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独宠无二之王妃太妖孽

第四十章

独宠无二之王妃太妖孽 南空 2078 2015-10-05 16:23:34

  随羽是凤枭手下的一名大将,本来也不在这个边远地区的,但是当他得知凤枭和上官左情过来后就亲自过来伺候了。

“啊~主子。”

吃完饭后凤枭就和上官左情准备出去走走消食,等他们回来进房门的时候,突然从里面跳出一个人。

凤枭眉毛隐隐的往上跳,揽着上官左情闪离门口。上官左情心想难不成里面的人是随羽?听无殇说随羽是一个很风骚的人,她还疑惑当初无殇说这个的时候眼睛里怎么会闪现一簇簇火苗,现在看起来好像懂了些什么。

“砰。无情的主子..”随羽本来想见到主子就给他一个爱的拥抱的,却没想到给躲开了。就这么重重的砸在了地板上。

“你不是一直都知道的吗?”凤枭无视随羽淡定的和上官左情两人从他身旁走过,这小子每次都是这样,他们都习惯了。上官左情其实很想问一句,你还好吗?脸着地。

“怎么样?”

随羽从地上爬了起来坐在地上,顺手扫了扫他那柔顺的长发“目前还没有什么线索,看起来像个普通的山 洞。但感觉不简单。”随羽前几天就到了这里,为了能获得更为准确和详细的资料,随羽就自己亲自去调查。

结果到了那个山洞,发现也不过就是个可以容纳十人的地方,以他的能力的话没有任何发现,但机关肯定是有的,这就得要主子亲自过去了。

看来明天得去一趟了,没有得到什么消息也在他们的意料中。

“你们先处理你们的事吧,我去睡觉了。”上官左情打着哈哈往内室走去,这么一天都累了,明天得调查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不过肯定会很有趣,想到这上官左情不觉的笑了,她就喜欢刺激的东西。

“没有事,随羽你回去吧。”说完凤枭就挥手把门关了上去,独自留随羽一个人坐在门外。

随羽愣愣的坐在了地上,许久才反应过来,腾的从地上跳了起来。这,这是什么事啊,两个人进去把他给丢到外面,虽然他本身就坐在外面。

都到了山脚下了上官左情他们也不急了,睡到快用午膳才起来。登山对他们来说不是什么难题,足尖轻点就到了,用完午膳后,凤枭四人就开始上山了。

很快的就到了目的地,凤枭三人进了洞内,而上官左情却待在了外面欣赏风景。这种东西凤枭说他来就好,她休息会。

这里的视野真好,山洞位于牙山的最顶,站在山洞附近可以俯视山下的所有东西。在山下的时候觉得那些树都好高好大,在这里就像是一个平面图,全都摊在上面看的一清二楚。这么高也很冷吧,上官左情望着远方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莫名的光。淡淡的悲意从上官左情身上散发出来。

凤枭从山洞出来就看到这么一个场面,凤枭忽的感觉心里一阵抽紧,慢慢的走近上官左情,有力的双手从背后环住了上官左情的腰,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问道“想什么呢?”想什么这么悲伤,让人心疼。

感觉到凤枭的意思,上官左情勾起了一抹浅浅的笑“我在想..有你真好。”现在的她和那时候不一样了,什么都重新来过了,而且她已经找到了一个可以并肩度过的人了。

“是吗,我也是。”

“喂喂喂,主子,你注意点好不好,我们还没对象啊!”突然随羽很不识相的从洞内跑了出来大叫。随羽身后的无殇已经给这小子吓得石化了,完了,他一开始看到他的时候就应该把他拉进去的,这下好了,坏事了。

只见凤枭阴转过头来,阴森森的对着随羽说道“没对象吗,听说夏菲菲一直在找你,改天本王亲自为你去提亲。”夏菲菲是南幽镇国将军的嫡女,在某次游玩的时候遭遇了小混混的欺负,随羽那时候可能撞坏了脑子就随手救了她,帅气的白马王子相救让夏菲菲的心跳加速,从那以后就一直纠缠着他。

随羽管着南幽那边的生意,而那些产业都十分有名以至于随羽的身价也是蛮高的。所以夏菲菲更不会放开随羽这么个钻石王老五。但是夏菲菲的心地可没那么好,私下打骂下人,甚至还有闹出人命过,不过全给镇国将军掩盖了。

“别别,我错了。”一想到夏菲菲随羽脑子就疼的厉害,立马认错道。

“呵呵,枭,我们别管他了,进去看看。”对于夏菲菲上官左情是知道的,毕竟她府上还有一个她哥哥。上官左情亲自出马,凤枭自然不会为难随羽,只是瞪了眼随羽就跟着上官左情进去了。

好险好险,随羽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要是主子真的去提亲,那这条小命以后还不知道在不在,像他这么完美的男人怎么可以找这种脾气暴躁的女人。随羽从怀里拿出一个小铜镜,陶醉的看着镜子里的镜子。

身后的无殇对于这种白痴忍无可忍,握紧拳头,上去就是一拳打在了随羽的脑袋上。

“混蛋,你干什么?”随羽丢掉了手里的小铜镜,张牙舞爪的就想向无殇扑去。

“傻逼,走了。”不理会这个傻仔,无殇进去找上官左情他们了。

上官左情四处看了看,看不出个所以然,四周的墙壁上没有阵法也没机关,那个人到底是从哪里下去的。上官左情习惯性的摸着自己的下巴思考。

“先坐下来。”凤枭是这么想的站着累,坐下来想也一样。拉过上官左情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自己则是席地而坐,老头的阵法他全都看过,难不成是什么古老的阵法不成?

看到两人都沉默,随羽和无殇两人就在洞门口砸吧砸吧嘴的随意敲敲,看看有没有什么漏的。不知道随羽敲到了山体的哪一块,突然一阵机关开启的声音传入四人的耳里。

随羽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这算不算瞎猫碰见死耗子?找了那么久的现在给他无意中敲开了。上官左情和无殇站了起来,环顾着四周,看看是不是会出现一道门。

突然上官左情和凤枭感觉到一阵失重感,身体急速的往下降。

该死的机关师,门开在了下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