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独宠无二之王妃太妖孽

第七十一章

独宠无二之王妃太妖孽 南空 1961 2017-05-14 18:28:38

    离开玉床去准备吃食的云老敏锐的捕捉到一丝熟悉的气息,愣住了,多久了多久没有感受到王的存在了,混浊的泪水自眼角而下。这位曾经叱诧风云的修罗将军喜极而泣,内心一阵激动,想折返的脚步又生生的顿住。王的苏醒肯定离不开修罗,那他现在过去肯定会给王嫌弃。  

  呵呵呵,年轻人。云老摇了摇头笑眯眯的绿了捋胡子走向厨房,只要修罗在的地方王觉得其他一切都是碍眼的,他呀还是不凑这份热闹了。  

  上官左情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摸着身上绵软的被褥有点恍惚。她很久没有在床上好好的休息一下了,三年间地狱般的生活,别说床了有一件得体的衣服也算是她了得了。看到身上的绷带不禁有些懊恼,懊恼的同时却发现凤枭去了哪。  

  抬头望去,这是一个以蓝色为主调的房间,简简单单一桌一床一目了然。  

  这应该是阎君的房间,上官左情皱眉。也不知道凤枭给她涂了什么药,她现在几乎可以忽略身上的那些伤口,只是那一圈一圈的绷带看着有些骇人。  

  上官左情站起身走到桌子前,坐在椅子上,一手撑着脑袋,她可以想象到凤枭认真批阅折子的样子,那让她沉溺的侧颜,性感的薄唇抿成一条直线,不经意一瞥,就可以让人沉沦。上官左情不由的轻笑出声,她当初怎么就这么容易久和他在一起了呢。蓦然,有一种莫名的声音在呼唤着她。  

  顺着心中的感觉摸到了桌子的第三个抽屉,一个玉盒静静的躺在那里,厚厚的灰尘铺在上面,心中有个声音不停的在催促她快打开。顺从内心的想法打开盒子,首先映入眼帘是一个普通的香包。  

  没有香味的香包,捏了捏包软软的,摸不清是什么。  

  “头发吗?”  

  上官左情将手伸进去摸出了一团像线一样的东西,只是手中顺滑的触感告诉她那不是线。突然心里堵得慌,看着香包的眼神很复杂,除去香包下面还有个本子。  

  翻开一看,里面画着一个女人,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只是眉眼间的温婉与她大不相同,这个是她又不是她的女人她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一页一页的翻过去,就像是现世纪一样,记录了同一个人各种形态,不同的心情。  

  感情刚刚那个香包里装的是他们两前世的头发,合上书,上官左情挑了挑眉,沉默。  

  突然感觉被人从后面拥住,熟悉的松香味让人不由的放下防备。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耳边痒痒的“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我在想你是爱她多一点还是爱我多一点。”  

  上官左情向后靠向凤枭的怀里,轻轻的闭上眼,凉凉的嗓音让人听不出情绪。“嗯?”瞥见她手里的那个盒子,有点眼熟。他的记忆和实力恢复的还不是很完整,但关于这个盒子他刚好就记得。  

  “前世的我爱前世的你多一点,这世的我就只爱你。”这小醋包,凤枭心里虽然很想笑但是面上却是很严肃的开口。他很开心上官左情能为这一点小事发酸,这代表着她是在乎他的。他们两个分开了太久了,然而时间并没有冲淡她的样子反而更加刻骨铭心了。  

  良久,上官左情想到了什么笑弯了眼,轻轻的的一句话让凤枭毫无防备的愣在原地,许久不曾反应过来。  

  “枭,我们成亲吧。”  

  在上官左情和凤枭为了彼此相见而努力时,人界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上官晴刺杀成功后,沁辰公主和枭王爷一同消失不见了。凤惊天痛失爱女,大怒,和蛊疆强强联手以绝对的实力讨伐苍宇皇朝,借此机会将那些不安分的小国一网打尽。只剩下一个南幽皇朝也自愿成为天水的附属国,自此,天水皇朝改国号为凤国。  

  待天下定,凤惊天退位并传位于太子凤沧海,枭王爷的失踪对皇后的打击很大,凤惊天辞掉了皇位后一心陪在爱妻的身边。  

  朝堂上,所有大臣都屏着呼吸,缩着脑袋跪在地上。虽然明面上都说沁辰公主是去寻医了,只是大家心里都明白,沁辰公主怕是香消玉殒了。  

  大臣不好做啊,每年的今天他们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惹到上头的不满当了出气筒。凤沧海坐在龙椅上,一改往日的风流不着调,一身明黄色的龙袍不怒而威,凌厉的双眼扫过群臣,周身的低气压感觉快要实质化了。  

  终于在福公公颤巍巍的嗓音中退了朝,呼,大臣们不由的抹了把额上的的冷汗,逃了似的离开了皇宫。皇上的气势越来越大了,不愧是凤家的男人。凤家的男人生来就是王者,那种睥睨天下的姿态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  

  退了朝,凤沧海遣退了所有的宫人,独自回到了御书房。  

  慈宁宫内,凤惊天正在哄北冥思思吃饭,已经退位成太上皇的凤惊天一身月牙白长袍,身旁坐着当今太后北冥思思,岁月似乎格外爱戴他们两并没有在他们的身上留下痕迹。北冥思思摆了摆手,她没胃口吃饭。转头看向窗外,现在正值冬季,外面梅花开的正好,昨晚下的雪还挂在枝头上,点点红梅与白雪相互交映,美极了。  

  她无心欣赏眼前的美景,恍惚间,她似乎看到了一对金童玉女正在梅树下亲昵的交谈,眼泪在无声中就落了下来。  

  “莫哭莫哭。”一看爱妻哭了的凤惊天心疼的抱住了北冥思思,他本身也没什么胃口,只是想让北冥思思多吃一点才传的膳。  

  “来...”  

  还不待凤惊天把话说完,一道声音将他的话打断了,话语里充满了愉悦与思念以及丝丝的调笑“老爹你好狠的心,儿子我刚回来就要把碗筷收拾了,饭都不给吃一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