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三笙秦歌入梦来

第四十五章:看病难1

三笙秦歌入梦来 一世红妆13145 2698 2017-02-27 18:08:46

    话说这看病还真是困难重重,撇去漫漫长路不说,还得时刻提高警惕,虽然距离上次大闹官兵已经过去大半个月了,搜查也松懈下来,可我的心还提在嗓子眼不上不下,因为“变小”的嬴政似乎是忘了自己会武的事。  

  踏上求医之路的第一天,嬴政乖乖的跟着我走在泥泞的山路上,脚印一深一浅,我能清晰听到身后的他因为靴履深陷于淤泥,只得咬紧牙关使劲而闷哼出声,于心不忍,我讪讪往后伸手想拉他一把,不想他竟恭敬谢绝。  

  被他这样无端无视,我表示很生气。  

  “母亲,我们这是去哪儿?”身后传来嬴政软软的声音。  

  “胡说!谁是你母亲了?”我骤然转身对着他厉声呵斥。  

  “……”嬴政半晌才反应过来,搭拉着脑袋一时间无言以对,最后只得乖乖颔首低眉认错,“孩儿知错。”  

  一副小媳妇受委屈的模样让我实在哭笑不得,默默地叹了口气,接着道:“既然这样就别忤逆你母亲我,小心我弄死你。”  

  “是。”看样子是被我凶神恶煞的模样吓到了。  

  “手,给我。”唇角噙着笑意,我一把拉过他的手,没给他任何拒绝的机会。  

  他的手很大,足足是我手的一倍,因为长年习武生了一层薄茧,还有好几条长长的伤疤,硌得我难受,可他掌心的微凉让我不禁想传递一些温暖给他。  

  不知是不是真的让我吓到了?一路上嬴政都很安静,那是独独属于孩子的安静,安静的做着自己的事情,饿了自己找东西吃,他不挑食,但凡能吃的他都是直接往嘴里送,一番仔细嚼噘之后才往肚里吞,苦得想哭的野菜他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如同嚼蜡一般默默往肚里咽。  

  “苦就别吃了,我们再找别的东西吃。”天知道这一刻我有多崇拜他。  

  “不。”他摇头,很平静的说:“比起饿肚子的滋味要好得多。”  

  “……”想到饿肚子那种要死不活的感觉,我心一横,默默把野菜咽了下去。  

  “……”  

  今天的晚饭,是很苦很难吃的野菜,也是我吃过最简陋的一顿。  

  但是没办法,谁让我们没有钱币。  

  夜凉晚风起,如墨的黑布落下,夜幕下的星空被点缀的很美,星星一闪一闪的,真的是美极了。  

  无处可安身的我们躲在马厩里过夜,马厩修得远,赶在天亮之前离开,神不知鬼不觉。  

  事先施了术法让马儿们都乖乖睡觉,我们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躲在马厩里,寒风呼啸而过,我颤抖着身子缩在角落里,牙齿冷得打颤。  

  嬴政则缩在离我十里之外,拥着地上的干草,眯着眼正要入睡,这样冷的寒风他还能这样闲适淡定,嗯,这厮果然不正常!  

  “过来――”我冻得嘴唇发紫,怒视着他,抖着嗓子唤道。  

  “……”听是我的叫唤,嬴政眉梢微微一挑,悠悠睁开眼眸,一脸的蒙逼。  

  彼时,仗着我还是他“母亲”,冲他怒目斜视,再次提高音量道:“过来,快点――”  

  嬴政长长的睫毛上下翻转了好几回,认真的想了想,随后才一脸疑惑的缓缓向我走来。  

  面对这样乖张的嬴政,我隐隐有种,农民翻身把歌唱的感觉。  

  想到从前他对我的百般欺辱,突然觉得不应该带他出来治病的。  

  “母亲?”  

  “坐下。”我拍拍旁边的位置,示意他坐在我身旁。  

  嬴政狐疑,顿了顿,而后顺从的坐下,我从包袱里拿出衣裳,揽过他的肩头,衣裳落下,包裹住我们,我说道,“这样暖和些。”  

  “嗯!”倚着我的肩头他安心睡下,语气迷糊不清的应声。  

  当嬴政的身体重重压在我身上那一瞬,如坠冰窟的寒冷瞬间爬遍我所有的感官,原来他不是不冷,而是明明冷得连身体都冻僵了,表面却还要装出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我的阿政真傻!  

  少倾,耳边传来嬴政清浅的呼吸声,他向来浅眠,睡得这样深沉的阿政,我是有多久没见过了!  

  小手轻轻环上他的腰身,生怕动静太大吵醒了他的好眠,这样靠的更近些,他沉健有力的心跳声传入耳畔,不禁莞尔一笑。  

  嬴政是睡着了,可我怎么也无法安然入睡,眼眸闭上又睁开,如此反复几次依旧是毫无睡意,眼珠子直盯着房梁思绪万千。  

  明天该怎么办?上哪找大夫给他看病?  

  要是治不好他的毒还会发作,到那时必死无疑,与其如此大费周张,倒不如直接杀上门找下毒的要。  

  但是嬴政这副样子,而我对术法又不甚精通,这样风险太大,又容易打草惊蛇。  

  “嗯,真是麻烦死了……”我兀自轻叹了口气,伤脑啊!  

  “嗯~”身旁的人突然打了个冷颤,胡乱往我身上蹭了几下又进入熟睡状态,我笑笑,原来是夜深风大,他觉得冷而已。  

  我心下一动,怕他冻着又赶紧变了件大氅,如此他才终于不再打冷颤,时间长了,身体才慢慢暖了起来。  

  频繁使用术法,我的灵力也所剩无几,明天还有诸多事宜需术法来应付,譬如说看病的诊金,趁着这空挡我得加紧修炼。  

  次日,当第一缕属于清晨的曙光爬到脸颊时,还在熟睡的我被嬴政摇醒了,他面露惊恐之色,“阿灵,快醒醒!醒醒……”  

  “别吵,睡觉。”昨晚睡得太晚,导致此刻我还在睡梦中没回过魂来,不满他一早聒噪,我慵懒的拍拍他坚硬的后背,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眼睛一闭继续睡。  

  “阿灵,快醒醒!我们怎么睡在马厩里?”嬴政像是没懂我的话,手上的动作还在继续。  

  “唔,不知道不知道。”我不耐烦的摆摆手。  

  “啪”的一声,在这万籁都寂的清晨,嬴政打在我脸上那巴掌尤为清脆。  

  这一巴掌下来所有的瞌睡虫都打没了,我几乎是一跃而起,恶狠狠地上前一把揪住他的衣襟,怒不可遏,吼道:“嬴政,一大早你抽什么风?”  

  四目相对,嬴政始终高傲的仰首,尽管我眼里的怒火燃烧得很是旺盛,但他神情始终平静,眼睛里看不出半分胆怯,是乎是真的做好准备接受我一顿暴打。  

  “阿,阿灵……”嬴政憋红着脸,弱弱的唤了我一句。  

  这声轻唤震惊了我,内心已是暗流涌动,要是他真忆起了此刻我这举动,够我死好几回的。  

  “你,想起什么了?”我小心翼翼的问话,死盯着他,不敢放过他任何一个表情。  

  “嗯,我记得我们昨夜去膳房偷吃糕点被刘掌事抓了一顿毒打,绑在树下,怎么一觉醒来就到了这里?”嬴政一脸茫然的挠挠头,还在努力回想。  

  “……”果然是我想太多。  

  记忆混乱,这次他把我当成了赵灵曦,那个他放在心底深处的女子。  

  “阿灵,怎么了?”见我许久不说话,他目光稍显诧异的盯着我看,差点没盯出个窟窿来。  

  面对这样殷切的目光,我感到些许不适,下意识的避开他的目光,揪着衣襟的手也跟着缓缓松开,我慢慢说道:“这里是宫外,你知道我一直憎恶宫廷,所以便逃了出来。”  

  真要是跟他解释起来很麻烦,倒不如编个故事让他深信不疑,反正他现在也是小孩子心思。  

  那厢嬴政已经理好衣襟,对于我的解释只回复了一声“哦!”,然后一个华丽丽的转身,抬步就要走,只留下一句,“我先回去了,你自己慢慢疯吧!”  

  “慢着!”我手疾眼快,一把扯住他衣尾,说道:“听说集市很有意思的,有很多宫里没有的东西,你不逛逛吗?”  

  闻言,嬴政的脚步稍稍停滞了一下。  

  我心喜,心想到底还是孩子,一听到好玩的,好吃的,就什么都忘了。  

  不料下一秒,嬴政冷冷说道:“没兴趣。”  

  这死孩子,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我,“……”  

  这一刻,我深深地怀疑那厮压根就没把“我”放在心上,所谓的情深几许也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  

  哪有人会这样对待自己心上人的?  

一世红妆13145

没有收藏没动力,妹子动动手指收藏下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