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紫藤花的魔咒

第076章 谈条件

紫藤花的魔咒 遛老鼠的猫儿 2142 2015-06-02 20:42:03

     王洋也一惊但是这么简单就答应就没有底气了“双胞胎也可能两个都是女孩儿呢?”

   “是女孩儿你就给我培养女孩儿!要都是男孩子你就把两个都给我培养了!要是一男一女最好,你到时候只培养一个男孩子,女孩儿交给她妈妈养。”

   “王洋,晴晴是我喜欢的女孩儿,我希望你能够去保护她们母子。”

   “你傻啊!人家怀的又不是你的种,你还有机会吗?别忘了,我只答应过你一个条件!一条命换一件事!你确定你现在就要用吗?”

  他的身价什么时候这么低了,保护女人和孩子!准确来说只是未出世的孩子他妈!

   “我确定!我还可以期望晴晴不喜欢云朗,还可以期望云朗不喜欢晴晴不是吗?呵呵......”

   “傻帽!”

   “她们在哪儿?要我去保护人总得告诉我我的客户在哪儿吧!”

   “王洋!你还没搞清楚你不是我雇佣的教练,你答应了就是把一辈子都签给我曾孙了!”

   “像他一样?”王洋无所谓地指指老庞,他从小就是村子里共同养大的,无父无母,结不结婚倒是个问题,至少现在还没有这打算,也是没遇到看的对眼的人,要是以后有了喜欢的人怎么办?

   “差不多!甚至比老庞地位更高,成为我曾孙的代言人。!”

   “我要确定他值不值得我付出一生!五年时间!”

   “好!”

   “从他两岁开始算起!”丫的答应的这么干脆,早知道就说十年了!一个四岁的小屁娃子能看出什么来!靠!上套了 !本来五年应该包括怀孕期,现在自己一句两岁开始算岂不是自己把自己卖了,

  得干够八年?

   “好!”慕容辉对自家的遗传基因十分有把握!绝对能拿下这小子,何况还有其他人在一旁加油,生个健康聪明的孩子还不是水到渠成的事!

   王洋更郁闷了。

   这个是她们的地址,你准备好了直接去吧!自己想办法取得秦丫头的信任,不要让她知道你是我派去的人!

   “知道了!还有什么要传达的吗?”

   “记住你是谁的人,是我曾孙的人!她们母子的消息没有我的同意不能告诉南逸风!”

   “知道!情敌嘛!他都把我卖了。我怎么可能还给他数钱?走了——”

   他早就知道南逸风喜欢的胖妞被慕容云朗吃了。

   南逸风听着虽然不爽,但是他也知道,以王洋的性格要是他真的认定了一个人,他不会再顾念以前的旧情,就像以前出外勤当领导人保镖时候,即便讨厌也以命相护,到时候自己就成为他的旧情了,彻底失去了一个好帮手!不过想到他是去守护晴晴,他心底最珍贵的存在,又觉得宽慰,其实他们都不知道只要他想要,晴晴的消息他能很快得知,只是不能让人知道他的存在,才丢下面子来问慕容老爷子,这又何尝不是他的计谋。拉着王洋回去,打开实验室里最底层的保险柜,把一个木箱子拿出来,里边有他前段时间在见过秦晴后专门给她做的减肥药,还有一些护肤的,养颜的,都是按照驻颜方里的方子做的,又考虑了秦晴的肥胖症和肤质,专门研究过,外敷内调的都齐全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给她。“帮我把这些东西交给秦晴用,现在她正怀着孕,等生完孩子就开始用上,能保证在孩子满周岁之前瘦下来,还能保留现在的好皮肤,甚至比现在更好!”

   “啥玩意儿这么牛逼?”

   “秘方!”南逸风没好气地说道“用完了告诉我一声,想办法给你寄过去。不要告诉她是谁给的,算了,就说是慕容老爷子给她找的!”免得露馅了,反正她也以为我死了!后边的这句是在心里说的,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句话说的有多么窝心。

   “喂?没病吧!这么好的东西,这么大的人情就便宜慕容老爷子了?王洋摸摸南逸风的额头。

   “多管闲事儿!记住了没有?”他知道慕容老爷子设计了秦晴,让秦晴以为他死了,还给他做了一个墓,但是又能怎么办呢?他是有苦说不出,谁让他现在是南逸风而不是南宫枫呢!

   “记住了!反正只要秦晴用,这些东西就瞒不过慕容老爷子的眼。”王洋随意地说道,突然给南逸风提了醒。他夺过王洋手里的箱子,把一个月前做的东西都拿了出来。“有几味药对产后恢复有些副作用,等我两天,两天后过来拿!”

   “没问题呀!我先去养足精神,还要去准备些东西,你慢慢忙活吧!”

   南逸风看着王洋出去后把以前写的药方重新抄一份,以前做的护肤品重新加工调配一遍,以前包的药膳调料又添加了几味帮助产后恢复身体的,还重新抓了几包安胎药和沐浴护肤的药材重新包装,放到透明袋里密封,在上边贴上使用方法,使用时间和用量。

   远在他乡的秦晴还不知道她的一切表现都牵动着一个人的心,为她欢喜为她心疼,为他默默地守护,独自舔舐心头的苦涩滋味儿。

   慕容想容这几天也本分老实多了,唯一的儿子留书出走,她派了无数人去找没有一点儿音信,跑到慕容老宅找慕容老爷子帮忙找,慕容老爷子因为前面的事不爱搭理她,让她在下人面前失了颜面。在家里几乎给他儿子所有的朋友,包括狐朋狗友,一些乱七八糟的女人都打过电话,让他们也帮着找,帮着寻,要不是怕丢人,怕儿子被绑架她还真跑去发悬赏了。

   谢文杰在离开前只去见了一个人——慕容云朗。

   看着在床上躺着只能干瞪眼的慕容云朗,谢文杰突然觉得这么多年来表哥自己一个人也太不容易了,要是自己早就拿着刀与仇人同归于尽了。一直一来他都认为是慕容云朗活该这么倒霉,克父克母还克妹妹,小时候自己总是腆着脸找这个处处都非常出色的表哥玩,只想着能跟在他后边也沾沾他被人羡慕赞扬的光,可是不论自己多么不知廉耻,总是被无情地推开,从那时起他就恨他,恨他容不下自己,恨他不把他当亲戚看待,只是想不到最有资格说恨的原来是他!自己的父母设计害死了人家的父母妹妹,你还有什么脸赖在人家家里白吃白喝还要求人家待你如上宾?“我要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