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反派摄政王的酱油路

第四十四章 你好BOSS(七)

快穿之反派摄政王的酱油路 来来来猫 3411 2017-02-08 12:01:35

  终于,他打破沉默道“扑扑总是擅自跑下来,抱歉。”

  其实只要关上阳台的落地窗,扑扑就无法来找她,不知道是特意还是什么,他并没有那么做。

  梁锦漓悠悠道“它不过是把我当成了别人,才经常来找我,你又有什么好抱歉的。”

  多亏了扑扑,他对她的好感度与日俱增,根本不需要她多做什么就已经涨到了47,倒是没吃亏。只是,她并不清楚,唐秋晨是不是还像扑扑一样,把她当成许悦。产生的好感,是不是单纯的只对她。

  她把尖尖的下巴枕在膝盖,细软的长发垂落下来,遮住大半张脸,表情似落寞,似忧愁。

  ‘叮,好感度增加4,目前好感度51。’

  毕竟两人长得太像,他早料到她会猜到,他一直都觉得非常抱歉,因为把她当成别人的不只扑扑一个。唐秋晨垂下眼皮,遮住眼中的思绪“它把你当成别人,你会讨厌吗?”

  梁锦漓立即抬头看向他,无奈道“没有人会喜欢当替身吧。”

  “对不起,已经很晚了,你休息吧。”他面上是掩不住的失落,带着道不尽的抱歉蹲下身抱起扑扑。

  “晚安。”梁锦漓执意送他到门口,勾起苦涩的嘴角摆摆手。

  夜深人静,该入梦的人早已入梦。

  繁花锦簇的桃树下,白衣女子笑靥如花,款款的走到石桌前,坐下后,她对他做了一个过来的手势。

  年纪尚幼的顼翊丢掉手中的蛐蛐,乖乖的走了过去,把小小的手放在她的手中。

  她拉着他往自己靠近一些,道“现已是夏季,桃花仍盛开得如此灿烂,你可知何故?”

  她不说,他还真没察觉到如今已入夏,顼翊高高抬起小脸,蔚蓝的天空下,花瓣满天飞舞,令人不禁迷了眼,确实是不属于这个季节的景象,他不解的看向她。

  “这可是我的杰作。”说着,她的手指在空中随意的转动了几圈,桃花便缓缓在他们的周围萦绕,美不胜收。

  顼翊的两只眼睛如黑曜石一般闪亮亮的,问道“仙女姐姐可是喜欢桃花?”

  “非也。”她凝着他笑道“这只是为了应景,我琢磨着,也许你会喜欢。”

  顼翊摇了摇头“本皇子也不喜欢桃花。”

  “是么,我又做错了?”她失落的垂下眸子,只一瞬便坠下晶莹的泪珠,落在他的手背上,满树的桃花也随之快速凋落,只余下光秃秃的树枝。

  ……

  昏暗的房间内,大ChuangS的人身体动了一下,悠悠的睁开双眼。不知过了多久,他坐起身来,抹了一把脸后,拿出手机拨通电话。

  天边才刚刚泛起鱼肚白,梁锦漓的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她眼睛都没睁开,就伸手到处摸着,随后微眯着眼瞥了一下屏幕,滑下接听怒骂了几句,关机继续睡。

  再次醒来已是正午,顼翊的车早已停在楼下。梁锦漓盯着宾利车黑色的车窗,上面倒映出她略显无奈的脸,迟迟没有坐上去。

  等得不耐烦了,他倾过身子打开车门,伸手把她拉了进去。

  车子在路上奔驰了半个小时,终于到达一个古色古香的茶楼。服务员动作娴熟的泡着茶,给两人各倒了一杯后,便识相的退了出去。

  顼翊执起茶杯的手指动了动,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等她开口说话。

  梁锦漓环顾着四周,假意不觉他要做什么。嗯,装修真不错,镂空的墙壁上嵌着大大的‘茶’字,拱形门的设计加上青色的地砖,令人仿佛回到了古代的庭院。

  十分钟后,茶杯上的烟气早已变得浅淡,他的耐心也终于消磨殆尽。

  “梁锦漓。”顼翊声音低沉的叫了她一声,以示提醒。

  他从来没叫过她的名字,这是第一次。梁锦漓挑挑眉,正眼看向他。

  他把茶杯放下,面色冷然“我很忙,快说她到底是谁。”

  “你那个所谓的仙女姐姐,是…”梁锦漓的脑海中快速闪过几个名字,在他期待的目光下,她一本正经道“叫王语嫣。”金庸笔下有个神仙姐姐,与他的仙女姐姐只相差一字,盗用一下应该可以骗过他。

  “哦?”他微眯星眸,心有怀疑。

  不相信那就忽悠到他相信为止。她大大方方的与他对视,眼睛眨都不眨道“桃花中来桃花中去,一袭白衣,云鬓如雾,眼眸中仿似有光彩流转,气质淡雅出尘,形容可对?”

  如此听她描述,确实是无误了。对于幼时见过的人,说实话,他已经忘记她的容貌,即使经常梦见,醒来也是记不得。

  顼翊置于腿上的手指动了动,问道“她后来去了何处,何故不再现身?”明明说过,待他弱冠便八抬大轿迎她进门,却不想一面便再没见过,难道她所说的,都只是拿他玩笑?

  “别想了,她早已东渡蓬莱仙岛,与你不复相见。”小说中根本没提到什么仙女姐姐,更何况他所在的世界是权谋文,怎么会有‘仙’这种物种?

  顼翊失望的垂下头,她果然是拿他说笑,诚然是猜到的了,可还是止不住心颤。

  梁锦漓手指捏着茶杯,在见到他这个表情时手指不自知的收紧,指尖泛白,刚刚喝下去的茶竟有一点儿酸涩。

  她故作平静的端起茶抿了一口,酸味渐浓“看不出来王爷还是个多情种子,我还以为你谁都不管不顾,眼中只有自己呢!”不知怎么的,她就是想说两句。

  他再如何,也容不得别人置喙。顼翊抬头撇了她一眼,眼神泛冷。

  她心脏一缩,咬牙道“我已履行承诺告知于你,不伺候了。”说完,她拿起包起身,扭头离开。

  候在门外的太阳见到她出来,忙贴心的为她打开车门,却不见她身后跟着自家boss,奇怪的眨眨眼。

  “我自己打车回去。”梁锦漓烦躁的朝他摆摆手,走到路边拦车。

  不一会儿,顼翊才从茶楼走了出来,此时梁锦漓已经坐上计程车扬尘而去。太阳抓着车门不敢吭声,他们的脸色都很奇怪,他猜应该是吵架了。

  顼翊看着渐渐消失的车屁股,声音不带任何温度道“回公司。”坐上车后,他往后靠在椅背上,头痛的捏了捏太阳穴,分明已经够烦的了,真不知道她添的什么乱。

  此行不欢而散……

  回到公寓后,梁锦漓才惊觉自己这气来得有些莫名其妙,顼翊也不是第一次冷眼对她,她这是发什么神经?

  从电梯出去时,只见一道消瘦的身影倚在墙边,见她过来,他直起身子,似乎没看到她一般,抬脚与之擦肩而过,那一双眼已不若初见时那般含柔,只余凉薄。梁锦漓怔怔地转身,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电梯口。

  家门口立着一个礼品袋。她拿起来打开看了一眼,是他的签名专辑和演唱会门票。显然他是来送这个的,可他刚对她怎么好似陌生人?

  或许是昨晚的谈话把他惹恼,可她自认为说话还算得当。越想越没有头绪,梁锦漓直接上楼,打算找他问个清楚。

  门铃响了一阵又一阵,门内的人不开门,门外的人只剩无奈。

  一日之内连续被两个男人以相同的方式对待,梁锦漓突然怀疑自己不会做人了。她垂下手,缓缓的转身。

  唐秋晨靠在门上,勾起苦涩的嘴角……

  经过焦急的等待,万众期待的专辑终于发行。唐秋晨开始准备宣传巡演,第一场演唱会,就在本市的举行。

  梁锦漓已经有了门票,不用像原主以前那般在网上高价购买,本来以为她会自己一人去看,没想到就在演唱会的当天,她意外的接到了一个电话。

  地点是她与顼翊第二次见面的茶楼。

  对面坐着一个打扮得体面露慈笑的中年妇女,话还没说上半句,她就从包里拿出了一沓照片,放在她面前。

  但凡她与顼翊相处的画面,都被拍了下来。梁锦漓只翻了两张,便皱着眉说道“我想,伯母误会了。”

  虽说她寄身的角色都是女配,但任务做多了总会遇到女主才有幸遭遇的事——被甩钱。她想,接下来也该像小说经常描写的狗血桥段一样,面前这位母亲会拿支票甩她的脸。

  不得不说,这剧情的发展真是微妙,明明她想谈恋爱的对象是男主,谁知,酱油角色的妈找上门了,而且是原著里完全没有出场机会的角色。

  许母笑盈盈抿了一口茶水,故作优雅道“我知道你们最近吵架了,但夫妻chuang头吵chuang尾和,总会有和好的时候。”

  梁锦漓疑惑的看着她。这与预想中的不一样,完全不按套路出牌,难道她根本不屑拿钱甩她?可转念一想,又觉得她是另有打算,毕竟现在的路数都很深。

  梁锦漓根本没有时间应付她,她晚上还要去看演唱会。于是,她放开话道“伯母,有话直说,我都会接受的。”

  有钱收谁不高兴,她保证不会像女主们一样清高的甩回去,正好她最近看中了一支股票,想来今晚演唱会结束就可以买入了。

  许母捂嘴笑了笑,看着她眼神发亮“哎哟,好喜欢你这性子。”接着,她从包里拿出一张信封,放在她面前。

  果然还是要这么做她才放心。梁锦漓毫不犹豫的把信封塞进包里,起身告别。

  演唱会在市内的万人体育馆举行,开始时间是在晚上七点半,梁锦漓提前半个小时去还以为早了,谁知馆内早早就坐满了人。

  当她走进大门,拿着票准备在闹哄哄的人群中找座位时,一个身穿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男人突然朝她走过来,点头打完招呼后,便引着她向另一边走去。

  梁锦漓坐下后不禁松了一口气,不用像别人一样挤在一起。唐秋晨给她的票是贵宾席,位置不仅宽敞,还是最佳观看地点。

  “你是第一次听演唱会吧?”

  嗯?旁边座位传来中年妇女的声音,隐隐有些熟悉,她疑惑的转过头,许母手里拿着两根荧光棒,正在对她微笑。

  梁锦漓惊讶的叫出声“伯母?”

  许母把手中的荧光棒递给她一根“有人陪真好。”

  此时她的身上穿着印有‘唐秋晨’字样的T恤,与别的粉丝没有什么区别,也就是年纪大了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