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紫藤花的魔咒

第140章 无题

紫藤花的魔咒 遛老鼠的猫儿 3088 2015-08-03 23:58:14

     慕容星回到自己卧室放下书包,看着同样一脸痛苦的小鱼儿“以后不要再让妈咪进厨房了!”

  “嗯嗯,那两盘能不能倒掉?估计嚼不烂啊!”小鱼儿看着肉丝和土豆丝,这手指粗的该叫条吧!

  

  “浪费!把土豆丝放冰箱速冻层去,晚上给你们做薯条,这些瘦肉条绞碎了做饺子馅吧!”

  

  “还是哥哥厉害!”

  

  “一会儿吃饭的时候记得称赞我的厨艺,顺便说以后咱家厨房就全部交给我了,绝对不能再让妈咪进厨房了!对于一个对厨艺精益求精的优秀厨师来讲,妈咪做的东西实在是太考验我的承受力了!完全是对食物的不尊重,对味蕾的搽毒!”

  

  “好,包在我身上!”小鱼儿兴奋地保证,这下不怕吃不到哥哥做的好吃的了!完全忘了之前为了吃上几顿美食而签订的不平等合约。

  

  晚上八点五十秦晴准时出门,出门前一再叮嘱儿子们关好门窗做完功课后就早点儿睡觉,明天早上带早餐回来,然后送他们上学。

  

  看着秦晴出门后小鱼儿快速打开电脑,慕容星也放下手里厚厚的经管理论坐在电脑旁,他们早就接到情报妈咪要给爹地做按摩,治疗他的腿痛,只是妈咪什么时候学的按摩他们怎么不知道?再联想到妈咪的家学渊源似乎又没必要探究了!于是当妈咪说要去七号楼做兼职的时候他们都乖乖地点头,慕容星还内疚地上前抱了抱秦晴,都怪他不好让妈咪担负了巨额债务!小鱼儿在秦晴的项链里装了微型窃听器,又改装了她手腕上的呼吸灯设置,把一个录音设备装进去,交待妈咪要是遇到图谋不轨的人记得要按下按钮录下事情经过留下铁证。秦晴被小鱼儿真挚单纯的话弄的哭笑不得,她还没想好要怎么告诉两个宝贝慕容云朗可能是他们老爸的事,慕容老爷子也没有明确告知她两个宝贝的父亲就是慕容云朗,而她脑袋里丝毫没有关于慕容云朗和自己是怎么怀孕的信息,就只停留在莫名其妙的晕倒后被告知怀孕的那一段,而后就被慕容老爷子送出国了。一路上看着慕容云朗似乎以前根本不认识自己的样子,排除了以前想象的慕容云朗找人抹去了自己记忆的一种猜测,那么就剩下另外一种,是慕容老爷子拿了孙子的种子找到了她让她当了一回代理孕母而且可能是在她毫无知觉的情况下进行的。可是不论是哪一种,就像妈妈说的这几年走来没有慕容老爷子的帮助她是不可能靠自己生活下去的,所以认命也是一种选择。只是感情的事情强逼不得,好在慕容老爷子说过不勉强他们在一起。

  

  来到七号楼,先敲了两下门没有人开自己拿出备用钥匙进去,看到屋里亮着灯,秦晴叫了两声也没人应,猛然抬头看到一个人立在楼梯口,被吓了一跳。“九点钟,准时到了!等我半小时,我把药材煮好!有没有木质的足浴桶,还有用哪个锅煮药水?”

  

  “你住在几栋几楼?”慕容云朗穿着一身白色的浴袍下来,脸色不好地问。

  

  “你不是腿疼吗?干嘛不住一楼啊?为了你的腿能尽快达到预期目标未来的半年你要听我的安排,定时泡脚,定时按摩,还有住在一楼方便一些。这是医嘱!”秦晴看着慕容云朗一手扶着扶手,左腿明显不敢用力的样子问道,爸爸说他的左腿经脉不通甚至扭曲移位了所以才会走一步痛一次,交待自己一定要用药水浸泡后经常给他按摩否则时间长了经脉长住,他以后会痛的更严重,天气一变就会钻心的痛,进而牵动全身甚至要截肢保命。不管是因为什么,就算看在两个孩子的份上她也不会让他残废,还有慕容老爷子对她和孩子的照顾和培养,给他治腿她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医嘱又怎么样?达不到预期效果该跟老爷子有所交代的是你吧!”你不是孝顺吗?我倒要看看完不成老头子的期望你还想怎么哄骗老头子!

  

  “没工夫跟你废话,我做我该做的说我该说的就行了!厨房里随便我用是吧?”

  

  “秦小姐,请随我来!”楼梯底下不知何时站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一身灰褐色长衣长裤,一双黑布鞋,修剪整齐的短发,黯淡无神的目光,平静的语气对着秦晴的方向说道,自己率先一步往客厅一角走去。看到自己家突然冒出的人,慕容云朗也大吃一惊“严管家!”

  

  “小少爷晚上好!我以后就住在这里了,直到您的腿彻底痊愈!”不是询问而是叙述一个不容反驳的决定!所有接触过慕容云朗的仆人中唯有严粟一人敢违背慕容云朗的意愿替慕容云朗做决定,而又不会轻易被慕容云朗驳回。

慕容云朗看着严粟和秦晴的背影独自转身回去,一步步踩在楼梯上,左小腿像是被荆棘紧紧缠绕由肌肉深处传来的痉挛和拉扯中的疼痛让他绷紧了俊脸,眉头不由自主地聚拢 。五年了,这样的疼痛伴随着他已经整整五年有余了,身上其他的伤害早已忘却,只是这种每走一步就伴随着的钻心的痛让他无比痛恨和厌烦。最初的两年他觉得就这样算了,只要坐在轮椅上不牵动腿部筋脉就不会感觉到痛所以没怎么配合做复健,也没太当回事儿。后来被南逸风斥责,看着南逸风愧疚的眼神,那个温润如风的男人因为找不到适合他的治疗方法用酒精麻痹自己,自暴自弃并且开始质疑自己举世无双的医术,看着好兄弟为自己变成那个样子他觉得自己要是再不站起来就对不起他们出生入死多年的感情。那段时间他们一个不知疲倦地疯狂地尝试各种治疗手段,一个忍受绞肉般的痛苦咬牙配合,同吃同睡同出同进,甚至传出他们同性恋的传闻,就那样坚持了整整三个月多月,一百天才令他可以拄着拐杖,把腿放置在地上,然后又坚持锻炼了半年时间才达到目前的状态,扔掉拐杖也可以行动自如,只是没有人能体会到那种非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

“药做好了,我们可以开始了吧?”秦晴拒绝了严粟的帮忙,她怎么好意思让一个满头白发的老翁帮她担洗脚水呢,于是自己担着大半盆的满是药香热气腾腾的水上了二楼,在严粟的带领下直接把水放在了慕容云朗的脚边。慕容云朗看着站在门后像一尊雕像的老人,对着满是苦涩熏人的药也只是露出嫌弃的表情并没有发脾气使性子,再看看穿着短袖和五分裤运动衣,扎着马尾,刘海全部拢在脑后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脸上因为热气熏蒸变得更加粉嫩细腻,从第一次见面他就怀疑这个女人真的已经成年了吗?那细腻的几近透明的脸蛋让他这个见惯了各色美女的总裁都晃了眼,在飞机上近距离观察她睡着的样子竟然控制不住地偷吻了她,看到她鼻尖聚拢的水珠顿时感觉口干舌燥,要不是严粟一本正经地立在那里他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做点儿什么,想着逗弄两句看着小猫咪炸毛的样子似乎心情会不错一些只是严粟像一尊门神似的让他不方便打破一直以来维持的冷酷形象。

“你还是坐在床上吧,时间有些长,我按摩的时候你正好可以睡上一觉,免得你睡着了我也搬不动你!”自说自话把药搬到床边等着慕容云朗自己过来。站在门后的严粟目不斜视,实际上什么焦距都没有像一个没有灵魂的机器人轻嗯了一下,慕容云朗就乖乖地自己走过去坐在床边,等着秦晴的伺候。秦晴看着严粟再看看慕容云朗有些好奇他们之间的关系,严粟真的只是慕容云朗的管家?知道大家族里秘辛多,秦晴也只是心里好奇绝对不会问出来作死。默默地按照太爷爷教导的方式给慕容云朗按摩,在力道上她比不过父亲,只能靠巧劲靠细腻去摸索一个适合慕容云朗的度,一遍按摩一边观察慕容云朗的脸色,实在是看不出有什么明显区别只能询问,每挪动一分询问一遍慕容云朗的感觉,但是看着慕容云朗一副我听不到感觉不到的样子秦晴对严粟投去求救的眼神,严粟从身上拿出一个小本和一支笔走进几步站定在他们身边。

慕容云朗看着那副严正以待的样子脸色微变“搬个椅子来!”用脚踢踢秦晴,示意她去。秦晴看着慕容云朗如此动作,简直恨不得扔了那条腿“我不是你的下人,你要是学不会尊重就另请高明!”秦晴把慕容云朗的脚按在热汤里,自顾自地把沙发挪过来“严爷爷,您坐!时间可能有些长,这是我第一次给人做治疗,辛苦您了!”

“秦小姐不用客气!这是我的本分!”

再接下来一问一答一记没有了任何沟通难题,房间里静谧而和谐。而严粟始终没有坐下他身后的那张椅子,直到秦晴渐渐上手,慕容云朗扛不住脚上的舒适感缓缓入睡,严粟这才离开房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