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独宠无二之王妃太妖孽

第五十四章

独宠无二之王妃太妖孽 南空 1931 2016-02-19 19:02:39

  不知道等了多久,外面的天空渐渐的黑了下来,但是在密室里的两个人全然不知。上官左情坐在门口心里有些担忧,却不知道干什么无力的很。

在蛊疆这边的两人根本就不知道外边已经翻了天。展越得知凤枭失踪后马上回宫禀报了皇上,当下就叫来了太子凤沧海一同商量此事。

“你说枭儿会到哪里,身边还跟着小情。”凤惊天在金銮殿上来回渡步,晃得凤沧海脑袋都晕了“父皇,你急什么,皇弟是什么样的人你岂会不知道,瞎操心什么。”凤沧海哗的一声将扇子的打开好不自在的扇着。

在他看来他父皇就是关心则乱,他皇弟是什么人,谁吃亏也不是他吃亏啊。只是父皇的生辰将近,也不知道他能不能赶回来。

被凤沧海一说凤惊天倒是淡定了不少,思索片刻便对着凤沧海说“你去把这件事压下去,暗自派人去找,然后你母后那里我会解决的。”

“是,父皇。”

“那你先下去吧,我去你母后那里。”凤惊天挥手让凤沧海回去,自己则是回了寝宫。

皇上这边的动作展越也是收到了消息,展越是枭王府的管家,主子不在家自然由他管事。王府内一切照旧,凤枭的暗卫则是同凤沧海的人一起搜寻。

在密室里过去了一天一夜,一直紧闭的石门忽然动了,惊醒了睡在一旁的上官左情。

袁老率先从里面走出来,站在一旁的上官左情抬起小脸无声的看着他,垂在身侧紧握的双手却泄露了她紧张的情绪。

袁老在不负众望下点了点头“很成功,现在他正在昏睡,因为蛊虫在他体内多年,不停的侵蚀他的身体,刚解完蛊难免会沉受不住,事后补补就好了。”

说完后,袁老的身体不禁虚弱的晃了晃。

“岳父!”

郝连风雷连忙上前扶住了他“我没事,你快进去看他,我歇会就好。”解蛊费了他不少力气,加上许久未入睡,难免有些虚弱。果然年纪越来越大,都快不中用了。

上官左情感激的看着袁老“那好,爹你先去扶着外公到回去歇着,我先去看看凤枭。”

不等他们回答径直跑到密室里,留下袁老一人愣在原地。半晌后袁老回过神来激动的握着郝连风雷,眼睛里竟有了点点水光。

郝连风雷不说话只是静静的扶着他,当年袁老痛失爱女,外孙女也不见了,那一晚过后袁老像是苍老了十几岁一般。如今如愿的听到了外孙女的一声外公,不禁激动起来。

“走吧。”

上官左情走进密室里,就看到不远处的凤枭静静的躺在了石床上。

轻声的走过去,像是怕吵醒了他。看样子是累极了,平时有一点响声都会醒的凤枭如今自己到他身边都毫无感觉。上官左情坐在了石床旁,看着凤枭熟睡的脸庞,嘴角控制不住的好心情的上扬。

上官左情沉浸在了凤枭解完蛊的喜悦中却不知在这世界的另一边同样有人也得知了此事,正兴奋着。

“去把所有人召集起来。”阴冷的声音让人止不住寒颤,但是台下跪着的人好似没有感觉,只是低沉的应了一句然后就闪身消失了。

等人退下后,黑影转过身来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双眸中一闪而过的嗜血终于,终于让他等到了这一刻。

休息了一晚,凤枭也转醒过来。一醒来就感觉自身前所未有的畅快和轻松,就是有些乏力。

“你醒了啊,感觉怎么样。”上官左情端着一盅东西走了进来,恰好就看到了凤枭正准备起身。

“倾倾...”凤枭看到了上官左情眼里一闪而过的欣喜“外公说你要多休息,好好的调养几天,来把这碗血燕喝了。”上官左情从炖盅里盛出一小碗,并用汤勺亲自喂道。

凤枭乖乖的喝着血燕,眼神则是一动不动温柔的看着上官左情。

袁老和郝连风雷一进来就看到了这温馨的场面,忍不住打断了他们俩。

袁老假意的掩着嘴咳了两声随后打趣道“啧啧啧,准备什么时候上门提亲啊。”

石床那边没有被褥,不适合凤枭的休息,索性郝连风雷将他移到了他们原先住的房间。族长家最不缺的就是好东西,袁老叫人一一的搬到了这个院落,给外孙女婿还有外孙女补补身子。

很快凤枭吃完了一盅血燕,这才感觉好多了“等我出去了就叫父皇过来提亲。”如今他们消失了半个多月,父皇的生辰也该到,看来应该早点出去才是。

“你们着急出去吗”一旁的郝连风雷忍不住道,好不容易见到女儿相处不久就又要分开了,郝连风雷心里有些不愿。

上官左情有些为难,不过还是坚定的说道“是的。”不是说她的亲情淡薄,只因天水皇朝看似和平安乐,但是周边的国家有些蠢蠢欲动,天水皇朝作为第一大国难保他们不会合伙吞了这块大肉。凤惊天的生辰将近,各国使臣来访难免不生些事非。

“我..”郝连风雷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旁边的袁老一掌拍在了他的肩膀上打断了。“外孙女又不是不回来,你又不是不能出去,真是的,一个大老爷们还像个娘们一样,也不怕让人笑话。”

“噗嗤”看到自己的爹给外公教训,上官左情不由的笑出声来。“是啊,有空你们可以到枭王府来找我们,到时候肯定好好招待你们。”

“恩。”凤枭也附和着点点头。

“呵呵呵。”郝连风雷不由的摇了摇头,一家其乐融融的坐在一起聊天,这是上官左情从未有过的。

到了离别的时候,上官左情微笑着告别了二人。不同于刚来的艰辛,两人站在阵法中给传送到外面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