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古公岭轶事

第二十四章 红娘子巧摆百味宴

古公岭轶事 杨小科 5610 2017-08-08 21:33:16

  正午时分,潘里正、张乡绅、冰大师等一干陪客陆续赶到,被安顿到首席,正中空个位子,留给高家老爷。其余人等你推我让,论班排辈,依次入席,堪堪坐了三桌半,留下半桌临时变动,此亦是红娘子机巧处,毋须细表。席棚內闹闹嚷嚷,刚摆好茶点,就听外面传来一阵骏马嘶鸣声,随之一声呼喝“迎贵宾。”席棚里众人回应一声“嗷——”确是震耳欲聋,气势雄宏。余音未散,就见高家老爷昂然而入,身后紧随四个俊仆,个个衣着光鲜,生龙活虎,果然是一方霸主,排场不小。众人站起,抱拳施礼,重新排坐,谦让一番,高家老爷和冰大师并排坐了上席,仆从皆安排入席。

  众人落座,高家老爷见冰大师虽三十出头年纪,却持重老成,更兼生的眉清目秀,待人一团和气,粉雕玉琢般人物,心里头就有了九分敬重,惯常傲慢习性就收敛三分,客客气气地打声问讯:“原来你就是冰大师。”冰大师谦恭应道:“正是。”高家老爷赞道:“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胜似闻名。果然是一表非俗,年轻有为。”冰大师说:“此言理应先出我口,却被你占了先机,失敬得很。”高家老爷说:“彼此彼此。今日难得同坐一席,真是前世积下的缘分。你我不必客气,开怀畅饮,尽欢而散。”冰大师说:“一饮一啄,莫非前定。高家老爷果然好见识。”高家老爷回应一句“好说。”就问坐在下首的唐老儿道:“今天这个排场,实在觉着意外,却是何人主事?”唐老儿说:“高家老爷莫要见笑,皆由红娘子一手安排。如有不顺意处,乞望海涵。”高家老爷奇道:“红娘子?一介女流,能有如此手段,确是出人意料。劳烦你把她叫来,我有话说。”唐老儿答应一声,欲要起身,却被潘里正按住,扭头朝门口喊了一声:“有请红娘子。”立时就有人回应:“是。”

  工夫不大,就见红娘子轻移莲步,慢舞腰肢,袅袅婷婷进了席棚,径直走到首席,朝众人道声“万福。”笑盈盈问道:“高家老爷呼唤小女子前来,有甚吩咐?”高家老爷见她虽是村妇装束,但着装整洁,举止端方,面容姣好,滴流眼转,透着七分精灵机巧,心知不是善茬,不敢过分托大,气势先失却三分。放下架子,开口笑道:“小娘子秀外慧中,难得有此大手笔,真令人大开眼界。”红娘子道:“承蒙过奖,小女子实不敢当。穷乡僻壤,就这个条件,还望您老不要见怪才是。”高家老爷说:“不必谦辞。想必你早就知晓,既然是‘百味宴’,顾名思义,食材必须要有百样,方才名副其实。至于做法,倒在其次,就图个新奇。难得有如此场面,也算是给足了高某人面子。你也不要见外,倘有不足,我即刻差人采办,反正有的是时间,且不可坏了规矩。”红娘子笑道:“没有金刚钻,怎敢揽瓷器活。承蒙主家信得过,看得起,要我操持,此等小事就不劳您再费心。不是小女子人前夸口,至于做的咋样,百样食材却是绰绰有余。”高家老爷不大相信,眼珠一转问道:“能否表说一下,让人长长见识。”红娘子微微一笑:“好。天生万物,皆能养人,百中取一,并非难事。望诸位不要嫌我饶舌献丑,就把待客食材表说一番——

  野味有:

  斜蒿角蒿茵陈蒿,

  油蒿茼蒿仙人蒿。

  羊蕨水蕨毛头蕨,

  苜蓿藿菜野韭苗。

  芦韭石葱并时蒜,

  薤白野笋荠荠菜。

  灰菜蔓菁石花菜,

  公英地丁苦苣菜。

  黄精百合同玉竹,

  黄芪天麻灵芝草。

  松蘑香菇羊肚菌,

  地兰竹荪鹿角羔。

  刺槐面槐花椒芽,

  榆叶香椿五倍芽。

  五叶菜及乌龙头,

  漆芽楸芽玛瑙芽。

  黑木耳加白木耳,

  刺槐面槐榆钱花。

  百合花,萱草花,

  黄花山丹核桃花。

  蔬菜有:

  大白菜,番白菜,

  绿头萝卜油白菜。

  水萝卜,胡萝卜,

  刀豆蒜薹绿菠菜。

  川芎芫荽红辣椒,

  洋葱黄瓜拌生菜。

  海带蒜苗腌青椒,

  葱白葱花油麦菜。

  水果五:苹果、软梨、柿饼、杏脯、糖山楂。

  干果五:松子、柏任、核桃、杏核、银杏仁。

  豆有五:大豆、黄豆、黑豆、绿豆、赤小豆。

  谷有五:荞麦、小麦、糜子、谷子、大燕麦。

  畜有五:猪肉、牛肉、羊肉、兔肉、黄狗肉。

  禽有五:鸡肉、鸭脖、鹅掌、乌鸡、鸽子羹。

  鳞有五:草鱼、黄鱼、鲤鱼、带鱼、黑鲶鱼。

  介有五:乌龟、王八、龙虾、河蟹、螺蛳壳。

  蛋有五:鸡蛋、鸭蛋、鹅蛋、鸽蛋、鹌鹑蛋。

  糕有五:月饼、点心、蛋糕、年糕、蜜油饼。

  外加调料十三香、油盐酱醋、花椒、淀粉、黑白糖等不下二十种。不用细数,超出百味无多。您要不信,随我厨灶查验,所报食材短缺一样,小女子甘愿受罚。至于做法,千变万化,实无定数。你要有雅兴,再听我姐说。”

  红娘子一番表说,长篇大论,洋洋洒洒,说的是头头是道,有板有眼,有根有苗,加上妙音曼语,直听的众人如痴如醉,悄无声息。好不容易听她说完,方才如梦初醒,交口赞誉。高家老爷竖起大拇指说:“不亏为女诸葛,伶牙俐齿,实在令人佩服。至于查验,那倒不必,恳请小娘子赏脸入席,来个锦上添花,方才不负如此盛宴。”潘里正一旁帮腔:“对对,难得小娘子如此费心,应该同坐一席,也好当面套谢。”众人起身让座,红娘子推脱不过,就坐了唐老儿那个位置,筵席正式开张。

  “上菜——”随着一声断喝,就见四个后生,玄衣青裤,足蹬八搭麻鞋,足尖缀一颗赤红绒球,微微抖动;头裹白巾,腰扎彩带,煞是精神!左手三指顶着红漆托盘,右手提着雪白抹布,踏着碎步,摆着肥臀,在一片喝彩声中鱼贯而入。行到席首,塌腰拧身,屈膝下蹲。旁边小厮脚勤手快,稳稳当当将盘中杯盏碗筷按序摆好。红娘子欠身说道:“桌面狭小,碗碟窄便,只好两菜共一碟,诸位莫要见笑。”

  高家老爷闪目一看,面前桌上摆着十二碟凉菜,六荤六素。每个碟中果然是两样颜色不同的菜肴,五彩缤纷,做工精细。中间放置一个粗瓷大碗,里面热菜亦是大杂烩,食材不下五个品种,腾腾冒着热气,令人馋涎欲滴。这个摆设,亦有名头,有的叫“十二月花”,有的称“十三太保”,为当地最高级别的筵席。其余三桌,亦是一般摆布。我的乖乖,竟没有一碟相同的菜!只一轮,便上足了整整一百道菜。来宾啧啧称奇,人人赞不绝口。高家老爷更是钦佩红娘子好手段,竖起大拇指说:“小娘子果然好本事!老夫走南闯北,多少也见过些世面。小娘子摆的逐个百味宴,可谓是别出心裁,令人耳目一新,实属难得。”红娘子语带双关说:“多谢您老抬爱,此亦是打着鸭子上架,情势所迫。”高家老爷面色微变,眉头一皱道:“小娘子是说老夫吗?”红娘子嫣然一笑说:“小女子嘴拙,不会说话,让您老多心了。我是指薄席布置,实无他意。按理说,菜应一道一道上,方显隆重。但一来品种繁多,耗时费力;二来家具不拘便,厨灶上人多手杂易出差错,只好将菜一次性上齐,轮转四番,每人才能品尝够百味。此计虽说简约,却不出差错,还望诸位海涵。”高家老爷笑道:“原来如此,确是老夫多想了。”

  冰大师插上一句:“小娘子不必如此铺张,就眼前的菜,尽够吃了。其余的没必要再上,就留个念想吧。”

  张乡绅随声附和:“大师所言极是,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食以果腹为上,切莫浪费。”

  高家老爷却说:“两位不必客气,难得有此盛宴,若不能一一品味,实在有负小娘子一片苦心。事后忆及,徒增遗憾。”

  冰大师笑道:“依我说,食不如嗅,嗅不如观,观不如思,吃着了是享受,吃不着是意境。其余的还是不要上为妙。”

  潘里正说:“大师好雅兴。谁也不要争执,只是酒足饭饱,碟不留一为妙。”

  红娘子遂发令说:“上酒开席,别光顾打嘴仗,大家动筷子吧。”

  小厮应喏,双手执定酒壶,将盅儿逐个斟满,人手一杯,毕恭毕敬奉上。众人一同起立,连饮三杯,方才落座。红娘子拿起筷子,劝大家夹菜,顿时盘盏相撞,觥杯交错,酒桌上立时热闹起来。

  酒过数巡,碟空半数。高家老爷站起说道:“老唐,此番多有得罪。你我干上一杯,权当赔罪。”唐老儿满脸堆笑道:“老爷说的甚话?粗茶淡饭,招待不周,还望您老多多担待才是。”

  高家老爷从袖筒摸出一锭大银,递到唐老儿面前说:“这是纹银二十两,一十五两为吊欠马价,余下五两算我做东。你且收了。”唐老儿听了脸色大变,将手缩回,讶异地说:“这——千万使不得,我只收马银就是。”冰大师连忙起身,一把抓起银子,塞进唐老儿腰包,拍着他的肩膀说:“谁不知道高家老爷古道热肠,疏财仗义,万不可拂他颜面,坏其名头,羞了贵手。”唐老儿眼眶泛红,颤巍巍说:“谢老爷恩赏。”高家老爷颇为豪爽地说:“这就对了。常言说:酒不醉人人自醉。如此盛宴,我心已醉,诚恐贪杯误事,先把手续清了。咱轻装上阵,开怀畅饮,方能尽兴。”冰大师说:“高家老爷果然性情中人,做事方正,滴水不漏。来,大家敬上一杯。”众人纷纷举杯劝敬,高家老爷春风得意,豪兴勃发,来者不拒,须臾酒酣耳热,就有七八分醉意,乜斜着眼对冰大师说:“听闻大师乃世间高人,识见不同常人。你看我可曾受苦,不妨直言相告。”

  冰大师笑道:“芸芸众生,谁无苦恼。道尊佛祖亦难免俗,何况凡人?你的苦,苦于繁忙。忙财富,忙名利,忙着争抢,忙于计较得失荣辱,却不知争来抢去终是空。不争自然从容,不去计较,才能常快乐。一方田园可养性,一眼天地可怡致。心闲是人生最好的福气。”

  高家老爷道:“大师一语提醒梦中人,还望说具体些。”

  冰大师侃侃而谈:“说俗气些,人人皆被欲望所累。欲望多贪求就多,其痛苦和烦恼就多。欲望少的人,如若做到无所求,少些贪欲,就没有多少痛苦和烦恼。一个人想要脱离痛苦和烦恼,就要懂得知足。知足就是富贵安乐最安稳的所在。知足的人,虽然一无所有,也是非常安心快乐的。不知足的人,就算身处富贵乡中,也是不称心不快乐的。就像你刚才那样,能在钱财上推多取少,自然心地就平了,苦恼就少了。我有一首《醒世歌》,即席道出,聊以助兴。遂击节唱道:

  红尘白浪两茫茫,

  忍辱柔和是妙方。

  到处随缘延岁月,

  终身安分度时光。

  休将自己心田昧,

  莫把他人过失扬。

  谨慎应酬无懊恼,

  耐烦做事好商量。

  从来硬弩弦先断,

  每见钢刀口易伤。

  惹祸只因闲口舌,

  招愆多为狠心肠。

  是非不必争人我,

  彼此何须论短长。

  世事由来多缺欠,

  幻躯焉得免无常。

  吃些亏处愿无碍,

  退让三分也不妨。

  春日才看杨柳绿,

  秋风又见菊花黄。

  荣华终是三更梦

  富贵还同九月霜。

  老病死生谁替得,

  酸甜苦辣自承当。

  人从巧计夸伶俐,

  天自从容定主张。

  谄曲贪嗔堕地狱,

  公平正直即天堂。

  麝因香重身先死,

  蚕为丝多命早亡。

  一剂养神平胃散,

  两种和气二陈汤。

  生前枉费心千万,

  死后空留手一双。

  悲欢离合朝朝暮,

  寿夭穷通日日忙。

  休得争强来斗胜,

  百年浑是戏文场。

  顷刻一声锣鼓歇,

  不知何处是家乡。”

  冰大师声如银铃,抑扬顿挫,妙音曼语,出神入化,端的是字正腔圆,余音绕梁。一曲终了,喝彩之声不绝于耳,众人拍掌赞叹,纷纷离席敬酒助兴,席棚內好不热闹!

  高家老爷感觉对方句句话带讥诮,似乎处处针对着他,亦且入情入理,自己万难辩驳。实在不甘心落于下风,争强斗胜之性发作,便把话锋一转,举杯说道:“大师金玉良言,就此打住,容日后有缘再行领教。在座诸位,皆是地方名流,那个胸中没有超人识见,且不可一枝独秀,占尽风光,有拂大家雅兴,理应尽皆参与,方能同欢。”冰大师拍掌赞同:“说得是。劳烦诸位畅所欲言,尽情欢乐。”红娘子说:“大师菩萨心肠,酒席宴中亦不忘劝化人心,实在难得。”张乡绅说:“就是嘛。大师二字,可不是浪得虚名。”高家老爷嘴角带着一丝讥笑说:“自古长者称大。冰大师小小年纪,这个‘大’字是否名不副实,言之过早?”

  众人闻言,尽皆哑然失色。多亏红娘子机巧过人,眼珠一转,装成老学究的样子,娇笑道:“依小女子愚见,大师之‘大’,实非大小之‘大’,正可谓此一大彼一大也!所谓大师,只是一种称谓罢了。古有言:‘有智不在年高,无智空活百岁。’所谓大师,是对智者的尊讳,自然不论年齿。比如磨坊,即使垂髫少年经营,称其磨老汉;放牧牛羊,虽然耄耋老者执鞭,呼之放牛娃、放羊娃。老汉娃娃,颠倒置之,习惯使然,谁又去较真争论孰是孰非?”高家老爷端起酒杯赞道:“小娘子果然好见识。来,老夫敬你一杯。”红娘子也不惧怯,举杯相迎。高家老爷转而又说:“冰大师理应端上一杯,酬谢红娘子解围之功。”冰大师亦不推辞,举杯对碰,一饮而尽。高家老爷笑道:“冰大师,酒后狂言,莫要见怪。小老儿失礼,还有一事讨教。”冰大师说:“高家老爷不必客气,讨教不敢当,抒发胸臆倒也使得。有甚高论,莫可私藏,就请当众道出,在下自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如此甚好。那就多有得罪。”高家老爷端起酒杯,自斟自饮一杯说,“我先自罚一杯,要是言语上有些出格,诸位多多见谅。素闻出家人皆要遵守酒肉之戒,唯独嵩山少林寺武僧例外,说是蒙唐太宗所赐,亦只是民间传闻,难辨真假。不过,少林寺武僧喝酒吃肉,却是老夫亲眼所见,并非虚妄之事。因此就有了十三棍僧救唐王的故事,假以掩饰。今见冰大师席间亦是不拘小节,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又有甚典故,不妨说出,增长见识。”

  高家老爷的话,用意险恶,无非勒逼冰大师出丑示小,逞其睚眦必报之心。在座诸人听了,神情大变,暗暗替冰大师捏了一把汗。红娘子欲要狡辩,冰大师以目示意,要其稍安勿躁,也就不再出声,冷眼静观其变。只见冰大师不张不惶,朗声言道:“高家老爷此话问得好,籍此盛宴,我就来个献丑解惑。出家人的酒肉之戒,由来已久。戒酒不致乱性,戒肉珍爱生灵,皆是普度众生的菩萨心肠。天下苍生闲暇时多读圣贤书,少逞凶顽心,其理自明,毋须评说。我忝为赖教求实之徒,肩不能挑,手不能工,身不能耕,行不能商,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终日无所事事,只知混吃混喝,倘若过分苛求,早就成为饿殍。因此,生活上便不拘小节,逐日放浪形骸,混迹于滚滚红尘中,只为了保全贱躯,还望诸位见谅。”

  张乡绅觑空插上一句:“冰大师天真烂漫,快人快语,说的尽是肺腑之言。且不可自言轻贱,毁了名头。”

  高家老爷诡谲一笑,不依不饶地说:“诸位不要被他轻言瞒过。大师的机心,岂是这般单纯可爱?”

  冰大师笑道:“高家老爷确非常人,眼睛真毒,一下就能看穿人的心事。那好,我就再表现一下,给过意外惊喜。”

  潘里正随声附和道:“大家只是扯闲助兴,就该坦诚相待,万不可使甚机心,给人难堪,说些心里话,方不见外。”

  红娘子说:“就是嘛。摆上八仙桌,招待十六方,来的都是客,莫把和气伤。难得同坐一席,都要尽欢而散。”

  “如此最好。”冰大师不卑不亢地说,“高家老爷不要见怪,我这里就献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