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反派摄政王的酱油路

第三十七章 末世篇番外

快穿之反派摄政王的酱油路 来来来猫 3079 2017-01-27 10:00:30

  又是明媚的一天,梁锦漓趴在房间里的大ChuangS翻着书,一旁堆了不少,都是一些研究类的书籍。

  两人相爱不代表着从此后就可以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哥哥已经知道她还活着,一定不会罢休,找来是迟早的问题。

  王爷与她一样趴在一旁,连连打了几个大哈欠后,终于忍不住闭上眼睛。

  寂静的空间只有她翻书页的声音,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可是这些只是短暂的,突然,徐若刑脸色铁青的闯了进来“小狐狸…”

  嗯?梁锦漓扭头,正想应他一声,玻璃碎裂的清脆声音传了过来,细碎的透明碎片从她的眼前飞过,却又静止下来。

  须臾间,徐若刑眼睁睁的看着她的身体腾空飞起,被人从身后抱了个满怀。接着,‘哗啦’一声,玻璃落地。

  “小漓…”

  耳边传来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梁锦漓身体一顿,僵住身体不敢乱动,居然这么快就找来了。

  人们常说,船到桥头自然直,车到山前必有路。但真正遇到时,她的脑袋一片空白,翻了这么多研究资料,她仍找不到解决这种病态爱恋的办法。

  两人就这样悬在空中……

  梁锦溪把她紧紧地圈在怀里,下巴抵在她的发顶,就此轻轻的摩擦着,鼻尖满是她的馨香,他沙哑着声音道“别再离开哥哥了。”

  徐若刑跑到阳台上,抬头看着他们,咬着牙说道“梁锦溪,你这样会让她害怕。”

  梁锦溪脸色阴沉的看着他“关你什么事?”

  一道风刮过,徐若刑身上也多了几道血色的伤痕。

  “我是她老…”

  “大叔。”梁锦漓及时打断他,轻轻摇了摇头“让我说。”

  徐若刑手紧紧的握着拳,点了点头,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们所在的方向。

  随后,梁锦漓转过身主动地搂住他的腰,嫣然一笑“为了我,哥哥穿过了千山万水找来,我很开心。”

  梁锦溪一双美目早已微微泛红,圈在她腰上的手也渐渐收紧。没日没夜的思念不停地折磨着他,今天终于抱到她,他也很开心。

  梁锦漓手指温柔的扫过他的睫毛,替他擦掉上面挂着的泪珠,道“我已经长大了,哥哥别总是担心我离开你会有危险。”

  他会变成这样,都是她的错,从小到大,她总是依赖着他,让他产生那种没有他她就会活不下去的错觉。等到他对她的感情从亲情变成爱情的时候,她又害怕了,恶心了,逃离了。

  梁锦溪抓住她的手,贴在颊边“现在是哥哥离不开你,怎么办?”

  梁锦漓喉咙一堵,说道“那就尽管别离开啊,我可是能长命百岁的,哥哥能赖着多久就看你的本事儿了。”

  “呵呵呵……”梁锦溪愉悦的低低笑起来,如明珠生晕,顾盼生辉。

  见他心情放松了一些,梁锦漓趁机说道“悬在这我害怕,能放我回去吗?”

  他撇了徐若刑一眼,抿着嘴道“我带你回幸存者基地,这里有外人。”

  “大叔可不是外人。”梁锦漓大大方方的说道“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更是小漓爱的人。”

  梁锦溪顿时冷下脸“不行,小漓爱的只能是我。”

  又一道风刮过,徐若刑这次没那么傻的待在原地,快速闪身躲过。

  “可是能怎么办,小漓爱哥哥,也爱大叔。”说着,梁锦漓垂下眼眸,眼眶很快沁出了泪水“亲情与爱情,就不能两全么?”

  “亲情,哥哥可以给你,爱情,哥哥更可以给你,早已两全了。”梁锦溪固执的只想一个人占有她。

  她抬眼看向他,澄澈的大眼里多了他从前没见过的坚定与勇敢“我并不想要哥哥的爱情,这是不正常的。”

  梁锦溪面色更加阴冷了,平素的温柔伪装早已丢在八百里外。

  见形势不大对,徐若刑闪身到他面前,在他没反应过来时把梁锦漓一把夺过,又闪身回去,把她放下。

  待他准备转身回去时梁锦漓担心的握住他的手,摇了摇头“危险。”风系异能连钢铁都能削成泥,她不想他受伤。

  徐若刑回握住她的手,给了她一个让她安心的微笑,很快闪身上去,与梁锦溪赤手空拳的打了起来。

  你一脚,我一拳,实力不相上下,两败俱伤在所难免,好在两人都没有使用异能,否则就是你死我亡。

  在下方观战的梁锦漓两手相互搅动着,不知道该为谁担心,一个是疼爱她的哥哥,一个是她最爱的男人。

  “……”还趴在柔软的大Chuang睡觉的王爷终于醒来,打了一个哈欠后,迈着高傲的步伐来到梁锦漓身旁,坐下来看戏。

  很快,战斗进行到白热化阶段,两人脸上都有着大大小小的淤伤,却丝毫不影响满分的颜值。

  起风了,以肉眼可以看到往徐若刑背后而去的风刀。梁锦漓一咬牙,运用气系异能飞上去,替他挡住。

  见她拦在他的背后,梁锦溪及时收住风刀的力度,却还是扫了上去,一道长长的伤疤从她小腹斜斜的延伸至胸口,血喷溅而出。

  徐若刑察觉到他的眼神,一转身,看就的就是她坠落下去的身体。

  “小狐狸。”他闪身下去接住她,又飞上去,小心翼翼的放着她躺在ChuangS,慌慌张张的掏出晶核就要往她嘴里放。

  梁锦溪跟着过来,看到她的血已经染红了chuang单,愧疚的叫道“小漓。”

  徐若刑大声朝他喝道“别过来。”

  梁锦溪脚步顿了一下,仍固执的想上前。

  徐若刑跟着再次喝道“是不是她死了,你才会罢休?”在他背后捅刀,真是‘好样的’。

  梁锦溪哽着喉咙道“不是。”

  梁锦漓的眼眶里蓄满了泪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便转过头不想再见到他。她不介意他是一个阴狠的人,但卑鄙的行为,她真的无法接受,更何况,他想杀了大叔。

  梁锦溪的眼眸黯淡下去,空洞洞的没有一丝生气。如果带给她的只是伤害,他还有什么资格爱她。

  在原地站立许久,他喑哑着声音道“对不起,哥哥马上消失。”说完,他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终于松了一口气,徐若刑握着她的手安慰道“没事了。”

  “……”梁锦漓摇了摇头,把手臂挡在眼睛上,泪水无声地滑落。

  徐若刑抿着嘴,静静地坐在一旁,这种时候,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喵……”突然,在一旁看戏许久的王爷跳上去,扫扫尾巴舔掉她脸颊上的泪水。

  “王爷,呜呜呜……”她抱住它的大脑袋,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徐若刑跟着摸了摸她的头“哭出来,就好了。”

  五年后,幸存者基地

  与梁锦漓断绝来往已经许久,终于在某一天,梁锦溪收到了一封来自丧尸基地的邀请函。

  是孩子生日的邀请,读完文字后,梁锦溪修长的手指紧紧地捏着纸张,墨瞳划过一丝光芒,嘴角含着道不明的笑意。

  丧尸基地的某公寓楼,雪白毛发的大猫蹲坐在粉色婴儿摇篮前,有一下没一下的帮忙推动……

  梁锦漓替女儿捻好小被子,眼里闪过不舍,道“你觉得他会来吗?”

  站在一旁的徐若刑笑道“这是毫无疑问的。”说着,他抬手替她擦掉挂在脸颊上的泪珠。

  五年的时间,她早已褪去了少女的稚嫩,变成一个美丽动人的女人。毕竟是梁家的基因,有梁锦溪那般的倾国,也就会梁锦漓这般的倾城。

  这时,门口走进一个粉嘟嘟的可爱小男孩,来到摇篮边上,就想着爬上去。

  徐若刑走过去一把把他抱起“别调皮。”

  男孩的小手伸向摇篮“我想抱抱妹妹。”

  他拉回他的手“你还小,抱不动。”

  “可是等我长大,妹妹就不在了。”

  “……”童言无忌,梁锦漓咬着唇,眼眶早已泛红。

  “不是不在了,是去别处住了,有机会,你还会见到她的。”

  微风轻轻拂过窗纱,窗前泠然出现一个容貌绝世的男人。他微微挑动着嘴角,抬脚向他们靠近。

  “小漓,我来了。”他的声音轻柔,担心会惊扰了她

  深吸了一口气后,梁锦漓转过身看向他,面色平静,手却紧紧握着拳“抱抱孩子吧!”

  一个糯米团子似的小女婴被送到他的面前,梁锦溪伸手小心翼翼的抱过。

  鼻尖满溢不熟悉的清香,她蓦地睁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抱住她的人,大大的眼睛闪闪如黑耀石一般。

  梁锦溪惊讶的看着她,不一会儿眼睛开始湿润起来。

  “咦……”她眨巴着眼睛好奇的打量他,随后,她伸出小手拂过他挂着小水珠的长睫毛。

  梁锦溪忍不出低笑出声,启唇含住她的小手,这是,她的小漓。

  风里来风里去,飘动的窗纱已经静止下来。

  梁锦漓捂着脸,转身投入徐若刑的怀抱,声音闷闷的说道“对不起。”实在狠不下心让爱她的哥哥孤独一生,于是就有了这个孩子。

  徐若刑轻拍着她的背部安慰道“我们可以常去看她。”

  得知梁锦漓有这个想法时,徐若刑是非常震惊的,但一想到梁锦溪每天都隐在某个角落虎视眈眈的盯着她,他二话不说就答应了。有了那孩子,梁锦溪的注意力就会被转移,他也可以安心一些。

  其实爱,都是自私的……

来来来猫

索性昨晚连夜把番外写出来了,这样就可以先放下这个世界过年。不管有没有人看到,都在这里祝大家除夕快乐(鞠躬退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