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独宠无二之王妃太妖孽

第六十五章

独宠无二之王妃太妖孽 南空 2188 2016-08-12 16:01:55

  “呵呵呵~”一阵娇笑从黑暗处传来。无殇警惕的循声望去,手臂快速抬起将地上血肉模糊的人提了起来。

上官晴只感觉到有一股吸力,眨眼间自己就给捏住脖子,阵阵的窒息感让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惧,双手紧紧抓住无殇的手,心里有一丝期待,期待着这突然出现的女人是来救她的。

只是她不知道,这个女人的出现才是她最大的噩梦。此刻她用尽全身力气睁开一丝缝隙,只见一个妖娆的身影款款走来。

看到来人,无殇警惕的心放了下来,将手中上官晴如扔垃圾般的丢弃在地上。身上全是伤的上官晴忍不住闷哼痛晕过去。

“你怎么来了。”红颜,凤枭得力上将之一,与另外一个暗卫无情是夫妻。红颜得知上官左情身死,整个人的怒火和悲伤不比无殇要少,知道无殇正在惩罚上官晴,就自动请缨过来了。毕竟她的折磨人的手段在天下是数一数二的。

“我怕人给你折腾死了,所以我就过来咯。”芊芊玉指不住的把玩着胸前的长发,看着上官晴的惨样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无殇从怀里掏出两个药瓶,倒出一红一绿的丸子,看也不看直接丢给了红颜。“这样就死不了。”捏着手里的药丸子,红颜心尖都在打颤,鬼医的药千金难求啊!但是想想主子的话,也罢了玉手用力的捏住上官晴的下颚一一的将药塞了进去。

片刻后,上官晴就醒了过来。腹中一股温热右边全身,暖洋洋的感觉让她忍不住想shen吟出来。只是很快她就从那种感觉苏醒了过来,痛,蚀骨的疼痛。上官晴惨白着脸,豆大的汗珠染湿了她额前的碎发,发髻散乱,汗血交融,整个人狼狈至极。

但体内的感觉让她无法顾及这么多,就像有蚂蚁一样,一寸一寸的啃咬着她的肉,细细麻麻的疼痛让她忍不住想晕过去,只是不知道为何脑子却如此清醒。

即使如此疼痛,她也不后悔,不后悔杀了上官左情。哈哈哈,现在她死了,死了,莫名的上官晴就感到了一丝快意,身上的痛似乎减轻了。

凤枭此刻正快速的返回到那片巨大的森林里,闪身入了茅草屋内的密道,而天山老人早早地就坐在那里等着了。

“事情安排妥当了?”看着眼前高大健壮的徒弟,天山老人也不禁叹息。他一生只有他一个弟子,只是他命运坎坷,但只要度过此劫难那今后的日子可谓是人人艳羡了。

“嗯。”他将随风留下来帮忙照顾打理府内事物,母后那边父皇在不打紧,至于国内他皇兄虽然看着不着边际但是关键时刻绝不会掉链子。

“那好,为师接下来告诉你的很重要。”

天山老人拿起身旁的酒,喝了一口又继续道。

“彩虹塔有七层,彩虹塔之上的称为无色之境,它又分为初级,中级,高级,巅峰。这天下分为三界,人界,冥界,神界。你将要去的是神界的神殿,拿到还魂草与无双玉,那两样东西可以救到情丫头。”神殿,天山老人神色复杂,眼神里闪过一丝悔意和犹豫。

“师傅,我是不会放弃的。”凤枭将天山老人的表情看在眼里,但心里坚定着自己的想法不为之所动,他想尽快救回倾倾,回忆着他们相处的点点滴滴,这让他更留恋她的体温。

“那好,为师再告诉你一件事。无色之境的时候会有属性之分,切记不可暴露你的黑色属性,切记切记。”天山老人手摸山羊胡消失在了原地,原来在这天山老人只是个分身而已,他已经做完了他该做的事情,剩下的就靠凤枭自己了。

原在天边的天山老人无声叹息,这场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了。

凤枭皱着眉头站在原地思索着,黑色属性?与别人与众不同吗?倾倾…凤枭远远的

从怀里掏出通往天界的钥匙,五指紧握,钥匙瞬间化成道道黑烟紧紧围绕在凤枭周围,直至看不见凤枭的人影,最后连带着凤枭人都不见了,诡异的消失在了这个空间。

同样得到提示的是上官左情,正在一步一步的靠近地狱。

她要通过十八层地狱才能找到肉身,而地狱,不是说通过就通过的。

第一层拔舌地狱。

上官左情悄无声息的来到地狱门前,注视着眼前的大门,靠近黑耀石的血腥,高耸不移的崆峒之顶,有那一瞬间上官左情感觉就像给掐住了气管的输送,割断了血管,悬在一线的生命。但转眼上官左情想起,她已经死过两回了,呵呵,生命竟然这么不堪一击。

收敛住自己的情绪,伸出苍白的手轻轻的放在大门上原以为会很重的大门结果轻而易举的推开了。也是,一般人逃离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亲自入内。

厚重的大门轰隆隆的开启,伴随着浓浓烟尘袭来的还有让人作呕的血腥味。这感觉就像回到了一开始她的时代,没遇到凤枭的时候所经历的血雨腥风,熟悉的味道让她的血液有点兴奋。

上官左情一步一步的踏进地狱,身后再次传来轰隆隆关门的声音这下再也回不了头了。

所谓的拔舌地狱,就是在人间时,挑拨离间,油嘴滑舌,诽谤他人,说谎骗人,死后皆被打入地狱受拔舌之痛。行刑小鬼会慢慢的把舌头拉长 ,慢拽,从而得到最大的痛苦。

一入门,上官左情就看到地上有流血不止的人,不,应该不能称作人,毕竟已经死了。生生哀嚎呼痛的声音镇痛了上官左情的耳膜,血液将地上染的黏糊糊,一条条舌头在上面不断地蠕动。上官左情秀眉微微皱眉,该要怎么通往下一层。

看看周围,却并没有看到行刑的小鬼,所有的人在惨叫无暇去顾及突然多出来的一个人。地狱,什么时候缺人了。

突然,地上的血液和舌头都消失不见了,所有哀嚎的人都停止了呼叫,上官左情眼尖的发现一个人的舌头长了出来,这让人有点头皮发麻,生生不息的折磨,死了都不得安生。

行刑小鬼也随之出现,一团团黑雾萦绕,看不清实体。所有人看到黑雾就忍不住想逃,但是身上粗壮的铁链却容不了他们跑多远。

“你是谁,为何在此?”一道刺耳尖锐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上官左情猛的转身惊骇,来鬼同其他黑雾一样,只是身上隐隐透出红芒,看起来应该是高一级或者说统领整个一层的领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