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的贴身男佣

第五十九章 霸王卦

我的贴身男佣 乌疏 1269 2015-05-28 19:58:28

    恋爱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屋外天色渐晚。

  睡了一下午的何彤终于从房间走了出来,见到客厅沙发上好好坐着喝茶看书的两人,神情委顿地说:“你们终于亲热完了,我在房里憋了一下午……”

  就没见过亲亲也可以弄那么久的。

  “噗——”

  程琛一口茶喷出来,脸色通红。

  闻千秋虽依旧镇定,但瓷白的肌肤也泛起淡淡的粉色。

  她看着何彤,真是越看越碍眼。

  如果没有这家伙,她现在还能窝在程琛怀里看资料,好好享受二人世界。而不是两个人笔挺地各占一位,互不相干似的。

  何彤被看得心惊肉跳,离他们俩远远地坐下,屁股只沾椅子的三分之一,两手规规矩矩搭在膝盖上,眼睛巴巴地瞅着闻千秋。

  那狗腿讨好的模样叫闻千秋不知说什么好,懒得再打她的主意,目光轻轻移开。

  对于智商有缺陷的残障人士她一向宽容。

  何彤顿时吁出一口气,YES!危机解除!

  三人依旧是去好旺茶餐厅二楼第三间包厢用餐,只是吃饭的人又多了一个。

  肖一丁愁眉苦脸:“少东家,我今天真的只能挣十块钱。”

  闻千秋凉凉地瞥了他一眼,反问:“我有说过要给你钱吗?”

  嗬,这是要算霸王卦?!

  他垂死挣扎:“我一天只算一卦!”

  何彤忍不住插嘴:“不是让你算卦,就是问你点事!”

  肖一丁对她可不用端着张好脸,当即翻了个白眼:“算也是问,问即是算,有分别吗?”

  何彤被呛得无言以对。

  这简直是歪理,谬论!但偏偏让人无从反驳,憋屈地只能望天长叹。

  闻千秋没说话,手指轻敲桌面,嗒,嗒,嗒,敲三下。眼神平静,问:“算,还是不算?”

  那三下敲得肖一丁心脏噗咚噗咚乱跳,有种威胁根本不必说出口。

  对方什么也还没做,肖一丁就举旗投降,点头如捣蒜:“算算算!”

  就这样?这样就算了?

  何彤鄙夷地看他。

  嘁,比她还没骨气。这要放在战乱年代,准一个汉奸。

  闻千秋微微一笑,手指回收。

  那是她师父的招牌动作。只需指尖轻叩,似笑非笑,一言不发就把对手吓软了,再谈什么都说好。

  当然,动作并不能吓到人。真正令人畏惧的,是师父这个人,那令人闻风丧胆的威名。闻千秋没有威名,但她是师父的徒弟。

  只这一个身份,就够了。

  肖一丁耷拉着脑袋,蔫蔫地道:“你们要算什么?”

  何彤这会儿反应倒快,学着肖一丁的腔调道:“算即是问,问即是算。不过我们不是‘算’的那个问,我们就是真的问——我们要问你些事儿!”

  什么算啊问的,肖一丁晃晃头,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转向闻千秋:“什么事儿?”

  闻千秋又看向程琛。

  肖一丁也就随着她,目光落在程琛身上。

  比起另两个,程琛的态度要好十倍不止。

  他神态尊敬,言行有礼,一口一个老先生,把肖一丁喊得心花怒放,通体舒泰。回起话来也更加尽心尽力,心甘情愿和被逼无奈可是大大的不同。

  他捋着那稀疏斑白的胡子,想了想,道:“你说的这个现象,跟催眠是有点像。我对心理学的微表情略有研究,至于催眠嘛,就不甚了解了……”

  刚听到前半句众人都是一喜,谁知下半句出来,原来他也不懂……

  何彤藏不住话,当即就呛声:“你不懂还说那么多!”这不是耍人玩嘛?

  肖一丁哼道:“我是不懂,但我知道有谁懂。”

  何彤忙问:“是谁?”

  肖一丁记仇得很,扭过头气哼哼地不搭理。

  程琛问:“肖老先生可知是哪位高人?”

  肖一丁不看何彤,对程琛眉开眼笑:“他叫……杨伟。”

  阳痿?是阳痿的那个阳——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