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独宠无二之王妃太妖孽

第五十五章

独宠无二之王妃太妖孽 南空 2010 2016-03-12 17:31:34

  一望无垠的草原上,风轻轻吹过小草伏动着,一切显得如此祥和,突然两道身影凭空出现。

“呼..”上官左情平复着传送阵带来的眩晕感,这传送阵在蛊疆的时间也是很久了,也没人维修,自然是不如上官左情她们的瞬移来的稳定。

一望无垠的草原上,风轻轻吹过小草伏动着,一切显得如此祥和,突然两道身影凭空出现。

“呼..”上官左情平复着传送阵带来的眩晕感,这传送阵在蛊疆的时间也是很久了,也没人维修,自然是不如上官左情她们的瞬移来的稳定。

凤枭轻轻的用手在上官左情的背后拍着,他倒是没什么感觉,早知道还是瞬移好了“感觉好点了吗?”凤枭有些心疼的问道。“没事。”上官左情摇了摇头,抬头望去,入眼的是一片绿色,微风轻轻吹起了两人额前的碎发,上官左情舒服的闭上眼睛享受着轻风,凤枭轻拥着她让她倚着。

片晌,上官左情睁开了眼睛,心叹道谁也不会想到蛊疆居然还有这等传送阵,而且居然还在这么毫无遮掩的地方。

“我们走吧。”轻轻摇动着凤枭的手示意道。离开了这么久这外面的局面还不知道变成什么样了。

“嗯。”

一阵空间的震荡两人消失在了原地。但是很快两人又重新出现在了原地。

“噗”上官左情一落地就坚持不住的一口血喷了出来,一旁的凤枭也好不到哪里去,整张脸血色全无。上官左情擦用手擦去了唇边的鲜血“这到底是哪?”两人原本用瞬移离开了但是由于两人的内力还不足于瞬移那么远的距离,但是不应该啊,就算是距离太远也内力不足也应该是在中途在不知名的地方落下,还不至于倒回原地。两人来不及细想其中的诡异,体内的翻涌的血液让两人的脸色又是一阵苍白。

“不知道,我们现在先坐下来休息。”

“也好,你先恢复内力,我在旁边弄点东西再帮你。”

“好”凤枭也不多说话,先恢复内力要紧,不然等会有什么突发状况她们就只能等死了。

上官左情强压着身体的不适从怀里掏出瓶瓶罐罐,快速的配好自己所需的药,就将这些个东西洒在了两人的四周,有拿了一颗药给凤枭服下自己也服了一颗,凤枭对上官左情的气息已经熟记于心,自然不会影响到他的修炼。

忙完这些,上官左情只感觉喉头腥甜,忙坐下来,心无旁骛的恢复内力压制体内翻涌的血液。她对自己的毒药还是很有信心的,这是无色无味的,但是它却是属于挥发型的,毒药渗入在这四周的空气中。事先上官左情和凤枭已经服下了解药也就没事。

上官左情将内力从体内运行了一圈又一圈,好不容易压下了体内的不适就逐渐开始修炼恢复。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渐渐转黑,月亮也悄悄的爬上了云梢。

原本两人静坐的身边却多出了一个小东西,浑身卷成了一团,谁也不知道它怎么过来的,周围的毒素似乎对它毫无影响,舒服的睡着了。

凤枭率先从入定中醒过来,深呼吸了下将体内的浊气排出。凤枭像是想到了什么急忙看向身旁,确认上官左情还在身边后就又恢复了以往的神态。凤枭的动作惊醒了睡在一旁的小毛团,小毛团睁开了睡眼惺忪的眼睛,迷茫的眨巴眨巴眼睛。

“你怎么在这。”突然它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突然腾空了,瞬间惊醒。“呀呀呀”小毛团试图摆脱脖颈上的两个手指。

“嗯?”凤枭眯着眼睛打量着小毛团,这是什么物种,他还记得它会说话的。

在凤枭解蛊的时候雪球突然不见了,上官左情两人也没多想什么,权当它回家去了。没想到两人都出了蛊疆怎么它还找了出来,还给找到了。

“我...我…“雪球给凤枭的眼神看的有些心虚,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

“说。”

顶不住头上的压力,雪球只好老老实实的交代了“我给抓回去了。”

凤枭皱了皱眉,这家伙会不会给倾倾带来麻烦。雪球抬头刚好看到了凤枭的皱眉,顿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小爷才不是麻烦,小爷可是空间神兽。”

“空间神兽啊~”一道阴森森的声音自凤枭背后传来,雪球身上的毛瞬间炸开了,心里大叫不好。原来不知道何时上官左情已经醒过来,听到了雪球的话,一下子就想到了她和凤枭会再次出现在这里就是因为雪球。

瞬移是利用空间法则的力量,她和凤枭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像是与生俱来会瞬移的一样。而雪球说自己是空间神兽自然是有力量阻断两人前行顺便把她们移过来。

“我错了。”雪球被抓回家后又逃了出来,正好知道凤枭二人已经离开,就赶紧到了传送阵的另一边,而由瞬移发生的空间震荡残留在空中,雪球立马运用自己的能力将她们弄回来。由于心虚刚刚就不敢出现在他们面前,不然依着凤枭宠上官左情不把它剁成肉泥。

上官左情头疼的揉着眉心,这家伙,转念一想“把我们送回去你做得到吧?”

“嗯嗯嗯。”雪球听到忙不迭的点头,这事情小意思。凤枭嫌弃的将手里的雪球给丢开,转身就抱住了上官左情不语。他还是不够强大,不过从今往后,他不需要再分出一部分的内力压制蛊虫了,就能全心全力的修炼内力。

不愿承认自己被忽视的雪球只好出声道“位置在哪里。”像变戏法一样,雪球拿出了一个比自己还大的图纸,图纸上赫然是一副地图。

凤枭松开了上官左情,两人相握着走到了地图前,观察片刻后指着地图中央的某一处对雪球说道“这。”

“好。”

雪球闭上了如葡萄般的大眼睛,嘴里念着晦涩的咒语,一道结界将两人一球围了起来,瞬间消失在这片地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