝醉了,不然我怎么敢这么跟朗哥哥说话呢!朗哥哥对不起!”古妍儿低声抽泣,委屈的声音让慕容云朗的心一阵阵抽痛,是他说话太重了“妍儿,对不起!我不是怀疑你那个,只是说老爷子希望慕容家未来的当家主母身家清白,我既然接受了现在的你对你过去的那些事我即便心里介意也不会拿这个来伤害你!老爷子明天要公布小鱼儿,就是我儿子的身份,我心里是极其不愿意的,但是老爷子身体不好,我违背不了他的决定,我只是认下这个儿子,我找人做过亲子鉴定要不然也不会容忍老爷子这般动作!再等等好吗?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等等?等到什么时候?从五年前你就告诉我老爷子身体不好,不能刺激他!现在突然冒出这么大个儿子你还让我等?我已经二十七了不小啦!还有身家清白?我父亲与你父亲即是同学又是好友,我母亲也是大家闺秀出生,而你儿子他妈是什么出生你弄清楚了吗?不过是一个山沟沟里出来的女人,她有什么身家?她凭什么跟我比?嗝!呜呜~孤儿,对啊,自从妈妈走了,爹地去世后我就是孤儿了!哪里还有家呀!是我比不上人家啊!”  

  “妍儿!”慕容云朗突然出现在古妍儿身边,一把抱住古妍儿,将她单薄的身子紧紧包裹在自己双臂之间,古妍儿哇的一声大哭出来。恐惧,孤单又凄美,像是被遗弃的小兔子,又像空中飘落的白色羽毛,让周围的男人们都心生怜惜,慕容云朗感触犹深!忍着痛入心尖的腿疼一把抱起古妍儿离开了酒吧,留下一众挖掘八卦的狗仔。  

  慕容云朗把古妍儿送回她的公寓又打电话叫来了她的生活助理,交待了让她好好照顾她就离开了,天也快亮了,古妍儿喝醉后倒是安安静静地睡觉就像平时表现的一样静若处子美得除尘!慕容云朗一走古妍儿也睁开眼睛没有一丝刚睡醒的迷蒙,一双清丽坚毅的眼睛镶嵌在柔和梦幻的脸上像是觉醒的灵魂!  

  “朗哥哥,是你逼我的!你永远都不知道我有多么爱你!”古妍儿拿出手机给一个没有名字的号码打过去“舅舅,我答应你!”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良禽择木而栖,还有句古话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  

  “舅舅心情不错!表弟近来可好?”  

  “好好!你表弟听到你投诚的消息肯定会更加好的!只要你拿到我要的东西舅舅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我只要慕容云朗跟我结婚!”  

  “没问题!不过我可不是只安排了你这一个棋子,你是知道的!要是你敢给我耍心眼或者坏了我的好事打草惊蛇你知道舅舅的手段的!”  

  “嗨!”  

  “哈哈哈!慕容辉啊慕容辉枉费你算计了大半辈子还不是为他人,不_为我做嫁衣!”  

  “我妈妈怎么样了?”  

  “我以为你早就不认这个母亲了呢!”  

  “是吗?我也以为自己母亲早就死了!”  

  “美子很想念你,这件事办好了就回来看看她!只要你让我满意了我不介意让你接他离开!”  

  “到时候再说吧!”  

  “女人有时候太聪明反而不好不好!”  

  “谢谢夸奖!”  

  古妍儿努力控制着自己,平静地挂断电话,心口血气翻滚,这个声音令她恐惧又厌恶,一个一辈子逃不开的噩梦!  

  “喂,谢夫人,我同意你的提议,明天搭上我吧!”  

  “呵呵,心里不平衡故意恶心我呢!我对你今天晚上酒吧的表现很满意,要是再劲爆一点儿会取得更好的效果,你呀!还是不够狠!”慕容想容虽然不喜欢外人叫自己谢夫人但是还不至于为了这点儿与古妍儿计较,她明天可是指望古妍儿去唱戏呢!  

  “女人总要要点儿脸皮!”  

  “古妍儿!注意你是在对谁说话!”慕容想容陡然扭曲了脸面,狠毒地警告着“你最好对我客客气气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破事儿,你以为那人会一直保你?少特么把自己当回事儿!”慕容想容扔了手里的电话。古妍儿感觉心里畅快极了,有着一种报复的快感,以前她一个人孤军奋战,又因为害怕舅舅派人来抓她,她被二木头和慕容想容威胁在他们手下苟延残喘受制于他们,现在她自己对着舅舅妥协了再也不用受他们二人的闲气了!人生得意须尽欢,哈哈!古妍儿一口饮尽杯中的红酒笑着笑着就哭了起来!“慕容云朗,朗哥哥,你知道我有多么爱你吗?你知道我为了你牺牲了什么吗?你不知道!你都不知道!不是只有你在付出啊!我也在付出,可是有谁知道呢?你知道吗?还是你?是你吗?”古妍儿一手拿着酒瓶一手举着杯子冲着桌椅板凳和镜子里的自己吼道。  

  收到慕容老宅邀请的除了慕容家的几个近亲就是慕容集团的中间控股股东,在那些股东还一头雾水猜测慕容老爷子是不是要宣读继承权的时候慕容想容已经安排了一条有一条毒计。  

  一辆辆轿车陆续进入慕容老宅的大院里,从大宅门口到正厅每个路口都站着两名黑衣人,戴着黑色的墨镜剪着一样的寸头,穿着一样的衣服,身高也相差无几让人心升敬畏。老庞在门口笑的像个弥勒佛一般,几位老爷子都带着自己的儿子或者孙子,因为慕容家二十年都没有女人掌事儿,所以除了几位在家很受宠又与慕容云朗和谢文杰年岁相当的小姐跟着长辈来了其他都是男士。老庞看着那几个明显冲着阿朗来的女人们心里有些不待见,面上还是高兴地让女佣带他们去后花园上茶水点心细心照顾着!几个老爷子在自己儿孙的陪伴下都来了客厅,慕容云朗掐着点儿到了,脸色却不是很好。  

  “欢迎各位_长辈!”慕容云朗声音冷硬地说着欢迎,说话的人不情愿,听着他说话的人心里也不舒服,老头们倚老卖老闭着眼睛装作没听见,而那些年轻的却不敢这么不给慕容云朗面子一个个起身问好找着话题攀谈起来,慕容云朗时不时望向楼梯口,他忙完了去幼儿园接小鱼儿听到小鱼儿和秦木星今天压根就没来上学请假了,又打电话给秦晴才知道丫的今天也没来上班,竟然一大早就跑来刷‘孝顺‘了,怎能不让人生气!  

  “老爷,大小姐来了!不过_”  

  “不过什么?昨天都告诉过她了不准出什么幺蛾子,怎么她又做了什么?”慕容辉毫不避讳地当着小鱼儿的面说道,与其让他们亲近想容放下戒备不如从一开始就告诉他们想容跟他们不是一路的,让他们心里有个防备,免得又像阿朗小时候一般!小鱼儿乖巧地听着,轻轻地给慕容辉按摩着腿,他跟着妈咪学习秦家的医术,对于最厉害的按摩自然是懂一些,才按了几下老爷子就说舒服更加激发了小鱼儿的动力!而木星静静地站在老爷子身后听着老爷子讲述创业史和慕容家的发家致富之道。  

  “小姐带了古妍儿进来!”  

  “又是这个女人!可查出来了?”  

  “有谱了!只是比较复杂,可能逸风也不清楚她的背景,只是这一切太巧了!”  

  “逸风不是回来了吗?有什么动作?”  

  “去给阿朗检查了一次腿,其余时间都是医院公寓两头跑,听说是在紧锣密鼓地安排新药提取和批量生产,期间见过一次星少爷。”老庞慈爱地看了木星一眼。  

  木星看到太爷爷和小鱼儿都看向他“逸风是谁?哥哥你有事情都不告诉我,我的事情你全部都知道!坏哥哥!”  

  “太爷爷说过逸风叔叔的事情让我出面解决!”慕容星一句话既回答了慕容老爷子的疑问也回答了小鱼儿!不是他不说而是太爷爷说了让他自己处理,而这件事又关乎妈咪的终身幸福,他虽然和太爷爷有着一样的目标和期望但是他与太爷爷在本质上还是不同的,他能理解太爷爷的做法却不会完全不顾妈咪和爹地的意愿!  

  “好!我不多管啦!太爷爷的小乖乖长大了!”  

  “人都来了吧?”  

  “是!”  

  “好了,木星去叫你妈咪出来,我们一起下去!”  

  “好!”  

  “太爷爷,我来推吧!”  

  “小鱼儿乖,今天你是主角,太爷爷要牵着你的手才行!太爷爷说的话可是都记住了?紧张吗?”  

  “记住啦!哥哥是小舅舅,现在还不能暴露出来,而且哥哥要装作很笨很呆的样子,我是慕容家的嫡孙,爹地的儿子,我要比哥哥聪明,比哥哥胆大,比哥哥细心冷静还要展露自己强大的计算机操作能力和打游戏的能力,最最主要的是要展露领导能力当上那帮小孩子的老大。”  

  “对!倒是候你哥哥会在一边配合你,他会表现的胆小没有主见,当他问你怎么办的时候要是你自己不知道的时候该怎么做?”  

  “投票!少数服从多数!呵呵!”慕容老爷子摸了摸小鱼儿的发顶,小鱼儿傻笑到,要是其他时候他就直接开打了,打到别人服从自己为止!要是打不过跑就是了!哪里来的那么复杂,那么麻烦啊!可是不知道太爷爷要玩的游戏是什么,不过他总会知道的!  

  当老庞推着慕容老爷子,慕容老爷子牵着小鱼儿的手,木星牵着秦晴的手走在他们后边出现在客厅时在坐的一厅人一头雾水,这几人是谁?几个老头子看向身后站着的孙女她们也都摇摇头,要知道今天来这里的四个女孩儿就是这一辈本市最优秀的名媛了,要是他们都不认识的女人那么要不是其他地方的要不就是名不见经传的小门小户之女!  

  “欢迎众位来参加今天的宴会,今天我要郑重地像大家介绍几个人!日后在不论在公司还是生活中希望大家能和睦相处和气共赢!”慕容辉看着慕容云朗和慕容想容,慕容云朗终究是年轻了一些急躁了一些!“阿朗,过来!”慕容辉招手让慕容云朗走近他一些,然后把慕容云朗和秦晴的手放在一起“老庞把东西给他们吧!”  

  “是,老爷!”  

  老庞从口袋里拿出两个红本本分别递给慕容云朗和秦晴,慕容云朗接过来一看瞬间呆滞,这是九块九一本的结婚证,翻看证件赫然是一个英俊冷酷的男人和一个惨不忍睹满脸横肉的女人,慕容云朗第一眼看向的是古妍儿,只是再看一眼赫然不是当初古妍儿肥胖时候的样子,而这张脸上的眼睛和嘴巴跟对面这个女人极其相似“江秦晴!”慕容云朗咬牙切齿地叫着。  

  “现在你俩都明白了吧!这证儿就是当初秦晴怀孕后我让人补办的!这事儿我们家阿朗做的不地道,不过他当时受了伤烧坏了脑子记忆不清楚所以搞错了对象,秦晴一气之下愤然出国也是不对的!幸好我老头子当机立断让你俩签了字领了证不然我可爱的乖孙孙岂不是就要顶着一个不好的名声了!唉!年轻人啊!请诸位老伙伴老兄弟们原谅,当初他们俩都太年轻太冲动了,就算我暗地里补救了可是为了不影响公司股市也只能眼看着他们两地分居,现在时机成熟啦,我这小曾孙也长大了所以就想着邀请各位来做个见证,抽个时间补办一场热热闹闹的婚礼。”  

  “爷爷?”秦晴瞪大眼睛,怎么会这样,她什么时候签字结婚了?为什么会是小鱼儿?难道爷爷想要反悔,夺走小鱼儿然后木星也是慕容家的,那么她呢?她不要嫁给慕容云朗!她的心早就给了南宫哥哥!“爷爷,您怎么?”手心传来刺痛,秦晴强行压制着眼泪无比无助惶恐地看向木星,木星轻轻摇了摇头示意秦晴冷静一些。  

  “爷爷!”慕容云朗虽然不愿意承认这东西的真实性但是以他对老爷子的了解他完全没必要弄假的,以老爷子的本事要弄到他的签名轻而易举,只是_慕容云朗看向古妍儿又看向慕容辉,是谁把古妍儿送到自己身边来的?这个人到底在算计什么?会是爷爷吗?一面送古妍儿来干扰他让他停止追查江秦晴,一面厌恶古妍儿阻止他们在一起只为留着江秦晴的位置?  

  “你不用怀疑我!该知道的时候真相自然会被揭开!亲子鉴定你做过了,这是秦晴和小鱼儿的母子鉴定!”慕容辉看向在场脸色不好的一众人心底有数了“还没像大家正式介绍,这是我孙媳妇,慕容云朗的媳妇秦晴,也是我当年的好兄弟秦峰唯一的孙女!这是我的曾孙大名慕容宇,宇宙的宇。”  

  “各位太爷爷,爷爷,叔叔伯伯,哥哥弟弟,阿姨好!我叫慕容宇,小名小鱼儿,像水中的鱼儿一样聪明好学,希望大家喜欢我!”  

  “好了,人也介绍了!今天是我慕容辉最高兴的一天大家尽情地玩尽情地吃!现在我宣布宴会开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