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君在上

002:王爷召见

君在上 柠檬的忧伤 2230 2016-12-31 14:02:17

  “王爷?”我惊疑,“王爷找我干嘛?”这可是我入府以来王爷第一次召见我,真真是让我受宠若惊。

夜杀并不回答,只是往前走,我无奈跟上。

来到‘清凉殿’前,我不禁放慢脚步,夜杀有些疑惑地看着我越走越慢的步子,“怎么不走了?”

说实话,对睿王爷我有一种本能的惧怕,潜意识里只想离此人越远越好。

“夜夜……”我紧紧抱住夜杀的手臂,有些胆怯,“你说王爷找我到底什么事啊?会不会要……杀我头啊?”

夜杀嘴角可疑地抖动了下,“去了不就知道。”

我依然紧紧拽着他,“夜夜,你就偷偷告诉我一声,我保证不说是你说的……”举手对天,“我发誓!”

夜杀懒得再跟我废话,像提小鸡般直接将我拎入殿内,“王爷,人带来了。”

“恩。”王爷淡淡应了声,挥挥手,夜杀悄然退下。

哇,清凉殿果然好清凉。

舒服……简直太舒服了!哥哥在这里当差真幸福!

我立在硕大的殿内左顾右盼,此时王爷正坐在梨木桌前挥笔写字,刘三福在一旁磨墨侍候笔砚,王爷低垂着眼睑,我只看得清他挺直的鼻梁,修长白净的手握着翠毫笔,流水行云之姿煞是好看。

我环视四下,对这里的记忆有些模糊了,上次来时还是六年前我第一次入府,哥哥带着我跪在王爷面前,言辞坚定,“王爷,初儿是在下唯一的妹妹,恳请王爷一并收留!”那语气,哪里是恳请?分明是要求,如果王爷拒绝,哥哥便会带着我一同离去。

我到现在还记得王爷当时看我的那一眼,莫名令我胆寒,吓得我当场就哭了,自此不用哥哥特别交代,我也对清凉殿,连带它的主人退避三舍。

掐丝珐琅云鹤香炉中袅袅云雾自鹤口缓缓飘出,云鹤作行走状,我有些手贱的摸了摸云鹤的翅,哇,刻得真好,跟真的一样,镶白色釉,翅可开合为盖,炉中燃着安神怡性的檀香,我又蹲下身子闻了闻那香,嗯,好香啊,王爷用的东西就是不一样!

香炉中的炭火燃得很慢,火势低微,久久不灭。

铜漏在殿中滴答作响。

时间在这里似乎都放慢了脚步。

咦?王爷叫我过来,为何又不理我?

我偷眼看去,却正撞见刘三福摇头无奈的模样,他看着我唇角含了一丝笑,“丫头,还不快给王爷请安?瞧你哥哥都把你宠成什么样了。”

我忙摆手,“没有没有,哥哥对我可严厉了……”生怕王爷对哥哥印象不好,“平日里各种规矩,礼义廉耻,三从四德,琴棋书画样样都要我好好学呢。”虽然摸不清王爷性子,但俗话说得好‘出手不打笑脸人’,我还是说两句好话先哄哄他开心,“哥哥尤其景仰王爷,天天跟我说王爷的各种好,让我对王爷也渐生景仰之情,今日一见,果然气宇轩昂不同凡响,小女白初这厢给王爷请安,还望莫要怪罪于哥哥才好。”边说着边施了一个标准的请安礼。

刘三福哭笑不得,“你倒是挺护着你哥哥的呢。”

听说这刘三福以前在宫里可是个了不得的大人物,年纪轻轻便被提升为太监总管,可他却放弃了那样至高无上的权力而选择跟在当时还只是四皇子的睿王爷身边做了个默默无闻的小太监,实在让很多人看不明白。

王爷这才抬起头来,温润的面上噙着淡淡的笑,我微微一愣,许是以前太小没有识别美丑的能力,如今一见,这睿王爷果然气宇轩昂不同凡响呢,那五官精美的像画,那衣裳白的胜雪,整个人清雅脱俗,如生在仙境般,周身笼罩着一片祥和之芒……唯一可惜的是,我的目光下意识落到他腿上,又飞快转开,那是府中的禁忌,连看也看不得!

王爷微笑地打量着我,“各种好?”翠毫笔搁在了青玉笔架上。

“啊?”我有点衔接不上,瞪着王爷半晌才想起刚才夸他来着,果然啊,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是啊是啊,各种好,就是很好很好……呵呵……”

“你倒是说几个好来听听。”

这……

有人这么死乞白赖的要人夸的吗?

关键若是夸不好,这盆脏水不就扣到哥哥头上了?

呜……

什么叫‘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就叫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谁让我嘴贱呢!

眼珠滴溜溜地转,我迅速收罗脑中的赞美之词,“王爷的好可多了,像……”我歪头想了一下,“高大威猛……英俊潇洒……嗯……足智多谋……气宇轩昂……”

一旁的刘三福不怀好意地提醒我,“丫头,气宇轩昂已经说过了。”就着刚磨过的砚台添上淳化轩宝墨,他再用碧玉砚滴兑上水,慢慢磨。

我也不顾刘三福是我的长辈,狠狠瞪了他一眼。

刘三福低头,抿嘴偷笑。

“赏罚分明!”这个哥哥真说过。

刘三福点点头,“还有呢?”五指捏握着磨锭缓缓推移,娴熟的在砚上垂直打着圈儿。

我绞尽脑汁,我绞,对了,我想到小人书里面有一段形容男子美貌的,不禁摇头晃脑起来,“王爷自是颜如宋玉,貌赛潘安,才比子建,风流倜傥,玉树临风……”

“等等。”王爷难得打断我。

“额。”我正说到兴头上,差点刹不住。

“风流倜傥?”王爷笑容如春风拂面,“本王哪里风流了?”

“我只是……”随口一说而已。

“本王至今未曾娶妻也不曾纳妾,这‘风流’二字担得着实冤枉。”

呜……我真的只是随口一说……

“白钰平日里便是这般评论本王的吗?”王爷语气依然和煦如暖风。

这这这……

我却觉着阵阵寒风扑面而来,这睿王爷真不是个幽默的主儿,双股微微打颤,我忙跪下,“方才都是小女子信口胡诌,与哥哥无关,请王爷莫要降罪哥哥,若要罚,便罚我好了!”

殿内的气氛微微凝滞。

刘三福磨墨的动作缓慢了下来,“王爷——”他刚欲开口就被王爷淡淡打断,“他们兄妹这般情深也是好事。”

刘三福未作声。

我大气不敢喘,静静盯着水磨石地面。

“抬起头来。”

我乖乖抬起头。

“知道本王今日找你来所为何事吗?”王爷虽然坐的不高,那气势却是高高在上。

我老实作答,“不知。”

“下月初五禅月出嫁,她属意你做她的陪嫁丫鬟,本王亦觉得此事无可厚非,但还是要尊重一下你的意见。”王爷看着我,神色不属,“你可有什么意见?”他提起翠毫笔蘸了蘸磨好的墨。

这架势,傻子也看得出才不是真的问意见,只是知会我一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