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紫藤花的魔咒

第169章 插叙

紫藤花的魔咒 遛老鼠的猫儿 2989 2015-09-02 00:06:22

  慕容森与上官惜月相遇在青葱岁月的大学校园里,儒雅健谈,多才多艺的艺术系系草和医学系遗世独立的冰山美人邂逅,一幅幅充满爱恋,倾慕,赞美的素描写真,一首首含蓄的表白诗词,像是专为冰山美人而存在的诗人,爱的干净纯粹很容易打动人心。

“怎么这样不小心!你是搞艺术的又不是运动员,怎么跟人拼起篮球了?”上官惜月小心地用沾了消毒水的棉签清洗慕容森膝盖上的擦伤,一边小心翼翼地吹风,温柔的语气像母亲哼起的摇篮曲,浑身散发着幸福的味道,看得慕容森心猿意马。

“你别管,那群人就是欠教训,别看我输了,他们也没讨到好,比我伤的还重呢!以后他们就不敢去找你麻烦了!呵呵!”

“傻子!”上官惜月白了他一眼,感动,熨帖,这就是被心爱的人保护的感觉吗?

慕容森拂过上官惜月耳边的长发,捧着她精致的脸深情凝望“我愿意为你做一切,哪怕是付出我的生命,月儿,我爱你!让我为你今后的人生负责!”

“我-”上官惜月低下头不敢看他,她该相信吗?“森,我也爱你!我们会在一起的,永远不分开对吗?”上官惜月毕竟从来没有与异性相处过,总是忐忑的。

“月儿,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相信我们的爱一定可以长长久久天荒地老!”陷入情爱中的男女都喜欢听对方真挚的诺言,并且选着相信它。

“嗯,我等你!”

慕容森将上官惜月轻轻揽进怀里,抚摸着她乌黑整齐的长发。“月儿,月儿,月儿,我爱你,很爱很爱!爱到心都痛了,好想立刻毕业,立刻将你娶回家,创造一方只有我们两个人的世界,我舍不得你的美好被别人看到,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就算是我们的孩子也不能抢走你的心,我要你完完全全的属于我一个人!月儿,我爱的疯狂了,怎么办?”

“森,我只属于你!只是你的!你一个人的!”上官惜月紧紧地靠进慕容森的怀里,一边儿为森爱的如此辛苦而心疼,一边儿听到森强烈的占有欲倍感甜蜜,骄傲,这就是她的森,爱她爱到骨子里的爱人!

幸福来的太快,太唯美,幸福的时光也去得也太快,太刻骨铭心!

慕容森和上官惜月顺利地进入毕业季,双方对彼此的家境也有大概的了解,虽然谈不上门当户对,但是相差也不是很大,上官惜月家学渊源深厚,世代从医,在本市属于底蕴深厚的世家,但有一致命缺点,到上官惜月这一代只有她一个嫡系传人,天赋尚可,能力欠缺,旁支也没有出色人才,衰败之景明显。而慕容家由黑转白,属于本市有财有势强势凸起的新贵,慕容森的父亲有远见有魄力,关键是正值壮年,虽然出了慕容森这个文艺青年的奇葩,却还有一个异军突起非常优秀的女儿慕容想容,也算是后继有人。慕容想容相比于上官惜月容貌,家世,学历样样不如,只有一点:传承了慕容老爷子的魄力和强势以及手腕,能力,有黑道一姐之称!所以相比而言也不存在什么高娶低嫁或者高嫁低娶倒也合适,顶多惋惜一下这么一个优秀的世家嫡女竟然嫁给了不黑不白的新贵。

就连慕容森和上官惜月也是这么个想法,虽然不是门当户对,但是对于现下缺少后力的上官家和欠缺好名声的慕容家都是互惠互利的,只是满怀安心只待亲人祝福的幸福的一双恋人却迎来双方家庭的暴风骤雨无情扼杀,连一丝希望都不给,半句理由都没有,这让两人如何能够接受?判处死刑也该有个名头,容得犯人辩解一二,两人都无法接受这个没有理由的判决。相约一起为伟大崇高的爱情抗战到底,上官惜月第一次打破家族继承人的沉稳听话的面貌,甚至从家族搬了出来,由一个深居简出的世家女儿变成一个在中药房做中药分拣的学徒,不得不自力更生,以此表明决心。慕容森也开始在街头给人画画赚取生活费,很快便成为火车站小有名气的流浪画家。开始的时光充满浪漫气息,相互鼓励,相护守护很容易心满意足,第一次去路边吃几块钱一份的快餐,两个人一起,深情相视觉得这样的生活才是真实充实的。第一次不再出门坐车,而是停下来手拉手地去逛街,去看风景觉得这样的人生才不会有遗憾,第一次自己动手洗衣做饭,看到从家里带出来的精致修身的衣裙,果断地从地摊上淘了几套棉麻布衫,穿着宽宽松松别有一番随遇而安的闲适感,像下午茶一般更显亲切温润,正式转型为一个艺术家背后默默支持着的女人。

花开的美好,少女的容颜,男人的爱美之心是经不起时间的洗涤的,初始的海誓山盟总会在这样那样的‘不得已‘中渐渐消逝!止步不前的艺术生涯,也或者是‘高贵的‘同学们异样的眼光让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贵族子弟慕容森感觉到了低人一等的生活,在画中呈现出了低沉暗哑,生活中也时常反思,这就是自己要的生活,连买支画笔都得价比三家,更不要说高级颜料和纸张了。这样画出来的东西自然的落入了廉价和俗套,相应的自己岂不是也真成了流浪画家。这种职业当做生活实践和尝百味来说很有意思,可是作为人生目标就显得自甘堕落自我作践了!

因为这种那种的刺激,慕容森开始酗酒,开始厌烦小出租屋里的一切,即使上官惜月刚刚打扫的无比干净的房间,不到片刻便会被弄的乱七八糟,衣服,画笔,颜料到处都是,刚买的新被单上都是乌七八糟的颜料,又洗不干净了。上官惜月默默地擦干眼泪,再收拾一番。

慕容森乘车到慕容老宅门外,想着刚下出租车时司机善意的提醒“小伙子,慕容家可是咱们本市的地头蛇,这座宅子不是一般人能进的去的!”

慕容森顿时脸色惨白,他看上去像什么?看看自己身上洗的不干不净的地摊货,与半山间奢华极致的豪宅可不是格格不入!

自己何曾对家门望而却步!何时落魄如此了!

慕容辉看着跪在脚边的儿子,慕容想容也急匆匆地赶回来看热闹,在一边时不时讥讽两句。从小到大慕容想容都看不起慕容森,一个黑道老大的儿子居然爱好绘画而害怕拿枪,害怕见血,岂不是丢人,连她这个小了他两岁的妹妹都跟着受了无数的窝囊气,手不提见不能抗,见到自己被欺负在打架不说上前帮忙还有多远躲多远,恨死他了!再加上自己从小不得母亲喜欢,总是冷冷的,只能不断地吸引父亲的目光,好在自己足够优秀,父亲可是把自己当继承人在培养,只是这个废物被母亲护的严严实实,而父亲也没有彻底放弃他,不过这一次!呵呵!谁都护不了了!

“爸爸,我错了!求爸爸再原谅我一次吧!我想回来!“慕容森颓废地低下头,艺术家都有一股子傲气,一根傲骨,可是自己已经走投无路了,尘埃里的生活太折磨人,太消磨他的才华了。他不可以再这样了,他本是天上的云,何苦委屈自己呢!

“你还记得离开时对我说什么来着吗?”

那天晚上慕容辉第一次掌掴了慕容森,慕容森撂下话谁后悔谁是孙子,就冒着雨跑了。

本来说的好好的,慕容辉也很高兴儿子长这么大终于有了心动的女孩儿,这个儿子从小就没有慕容家人的骨气,懦弱无能,但却流着慕容家最纯正的血,让人很无奈,弃之不得,舍之不易!性子改不过来了只能任其发展,不管了,但却抱着他能成才的期望,至少不要太丢慕容家人的脸,现在有了喜欢的人,只要不太差,并且能让他定下心来不再乱想乱闯祸,他都能接受。

慕容辉问是哪家的女孩儿,他好让人去打听一番,当慕容森说出那个名字,不!那个姓氏时,慕容辉脸色大变,瞬间怒容满面。

上官惜月,上官家当代的唯一继承人,上流淑女的典范,不愧是自己儿子,眼光够高,够毒,一眼就相中了政,商界最有潜力的女人,上官中医药世家的领头人,拥有的不仅仅是声望地位,最重要的是绝世医术,黑道白道的人只要不怕死的都会卖上官家几分面子,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一辈子都不得个急病,不出个差错。作为上官家未来接班人的不二人选,去上官家提亲的人络绎不绝,上官家一直没有具体的消息传出,上官惜月连个男朋友都没有,更是没有一丁点的绯闻,可见上官家对她的保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