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反派摄政王的酱油路

第十三章 皇帝篇番外(二)

快穿之反派摄政王的酱油路 来来来猫 3112 2016-12-31 20:32:56

    后视镜仿佛有红色的物体掠过,李越梵转头快速扫了一眼,后方路上什么都没有,一转头看到前方立着一个红衣女子,他心脏一缩赶紧踩下刹车。只差五公分的距离就要撞上,但她还是硬生生的晕倒在他车前。

  

  李越梵嘴角抽搐了两下,打开车门走了出去。四下汽车开过,没人注意到这边,叫了两声,她不应,他只好蹲下身子拍了拍她的脸,触手冰凉,他不禁蹙起眉头。

  

  此后,久久没感觉到任何,梁锦漓睁开一只眼偷瞄,见他一直在看自己,又赶紧闭上。妾身摔倒了,要陛下抱抱才起来。

  “呵呵呵……”李越梵不禁低低笑起来,很明显,他遇到碰瓷的了。医院还有几场重要的手术要做,他没有时间在这与她瞎耗,只能无奈妥协“喂,要多少钱你说。”梁锦漓的睫毛动了动,眼睛却没睁开。

  李越梵叹了一口气,起身准备离开,裤腿却被人攥住了,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她学起撒娇来“好冷哦,陛下快抱抱妾身吧!”

  她愿意为之而死,也愿意为之而生。按照与系统君的约定,只要她愿意把身体交给它,它就帮忙攻略她的所爱之人,这样宿主一离开,她这个原主就会得到宿主的记忆继续与对方在一起,因这条件太诱人,她马上答应了。

  

  那位的灵魂入宿后确实是很快得到他的喜爱,只是任务的最后,她没有得到满意的结局,所以在身体死去后,她的灵魂仍执着的没有离开身体,而是通过魂力修炼运转曾在灵泉空间吸收的灵气,使自己能再次醒来。至始至终能让她坚持下去的唯一信念,便是他。

  她从前尽是故作矜持,所以得不到他的心,自从那位宿在她身体里做了各种后,她学会了很多,尤其发现,女子过于矜持是得不到爱情的,掌握一定的心机与技巧才是决胜关键。

  李越梵一脸‘你神经病啊’的看着她。她十分执着,看似纤柔无力的小手却死命抓住他,根本挣脱不开。他看了一眼手表,叹了一口气再次妥协,如之所愿把她抱起来,在副座上安置好后,踩下油门。

  医院的挂号区从很早就已经排满了人,李越梵面无表情的抱着一身大红凤袍的梁锦漓穿过大厅,坐上前往办公室的电梯。

  人来没走进办公室,身穿护士服的小个子女生便迎了过来,看到他怀里的女人后,心里暗骂一声什么鬼,问候道“医生早安,她…”

  看到女生,梁锦漓第一反应就是捍卫自己的地位,紧搂住他的脖子假意笑道“宋婕妤也在啊!”

  李越梵脚步一顿,对女生道“打电话到宣武区那边的医院,让他们多带几个人过来。”

  张秋筠恍然大悟的同时也松了一口气“好的。”原来是神经病呐,马上跑去打电话。

  待张秋筠走后,李越梵把她抱进办公室放在沙发上,转身走进更衣间,出来时已经换了一身医生白袍。

  梁锦漓全然不知自己就要被人送到精神病院去了。她眨眨眼睛,好奇的打量着四周环境,空间虽然不大东西却摆放整齐,与宫中的布置相去甚远却别有一番味道。

  她起身走向正在吃早餐的人,疑惑问道“陛下为何不回宫而在这小小的地方屈身?”

  “……”李越梵差点没被面包噎死,拍着胸口喝了一口咖啡才堪堪缓过来,无语的撇了她一眼,就是要语不惊人死不休是吧!

  梁锦漓歪了歪头,道“妾身愚钝,陛下是在微服私访?”

  正在这时,张秋筠敲门而进“医生,那边说人很快就会到。”

  李越梵点了点头,把面包丢回早餐袋,对梁锦漓道“你在这好好等着。”说完带着张秋筠离开办公室。

  李越梵以为自己一场长达三个多小时的手术结束后,办公室就再也不会见到她的身影,谁知在他的办公室竟排起了长龙,其中不乏医生护士。每个出来的人脸上带着笑意,手中都拿着本子,他瞄了一眼,上面竟写着清婉灵动的簪花小楷——梁锦漓,这是一场莫名其妙的签名会。

  同样懵比的还有张秋筠,她抓住一个比较相熟的护士问道“什么情况,她不是神经病吗?”

  小护士无语道“什么呀,人家是演员,网上都转疯了,你自己去看视频。”她激动的看着手中的签名,窃喜不已。妈呀,本人真是好看死了。

  梁锦漓执着不知从哪儿拿来的毛笔,微笑颔首为他们写下自己的名字,虽然不知他们能干什么用,但她写得也挺开心。

  抬眼看到李越梵黑脸站在一旁,她勾唇一笑,雍容妩.媚,勾魂慑魄,似嫡仙般风姿绰约,众哗然。

  “滚出我的办公室。”李越梵一声喝下,众人惊慌逃走,办公室瞬间恢复清静。

  “陛下。”梁锦漓放下笔起身,福了福身问道“妾身字可有进步?”以前他总说她的字柔弱无骨徒有虚表,她可是暗暗练过一阵的。

  “说吧!”李越梵在办公桌前坐下,手指点了点桌面,面色冷淡“你到底想要什么?”

  “妾身只想与陛下共度此生,别的不敢多要。”梁锦漓娇.羞的低下头,继续道“陛下说过,要生生世世chong着妾身的,这么多年来,妾身一直铭记在心,不敢忘记一分半毫。”

  李越梵揉了揉微微抽痛的太阳穴,他根本不认识她,要求也过分的让他无言以对“美女,你是不是走错片场了?”

  梁锦漓俯下身子直勾勾的盯着他“难道,陛下自个儿说过的都忘了?还是,当时是为了唬妾身才这般说?”

  她的靠近让空气瞬间安静,由于俯身,她线条优美的颈项显露无疑,洁白的皮肤上没有任何别的东西,仿若透明般洁净,大大的眼睛一闪一闪仿佛在向他撒娇,李越梵恍惚间听见心脏撞击胸腔的‘咚咚咚’声,身体也渐渐变得燥热。

  梁锦漓顿的想起两人在湖中小榭的画面,两片薄薄的唇勾勒起一道美丽的弧度,染着蔻丹的玉指挑起他坚毅的下巴,在他出神的时候把红唇印上他的翘唇,凭着记忆辗转轻磨,随后伸出小舌勾住他的。

  她身上的芳香似乎在倾诉着某种甜蜜,美妙,神圣的东西。李越梵的身体僵硬挺直,手随便抓过桌上的物体,紧紧攥住。

  “陛下,让妾身伺候您。”呢喃着,梁锦漓放开他的唇,伸手扒开白袍就要解他的衬衫,可是上面的一大排纽扣难倒了她。

  “等…等等,别这样。”李越梵眼神迷茫,但还是及时的把衬衫领口抓住,清醒一些后警惕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嘴唇被她吻得发红,上面带着水渍的光泽,诉说着被‘侵.犯’过的无限委屈。

  北风‘呼呼呼’的刮过……

  梁锦漓站在医院大楼前的广场上,看着消失在门口的白色身影甚是不解。她是被他赶出来的,可又是为何?他不是挺喜欢的么,明明那位这样做就可以的。

  李越梵手抚着唇呆呆的坐在沙发上,想起刚才的那一幕,顿时口干舌燥起来。可怕,真是太可怕了,他居然不知不觉就被她蛊h……

  “医生。”突地,张秋筠打开门,见到面颊微红衬衫领口发皱的李越梵,愣了一下,说道“下一场手术要开始了。”

  “你先去准备,就来。”李越梵起身喝了一口温水后,才跟着走了出去。嘭的一声,办公室的门被关上,把任何的暧.昧烦心都关在里面。

  忙碌的工作终于结束,李越梵扭动着酸痛的脖子从手术室走出来,想着回家一定要好好的泡个澡,洗去一天的疲惫。

  李越梵自懂事来就有着当医生的想法,他并没有什么高尚的想法,没有想着什么济世为怀,只是觉得有个人需要他去医治,所以他抱着这个莫名其妙的念头不顾家人的阻拦当了一名脑科医生。

  

  因名气够大,医术够精,他名下预约手术的已经排到了五年后,他每天都要连续做几场长时间的手术,累死累活的,有时候他甚至想,如果当初没有坚持己见,他继承家族企业游手好闲也可以不愁吃穿。

  待他换好衣服准备走出办公室,灯关上又被打开,他才注意到办公桌上有不属于他的东西,那是她一直拿在手上的卷轴。

  抱着好奇的心态,他拿起卷轴缓缓打开,古香的气息扑面而来,眼前显现身穿明黄龙袍的俊美男子轻轻执起女子手的唯美画面。看到男女熟悉的样貌,李越梵眼中微微带着惊讶。

  

  “漓儿把自己画得这般美,却把朕的五官都挤一块儿去了。”

  

  “妾身这画可是写实之作呢!”

  仿佛看到了这幅画落成时的画面,他揉了揉眉心,拿出手机与自己的面孔仔细对比一番,除了衣着发型之外,简直一模一样,又想起她一举一动都透着浓浓的异样感,可是,怎么可能?

  

  “皇儿,你父皇还在母妃的气么?”梁锦漓依旧站在原地,手捂着还未显怀的小腹,喃喃问道。冷风呼过,她却丝毫不感觉冷。

  

  终于,那道熟悉的人影从玻璃门中走出,完全没注意她这边,他拐弯走到车位,发动车子离开。梁锦漓脚尖一点,跟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