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紫藤花的魔咒

第137章 二傻

紫藤花的魔咒 遛老鼠的猫儿 3131 2015-08-01 09:06:59

    想着那据说是博士的二直秦曜天,没有比二更直的,他未来的岳丈的性格再看秦晴倒是容易理解了,有那样一个父亲再生出一个二傻,没有比二更傻的,女儿这完全是遗传惹的祸,倒是有些同情那个看似聪明的未来岳母。以后没事儿干逗逗这丫头倒是不错!

  

  “二傻,你今年多大了?”以前老爷子好像告诉过他二傻的年纪他给忘了。

  

  四个保镖听到老大的话相互看一眼,这个二傻叫的不是他们中的一个吧?不是吧?按年级排序的老二悲催了,看着其余三人一副我不是二傻的样子自己手一抖听到老大不耐烦地又叫一声“二傻!”老二把身子一挺大声回答道“有,今年二十二!”,其他三个人一时没防备差点儿把慕容云朗从座驾上倒出去,慕容云朗自己也吓了一跳,这要是再摔一跤就直接成滚地葫芦了,拐杖往老二肩上一敲大声骂道“他娘的!你叫什么叫,我叫二傻管你屁事儿!”

  

  “啊?老大不是叫我的吗?”

  

  又一拐杖下去“找抽呢!”

  

  哎呀妈呀!幸好不是叫我,这要是被老大按一个这样的外号他可就在弟兄们面前抬不起头了,不过不是叫自己,这里就他们兄弟四个老大叫的谁?其余三人你看我我看你,老二安全了他们剩下的三个谁是二傻?

  

  不是我吧!

  

  老天也不要是我啊!

  

  也不会是我吧!

  

  “二傻,问你话呢!看谁呢?就你!”慕容云朗转过身子直视秦晴,秦晴对上慕容云朗的眼睛往自己身后找找,没人啊!她也以为慕容云朗叫的四个保镖中的一个还暗自偷乐呢,谁摊上这么个缺心眼的外号可真逗比了!只是慕容云朗是什么意思,这时候四个保镖连同前面带路的江驼子都顺着慕容云朗的视线看过来,秦晴有种想找个悬崖跳下去的感觉!三个还在暗自悲叹暗自怜悯的保镖一下子愣住了同时舒了口气,所有重量都倾向老二肩上,慕容云朗感觉自己又被忽视了狠狠地瞪了四人一眼,回去就专门让你们练习抬一个月轿子,看看以后还走不走神!

  

  “你你你,你叫的不是我吧?”秦晴被气的不轻,话都说不顺溜了。

  

  “不是你是谁?你们走不走,天黑下不去都滚回去操练去!”

  

  “是!”老大这次说的话听明白了,前半句是跟二傻小姑娘说的,后半句虽然也没指名道姓但是他们都知道这话说给谁听的。一挺身子,慕容云朗被亢奋偷笑的几人一下子抬高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赶着江驼子往山下走。四个大傻个这是兴奋过头了,明显秦晴还没有回答慕容云朗的问话,他们跑这么快是怕他刚看上的乐子转移了他对他们的注意力是吗!好样儿的!再记一笔回去狠狠地操练!

  

  “等等我!你们跑太快,我跟不上了!慕容云朗,你才是二傻!我叫秦晴!以后不许再给我起外号!”想到以前在村子里被叫傻子,四处被嫌弃的日子秦晴忽然被勾起了以前所有不美好的回忆答滴答滴地泪水顺着脸颊流下,索性不跟着跑了,人家都嫌弃你了,何必再跟着自讨没趣还嫌不够丢人吗?沉迷在自己思绪里的秦晴看不到前面的人影了凭着自己的感觉走越走越远跟前边回来找她的三个保镖就那么错过了,看到前面没有路了,一望而去连绵起伏的全是山头,他们这是还没到半山腰呢!前边的地面腐蚀的树叶和茂密的植被一看就是没有人走过的路,看着地面上黑黝黝的虫子在腐蚀的树叶枯枝下穿梭秦晴吓得手脚冰凉,她不小心走进密林中心了吗?怎么办?回去的路也找不到了,刚才就自己一个人乱串,看到有路就走完全没有辨别方向,再说了她也不会辨别方向啊!完全是路痴来着!秦晴没有发现在她身后不远处一直跟随着一只火红的狐狸,像是成精了一般眼里明明白白地写着担忧,密林里有它害怕的东西存在小丫头可不能再往前走了!想着还是出去拦住她把她带出去吧,看样子像是被吓住了,估计也迷路了。

  

  小狐狸突然出现在秦晴脚边,用嘴扯着秦晴的裤腿示意她跟着它走,可是秦晴乍然看到一个毛茸茸红的似血的活物还没看清是个什么东西就脑袋一懵晕过去了。小狐狸吱吱地乱叫,她这是怎么了?没有什么蛇虫鼠蚁的咬到她啊!怎么突然就晕过去了?小狐狸在秦晴脸上蹦蹦跳跳想把她叫醒,用尾巴使劲扫秦晴的鼻子也没什么用。看着密林边缘的虫子像是问道外敌的味道蠢蠢欲动小狐狸更加焦急了。守在秦晴脚边怒气满满地盯着那些小臭虫,嘴里吱吱地发出细碎绵长的叫声,像是威胁像是祈求又像是命令。一刻钟过去在小狐狸焦躁难耐的时候从林中走出两只雪白的巨狼,小狐狸顿时欢喜了,跳到一头狼头上指挥着让它驼起秦晴送她下山。白狼不情愿地过去蹲下另一半把晕死过去的秦晴拖到同伴身上跟着小狐狸往外走去,一路嗅着人留下的气息不一会儿就找到了下山的路小狐狸指挥着白狼放下秦晴在路边的一个大石头旁边吱吱两句示意他俩可以回去了,自己守在一棵大树上用树叶遮住自己的小身子从树叶间的缝隙里直直地望着秦晴,以免周围有不长眼的小虫子咬到秦晴。听到有声音骂骂咧咧地从山上下来,小狐狸往树叶里躲了躲,直到看着两个保镖把秦晴带走才依依不舍地望着他们离开的方向窜进相反的方向回到江家界去。

  

  慕容云朗等了快一个小时了,要是再找不到他都要暴起了,该死的女人,该死的四个傻大个!看到一个保镖背上背着一个不知死活的丫头,慕容云朗撑起身子用拐杖敲了秦晴一下没怎么用力不过秦晴还是被打疼了嘤咛了一声“活的?在哪找到的?”

  

  “估计是跟我们走岔了然后自己又走了回来,我们看到她的时候在路过的那个大石旁边睡着了!”要是秦晴现在醒着听到他的话非得反驳不可,笨蛋我那是睡着了吗?那分明是晕过去了好不好?本来见到红色的东西还是毛茸茸的就吓晕过去了,谁知道迷迷糊糊地醒来又看到自己爬在一头巨大的白色的狼身上,再被一个狼回头又给吓晕过去,世界怎么会如此奇幻?这还是二十一世纪吗?她怎么有种白日做梦的赶脚?

  

  “把她放下来!”慕容云朗又敲了秦晴一拐棍,看得旁边四个傻大个一阵心疼别给敲傻了,他们可是知道老大下手那可是老重了,他们这些大男人都感觉生生的疼,何况是这小姑娘,傻是傻点儿,可是也很惹人怜爱,很可爱不是!“起来!再不起来把你扔山里喂狼了!”

  

  “啊——不要!呜呜呜~好恐怖!呜呜呜~”秦晴一下子惊醒,听到喂狼又想到自己在狼背上躺过,还是狼把她送出来的,虽然很好心,很友爱来着,可是她还是真的真的很怕狼啊!她是小白兔好不好,很善良的小白兔啊,连狼都舍不得吃她,她这次是遇到好心的狼了,要是再被丢掉那就冤死了,成饿狼口中的美味小白兔了!

  

  看着秦晴梨花带雨哭得惨兮兮的脸慕容云朗心里越加烦躁,这次的烦躁跟刚才找不到她的时候又不一样,那时候是真想丢下她不找了,死了就死了算了,这时候倒是烦躁这女人怎么这么麻烦,烦躁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一下让她不要再哭得跟死了爹似的!“起来赶紧走,不然真把你丢出去喂狼了!”

  

  “不要,我这就走,江伯伯我跟你一起!”秦晴一听立马爬起来往江驼子身边靠去,相比于一个要把自己喂狼的慕容云朗,一个要把自己卖掉的江驼子就没有那么可怕了!

  

  “唉!好好!慢一点儿不怕啊!这路上没有狼的!”江驼子以为秦晴已经原谅他了,感动的老眼里泪光涟涟,使手背偷偷擦拭了一下从路边扯出一段树枝修整一番递给秦晴让她拿着打挡路的杂草枯枝。

  

  “谢谢江伯伯!”秦晴倒是没多少怨恨,听了妈妈的一席话她就体会到了村里人的不易,村里养育了她,她无以为报,更不该怨恨!

  

  “好孩子!好孩子!一生平安!”江伯伯感动的热泪盈眶,在心底为秦晴祈福愿她一生平安顺遂!

  

  一行六人踩着月光,拿着手电筒,凭着江驼子半辈子的感觉终于在月上柳梢头的时候达到山脚下,森林里不敢用火把,而四个保镖也没想过会走到天黑,而且他们这种人什么时候怕过天黑?幸好江驼子进去之前带了手电筒,不然他们带着秦晴还真得在山上将就一夜不敢下来了。

  

下了山秦晴已经快撑不下去了,脚底疼痛难忍,夜里赶路深一脚浅一脚难免受伤又不敢说出来,本来就是因为自己耽误了大家的行程,要是自己再叫苦叫累指不定惹怒了那头狼真的会丢下自己不管。慕容云朗坐在巨人的肩膀上看到秦晴绝强埋怨又畏惧的小脸心里有些好笑,这女人越看越有意思了!要是已经成年他倒是不介意放在身边逗逗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