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花开又见花落

第六章要重新找房子了

花开又见花落 娇俏笑 2393 2016-12-27 10:02:02

    六、要重新找房子了  

  门开了,门口站着的不是周平,是房东老板---张阿姨。  

  我的这个房子,一室一厅,不大,带厨房厕所,每个月350元,一个季度一交。现在算来还不到收钱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房东会来找我?  

  张阿姨50多岁左右,有一个儿子,自己在前面那栋五楼还有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一家人就住在那里,这一套一房一厅的房子,她就租了出来。我自从进公司就住在她这里,刚开始是400元一个月,后来住了一年多,我找她说好话,她才同意减了五十元。  

  这个房子,我住着也很合意,自从毕业从学校里出来,我就到处找房子住。流浪了好多的地方,最后找到这里,房东也不啰嗦,房子住着也舒服。也就一直住在这里了。  

  我和楼下的住户一起申请了宽带,两家共一条线,每年不过才几百大元,却可以一年上网不限时。每天下了班,当其它的同事去泡吧,卡歌或是打麻将时,我倒是安安心心的在家,有时候看看书,也看看电视,更多的时间是泡在网络上。  

  今天晚上房东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呢?  

  我笑着问:“张姨,今天有空来我这儿?”  

  张姨笑笑:“本来是想先打个电话过来的,后来想想也就前栋后栋几步之远,当面和你说一下比较好些。”  

  我拿了一个口杯,从饮水机里打了一点水,递了过去:“喝口水,坐着慢慢说。”  

  张姨接了过去,坐在沙发上,打量着房子四周:“小费你把房子整理得很好呀。”又走到饮水机面前:“你看,连饮水机都配了,到底是会享受生活。”  

  我笑了笑,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水,刚想说话,手机响了,我一看,是周平打过来的。我朝张姨点点头,接了电话:“喂?”  

  传来周平的声音:“知秋,刚刚接了个朋友的电话,有点事,今天我就不来你家了,下次吧。”  

  我点点头:“好,你忙你的,我也要好好写好计划。”  

  周平说:“你的那个计划,你自己还得慢慢的想好,还很不规范。”  

  我叹气:“我明白的。再见。”  

  电话挂了。  

  这时我再看张姨,只见她不停的在房内走动,看房子的家具,我笑笑:“张姨?”  

  张姨望向我:“打完了,和男朋友?”  

  我不说话,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  

  张姨也坐到沙发上来:“小费,是这样的。”她很正经的说,我停下按摇控的动作,等着她的下文.听到她说:“我家的小峰已经考上了大学,要住到学校去了,我家里只有我的老头儿两个人,我们想住到这边的房子里面来,把那边的三房一厅租了出去,可以租的房租多些,没办法,要负担小峰每年的学费生活费。”  

  我心里寒了一口气,:“张姨,我们的合同上的租约还没有到期啊。”  

  她叹着:“我知道,我也没办法,老头儿退休了每个月才那么一点钱,不够用,小峰第一年的大学费用还有生活费也不少,我也是没办法的,”  

  停了一下,她说道:“我知道你人好,我也不想让你搬家,但是我也有我的苦处。”  

  我长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多久想住进来?”  

  张姨道:“不急,如果你同意,我就把那边房子的租房广告打出去,有人租了那边,我就会住到这边了,行不?”  

  我点点头:“你那边准备租多少钱一个月?”  

  “1200一个月,家具家电什么都有。”她说。  

  我苦笑:“可惜我是租不起的。”  

  张姨也点头:“是呀,每个月租了1200元,儿子上学的费用就出来了。老张再在外头兼职,搞点活钱,我们再省一点,儿子的生活费用也就有了。我们自己生活紧点也无所谓。”  

  我笑笑:“小峰有这样的父母,真好!”  

  张姨叹口气,:“没办法的”  

  说完,把水放在茶几上:“晚了,我先回去了,有消息我再打电话给你。”  

  我点点头,送了她出门。  

  出门时她回头对我说:“小费,我知道让你为难了。”  

  我冲着她笑笑:“不会的,我还好。”  

  送出了张姨,我关了门,靠在门上吁了一口气。看来必须得找一个合适的房子搬家,这又是一个大的工程。我心里有一点点的烦。  

  我把头发放了下来,一般在家里我喜欢把头发披着。我走到书桌上打开电脑。  

  就这样对着电脑里的文档发呆,呆呆的想了许多,勉强自己打了几个字上去,又呆坐着。  

  心里散散的,有点不知所谓。我想了想,把我的QQ打开了。  

  刚打开,好友里就有头像在跳动,我看了看,是有人给我留言。我一般很少和人聊天,只是把QQ挂着那里,我喜欢让我的QQ号升级。  

  那是前几个月,我还在营业组努力工作,有一天我的QQ上传来消息,说往事如风想加我为好友。当时请求信息发过来:我是往事如风,你是如风如梦,希望可以聊开心。(我的网名如风如梦)  

  当时看了对方的资料,也是本城的,想了想,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就加上了对方。  

  其实我在QQ上很少加人,自己也很少上,那天的心情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不好也不坏,偏就加了他。  

  加了之后他给我打了个笑脸。我上班忙,也没有理他,后来回家就把他忘记了。  

  前两天他找我要我在农场里给他一点草,两人才聊了几句。…….  

  今天上了QQ,收到了往事如风留言的QQ信息-----这几天没见到你?  

  我回过去:“是的,工作上开始忙了”  

  还以为他没有上线。  

  他的头像开始晃动了。  

  我打开------“来了?刚刚上来”网络的那一头,他关心的问候着我。  

  我回话“是的,工作上有点困难,上来放松一下下。”  

  “是吗?慢慢来,别急。”  

  “是的,今天一些事都在这一起了,我烦着呢。”  

  “什么事?”  

  “房东说要收房了,我这几天得有空就去找房子”  

  “是吗?那你准备找样子的?”  

  我想了想:“还不知道,看着办吧”  

  “现在你一个人租的房住?”  

  “恩,我喜欢独来独往,偶尔会有闺蜜睡一两个晚上”  

  “哦”  

  我叹了一口气,闰儿因为有一次和家里吵架,闹着要搬出来住,在我这儿住了几天,还真的交了一个月的房租费给我。  

  想到闰儿,我拿起手机拨打她的电话。  

  接通了,电话里传来闰儿的声音:“知秋,什么事?”  

  “还在外面呢?”我问。  

  “没,今天很早就回来了。”  

  “今天张姨来了,说房子得收回,我要重新找房子了。”  

  “啊,那你怎么办?”  

  “凉拌,再找房子吧”  

  “要不明天上班,问一问同事看有没有人想合租?”  

  我点头:“恩”  

  “明天帮你问问去。”  

  和闰儿说说话,我的心情也好了一点,这边QQ上的往事如风头像在跳动着,我和闰儿挂了电话,打开消息栏一下子好几条冒了出来。  

  我打了一个再见的图像,退了出来,又安心的做自己的计划了。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