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断余生

第十四章:红尘梦里(4)

断余生 兮·若 1900 2017-07-21 00:03:34

  “什么叫玷污,我从来没做任何难堪又苟且的事,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何奈笙厉声反驳,一直用手捶打着他的胸口,试图让他能离她远一点。

  “最好是这样,我提醒你最近安分点,我们才刚新婚,不要在这个时候就惹事情出来,不然我谁都保不住!”司徒焕慢慢的松开对她的禁锢,就站在她面前紧紧的盯着她。

  “我自然明白。不用你多管!”何奈笙没有想到向来温和的司徒焕也会有这样一面。

  ‘咚咚’的敲门声响起,司徒焕放弃在和何奈笙争辩,转而问道:“什么事?”

  “二少爷,夫人喊您和少奶奶过去吃饭。”琴儿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知道了。我们马上过去。”司徒焕看了眼何奈笙,虽然有些尴尬,但还是走上前去拉住了她的手,语气恢复正常了些:“走吧。”

  何奈笙看着他过来牵她的手,其实是有些气恼的,但他的力气太大了,她又不能暴露自己会功夫的事,只好任由他牵着。猝不及防的被他用力一拉撞进了他的怀里,一股淡淡的清香溢满鼻间,与周子诚那种扑鼻而来的香味不同,反而让人有些安心。

  司徒焕也有些愣住,没想到自己一时没有控制好力道,一下拽的她直接撞进了怀里。

  何奈笙先回过神,赶忙退一步离开他的怀抱,站在他面前有些不知所措。

  “刚才朝你发脾气,说的话很不好听,不要放在心上。”司徒焕觉得还是该为了刚才的行为道个歉,他也不知道自己今天的脾气为什么会这么大,或许是忍耐久了,有些憋不住了,就爆发在这件事上了。

  “没关系,我的确不好,没有顾及到你的感受。”何奈笙想来学堂那块地本来是他送给何奈晴的礼物,她确实不该在那种地方和周子诚有所来往。

  “我们走吧,妈他们估计在等我们了。”司徒焕小心翼翼的重新牵起面前人的手,拉着她一起去了大厅。

  司徒夫人已经让人将酒菜都准备齐了,催促了好几次都不见小儿子和儿媳的人影,她难免有所着急。本想再让人去催促,但看到司徒焕牵着何奈笙的手慢慢走过来,才欣慰的笑了,放宽了心。

  “妈,大哥,大嫂,我和小笙来晚了。”司徒焕拉开凳子让何奈笙坐好后自己才坐下。

  “没事,没事,动筷吃吧。”司徒夫人笑了笑,一直紧紧的看着何奈笙,这个儿媳她是怎么看怎么顺眼。

  “妈,您都盯着我好久了。”何奈笙可以感觉到司徒夫人一直看着她,觉得浑身都有点不舒服了。

  “不好意思,你快些吃吧。”司徒夫人才回过神,立马收回自己的目光。

  “笙儿你也别介意,妈她就是这样。”司徒文看情况,也立马说话替自己的母亲打起圆场。

  “大哥说笑了,笙儿不敢。”何奈笙笑了笑,毕竟温柔端庄的形象还是需要维持一下的。

  “就是….”许晚清见状也想顺着自己的丈夫司徒文的话开口调侃几句。

  “多吃些,你太瘦了。”司徒焕有些不悦,也是不太想听自己大嫂讲话吧,就夹菜给了何奈笙打断了许晚清的话。

  “好…”何奈笙面对突如其来的殷勤差点想回一句谢谢,可她立马反应过来,她与司徒焕既然已经是夫妻了,就没有必要讲究那么多。

  许晚清看见司徒焕如此,心中难免还有些不悦,神色严肃的一口一口将菜塞进嘴里。

  “来,不要光吃肉,蔬菜也要吃。”司徒文看见自己的媳妇一口一口尽塞肉在嘴里,忍不住被她这有些鲁莽的吃相逗笑。

  “可是我不爱吃,你自己吃吧。”许晚清却一点都不想领自己丈夫的情,将他夹过来又还了回去。

  何奈笙一边吃着一边又可以感觉到许晚清再用火辣辣的仇视眼神看着自己,想来她是真和她听说的一样,对司徒焕情有独钟,却是被逼无奈嫁给了病怏怏的司徒文。但看样子司徒文是真心爱她的,只可惜这个女人只顾着仇视如今身为司徒焕妻子的她,而一点也没看到司徒文对她的宠爱。

  司徒文也并不强求,他知道自己这个妻子心里在想些什么,但他相信只要他好好的活着,用一颗真诚的心包围她,终有一天她会明白的。

  晚饭过后,大家都给自散去回到自己的院子。

  “今晚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你先休息。明天就别去学堂了,在家好好准备,后天还要回门。”司徒焕送何奈笙回到房间并嘱咐道。

  “我知道了,那你不要太晚,也早点休息。”何奈笙也不知为什么,这话好像是就在嘴边一样的,张开了就那样说出了口,也或许是因为身边还有下人在,她不得不做出关心他的模样。

  “嗯。”司徒焕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吩咐自己的随身侍女琴儿:“帮少奶奶准备洗澡水吧。”

  “是。”琴儿施了一礼,转身下去准备了。临走前看着融洽的两人,嘴角不禁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她家的少爷,总算不会再孤单一人了。

  司徒焕看了眼何奈笙后转身离开去了书房。他有些不懂她最后的关怀,他已经好久没有再听到这句话了,尤其是女人的口中。她是为了假装恩爱故意装给下人看,还是出自自己的本心,他看不明白。这个女人变得太快,他无法理解。现如今鹿城城内混入日军特务,不知道此事和余申是否有牵扯,鹿城向来戒备森严,外人不得随意入城,可如今却是大量的日本特务,他没法不怀疑鹿城内部是不是出了奸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