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厄尔尼诺的忧伤

第六章 若即若离,你的情节我不懂

厄尔尼诺的忧伤 涂未末 3419 2017-01-01 15:48:41

    然然总是喜欢在纸上写这两句话,每次都会写很久,写很多。起初她也不认识,后来因为好奇就去查了一下,结果却是这样的意思。  

  瞧,她们多可悲,就连思念都只能偷偷的写纸上,用别人看不懂的言语。十年前的一句‘我想你’没有说出口,十年后他过得这么好,既然已经决定要放开了,不过是一句‘我想你’而已,自然也没道理再开口。  

  “盛夏。”  

  “嗯?”她抬头看着他  

  “对不起。”犹豫了很久的一句话飘荡在音乐声里,  

  对不起,十年前不辞而别。  

  对不起,十年前没能遵守约定。  

  尽管知道这三个字弥补不了什么,但是却可以是新的开始。  

  一句道歉来的猝不及防,盛夏慌乱了片刻随后匆忙的别开视线,连忙摆摆手:“没关系,反正对我也没有什么损失啊,干嘛要道歉?”她轻笑着开口,脸上一副逞强的故作轻松。  

  “我还以为……”看着她毫无所谓的样子眸子闪过一丝失望的光彩。  

  “以为什么?你不会以为我像偶像剧里的女主角一样傻傻的等了你十年吧?”她故意睁大了眼睛似乎真的有多不可思议。  

  “哈!我怎么可能会等你十年呢?”像是怕他不相信又自顾自的重复了一遍,不停地用勺子搅着杯子里的咖啡,原本漂亮精致的拉花早就已经没了踪影。  

  听着她的话,他牵强的笑了笑,说道:“那就好。”  

  没有等他,她就不会像他一样难过。  

  “怎么已经这么晚了,我该回去上班了,谢谢你的蛋糕,下次我请你。”她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说到。  

  “我送你。”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了,这里离电视台挺近的。”  

  “我刚好要回医院,顺路。”  

  车子走在路上的时候盛夏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医院和电视台一个在南一个在北好像不顺路吧?像是看出来她在想什么,乔子箫轻咳一声掩饰窘迫:“刚回来,还不太熟悉。”  

  盛夏了然轻轻点头,突然手机嗡嗡地响起来被吓了一跳,屏幕上闪烁着一张流里流气的笑脸,这是很久以前乔子钰自己设置的,还要死要活的不让删掉,久而久之盛夏也就忘了要去换下来。不知道为什么很不想被他看到,盛夏下意识地伸手挡了一下结果却是欲盖弥彰。乔子箫自然察觉到了她的小动作,在看到照片上的人时,一张波澜不惊的脸迅速的沉了下来。  

  “喂。”  

  “盛夏,赶快下楼,我接你去吃午饭。”车子里的空间太小,尽管她已经把音量调到了最小,但乔子钰的声音还是流动在空气里。  

  “那个我今天有事儿,改天吧。”  

  “小爷我刚下飞机就请你吃饭你还不给面子,能不能有点良心……”  

  手机里传来一阵忙音,“喂喂喂!”  

  乔子钰看着屏幕上显示着‘通话结束’的字样气急败坏的嚷嚷:“居然敢挂小爷电话。”  

  他还就不信了,拿起手机继续拨通,移动客服机械的声音响起:“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砰地一声手机应声落地,前排的司机忍不住偷笑,能把他家少爷气成这个样子的也就只有盛夏小姐了。”  

  “男朋友?”乔子箫看着前面正闪动的红灯不着痕迹的问,只是握在方向盘上的指节却微微泛白,他在紧张,很紧张。  

  没有想到他会突然这么问,盛夏也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自己并不想否认,也许是不想让他知道对他来说云淡风轻的十年,对她却那么刻骨铭心,或者说她不想让他觉得在没有他的日子里自己就过得有多不好,只是含含糊糊的说了一句:“现在还不是。”  

  现在还不是,就是说以后有可能是,所以跟他比起来自己过的也不算糟吧?至少听起来没那么糟。  

  周围的气压骤地降低,他的脸上阴沉的有些可怕,谁都没有再说话,气氛安静得有些诡异。  

  “我到了,谢谢你。”她转身解开安全带推门下车。  

  “晚上我来接你下班。”不是征求意见的语调,命令的口吻不容反驳。  

  “不用……”拒绝的话还没有说完,车子已经绝尘而去。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如果是内疚的话,那大可不必了。”盛夏盯着车子离去的方向喃喃地说。  

  “盛夏姐,快说说,刚刚开车送你回来的那个帅哥是谁呀?”刚一进门糖糖就一脸八卦的凑过来,她这一问其他的同事都跟着起哄:“对啊,快说说,是不是男朋友啊?”  

  “不是,就是一个朋友。”盛夏立刻否认。  

  “都送上班了,怎么可能只是朋友呢?”一个男同事也加入了八卦的行列。  

  “女生的事情,你这么好奇干什么?是不是对我们盛主播有意思啊?”糖糖开玩笑的打趣却让那个男生红了脸:“你别乱说。”然后两个人就吵了起来,盛夏看着这两个欢喜冤家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坐下来翻看着手边的稿子,可是却没办法专心脑海里一直是他的脸,高兴的,生气的,低落的,一张张都那么清晰,用力的摇摇头命令自己不许再想下去。  

  直播结束后就算是完成了一天的工作,“盛夏姐,明天见。”糖糖开心地向她挥手告别。  

  “嗯,早点回家,别到处去疯。”  

  “盛夏姐,我觉得你跟一个人肯定特别合得来。”  

  她有些好奇的挑挑眉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我妈。”糖糖说着还做了做了一鬼脸,然后抓起桌上的包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盛夏有些无奈的抚额,她今年才二十多岁,有这么老吗?  

  整理完桌上的东西关灯离开,夏日的余热依旧缠绕着这座城市,迎面扑来的暖风让人透不过气来。刚走出门口就看到马路对面的那一道身影,不似以往的西装革履,白色的衬衫,米色的九分长裤,温暖的色系在他身上是不一样的儒雅。嘴角的笑容,眼底的深情,若不是知道他已经有女朋友了她也许会误以为自己是重要的。  

  原以为他只是随口说说的,没想到真的会来。她垂眸,低头走过去,悲壮的样子像是一去不复返的勇士。  

  乔子箫最先开口:“说了要送你回家的,走吧。”  

  “其实很近的,你不用特地过来。”盛夏有些不自在地说。  

  “我知道,但是我怕别人会特地过来。”他突然停下脚步盯着她,目光灼灼,语气别扭又认真,像极了为妻子吃醋的丈夫。  

  吃醋?她到底在想什么?  

  “乔子箫,你别这样,你这样子会让我误会你喜欢我。”明知道是自作多情,但盛夏还是忍不住说,她不想跟他陷在这种说不清的暧昧中无法自拔。  

  “其实,我更希望你当真。”他说着话一点点的向她靠近,带着一种莫名的压迫感,盛夏下意识的想要向后退却没有机会,乔子箫伸手揽上她柔软的腰肢,猝然低头薄唇覆上她的唇瓣。突如其来的动作让盛夏瞪大了眼睛,一时竟忘记了挣扎,这么近的距离她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薄荷味和清浅的……酒气,他喝酒了?难怪没有开车过来。  

  涣散的意识又重新凝聚回脑子里,盛夏用力推开他:“乔子箫,你喝醉了。”  

  见她发现他有些无赖的点点头,索性大方的承认,哪里还有半点医生该有的严肃谨慎:“就喝了一点点。”又重新把她揽进怀里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感受着他温热的呼吸在脖颈间流动盛夏有一瞬的迷失,随即又没好气的开口:“不会喝酒就别喝,干嘛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  

  听着她的话乔子箫慢慢站直了身子,深邃的眸子盯着她的脸颊欲言又止,还能为什么,不就是因为你。  

  “走吧。”他向她伸手。  

  没有理会他,盛夏转身向前走去,他把她当什么?十年时间不闻不问,喝醉酒就来找她撒酒疯。可是还没走几步就又被扯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过马路的时候小心一点,会很危险,”他看着一辆擦身而过的车子,嗓音低沉又温柔。  

  “没关系,我自己可以。”她挣开他的怀抱,“那个,过了这个路口我就到了,你不用再送了,我先回去了。”慌忙的解释完盛夏就朝着公寓的方向跑去,她怕再多一秒钟自己就会窒息。  

  看着匆匆跑开的背影,乔子箫有些失落的苦笑,她已经这么讨厌他了么?连牵她过马路都不肯,十年前他们不是这样的。  

  昏黄的路灯下他的影子有些孤独,有些落寞,“盛夏,我不会放手的,既然他还不是你的男朋友,那就永远都不会是了。”  

  欠你的十年,我用一辈子换给你。  

  林然被她破门而入的响声吓到了,有些夸张的拍拍胸口:“跑这么急干什么?见鬼啦?”  

  盛夏连忙抓起桌上的水杯大口大口地灌下去,直到杯子见底才如获大释的说了一句:“嗯,见鬼了。”  

  “这么巧,我今天也见鬼了。”林然手里拿着面膜盘对坐在了她对面的沙发上。  

  “出什么事了吗?”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们学校不是来了一位乔教授吗,但是这几天我一直忙着照顾薯条没怎么回学校。结果今天一进办公室佳姐就给我看他的照片,你猜怎么着?我居然觉得那个人有点像秦箫。”说完,林然还不忘拿着手机给她看。  

  照片上只有一张模糊的侧脸,但还是依稀可以看出是他。  

  “怎么样?是不是很像?没想到这世界上还真的有撞脸怪啊。”林然有些浮夸的大笑。  

  “嗯,是挺像的。”盛夏淡淡的回应。  

  本来是想逗她开心的,可是见她没什么反应,林然只好讪讪的收起手机迅速转移话题:“你国庆节要怎么过啊?”  

  “我想回一趟青城,回去看看妈妈还有……爸爸,你呢?你要去回去吗?”  

  林然快速的摇头:“我不要,我一回去我妈肯定就要逼着我去相亲,我们跟几个同事约好了一起去杭州玩,趁着年轻逛逛祖国的大好河山。”林然说的慷慨激昂,盛夏好笑的摇摇头这果然是每一个老师身上都会有的特质——不论何时何事,教育为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