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花开又见花落

 第十五章同根生

花开又见花落 娇俏笑 2926 2016-12-31 14:10:58

    第十五章同根生  

  我对着电话说:“爸爸,在我们公司上班的女同事,百分之八十的都化妆涂指甲油的呢。“  

  爸爸生气了:“那可不行,妖里妖气的,又不好看。朴实才是最美的。“  

  我无语,拧着眉。从小到大,我爸的审美就和我不同,他看不惯我穿的裙子有花边,也看不惯街头走着的女性吹着最时尚的流海一片云什么之类的。他是一个老古板,根本不懂得时尚。  

  当然,我不会笨得与他在电话里争论这个问题。当务之急,是把哥哥的事情处理好。于是我点头说好,又问起哥哥。  

  爸爸不由分说:“不管他,随他怎么办,反正我没钱,他要结婚,他就自已把事情办了。我管不了。“  

  然后,电话挂断了。  

  我沉重的拖着脚步,慢慢的爬楼。只觉得脚下千金重。  

  摸索着找到钥匙,开门进来,我盯着天花板在想:现在怎么办呢?  

  真想什么也不管了。  

  我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找房子搬家是当务之急,还有哥哥,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又想起什么似的,从桌上拿起手机,看到充电还不过百分之三十。我长按着开机键,手机似和我有意见般,忸忸怩怩的闪了很久,才开机。  

  开机后,我寻着刚才的通话纪录,回了过去。  

  接电话的是个女声。  

  我迟疑了一下,小声的问:“你好,请问你秋菊吧?我是费知秋。”  

  “恩,我是秋菊,刚好,你哥在边上,我让他给你说。”她的回答很爽快。  

  然后就听到一阵窸窣的声音后,传来哥的声音:“知秋?”  

  对于这个哥哥,我真有些恼火,从我的记事起,他总是给家里添事端。不是学校里的老师来家里告状,就是邻居的家长来家里告状,告状的理由不外乎就是哥哥在学校或是哪里与同龄的孩子争吵,动手打人.哥哥力气大,性子急,读书倒是读不进,打起架了在我们那可是数一数二,他把学校里的那个小胖子的鼻子打歪过,还抡起砖头把前街杂货店老板的儿子脑袋砸开了花。爸爸妈妈为了这,几十岁的人了不得不低着头听学校老师的教育,还要到受伤的同学家里赔礼道歉。唉……  

  现在听到哥的声音,我忍不住把音量拨高了埋怨着他:“哥,你是怎么一回事?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总是让爸妈操心呢?你看看,你……你看你这样子,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哥没好气的在电话回我:“你别总是个老气横秋的教训我。你不就是读的书比我多吧。你告诉我爸,我结婚是结定了,秋菊怀了我的崽,我就娶她,很简单。现在娶媳妇是要有聘礼的,咱们县城里都是这样,又不是秋菊家里定下的规矩,再说了,谁不希望自己风风光光的结一次婚呀。”  

  “可是我们家里拿不出这么多的钱啊”我无力的争辩着。  

  “拿不出?”哥在电话那头冷笑:“怎么拿不出?我爸妈开店了这么多年,他们又不乱花钱,这么多年,钱呢?是不是钱全给你读书了?”  

  我还想说什么,只听到电话那边哥的声音继续着:“老头子只疼女儿不疼儿子,咱们这县城里的街坊邻居们都知道的,我也从来不争。从前倒也无事,我一人吃饭全家都饱,但是现在秋菊怀上了,崽马上就要出来,一个人变三个人,老头子不给我点钱让我渡过这难关,我可怎么办?”  

  “可是……”我的声音越来越低。县城里的风俗我全知道,但凡是红白喜事都是要大操大办,全是排场。县城里经济不发达,但是在这方面倒是讲究。未婚先孕对女方家名声不好,所以要趁着怀孕的月份还小马上办,要不然再拖下去,只怕家里都会被八卦的唾沫星子给淹了。  

  “知秋”哥哥在那头叫我:“我知道,从小爸妈就不喜欢我,觉得我不如你会读书,我也无所谓,有一个会读书的妹子我也心底里高兴。现在我一事无成,我也认命了,秋菊她不嫌我,愿意跟着我,所以我要娶她。你就帮帮我吧。”  

  说到最后,哥哥竞然在求我,我只觉得心里某个角落里隐隐作痛。痛得说不出话来。  

  哥哥见我许久不作声,又自我嘲笑了一番:“瞧我,这是说的什么话,当哥的人却要妹妹来帮。唉,你哥我的确是个没用的人。没事,你不帮我也罢。我自己想办法。”  

  说完,他自顾自的把电话挂了。  

  我茫然的举着手机在耳边,听到传来的挂断的“滴滴”急促的声音,只觉得从头到脚的冷。  

  又冷又痛。  

  这天晚上睡得实在不好,在床上翻来覆去,因为没水,我没有洗澡,连脸也只是少少的一点纯净水倒了凑和着洗的。我的脑子一团糟,一会儿想到黄仁的礼物,一会儿又想到周平组长,一会儿想到张姨,一会儿又想到我哥。  

  我在公司上班已经快两年的时间了,这两年里,除去房租等一些必要的开支,我也不过才存了几千块钱。今天张姨催我搬,我本想着先不管怎样租个贵一点的房子住了再说,可是接到了家里的电话,我不得不为着我的钱再考虑考虑。  

  下半夜睡着了后老做梦,梦见小时候跟着我哥的屁股后面去上学。我哥他调皮,老是喜欢带着一群同龄的熊孩子到处疯。在学校里没人敢欺负我,因为我有个会打架的哥哥。记得有一回我因为成绩优秀在全校大会上被表扬了,我光荣地走上主席台接受校长的奖状和奖品,隐隐的听到底下我哥得意洋洋的声音:“费知秋是我的妹妹。”  

  后来我读大学离开家,哥哥也时常不在家里,但是只要我放假回家的那几天,哥肯定会在家里陪我聊天。哥哥自己不爱读书,但是每次只要我在家里拿出书本,哥哥就会轻手轻脚的把房门关上,让我安安静静的看书。  

  哥哥他自己还是个孩子,可是这个顽皮的孩子要结婚,要当爹了。  

  第二天,懒懒的在床上,不想起来。挣扎着去上班。脸上用再多的粉也盖不住眼底的黑眼圈。我也没有心情化妆,只稍稍的抹了唇彩就出门了。  

  当我急急忙忙的赶到公司,吃惊的看到周平的办公室里有人。有点好奇,轻轻的凑个脑袋瞧:啊,原来周平今天上班。他出差回来了吗?  

  周平在办公室里说话:“谁啊,知秋吗?”  

  我知道让他看见我站在办公室的外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一边推门,一边说:“是啊,我看到办公室里有人,没想到是你出差回来了。”  

  周平正在对着电脑看着一些数据,向我点了点头:“是啊,昨天晚上回来了,本来想找你吃晚饭,但是人太累了。怎么样,我不在的时候,业务组的工作还行吗?”  

  我笑了笑:“还好,大家都很想你,希望你早点回来。”  

  我想了一想,试着问:“周组长,你今天有什么工作要交待我吗?”  

  周平回过头来看我:“没有,我刚看了电脑上的数据,这个月业务量比上个月有所增加。虽然只是别的同事们的业绩,但是我知道你帮着他们忙前忙后,并没有偷懒,而且,你也把明业公司的业务合同搞定了。我原以为你不懂得里面的内子,很是担心,没想到你明白招标书只是过场,懂得在招标前签好合同,虽然是70%的份额,但作为新手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我的脸涨得通红,想到黄仁的礼物。周平见我不说话,以为我不好意思:“我心里还在想,中午要请组里的同事们大吃一餐呢。”  

  我礼貌性的笑了笑,犹豫了一会:“我今天想请假,不知道可不可以?”  

  周平呆了一下:“请假?怎么啦?”  

  我摇摇头:“我今天有点身体不舒服。”说完,我红着脸,不说话的等周平发言。  

  周平看了我很久:“看你的脸色是不好,身体不舒服就要早点看医生。恩,你在业务这边辛苦了,放你一天假。希望没有什么大事。”  

  我冲着周平笑笑,点点头:“谢谢你。”  

  周平叹了一口气,:“不要谢谢我,谢谢你自己,你把这个业务拉了下来,让业务组的同事们刮目相看,我一来上班就听到大家说了你工作认真,做事能干,对这样一个好下级,她偶然的请一个假,我当然会同意的。”  

  我不再说话,转过身,拿了包挎在身上:“组长,那我先走了。”  

  我见他又在看电脑,走上前去:“下次我请你吃饭,今天谢谢你。”  

  他点点头,我强作欢笑的出门。  

  2016年的最后一天,祝大家开心快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