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独宠无二之王妃太妖孽

第五十一章

独宠无二之王妃太妖孽 南空 1983 2015-12-05 15:23:19

  上官左情和凤枭两人很快就洗完澡用完膳,在郝连风雷刻意的安排下,两人的房间隔得远远的而且中间就是郝连风雷的房间。

看到如此安排,凤枭没有反驳,在郝连风雷得注视下乖乖的回了房间睡觉。等到凤枭关了门以后,郝连风雷才满意的点点头,转身回了自己的卧室。

前脚刚走,一道黑影就从他后面的房间里窜了出来直奔另一边。

“吱呀”

上官左情坐在床上感觉到了窗户给人打开了,眉毛轻轻上挑,眼里满满的都是笑意,来了啊。凤枭从窗户上进来以后坐到了床边,拉过上官左情的手。

“我爹会让你进来?”

“会让我进来我还会爬窗户?”凤枭轻轻的敲了下上官左情的脑袋,就郝连风雷那点小心思,他还会不知道。如果说郝连风雷的武功比他高一点可能过来还需要点力气,但是事实证明好像不是这样的。

上官左情心里偷笑,他可是防都防不住的,不知道明天郝连风雷进来会是什么表情“好了,睡觉睡觉,我都累了。”明天还有很多事要忙。

“嗯。”

在烛火的闪烁中,两人相拥而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明天的解蛊,折磨着两人身心的麻烦事终于要解决,睡得格外香甜。

一大早的,郝连风雷刚用完早膳正坐在在大堂上喝茶听着手下的人汇报。

“司法大人,有人来报,说村里有几个人失踪了,从昨天出去后就一直未回家。”昨晚的侍卫兵跪在了郝连风雷,回想起昨晚那两个人,她们一来就有人失踪了,会不会是?

“嗯?”郝连风雷看侍卫兵怔怔的跪在地上就知道他在想什么,顿时有点不悦的出声。

侍卫兵猛的惊醒,在乱想什么的,那些人可是司法大人的亲戚,摇去了脑海里的想法。

“没事就下去吧,我会处理这件事的。”挥手将侍卫兵打发了下去,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会,郝连风雷唤来一个侍从“大小姐醒了吗?”

“回大人,小姐还未醒。”“哦,下去吧。”郝连风雷百般无聊的玩着手里的喝完的茶杯,让闺女再多睡会吧,至于那小子,好吧,看在昨晚那么累的份上也让他在多睡会,想完郝连风雷就去了书房处理些账务。

因为没有人打扰两人直接躺到了日上三竿,本来是这样的,凤枭醒了看到上官左情还没醒不忍心吵醒她又继续睡,上官左情醒来看到凤枭还在睡也放弃吵醒他的想法继续睡,就这样一直睡下去直到郝连风雷亲自过来叫醒她们。

“叩叩,闺女,醒来没?”郝连风雷站在门外敲门轻声问道。

有外人侵入,两人第一时间就睁开了眼睛,意识到是谁,这才慢慢放松“好,我这就起来。”听到郝连风雷的声音上官左情从床上爬了起来穿衣服,顺手将旁边的衣服丢给了凤枭“穿上,我爹在外面。”

“你爹怎么了~”他又不是没穿衣服,但是凤枭还是听话的穿上了衣服。上官左情翻了个白眼,整理好着装就出去开门。

“爹。”

“诶,闺女。”给上官左情的一声爹喊得郝连风雷浑身舒爽,这是多久没有听到这个词了,不禁眼眶微热,这种感觉真好。

从后面出来的凤枭拉着上官左情就朝着大厅走,倾倾早膳都没吃可没空陪你在那里感动,独自留下了正一脸感动的郝连风雷。

站在郝连风雷旁边的侍从满脸纠结,要不要提醒郝连风雷,大小姐和姑爷已经走了。还不等侍从选择,郝连风雷就反应过来问他“大小姐呢?”

“大小姐和姑爷走了,像是去大厅了。”侍从恭敬的说道。

“什么!!!姑爷?哪来的?”听到侍从的话郝连风雷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司法大人的不淡定有点吓到了这个刚来的小侍从了,司法大人一向都是温文尔雅要么就是不怒而威,如今这幅摸样还真没见过“就是刚刚跟在小姐后面的男人啊。”

“男..人。”良久,郝连风雷才从紧咬的牙缝中挤出这两个字,侍从看着郝连风雷浑身上下止不住的颤抖,额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暗暗的吞了下口水,他是不是说错话了。“咻~”侍从只感觉到有一阵风从面前刮过,接着郝连风雷就不见了。

“砰”郝连风雷一掌拍在了桌子上,桌子应声而裂,凤枭手疾眼快的接住了几个上官左情爱吃的小菜,将它放在了一旁的凳子上,站了起来直接对上郝连风雷充满怒火的眼睛。

两人的对视让一旁的上官左情不解,但是隐隐约约的闻到了硝烟的味道,不说话,默默的夹起爱吃的菜,看着他们两要干什么。

等了半天,郝连风雷感觉到自己的眼睛睁得有点酸涩,这才开口趁机眨了下眼睛“你准备什么时候来提亲。”虽然很不愿但是都到这个地步了,闺女又那么喜欢他,当然是为了他闺女争取最大的利益了。

郝连风雷的话让在场的脑子当场卡机了,啥,他说啥了。

还是凤枭最快反应过来,红唇微勾“早就准备好了。”

“哦?没有八抬大轿我闺女可是不嫁的。”听到凤枭的回答,郝连风雷还是挺满意的。

凤枭“别说八抬,十六抬都没问题。”

郝连风雷“成亲后不能三妻四妾。”

凤枭“只有她一个。”

“君子一言。”郝连风雷一掌拍在了凤枭的肩膀上。

“驷马难追。”凤枭回以坚定的眼神表面自己的决心。郝连风雷欣慰的看着他,他相信他闺女的眼光没有错。

原本坐在一旁吃饭的上官左情惊呆了,她怎么感觉她给卖了..成亲这种事情为什么没有人问她意见,她可是当事人啊,好吧虽然她没什么意见,撇了撇嘴,继续吃饭但是难掩眼中的喜悦。

能得到祝福难道不是一个值得开心的事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