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君在上

007:出水芙蓉

君在上 柠檬的忧伤 1931 2017-01-01 14:30:00

    谁?谁敢骂我丑八怪?平生最恨别人以貌取我了!  

  我猛地站起身,目光如电,四处寻找肇事者,终于在一个小角落里发现他,“矮冬瓜,你骂谁丑八怪呢!”  

  那男孩穿着锦衣华服,不过八九岁的模样,矮矮胖胖、粉粉嫩嫩,煞是可爱的模样。  

  没想到男孩居然跳了一下脚,冲过来便要揪我,我机敏地躲开。  

  “你居然敢骂我矮冬瓜!”男孩追我不着,气得粉脸通红,“我要叫父皇定你的罪!”说罢,转身便跑。  

  我眼疾手快地抓住他,他说父皇?那他岂不是皇子?幸好抓住了他,若让他这番添油加醋的告我一状,今天我这条小命怕是要交代在这儿了,更别提挖金砖了……  

  “你!你干什么?”小皇子挣扎着,“放开我!”  

  我奸笑两声,“你知道这是哪儿吗?”  

  小皇子哼哼道,“我自然知道,这里是我太子哥哥洗澡的地方。”  

  “不不不。”我摆动食指,“错了,这里是月夫人洗澡的地方。”  

  小皇子很不屑地说,“什么月夫人?我太子哥哥李夫人、吴夫人、华夫人,乱七八糟的夫人一大堆,区区一个月夫人算什么?不过是个新宠罢了!”  

  我不满,“你小小年纪说话这么尖酸,一点都不可爱!”  

  小皇子挥开我的手,哼声道,“你看上去跟我差不多大。”  

  “又错。”我很不客气地捏了捏他肥嘟嘟的脸蛋,“是长你好几岁。”  

  “丑八怪!谁让你碰我脸了?”小皇子气得腮帮子鼓鼓。  

  我无赖道,“就是碰了,你能怎么着?”  

  “你——”小皇子咬牙切齿,忽地一顿,“你叫什么名字?”  

  “告诉你名字,好让你定我的罪吗?”我才没那么傻。  

  正说着,碧池的门悄然打开,卸了一身重妆的禅月此刻穿着薄薄的单衣,蒲柳之姿楚楚动人,酡红的脸蛋上荡着淡淡令人心醉的妩媚,身旁的小皇子立马背转过身疾步往外走,我紧追两步,一把拽住他的后领子,坏笑道,“如果你敢告我状,我就说你偷看月夫人洗澡!”  

  “你——”小皇子气得哇哇叫,“无耻!”  

  跟我斗?  

  你还嫩了点!  

  侍浴的宫女拿出一条大红色的绸布将禅月缠绕了一圈又一圈,旁边一位公公打扮的人抬起她向隔壁的主殿而去,此时我实在不知道干什么,便也跟了去,太子在前殿筵席各方来宾,后殿倒是异常清静,连宫女也寥寥无几。  

  洞房门口挂着一盏红彤彤的大宫灯,鎏金色大红门上有沾金沥粉的双喜字,房内更是金玉珍宝,富丽堂皇。  

  喜床两边为紫檀雕龙凤,柜上有瓷瓶、宝器等陈设,床前左边长几上一对双喜烛台。喜床四周都有布幔,床上铺着厚厚实实的红缎龙凤双喜字软褥,朱红彩缎的喜被、喜枕,图案优美,绣工精细,富贵无比。  

  我在房中转悠了一圈,珍贵玉器、珠翠玛瑙遍地都是,心中不禁啧啧有声,有钱,有钱人!  

  禅月像个粽子般包得严严实实,她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中间看着来回走动的我,忍不住问,“小初,你是不是饿了?”  

  对啊,我怎么能忘记我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  

  我居然真忘了!  

  刘三福说这宫里住着吃人的妖,我怎么没发现?  

  相反,我觉得这里特别漂亮,怎么看都看不够!  

  “月姐姐,你饿不饿?要不……”我话未说完便被一旁的宫女打断,“大胆,你应该尊称‘夫人’!”  

  禅月看向宫女,“你叫什么名字?”  

  “回夫人的话,奴婢宝瓷,是皇后娘娘安排奴婢服侍您的!”宝瓷容色清丽,说话时语气却有高人一等的气势。  

  “是吗?皇后娘娘真是有心了!”禅月微微笑了下,“我和小初饿了,你去寻些吃食吧。”  

  宝瓷瞪了我一眼,不大情愿地应声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宝瓷拎着两个食盒走了进来,“夫人,李嬷嬷交代了您不能吃东西。”  

  我颇为同情地看向禅月,“姐姐真可怜。”原来当新娘子这么惨,既要被绑成粽子又要饿肚子。  

  宝瓷将食盒重重搁在桌上,朝我翻了翻白眼,“真是便宜你了!”  

  有的吃便开心,我没脸没皮地笑道,“谢谢宝瓷姐姐了。”  

  宝瓷转开脸去不理我。  

  禅月看着我,略有打量,少顷才道,“小初,我在想,如果你脸上没有这块胎记的话,也许是个大美人呢。”  

  “啊?”我有些呆呆的,嘴里包满了米团子。  

  禅月眼睛晶亮地看着我,“我可以试着用遮瑕粉将那块胎记抹白抹淡……”  

  我忙回过神,想到哥哥的叮嘱,忙说,“不行不行,哥哥不许我在脸上抹红涂绿的,谢谢月姐姐的好意了。”  

  禅月的神色里闪过一抹深思。  

  第二日天未亮便被宝瓷的大嗓门吵醒,我尚在做梦,还以为在‘睿王府’自己的房中,翻了个身,我嘟囔道,“哥哥,早膳先搁着,等我醒来自己吃……”说罢,埋头又睡了。  

  突然,手臂传来一阵刺痛,我哇哇叫,“啊——好痛!什么东西咬我?”哥哥!哥哥在哪里?  

  定睛一看,陌生的房间,陌生的脸对着我,宝瓷几乎是咬牙切齿道,“你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吗?你以为你是大小姐还是夫人呢?夫人都比你起得早!你是丫鬟!知道丫鬟是什么吗?就是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全天候无休息伺候主子!我真怀疑你以前在‘睿王府’到底是怎么当差的?!”一阵咆哮震得我七魂少了六魄。  

  呜……我能说我在‘睿王府’的时候从来不用当差,整天吃喝玩乐,逍遥自在吗?  

  而现在,仿佛掉进了一个苦窑洞……  

  呜……我好想念哥哥,想念‘睿王府’的小伙伴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