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反派摄政王的酱油路

第十二章 皇帝篇番外(一)

快穿之反派摄政王的酱油路 来来来猫 2996 2016-12-31 20:31:52

    一千多年后……  

  白雪飘零的寒冷傍晚,三名男子手中拿着工具沿路忙碌着。天边的云层好似在燃烧着,从缝隙中射出耀眼的红光。连绵不断的雪像细白的盐似的往地面上散落,同时耀出点点回光;周围很安静,安静得三人都只能听见自身的呼吸声。天空的云层很厚,还会有更大的雪降临,对他们来说却是好天气的兆头。  

  “有没有发现?”身形高瘦,穿着黑色老鼠衣的平头男子率先打破一路以来的沉默。  

  “唉…”同样老鼠衣稍胖男子扫了一眼空旷的雪地,随后叹了一口气,说话间口中不停地呼出白气“好几个月没开工了,这次一定要找到个大墓。”  

  另一名戴着眼镜的男子说道“只要找到野史上记载的皇贵妃墓,我们下辈子的生活都不用愁了。”  

  平头男再一次问道“确定在这一块?”  

  “确定。”眼镜男笃定的点点头。他根据古代与现代的方位对比经过细算推出来的,确实是这一块无疑。  

  突然,胖男子有了发现,他惊喜的指着几公里外“老大,你看那边!”一样是覆盖着雪,那处与别地的区别却相差甚远,有经验者一看就是个年代已久的大墓。  

  “找到了。”眼镜男的镜片泛着光,脸上难掩贪婪的光芒。  

  几人放开大步往那边去,经过一番勘察后,三个开始默契配合的拿起洛阳铲开干。经过漫长的时间,他们废了很大的工夫终于见到被石砖封起来的入口,三人紧张的咽了咽口水,从老鼠服中拿出口罩带上,轻车熟路的把入口打开,按顺序走了进去。  

  洞口狭窄里面却宽阔无比,经久封存里面都是沉沉的死气。三人小心翼翼走过长长的过道,终于到达目的地。如他们所愿,作为陪葬的金银珠宝堆满了整个墓室。  

  “发财了,我们发财了。”胖男子捧起沉甸甸的的金子,兴奋到全身发热。三人开始拿出袋子开始往里装。袋子溢满,他们面面相觑,后悔把车停到几里开外。  

  打包之余胖男人说道“三儿,你不是说这里是皇贵妃墓吗?老子怎么见到棺材,更别说什么皇贵妃。”  

  眼镜男一听,才意识到这个问题,这墓室陪葬品不少,唯独少了最重要的要素——墓主,这里似乎只是一个藏宝地而不是墓室。  

  眼镜男扫了一眼坚固如铁的墙壁,想到也许还有另一个墓室的可能,于是拿出小锤子四处敲打着,就在平头男问他有没有发现的时候,只听到墙壁那头发出‘嗵嗵嗵’的空响。  

  “还有一处!”拿完这一个墓室的财宝别说下辈子,几十辈子都不愁钱,现在还发现另一个墓室,简直不得了。眼镜男轻推石砖,只听石门轰隆一声,石门一打开从里面曜出的白光便照在三人泛着油光的脸上。  

  一座埋藏了千百年的冰宫显现在三人眼前,广阔耀眼,四个角落各放置着大如篮球的夜明珠,宫室亮如白昼,没有一丝死气。冰宫深处白纱遮挡三人的视线,透出朦胧如梦境般的神秘感。这是一个帝王为自己所爱之人创造的天堂。  

  担心吵醒沉睡的人,三人默契的放轻脚步,往白纱轻扬的那处走去,随着靠近,平躺着的红色身影透过白纱若隐若现。  

  平头男撩开层层叠叠的白纱,终于,看到传说中的皇贵妃后,三人齐齐屏住了呼吸。  

  说是皇贵妃,她却身着皇后独有的描金凤凰火红凤袍,头戴金凤冠,额上贴着红色梅花花钿,一缕青丝垂在胸前,薄施粉黛,只增颜色,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鲜活的娇嫩,如清灵透彻的冰雪……似在做什么美梦,她的红唇微微勾着,长如蝶翼的睫毛似乎在下一秒就会扇动翅膀飞走。  

  眼镜男咽了咽口水,双眼茫茫的踏上冰阶,来到冰chuang前。随后,他止不住伸出手指,轻轻地触碰她的脸颊,像果冻一般下去又弹起,竟比活人还鲜活几分。  

  胖男人上前,鬼使神差的轻轻拉开她的衣襟,娇.嫩水灵的肌肤和形状优美的锁骨让人心跳加速,他摘下手套抚摸着,手感柔滑细腻,除了有些冰凉外竟不觉异样,他嘴上惊叹道“我去,不会成仙了吧?”这是他摸过的皮肤最好的女人,没有之一。  

  她左手手腕戴着一只冰蓝色的玉镯,两手相叠安分的放在小腹上,一幅卷轴画被护在其中。平头男抽出画轴,打开看到一角的红色印章古文字“赵敬瑢?”  

  “是那个皇帝。”眼镜男双眼闪了闪,即使靠着寒冰保存,过了千年也不会是这个模样,也许她的身体有着不可告人的长生秘密。想到有那个可能,他的声音略带激动“我有一个想法。”  

  平头男似他肚里的蛔虫,双眼泛着光“把这具尸体卖给帝都的地下研究所,估计值好几个亿。”  

  就在三人在商量着怎么搬出去卖个好价钱的时候,似乎察觉到了外界的危险,她的睫毛轻轻一颤,瞬的睁开双眸,顾盼生辉。  

  “鬼…鬼啊…”胖男人最先发现她的变化,蓦地发出如女子般额惊恐尖叫。其余的两人在看到坐起来的女子后,早已呆呆愣住,喉咙如堵住一般说不出话来。  

  她看着他们勾唇哂笑,随后伸手掐住离自己最近的眼镜男,一个用力,他成为了这个墓室的陪葬者。  

  接下来是胖男人,然后才是平头男“饶…饶命。”他边往后退,边向缓缓走来的美丽女子乞求。  

  冰冷的眼皮遮没她无情的眸子“有了一室的金银珠宝还打本宫主意,人心不足蛇吞象。”嗓音清脆如铃,平头男却觉得那是来自地狱的声音。她笑着抽出他手中的画,然后快速了断他,一点儿痛苦都感觉不到。  

  这处有了新主子,梁锦漓扫了一眼冰冷的宫室,捋过垂在颊边的一缕发,身姿娉婷的缓缓走出冰室。  

  ‘轰隆’一声,泥土轰塌而下,入口重新被掩埋。雪开始变大了,连绵不断的雪片像一片片鹅毛似的落下,隐没着种种物体的外表,在那上面盖上一层毛被;这个宁静且被严寒埋没的夜晚再次陷入深邃沉寂。  

  早晨,街道上的积雪早已被推雪机清理干净,一双红色的描金绣鞋踏上铁灰的地砖,红色裙幅褶褶如火光流动般轻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使得步态愈加雍容柔美。梁锦漓拿着画双手置于小腹前,如在宫廷中行走一般,目不斜视。  

  一会儿,察觉有人在讨论自己,她停下步子,冷然的瞥向旁人。走了整整一.夜,她终于见到生人。从她死去的那一天起,她的身体犹如静止了一般,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只是世间的一切还在行走,变得让她陌生不已。  

  梁锦漓走向一个不知拿着什么东西对着她的女生,微笑颔首,问道“姑娘可知皇城往何处去?”  

  感觉受到眷顾一般,女生激动的跳起来,把手机照相功能切换为摄像功能开始拍摄,一串问题砸了出来“你是演员吗?穿古装是要去拍电影吗?可以给我签名吗……”  

  叽叽喳喳的吵得耳朵生疼,梁锦漓再一次颔首,抬脚想离开,可是才一会儿功夫,她的周边已经围满了人,要合影的,要签名的,一大清早,倒是热闹。  

  早餐店里,身穿校服的女生撞了一下身旁的朋友“诶,街上有明星耶!”  

  同样身穿校服的另一个女生把面包快速的塞进嘴里,从书包里拿出纸笔“走,要签名去。”  

  玻璃门被拉开,两个女生走了出去,接着身穿藏青色大衣的俊美男子也踏了出去,他呵出一口雾气后,换另一边手拿早餐袋,从口袋里拿出车钥匙,向不远处的停车位走去。  

  路过从前晨间少见的熙攘人群,他轻轻扫了一眼,眼神与被围在中间的她撞上,呼吸为不经意遇见的美丽一窒,心也跟着莫名抽痛。他是否在哪儿见过她?  

  陛下!只一眼,她就认出了他,虽然他的穿着打扮与在宫中不一样,但她就是一眼就能认出。她展露出久未显现的笑颜,二人隔着人群相望,时间似乎静止了一般。  

  他是为了她的美而停留,看来自己是一个颜控啊,他自嘲的笑了笑,便恢复如初,抬脚继续向前走。  

  “陛下,等等漓儿。”梁锦漓提起裙摆,穿过重重人群向他走远的方向奔去,全然不顾路人的注目。  

  李越梵打开车门坐进去,把早餐袋放在副座旁准备发动车子,抬眼却看到红衣女子立在车前,深情款款的凝视着他。  

  正常人都不会做出这种举动。他无语的抿嘴,脸蛋漂亮,精神却不怎么好。车子向后一倒,打着方向盘擦过她离开。是她睡的太久,他不认识自己了么?梁锦漓歪了歪头,看着车屁股消失在视线范围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